大唐小郎

第622章 尼姑师徒

第622章 尼姑师徒

闲云扑哧一声笑了:“依云寺不就有菩萨嘛,你到那里拜谢菩萨不就行了?”

“那不行,我又不是依云寺的和尚救的,我是小师傅救的,自然要去小师傅的寺庙谢恩了。”

“呃,那好吧,不过我们不能留你住下的。”

“这个我知道。我一个大男人,自然不能住在你们尼姑庵里。”

闲云低头走到前面刚才她站立的地方,从草丛中提出一个竹篮,挽在手臂上。

左少阳往竹篮里一瞅:“哟,蘑菇啊?原来你是出来采蘑菇的?”

“是啊。”

“我帮你采啊。”

“好啊,谢谢

。”

左少阳经常上山挖药,对山里的情况太熟悉了,而且知道蘑菇会长在什么地方。很快,就帮她采了一大筐。把闲云乐得合不拢嘴:“你真厉害!这些蘑菇好像是你们家种的似的,你一找一个准。”

“那当然,”左少阳有些得意地笑道,“我以前帮人家挖草药,经常上山采药,也顺便采蘑菇。”

“原来是这样。——哎哟!下雨了!”闲云伸出白嫩的柔荑,仰着脸望向铅灰色的天。

几棵雨滴落在脸上,左少阳道:“是啊,咱们赶紧找地方躲雨吧!去依云寺怎么样?那里可以躲雨!”

闲云赶紧摇头,俏脸又红了。

左少阳立即醒悟:“对不起,你一个小尼姑跑到和尚庙里,那些香客看见了,又该乱嚼舌根了。”

闲云感激地点点头。

左少阳四处一看,四周都是树林,还有陡峭的悬崖,却没有山洞,甚至没有凸出的崖壁可以避雨,说道:“这下麻烦了,没地方躲雨去。”

山里的天气说变就变,雨哗哗下了起来。

现在已经初冬,雨水落在身上冷飕飕的。左少阳脱掉外套长袍,兜头一撑,挡在了闲云头顶:“拿住衣服,把竹篮给我!”

闲云啊了一声,抬眼望着他:“这怎么行?你会淋湿的!”

左少阳一把抢过她手里的竹篮:“一个人湿总比两个人湿好,你救了我的姓命,我淋点雨算什么。”把手里的衣服塞在她手心里,迈步往山上快步走去。

闲云只好抓住衣服,遮在头顶,在后面追着道:“左施主,等等!要不……,咱们两一起遮雨吧?!”

左少阳头也不回:“不用,那衣服这么点小,把你自己遮住就行了。”

雨淅淅沙沙的,虽然不太大,却也不小,左少阳没一会就被淋成了个落汤鸡。

闲云要追上来给左少阳一起遮雨,但是她哪里追得上左少阳。

终于,两人走到了那绝壁顶平行的地方,左少阳站住了,回头道:“该往那走?”

闲云气喘吁吁追上来,把手里衣袍往他头顶挡:“快遮住啊,你都湿透了!”

左少阳接过衣服,笑道:“雨已经停了。”

闲云抬头看天,果然听了,不好意思笑了笑:“对不起,害得你淋成这个样子,天冷,你这样会着凉的。你跟我来,咱们赶紧回去升火给你烤烤!”

说着,闲云又往上走了一小段,然后趟进了齐腰高的矮树和草丛之中。那似乎有一条隐蔽在草丛下面的小路。

左少阳跟在她后面,见她消瘦的身子,不禁感慨,一个小姑娘在华山这绝顶之上,青灯古佛,度过一生,该是怎样的寂寥啊。

往前走了好半天,终于,闲云道:“咱们到了!”

左少阳一愣,抬头四处张望,并没有发现任何寺庙:“在哪呢?”

“喏

!”闲云柔荑一抬,指向不远处一座崖壁,“在那呢!”

左少阳定睛一看,这才发现那崖壁下方有一个若隐若现的石洞。苦笑道:“你们住石洞里修炼啊?”

“是啊,你以为呢?快走吧!”闲云带着左少阳来到那洞口,左少阳便听见里面传来隐隐的木鱼声和念诵经文的声音。

闲云大声道:“师父,我回来了。”

里面嗯了一声,又响起叽里咕噜的念经声。

石洞的入口比较小,闲云弯腰先进了石洞,左少阳这才跟着弯腰进了石洞。里面比较大,站直腰头距离洞顶还有一尺多,里面也就十多平方,靠里有一座供桌,上面放着几尊小菩萨,供桌上除了菩萨和一炉香之外,没有什么供品。

在供桌的两边,是两个地铺,铺盖整齐地叠着,很旧,上面还打着几个补丁,但是洗得很干净。

石洞靠门一角,放着一口铁锅和两个木碗,还有筷子、勺子和一个土炉子。另一边放着一小捆干柴和一口小水缸。

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尼盘膝坐在供桌前的蒲团上,正在敲着木鱼念经。

闲云道:“师父,有位姓左的公子来咱们这拜佛。还帮我拣了好些个蘑菇呢……”

左少阳拱手道:“见过师太!”

老尼姑继续念经,跟没听见似的。

闲云朝左少阳吐了吐舌头,手脚麻利地开始生火,招呼左少阳道:“把衣服脱了烤烤吧。我的衣服太小,要不你暂时先披我师父的御寒?”

左少阳怎么好意思在两个女尼面前脱衣服。笑了笑:“不用了,就穿着湿的就这样烤干就行了。”

“那你会着凉的。这样吧,你在山洞里烤衣服,我去拾柴。”

“不,不用了……”左少阳有些不好意思瞧了老尼背影一眼。

闲云立即会议,扑哧一声笑了:“我师父眼睛失明好些年了,她看不见的。”

“我,我不是这意思,我就穿着烤就可以了。你也别拾柴了,等会我帮你拾。——老师太眼睛不好啊?”

他这话像是在跟老尼说话,又像是在问闲云。可是老尼没有搭腔,一直念诵着经文。闲云低声道:“是啊,我师父眼盲已经三年了。”

左少阳道:“我懂一些医术,可以帮师太看看眼睛。”

老尼姑继续念诵经文,甚至没有半点停顿。

闲云喜道:“我师父念经的时候是不说话的。——你真的懂医?”

“嗯,懂一些。”

“太好了,等我师父念经完了,你帮她看看吧。”

“好。”左少阳坐在火炉边,两手撑着衣袍烤着。环顾四周,低声道:“你们两个女尼,在这荒郊山林里,不怕遇到坏人吗?”

“哪有那么多坏人?咱们出家人一贫如洗,没什么钱财,强盗也看不上眼的

。”

左少阳想说坏人不仅劫财,还要劫色的,可是这话不好说出口,人家不怕,想必有应对的办法吧。刚才小尼姑拉自己的时候,手上没什么劲道,应该不会武功,或许这老尼却是个武功高手,江湖上僧尼道或多或少都会些武功的,这老尼应该武功也不差,或许足以对付江湖一般盗贼色魔了。自己是杞人忧天而已。

左少阳没说话了,生怕打扰老尼念经。

闲云把铁锅放在炉子上,舀了半锅水,然后拿了个木盆,舀了水开始洗蘑菇。初冬时节,水已经很冷了,她又清洗得很仔细,所以洗完的时候,小手已经冻得通红。

她将几个蘑菇放在锅里,然后拿来一些青菜清洗,这些青菜显然不是野生的,应该是她们种的,左少阳好奇地低声问道:“你们还种蔬菜?”

“嗯,就在那边的空地里。”

“真厉害。”左少阳赞道。

将青菜和蘑菇都下了锅,她又拿过三个黑面馍馍,放在火炉旁边烤。

左少阳看着那三个黑面馍馍,想起了当初自己穿越过来时过的清苦曰子,想不到出家人的曰子也是这样清苦。

饭菜做好了,左少阳的袍子也差不多烤干了,把衣袍穿在身上,闲云担心地捏了捏:“这袍子还不怎么干啊,特别是你里面的衣服,这样会着凉的。”

左少阳微笑摇头说无妨,他修炼那返虚吐纳术,早就不怕寒冷,就算在西域严冬里,他也只穿一身单袍,从来不着凉伤风。现在这点寒冷根本没什么关系。

这时老尼也终于停止了念经,把木鱼槌放下了,单掌合什,用低沉而略带沙哑的声音道:“左公子,适才贫尼在念经,不能分心,所以没有没有回答公子的话。实在抱歉。”

左少阳赶紧抱拳还礼:“师太言重了。左某冒然叨扰,实在是莽撞。”

“无妨,听劣徒适才说公子是来礼佛的?”

闲云道:“是啊师父,左公子本来准备……,呃,他遇到了些烦心事,不过现在已经想开了,听说咱们在这修炼,所以来拜拜佛。”

“真是抱歉,我们师徒隐居清修,不接受外人礼佛的。左施主若要拜佛,何不到山下依云寺呢?”

左少阳笑了笑:“我其实是不信佛的,只是因为令高徒曾帮了我,所以我也帮她采些蘑菇,送她回来,礼不礼佛倒也不重要。”

老尼翻了翻无神的双眼:“哦,公子会医术?”

“会一点,师太这眼睛……,是怎么盲的?”

“被瘴气所伤。”

“瘴气?”

“嗯!三年前,贫尼带劣徒在这华山上寻找隐居修行的地方的时候,发现有个山洞,很是隐蔽,便让劣徒等在洞外,贫尼自己进去看看,没曾想里面竟然有瘴气,贫尼发现手里的火把突然熄灭,就知道不好,赶紧闭住呼吸,但是,却不知道这瘴气对眼睛也有伤害,贫尼感觉到眼睛火辣辣的烧灼般得疼痛,赶紧闭眼,已经晚了,挣扎着爬了出来,就此病倒了半年,才渐渐好了,但是一双眼睛却……,唉

!”

左少阳道:“我给师太看看眼睛吧。”

“有劳公子。”

左少阳蹲在她身边,翻开眼皮观察她的眼睛,发现两只眼珠整个都已经坏死,并不是白内障什么的,这样的眼疾就算是在现代,也是没办法的,现代医学技术虽然可以更换心脏,更换眼角膜,却还不能更换整个眼睛。黯然道:“很抱歉,师太这眼睛,我没办法医治。”

老尼平静地笑了笑:“没关系,我曾找过有名的郎中医治,都说无治。听说京城原来有位神医,跟公子一样也姓左,医术如神,几能起死回生,只可惜已经离开京城十数年了。听说去了西域。唉,贫尼无缘得遇神医,这双眼睛算是废了。”

左少阳觉得有些羞愧,想不到自己的名气连隐居深山的老尼都知道,但是,自己也没办法治疗老尼的眼睛坏死。如果老尼知道这一点,只怕更是会绝望得了。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留一点幻想。

闲云勉强一笑,道:“师父,左公子,吃饭了!”

眼见他们生活如此艰辛,左少阳不愿意吃他们的饭菜,倒不是吃惯了山珍海味,吃不下这粗粮淡饭。而是想给她们多留点食物。左少阳起身道:“不了,你们吃吧,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了。”

老尼面无表情道:“那好,闲云,送送左公子。”

“是,师父!”

闲云把左少阳送了出来,眼看着他走进密林,躬身一礼,然后返回山洞了。

左少阳决定到山崖边去看看,是否有可能攀援下崖。

往外走了数百丈,从密林里就看见了飘着白云的山峦,他知道已经靠近山崖了。果然,没几丈远,就来到了悬崖边。

他取出飞索抓住一棵突出悬崖外的怪松,然后慢慢往山崖下溜去。他的飞爪只有几丈长,为的不是下崖,而是观察情况。所以到了尽头停住了,四下张望,这山崖光滑如镜,连落脚抓手的地方都没有。

往下看,云雾缭绕,根本看不见下面。依云寺也隐在了山雾之中不见踪影。

根据藏宝图所说,那宝藏在与依云寺平行的三百丈的山壁上,而从这悬崖顶往下落,到与依云寺平行的地方的垂直距离远超过三百丈,也就是说,从山顶下去,绳索需要非常长。从这么高的地方把成箱的宝藏往下吊,这工程很难想像。几个人都很难完成。而隐藏宝藏这种事情,肯定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从这个角度看,又似乎不可能是从这里吊下去的。

难道,运宝藏另有隐蔽通道?

左少阳沿着山崖,在悬崖边走了一遍,却没能发现什么可疑之处。溜下去查看,也没能发现什么。

眼看天黑下来了,左少阳回到了自己在依云寺附近的山峰顶上的隐蔽山洞。他的东西都留在这里的。

晚上,他刚在山洞里,思索着这件事,还是决定第二天下山买绳索,下去探个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