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23章 老尼姑的横祸

第623章 老尼姑的横祸

第二天,左少阳修炼完之后,便下山了。

从依云寺到山下集镇,一般人要走两天,左少阳速度快,只用一天就到了,为了避免皇帝派人搜索发现自己,他将外袍脱了藏起来,然后用毛巾把头包了起来,还装着咳嗽打喷嚏,用手捂着口鼻,进了集镇。

果然,在集镇显眼处,他发现了关于寻找自己的通告。画像画得不错,挺像的。知道自己下落者,赏黄金一千两!

想不到自己身价如此之高。左少阳暗笑,躲开人多的地方,在一小胡同的商铺里发现了自己需要的绳索。

华山悬崖峭壁很多,一些采药工经常要买绳索上山采药,所以集镇上卖绳索的商铺还是比较多的。而且这些绳索很细很结实。

左少阳买了一大捆,大概有五百丈长。他能背得动的,就只有这么多。这些绳索捆好后背在身上,几乎都看不见他的身子了。

他还是决定另外买了一小袋米。准备给那一对隐居深山的尼姑师徒送去。

带着这些,他连夜往山上走。利用夜晚行路,一来是赶路要紧,二来也可以利用夜晚甩掉可能的跟踪人。

爬山晚上可比白天艰难,所以用了整整一夜,他才走了一半的路。天亮之后就好多了,没到中午,他就回到了依云寺旁边悬崖上那对尼姑修炼的山崖顶上。但是他没有直接去找那对尼姑师徒,他决定先探查山洞再说。山崖边距离尼姑师徒隐居的山洞还有几百丈远,那对师徒不可能知道他在悬崖边的。

左少阳一夜没睡,却没有困意,这就是探宝的诱惑力。虽然左少阳现在并不缺钱,但是,谁也不会嫌钱多,而且,左少阳现在每天练功两个时辰之后,就无事可干,也是闲极无聊的结果。

他将绳索在一棵大松树上绑紧,将绳索扔下悬崖,然后顺着绳索往悬崖下慢慢滑去。

他一边往下溜,一边四处查看是否有缝隙或者山洞什么的,但是,从上部往下,整个一大块全是光滑如镜的峭壁,连落脚的岩松都没有。

绳索用了一半了,这才开始出现一些裂缝和岩松。每一处都仔细搜索,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裂缝都很浅,而且连老鼠都进不去,更不要说人了。

他都快溜到了绳索最底部了,终于到了跟依云寺平行的悬崖处。这里距离依云寺旁的悬崖有两百来丈,加上依云寺那边的一百多丈,差不多应该就是在这附近。

左少阳四处查看,可是,这一块山壁同样是刀砍斧削一般,有几株岩松,查看了也没什么隐蔽的洞穴。

左少阳很是失望,爬上山崖,左右移动了百余丈,重新下到山崖,却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这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忙活了一整天,没有半点收获。左少阳很是沮丧,把绳索收了,扔在草丛里,提着那袋粮食,来到了闲云她们修炼的山洞。

这时,已经是夕阳西下,满山都是金黄色的光辉。

他来到山洞前,却发现这山洞已经被一块巨石封住了。很是诧异,难道她们离开这里了吗?

左少阳叫道:“师太!闲云!你们在哪里?是我啊。我来看你们了!”

叫得几声,突然那山洞口那巨石动了一下,然后缓缓移开,咔嚓一声,落在了旁边,露出了洞口。

一猫腰,闲云从里面出来了,有些诧异地望着他:“左公子?”

左少阳道:“原来你们在山洞里啊。这么大巨石,是你推开的?”

闲云微笑摇头:“是我师父。关门开门都是师父才推得动,我是推不动的。”

“哎哟,你师父可真厉害。”左少阳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如果哪一天你师父突然死在山洞里了,你又推不开这山洞巨石,岂不是活活饿死在这山洞里?

左少阳提起手里的半袋粮食:“喏,我去给你们买粮食去了。昨天看见你吃黑面馍馍,曰子太苦了,所以给你们买了些粮食来。只可惜路太远了,我扛不动太多粮食。只带了这么点。先吃着吧,以后我下山给你们多买点。”

闲云很是惶恐,回头对洞里道:“师父,左公子给咱们送了半袋粮食,要不要啊?”

洞里传来老尼的声音:“我们是隐居修行,不是住寺礼佛,不接受布施的。公子的好意贫尼心领了。恕不能接受。”

左少阳愣了,还有出家人不接受布施的,这老尼当真古怪。道:“师太,左某是一番好意,并无什么目的。供养出家人也是我们世俗之人应当做的嘛。”

左少阳在西域十五年,佛教在吐蕃松赞干布的倡导下,得到了长足发展。当时就有规定,世俗人家有义务供养出嫁僧尼。所以左少阳才有此一说。但是,他不知道,汉传佛教当时却没有这方面的规定。

老尼淡淡道:“公子好意心领了,请恕不能接受。闲云,进来吧!”

闲云躬身一礼,然后低头钻进了山洞里。然后看见那老尼两手抓住山石凸起处,将山石拉了回去,重新把山洞堵住了。

左少阳很是郁闷,这老尼姑也真是古板,出家人不接受布施,真是的,想必是怀疑自己是个登徒子,瞧上了她美貌女弟子,想搞什么阴谋。

左少阳摇摇头,将那袋粮食放在了山洞旁边,拍了拍手,高声道:“老师太,我真的没有别的什么意思,只是感激令高徒救命之恩,聊表谢意而已。粮食放在山洞旁边了。不要的话,就扔掉好了。我也是在山上修行的人。我住在下面依云寺旁边那山峰顶上的石洞里。咱们算起来也是邻居了。既然师太不愿意人打扰清修,左某就告辞了,再不会来了。再见!”

迈步往山下走,走了几步,又站住了,回头道:“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来找我!”

山洞里没有回音。左少阳迈开大步,横着穿过密林,绕过山崖,然后往山下走。

过依云寺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多年的野外清修,让他已经习惯了夜晚行走山路。他摸上自己住的那座小山峰,登上山顶,回到自己的山洞。

他头一晚赶夜路没有睡,一整天又在山崖上寻找藏宝的地方,当真很累,回到山洞,胡乱吃了一点干粮,倒头就睡。

这一夜他睡得很香,还做了个梦,梦见闲云坐着一朵白云,在山间飘荡,跟仙姑似的,还冲着自己笑。

虽然梦见了闲云,可是随后的大半个月里,他却没有再见到闲云。

这大半个月里,他每天除了雷打不动的修炼两个时辰之外,剩余时间都用绳索吊下悬崖,搜寻那隐藏的宝藏。

为了精确,他甚至专门丈量了三百丈的绳索,然后从依云寺测量过去,一直到山壁的地方,专门在那里进行搜寻,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他也说不上沮丧,反正他已经不缺钱,找宝藏只是为了消磨时间。既然尽力了也找不到,只能放弃了。

算了一下,他山上修炼已经将近两个月了,他每隔十天就下山一次,到集镇上购买生活用品,随便打探是否有皇帝驾崩或者杀掉国师的消息。但是,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只是集镇上多了一些兵甲,寻找自己的布告更是贴满了大街小巷,看来,皇帝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这天中午,左少阳正坐在山峰顶上的一块巨石上眺望群山,倾听山峦清风的声音。突然看见山峰下的小路上,有一个俏丽的身影,正慢慢往这边山上来了。

那身影很熟,像是小尼姑闲云。

左少阳忙站起身,他知道,闲云大半个月不见,现在突然跑来找自己,或许是出什么事情了。

闲云走的很快,这里深山野岭,并没有什么路,闲云是扒着树丛往山上走,走得很艰难,但是非常的匆忙,好象非常着急的样子。

左少阳飞出飞索上了树梢,从树梢飞纵往下,很快接近了闲云,在离她数丈的地方落下了树。站在了她必经的地方,靠在一棵树上等着她。

很快,西西索索撕开树丛灌木的声音,闲云模样狼狈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猛然看见一个人站在面前,闲云吓得一哆嗦,待看清是左少阳,顿时大喜:“左公子!你在这啊!”

左少阳似乎也很意外的样子:“哟,闲云啊?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他发现闲云眼睛都哭肿了,跟两个核桃似的。

“我来找你帮忙的!”闲云刚开口说话,眼泪又哗哗流了下来,“我师父被老虎咬伤了!”

“啊?老虎?这地方有老虎吗?”

“是!昨天早上,我从外面打柴回来,发现山洞口躺着两只老虎,已经死了,我吓坏了,赶紧叫师父,师父没答应,我钻进山洞,就看见师父躺在地上,一身的鲜血,一条腿也没了。地上全是血。我赶紧给师父包扎伤口,师父到昨天傍晚才醒过来。一直呻吟着,肯定很痛。我问师父要不要去找你帮忙,师父说不用。可是到了晚上,师父全身滚烫,天快亮的时候,呼吸都似乎没有了。所以我赶来叫你,你不是会医术吗?救救我师父吧!”

左少阳点点头,救急之下,顾不上隐藏武功,拦腰一把将她抱住,飞出飞爪抓住树梢,飞身上了树。

闲云被左少阳抱住,惊呼一声,没等说话,身子腾云驾雾一般便已经上了树了,然后在树梢间飞纵,吓得她急忙闭紧了双眼。两手紧紧抓住左少阳的腰。

左少阳快速往山顶飞纵,很快便来到了那悬崖顶上两个尼姑修炼的山洞。

果然,两只死老虎躺在地上,到处都是鲜血,他急忙钻进山洞,便看见老尼姑歪着身子倒在蒲团旁边,一条腿已经被撕下来了,掉在了洞边,全身的鲜血都已经凝固,地上的鲜血也已经凝固成了黑红色。一把染血的戒刀掉在地上。

他急忙过去,搀扶她平躺,一抹颈侧脉搏,顿时心头一凉,已经摸不到任何搏动,赶紧用耳朵贴在老尼心口细听,听不到任何跳动的声音。掀开眼帘一瞧,瞳孔已经散大,用手一挤随即松开,瞳孔变形却不能恢复了。

左少阳黯然摇头:“很抱歉,你师父她,流血太多,已经去了。”

闲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扑到在师父身上,哭得杜鹃滴血一般。

左少阳坐在洞口等着。好不容易,闲云收住了哭声,坐在师父尸体旁发呆。

左少阳走过去捡起地上的戒刀,道:“咱们挖个坑,把你师父埋了吧?”

闲云拼命摇着头,抱着师父的尸体,生怕左少阳抢走似的。左少阳叹了口气:“我去帮你挖个坑,埋不埋随便你。”说罢,提着戒刀往外走,他找到了一处平缓的空地,用戒刀当锄头,开始挖地。

工具不称手,挖得很费劲,好不容易挖好一个丈许深的长坑。左少阳将戒刀扔在坑边,走回山洞,见闲云还抱着尸体坐在那发呆。道:“埋还是不埋?要是不埋,我就走了。”

闲云大大的眼睛无神地望着他,呆了半晌,才点点头,想把师太的尸体打横抱起来。可是她太瘦弱了,压根抱不起来。

左少阳叹了口气,过去把尸体抱起来,走出山洞,穿过树林,来到空地处,将尸体在坑里放好,然后脱下长袍,盖在尸体头脸身上。这才出了坑。

闲云已经哭得跟泪人似的,跪在坑边,捧了一捧沙土,望着坑里师父的尸体,哆嗦着就是不往里放。

左少阳也不着急,坐在旁边等着,直到她哭着终于把一捧土轻轻倾倒进了坑里,这才过来,动作如飞,哗哗的,很快就把土全铲进了坑里。

闲云无力地跌坐在草地上,看着左少阳把师父埋了,只是眼泪不停流淌。

终于,左少阳把坟填平了,抹了一把汗,走过来蹲在她面前:“闲云,你有什么打算?还住在你们山洞吗?”

闲云茫然地摇摇头。

“需要我帮你什么忙吗?”

闲云还是摇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