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28章 三个条件

第628章 三个条件

一想到这个法术,左少阳心里立即亮堂了,对啊,现在面临的难题就是皇帝李世民的身体极度虚弱,根本没办法承受大剂量驱毒药物的作用,先后两次导致心脏骤停,而返虚吐纳术又是至高无上的强身健体术,自己修炼这法术后,百病不侵,能耐严寒酷暑。如果把这法术教给皇帝李世民,增强他的身体抵抗力,就能长时间耐受峻猛的解毒药物了!

左少阳眼睛亮了,但是,脸上神情依旧不变,这等至高无上的法术,如何能轻易给人?就算皇帝也不行,得换取足够的对价才划算。

要换什么呢呢……,左少阳脑袋里快速盘算着。

长孙皇后和常乐公主见他突然陷入沉思,不知道怎么了,都泪眼婆娑地盯着他。

见他好半天不说话,长削皇后耐不住了,低声道:“神医?左神医?”

左少阳已经想好了主意,缓缓道:“这法术我可以教给皇帝,这法术再加上我的医术,应该能救他性命!”

一听这话,长孙皇后和常乐公主欢喜得一颗心都要炸开了似的。急忙施礼道:“多谢!多谢神医(夫君)!”左少阳一摆手:“慢着,我还没说完呢。”

“神医请说。”长别皇后忙道。左少阳斜了常乐公主一眼:“你到外面去,把门关上,我要单独跟皇后说话。”

“是!”常乐公主跟一只温顺的小猫咪似的,乖乖出去,把门带上了。左少阳低声道:“交给皇帝这法术可以,给他治好病也可以,但是,必须答应我三个条件!”

长孙皇后忙道:“神医请说,任何条件我们都答应!”

“嘿嘿,不着急听了再说。第一个条件,皇帝必须发下毒誓不再吃任何所谓长生不老丹药!不管他是哪里来的。同时,从今以后,皇帝的病只能请我医治,我给皇帝治病,太医署不得过问!”左少阳提这个条件,便是为了保住皇帝李世民的性命,而李世民活着一天,武媚娘就不可能得逞武媚娘的道行,跟皇帝李世民相比那是小巫见大巫。玩弄权术勾心斗角,都不是李世民的对手。保证李世民活着,自己家也就有了一个强有力得到高山。也就不用怕武媚娘了。

“好!”长削皇后忙道,“所谓长生不老,只是欺人之谈,历朝历代,又有哪位皇帝活过了一百岁?连一百岁都没活过,哪来的长生不老?至于皇帝侍医,神医医术盖世,若有神医在其他庸医要来何用?以后只用神医作为皇帝的侍御医就行了。”

“不!我可没空整天陪着皇帝,所以皇帝的侍御医可以保留,就由我的徒弟主要负责就行了,皇帝生病,我再来给看。”

“也好,名师出高徒令高徒医术已经尽得神医真传,有他时常在皇帝身边伺候,神医也可放心了,神医这是为了皇帝好,岂有不答应之理?这件事本宫替皇帝答应了。神医请说第二个条件?”左少阳又缓缓道:“不着急第一个条件我还没说完。

都是与皇帝有关的事情,就合在一起算一个条件吧。”

“哦,神医请说。”

“修炼法术必须清心寡欲,在我看来皇帝身边,有皇后娘娘和几位妃子已经足了,其他女人都只会影响皇帝修行。所以,我的第一个条件,还包括,请皇帝将昭容以下所有娘娘,包括婕妤、美人、才人,统统遣散出宫!”

保住皇帝李世民的性命是保证女儿和自家安全的根本,但还不够,得把武媚娘调开,让她不能跟女婿鬼混。武媚娘靠不近李治,就没办法成为君临天下的武则天!

他已经知道,皇帝的昭容、婕妤和美人各有一个,武则天这种才人有三个。他原本想只让遣散才人的,但又担心武媚娘起疑,所以加上了昭容、婕妤和美人。一共六个。反正皇帝身边女人多,这些人都年轻,在皇帝身边多半也是守活寡,倒不如遣散出去,落得逍遥自在。

长孙皇后心中大喜,但是脸上却是愕然之色:“这是为何?”

“不要问理由,答应就答应,不答应就不答应。”

“答应!”长削皇后自然一百二十个乐意,忙不迭点头,“我相信皇帝也会答应的。第二个条件呢?”

那是,对皇帝来说,性命攸关之际,这女人算什么?更何况李世民并不是以为好色的君王,不会爱美人不爱江山的。这一点长削皇后很了解,所以当即点头答应。

听长孙皇后答应了,左少阳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又道:“第二个条件,我知道长削无忌负责制定唐律和《唐律疏义》,我希望皇帝能下旨,在唐律中增加一条法律。”

“什么法律?”

“晚辈不得娶长辈为妻妾!否则应当严加惩处!”左少阳这个条件指向也很明确,武媚娘是唐太宗李世民的才人,相当于他的妾室。而李治是李世民的儿子,后来却收了武媚娘为皇后。也就是儿子娶了父亲姨娘为妻。他要求在法律中增加这样一条,就是杜绝武媚娘成为李治的嫔妃的可能。武媚娘成不了李治的老婆”就当不了皇后,也就不可能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而成为皇帝。

长别皇后是非常讲究纲常伦理的,对于这种**的行为,她自然是坚决反对的。但是不知道左少阳郑重其事地将这个列入法律,对他有什么用处,疑惑地望着他。左少阳笑道:“还是那句话,不要问理由,同意就同意,不同意………

“本宫完全赞同!。这件事绝对没问题,本宫替皇帝答应了。一第三个条件呢?”左少阳前面两个条件是主动出击,阻止武媚娘成为李治的妻子,将来就不可能成为皇后并进而成为皇帝。但是,他心里还是没底,因为武媚娘太厉害了,一个女人能当上皇帝,没有特别的等待手段是根本不可想象的,所以他得给女儿留下最后一招保命绝招,所以,他提出了第三个条件:“我希望皇帝能赐我女儿左文芝和我一道免死圣旨!”兔死圣旨,长孙皇后愣了一下,免死金牌之类的玩意是明清 才有的,唐朝并没有这东西,所以长孙皇后并不知道。

“就是下一道圣旨给我女儿和我,无论我们犯了天大的罪过,哪怕是谋反谋逆都可以免死罪一次。”

“这样啊”长孙皇后沉吟片刻“神医要这个做什么?难道还担心令嫒会参与谋反?又或者神医你还会谋反?”左少阳笑道:“我一个小郎中,反什么反?而我这女儿生性柔弱,连杀鸡都不敢看,哪里有什么胆子参加谋反。我这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啊。我性格比较怪,有些人找我治病我推辞了,得罪不少人,我担心有人陷害我,我女儿身在宫中,现在又是太子妃,有多少人眼红她这位置指不定有人栽赃陷害,我女儿也能借此讨得一条性命。”

“原来如此。”长削皇后缓缓点头,“神医把这作为条件提出来,肯定有神医的考虑,我想这不是什么大事,神医救过本宫性命又救过皇帝性命,纵然神医和令嫒真的参与谋反,两条命换两条命,也不为过。本宫替皇帝答应了。”

“这得皇帝亲口答应才行,咱们现在去跟皇帝说他要亲口答应了,我就立即施救。”

“好!”长别皇后点头,又有些不解问道:“神医这三个条件前两个都是为了皇帝好,后一个才是为了自己,前两个条件可以不算,神医另提两个吧!比如金银财宝,高官厚禄?”左少阳笑道:“皇帝好,我左家自然就好,皇帝是我内兄,是两个孩子的岳丈和公公,他寿比南山,我们左家也就跟着享福,有这样一个靠山,还愁金银财宝高官厚禄吗?”

“这话也是”皇后感激地笑了笑,“那走吧!”

两人出门回到皇帝寝宫,左少阳让皇后屏退所有的人,只留下皇后、自己和皇帝三人。左少阳从怀里掏出一枚回阳救逆丹,化水后用鸭嘴壶给皇帝灌下。过了好一会,皇帝才缓缓苏醒过来。

长孙皇后立即附身将左少阳给他救治的三个条件说了。每说一个,皇帝都缓缓点头。三个说完,皇帝知道这是他性命的最后机会,拼尽全力,艰难地断断续续地道:“三个条件…………,朕………都答应了。朕发誓,今后再服食……长生不老药“……,天诛之……!”左少阳点头:“好!这延年益寿术真名叫,返虚吐纳术”是至高无上的养生之道,修炼之后可以延年益寿。但是,门规只能一脉单传。你必须再发一个毒誓,我传给你之后,你只能再传给别的一个人,不能多传!”

“好!朕……,…,发誓!若传第二人,天诛之!”

“嗯,行了,要学此术,必须入我门派才行。但皇帝乃天子,我不敢做皇帝的师父,所以,我替先卑收你为徒吧,你意下如何?”

刚才的话已经耗尽了皇帝的力气,他已经说不出话了,只能微微点头表示答应。

“那好,我先传你这套法术,然后给你治病,磕头拜师的事情,等你病好了再说。”

“多…………谢…………!”皇帝心中高兴,又挣扎着吐出了两个字。

长别皇后知趣地退了出去,把门带上。

左少阳知道那回阳救逆丹药效持续不了多久,又不能连续使用,所以不敢再耽误,伏在他耳边道:“我把口诀告诉你,你先不用记,按我说得做就行了。先保护真元不散,然后再图强身健体!”

说罢,左少阳将法术中守护心脉,培元固本的口诀念给了皇帝。

皇帝也是天纵聪明之人,很快就记住了,遵照修炼。

这返虚吐纳术果然是道家不二的最高法术,皇帝虽然只修炼了其中一小部分,却立即发挥了作用,只修炼片刻,便将阴阳离决之态生生遏制住了。

皇帝感到脑中有冰一般渐渐清明起来,发觉这法子有效,心中大喜,凝神静气,继续修炼。

这一练,足足一个时辰!

按照以往,那回阳救逆丹只能让皇帝苏醒一盏茶时间,而修炼这法术之后,竟然持续了一个时辰都没有昏迷,这让左少阳和皇帝都非常振奋。左少阳选择用得着的紧要口诀继续教皇帝,然后立即修炼。

这一次,又持续了一个时辰!

按照规矩,每天修炼不能超过一个时辰,否则对身体有害,所以皇帝停了下来。

而停下之后,竟然仍然能保持头脑清醒,这让左少阳非常的高兴。

根据皇帝目前的情况,他尝试着开始加大解毒药物剂量。这一次,皇帝心脏竟然能承受住了。

皇帝停止修炼之后,长削皇后等人进来,见皇帝竟然没有昏迷,还望着她们微笑,都激动的哭了。

一直到天黑,皇帝这才沉沉睡去。这一次不是昏迷,而是正常的睡着了,这让嫔妃、王爷、公主和众大臣们都舒了一口气。

皇帝有了好转,问题就出来了,~这左神医既然能治好皇帝的病,为什么要拖延这么久,一直到大年三十夜才施治?不知情的都在心里嘀咕。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天亮的时候,皇帝自己苏醒过来了,没干使用回阳救逆丹。这让皇后等人更是高兴。

为了庆贺皇帝病情有了好转,长孙皇后下令给皇帝屋里装灯结彩,喜庆一下。然后皇后领着众嫔妃,太子领着诸位王爷和朝廷重臣,依次给皇帝磕头恭贺新春。

皇帝躺在**,微微点头,脸上露出了微笑。

长孙皇后又下旨,给左少阳一家人敲锣打鼓送了一整桌御膳,另加金银珠宝、绫罗绸缎不计其数。叫太子李治和新城公主亲自送去,顺便给左贵老爹和粱氏恭贺新春。

太子来拜年,这可把左贵老爹一家人忙坏了,当真是受宠若惊,连官帽都戴反了。乐得太子哈哈大笑。告诉左贵,左少阳在皇宫给皇帝治病,一切都好,不用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