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29章 防微杜渐

第629章 防微杜渐

这一天.左少阳继续教皇帝修炼口诀。然后指导他讲行两个时辰的修炼。根据皇帝身体状况.进一步加大了药物剂量。

在这之前,皇帝能扛得住的剂量,仅仅只有正常剂量的五分之一。

仅仅两天,便已经可以用到正常剂量的一半了。

随着剂量增大,解毒效果相应增加,皇帝脸上灰败之sè也褪去不少,抽搐和颤抖程度已经有所减轻。

眼看着有了效果,皇后更是欢喜。

在大年初二,便以皇帝名义下旨,给神医左少阳和太子妃左文芝分别一道免死圣旨,不管犯任何罪.都可以免死一次。同时将此事诏告大理寺和刑部。

左少阳拿到圣旨很高兴.好生藏了起来。而左文芝拿到这道免死圣旨,却很是奇怪,不知道皇帝这闹的什么玄乎。太子李治也不知道父皇为什么单单给自己的妻子一道免死圣旨。

皇帝在修炼返虚吐纳术之后,身体抵抗力恢复很快,几天后,他就已经能完全耐受住解毒药的峻猛药力了。左少阳放心大胆用药,解毒效果越发明显。

到了大年初六,皇帝已经能开口说话了。

长孙皇后等嫔妃、王爷、公主都喜极而泣。皇帝亲自下旨,…大唐小郎中吧…继续执行当初答应左少阳的事情.让长孙无忌在大唐律和唐律疏义中增加一个法条,禁止晚辈娶长辈为妻妾。违者杖八十,徒五年,同时解除该婚姻。

这一条规定只限制晚辈娶长辈为妻妾.并不禁止长辈娶晚辈为妻妾。这对那些喜欢老牛吃nèn草的官宦富豪来说,并没有任何限制,而且还保护自己年幼的jiāo妻美妾不会被晚辈盯上吃掉。所以畅通无阻得到一致赞成。很快便列入唐律之中,并颁行天下。

在足够剂量的药力作用下,加上返虚吐纳术的强健作用,李世民的病情稳步好转。到正月十五元宵节的时候.他已经能斜靠在chuáng头跟嫔妃们交谈说话了。

便在这一天.皇帝下旨.将昭容以下的妃子全部送到县家寺庙感业寺出家去了。

当左少阳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愣了,感业寺正是武则天历史上出家的地方,这不又走上了历史本来的轨迹了吗?

要想完全断绝双方的往来是不可能的。接下来得盯牢李治,不让他去感业寺,相信时间会慢慢冲淡一切的。

一个月后,皇帝终于能下chuáng扶着慢慢行走了。

这一个月里,左少阳已经将返虚吐纳术全部教给了皇帝起点首发*正是靠这种至高无上的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法术,起到了力挽狂澜的作用,使皇帝被多重毒搞得极度虚弱连药物都不能耐受的身体终于强健起来,能扛得住药物的强力作用了。在左少阳精心医治下,终于将体内大部分毒都解除了,只是他中毒时间太长,很多毒已经进入五脏六腑深层,一时半会无法完全解除。但已经无碍xìng命了。

长孙皇后和嫔妃、王爷、公主还有朝廷大臣们对左少阳感jī涕零,对他的医术都是交口称赞。

这天,皇帝李世民对左少阳道:“神医,咱们是不是该行拜师礼了?”

左少阳故意不提这件事,就像看看皇帝是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痛,现在他主动提出来,心中还是很高兴的,点头道:“好!我已经准备好了。”

当下.左少阳让皇帝屏退左右,然后取出一副图画,是师父抱虚子的画像,是他从别思邈的道场取来的。孙思邈带着徒子徒孙们云游天下去了,道场和家里还有人守着,知道左少阳是孙思邈的师弟.所以他取东西自然不会说什么。左少阳将抱虚子的画像挂在墙上,对皇帝道:“这是师父,他名叫抱虚子,咱们这一派辈分按照‘抱朴守真,清静无为.八个字轮转排列。本门按入门先后列排行,大师兄孙思邈道号朴应真人,我是二师兄(二师兄不是猪八戒吗?左少阳心里好笑).我的道号叫扑空,你是三师弟.我替师父给你取个道号吧。”

皇帝单掌合什道:“有劳二师兄。”

“呃——就叫朴素好了,你贵为天子.拥有天下,但是,我们修道之人却讲究清静无为,淡泊名利.与世无争,你要真正修成正果,非常难。好在你入我门,也只是为了强身健体.倒不是真的要修道。这些就只能随缘了。能修到什么程度就什么程度。”

“是,师兄,多谢师兄指点。”

左少阳听皇帝这么礼敬,到有些不好意思.咳嗽一声,道:‘.师兄这称呼.在本门中可以,在外人面前,还是不要这样,以免损了圣上威仪。”

皇帝摇头:“不!师兄就是师兄,修道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而是大大的好事,我不会藏着掖着的。”

左少阳听他连自称“朕”都改成了平辈的我,当真有些意外。

说罢,皇帝捻了三炷香,恭恭敬敬给抱虚子画像上香之后.跪倒磕头,礼毕,起身对左少阳稽首道:“师兄,从今以后.咱们就是同门师兄弟了,还请师兄多多指点。”

左少阳奇道:“你当真要修道啊?”

“嗯,我本来就仰慕仙道之术.这一个多月来,师兄教我的这法术,我修炼之后,觉得通体舒泰,很是灵验.比那什么长生不老丹要强百倍!使我我修道之心更加坚定了。”

左少阳苦笑:“喂,你可是一国之君,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治理国家上,如果因为沉mí修道而把正事给耽误了,岂不是我的罪过?”

“放心吧师兄,我会兼顾的。而且.这一个月来,太子代我治理国家,诸事都井井有条,我很满意.所以.一般的杂事,我就让他帮我料理了,这样我就能省下时间修道了。”

左少阳吓了一跳:“师弟准备让太子帮着料理国事?”

“正是,他也该磨练磨练了,将来这副担子总是要交给他的。”

这玩笑开大了吧?左少阳很是着急.他教皇帝这法术.就是让皇帝延年益寿,好一直把皇位做下去,以免武媚娘夺权。

如果让大子代理国事.将来还要传位给他.岁不是打乱了自己的如意算盘?

左少阳忙道:“皇帝,你治理国家的本事.可不是别人能学会的,纵然是太子,也不及你万一,你还是以国家大事为重,这修道嘛.每天拿出两个时辰修炼也就完全够了,多修反而会伤身的。”

“这个我明白,两个时辰修炼这门法术.其余时间,我可以修炼别的法术啊?我的藏书阁里道术书籍多得很.修为高深的道长也多的是,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呢!”

“你不明白我的意思,我之所以答应收你入门,传你返虚吐纳术.只是为了让你延年益寿,以便把我家治理好.让百姓多享受一些福泽。你如果不料理国事,反而假手他人,岂不是违背了我当初的心愿?”

“这个……”

皇帝沉吟片刻,道:“那好,我先不让太子参政,自己料理朝政.待到我年迈体衰之时.再传位给他,如何?”

“这个可以,不过.师弟,你只要修炼这法术持之以恒,说句不好听的话,太子只怕活不过你的寿命,你要传为,也只能传给你的别子、重孙子甚至曾孙子了。呵呵”听了这话.皇帝仰天大笑:“若真想师兄所言,那就太好了。历代君王.没有活过一百岁的,希望我能成为第一个百岁君王。”“这个很容易。”

左少阳道,“我师兄修炼这法术,现在就已经一百多岁了。他头发都没白一根呢!”

“这倒是。好,就听你的。国事、修道两不误!”“凡事要亲力亲为.不能假手他人”左少阳最担心的就是皇帝把一部分权力交给太子,必须防微杜渐啊。

皇帝点点头:“放心,我知道的。”

在皇帝已经能重新亲政之后,左少阳考察了徒弟杜铭挑选的几个shì御医,医术都还不错,又叮嘱了一番,告诉皇后和罗公公.凡是给皇帝吃的药必须经过自己最终审核同意,才能给皇帝用药,这才放心回到了家里。

他回家之时,带着皇帝赏赐的一大堆东西,当然.这些金银财宝都是上次给他家人的名义给的,避免左少阳不要。左少阳没办法拒绝.只好带回来给了大家。

一家人高兴异常,特别是左贵老爹,…大唐小郎中吧…捋着白胡须不停咧着嘴笑,自己的儿子力挽狂澜治好了皇帝的病,这可是天大的功劳。

常乐公主跟着左少阳一起回到家的,当晚.她沐浴熏香,早早áng等着左少阳。

左少阳倒也不矫情;既然人家愿意跟自己过日子,他也就顺心合意地跟她圆房了。

只不过,两人原本没有多深的感情.所以这chuáng底之欢甚至带有一定的完成任务的意思,可以说是相敬如宾,草草了事。

这之后左少阳很少到常乐公主的院落,经常是乔巧儿再三劝说.他才去一次。两人说话都很客气,连chuáng笫之欢也都很客气,平时在一起,两人话都不多,常乐公主弹琴,左少阳看书.常常谁也不说话。

三个丫鬟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却也没什么好办法。

皇帝在左少阳精心医治下,已经基本康复,只剩慢慢调理了.已经能重新治理朝政,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左少阳家贵芝堂门庭若市。他治好了皇帝的绝症的消息.早已经传遍了整个京城,到左家来求医问药的络绎不绝。不得已扩大了门面。

又新招了几个伙计,二儿子左文靖,嫡子左文远和小儿子左文山,再加上女儿左文兮.四个人全部上阵坐堂问诊。都是一帮小孩,病人们不买账,来了就要请左少阳给看病‘左少阳忙不过来,就宁可排队拿号等着。

结果左少阳那边是人山人海,而左文山他们这边却是门可罗雀。

于是,左少阳定了一个规矩.由小儿子左文山负责挂号,只有疑难重症和急症,才分派到左少阳那边去,其余的普通病症,又左文山他们几个负责诊治,否则不给挂号。

这一来,病患们开始是怨声载道,可是后来发现.小家伙左文山看病诊治.有板有眼,也是药到病除。名气这才逐渐传开了,很多人一般病症也主动找小家伙左文山看。

而左文靖、左文远和左文兮三兄妹,医术没学精起点首发*左少阳规定他们的医方都要经过左文山审核。三人见左文山果真医术比自己高明很多,也就老老实实把药方给左文山审核。而左文山是个铁面无sī的家伙,药方不对,即使是小毛病,也毫不留情指出来,经常闹得兄弟面红耳赤的。而左少阳非常赞同左文山的做法。左文远几兄弟也就莫奈何了。

左贵老爹本来是要享福逍遥的.可是见到药铺里一忙起来,他就坐不住了,也脱了官袍帮着看病。他的医术已经远非昔日可比,比京城一般医者已经高出一大截,有父子两人帮忙,左少阳这才略微轻松一些,也能出诊给一些不能亲自来求医问诊的病人看病了。

由于他的名气很大.很多官宦和富豪之家都请他看病,而且都是请他出诊到家里看病,一去一个半天就没了.而去看的往往是些伤风着凉、跑肚拉稀的小毛病。

左少阳很生气,但是又不能一概拒绝,便想出一个办法,他找吏部要了京官收入登记本.又找户部统计了京城的所有大户人家名单,自己造了一个官宦富豪收入名册。凡是这些名册上的人请出诊,按照收入高低收取出诊费。

贵芝堂出诊.一般人家出诊,双倍计算出诊费,每次十文。药费另算。而官宦、富豪之家请出诊,最少一两,最多一百两,也就是十万文钱!根据对方家境情况决定。官位越高,要价越高。而且先给钱后出诊。

出诊费如此之高,让那些官宦富豪之家也得掂量掂量,一般的病症就直接上门求医了,非到万不得已,才咬牙花钱请左少阳上门医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