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37章 绝不落泪

第537章 绝不落泪

左少阳道:i,瞧你,又说这些。等一会家里人要来看你。记住了,他们都不知道你被皇帝赐死的事情,我只告诉他们说你重病了,皇帝让我接你回家治疗。”

“是……”,武媚娘眨了眨泪眼,终于鼓起勇气说道:“太子呢?

他…………,他知道我还活着吗?”,

“还不知道。”,左少阳道,“我把你接回家,给你驱毒,把你刚救醒。”,

“哦,那……父亲能替我传封信给他吗?”“可以。”左少阳迟疑片刻,又道:“说句实话,这件事把太子吓得够呛,我担心……,他不肯再跟你往来……”,

武媚娘神情一黯,哽咽道:“这个……,我已经预料到了…………,传封信给他,只是想……”,

武媚娘不知道太子已经害怕跟自己在一起,这时候传信给太子,还有什么别的用途。嗯到几年的爱恋和温情,到头来只是一场空,禁不住柔肠寸断,泪水一串串无声滑落。

左少阳道:“这样吧,等你病好了,我带你去跟太子见一面。有什友话,你们当面说,岂不比写信更好?”,

这话说到了武媚娘心坎里了,她也想见见太子,就算从今以后丢开手,也希望当面说清楚。当下感激地捧住左少阳的手,哭得眼泪哗哗的:“父亲,能有您这样一个疼我的亲人,媚娘不知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

“瞧你,又说这些分生的话。在这样,为父可以生气了!”左少阳故意装着气呼呼的样子。武媚娘这才破涕为笑,心中感激之情无以复加,捧着他的手,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左少阳轻轻抽出手来,怜爱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快快乐乐的”别总是哭哭啼啼的。对身子不好。我去叫他们进来跟你见面。”说罢出去把门开了,一家人都等在院子里”见左少阳面色平和,这才放心。一个个鱼贯而入。

先是两个公主,坐在床边,握着武媚娘的手,常乐公主道:“媚娘,一你是我夫君的义女,在左家你可就矮一辈了,我们这么叫你”

你不介意吧?”武媚娘勉力一笑:“二娘说的哪里话,媚娘能得大家收留”已经感激不尽了。”

新城公主笑道:“大姐!口老爷说了,让我们这么叫你来着。

一往后你是我们的大姐,在这你就安安心心的,这就是回家了。”小家伙左文雪钻进来道,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瞧着武媚娘,赞道:“哟,大姐,你可真美,我几个姐姐,还有姨娘”没一个比得上你的。”,

武媚娘苍白的脸蛋微现红晕:“小妹谬赞了,嫡娘、姨娘,还有几位妹妹都是人间绝色女子,媚娘一个苦命人,如何能比。就是小妹你,也是个美人胚子啊。”

“嘻嘻。”,左文雪乐呵呵道”“我叫左文雪,在家里排行老幺,不过我会武功的,别怕,往后谁敢欺负你,我就揍他!替你出气!”,

说罢,还倒退几步,凌空翻了两个跟斗,作了个亮相动作。

这把武媚娘逗得莞尔一笑:“多谢小妹。有你在,不会有人敢欺负大姐的。”

左文雪收了架势”有几分得意地挺着胸脯。

当下,左少阳给武媚娘介绍了家人。左贵老爹和粱氏都是神情紧张地躬身施礼,慌得武媚娘要跪在**还礼。

随后几天,左家姐妹们差不多天天裹在武媚娘身边,特别是小妹左文雪,更是没事就窝在她屋里跟她说话,逗她开心。这让武媚娘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三天后,武媚娘已经彻底康复了,只是心中的忧郁与日俱增。

这天,左少阳给太子下了个帖子,说思念女儿了,故设了家宴,请太子带着太子妃左文芝到家里来叙叙家常。

傍晚,太子果然来了,带着已经怀孕的妻子左文芝坐着马车来到左家。左少阳让左文芝到后院探望她母亲,然后跟太子私下有话要说。

关上房门,太子有些紧张地望着左少阳,道:“岳丈,我也正想找你说话,可巧你就下帖子叫我了。

父皇赐死了媚娘,这件事你知道了吗?”,左少阳见他脸上并无悲哀之色,反倒有一种解脱的轻松,不禁苦笑,道:“我知道了,皇帝还叫我去皇宫领回尸体了。”,

说到这,太子李治才有些许的悲哀之情,黯然道:“是我对不起媚娘,唉……,

……”

左少阳淡淡道:“仅仅是对不起吗?没别的了?”,

太子一愣:“岳夹的意思是……?”“如果媚娘死而复生,你会如何?”“这个……”,太子有些尴尬,夹吾道:“这个……,我只希望能平平安安就好。”,

“你没有回答我的话,“如果媚娘死而复生,你会如何对待她?”,

太子终于感觉到左少阳话里有话了,惊诧而紧张道:“媚娘……,媚娘她还活着?”左少阳瞧着他,摇了摇头,对屋角屏风处道:“媚娘,出来吧!”

武媚娘一脸哀伤,款款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径直朝太子走去。

太子惊得脸都变色了,倒退了好几步,若不是大白天的,他铁定会以为遇到鬼,只怕会当场吓晕过去。惊恐地望着武媚娘:“你……,你是……,是人是鬼……,

……?”,

武媚娘惨然一笑,道:“若不是家父相救,媚娘已经做了黄泉路上的鬼了。

李郎,我还活着,你……”,……,称不喜欢吗?”太子又退了几步,这一次却不是因为害算,而是因为担心,他扭头对左少阳道:“岳丈!这……,这到底怎么回事?父皇还不知道吧?”左少阳道:“管他知道不知道,他已经逼死我的女儿,是我用偷天换日的医术,将女儿从黄泉路上拉了回来!”太子苦笑:“岳丈,你起……,

……,这也太冒失了!父皇要是知道了……,只怕……,只怕……”,……”“只怕什么?他未必还能杀我女儿第二次?嗯!除非他以后不想让我给他们治病了!这一次,不管是谁,想碰我媚娘一根毫毛,我这把老骨头就跟他拼了!”,

他这话说得慷慨激昂,只不过,他虽然四十多岁了,外貌却还是二十多的样子,自称“一把老骨头”,着实让人有些忍俊不禁。

武媚娘却没有笑,她心中已经被浓浓的亲情所震撼感动。眼泪又不听话地涌满了眼眶。望着太子李治:“我爹能为我拼命,李郎,你能吗?”

李治尴尬地支支吾吾道:“媚娘,这个……,你能活过来,我很高兴,不过,我们以前……,这个……,那个……,你到底是父皇的才人……,我们…………,还是不要……,呃…………,以后别再找我……,对不起……。岳丈,我突然想起,我宫中还有…………,急事要处理,我就先回去了……,改天再聊……!”,

说罢,李治逃也似的快步出了门。

武媚娘瞧着他远去的背影,定定的,眼中却没有泪水,只有绝望,那神情,比哭还要让人心酸。

左少阳冷眼旁观,心中暗笑,这对苦命鸳鸯看样子已经走到了尽头了。这正和自己的心意。

李治背影消失了,武媚娘还在望着,如同一尊石雕,直挺挺的,也不说话也不哭。

左少阳叹\\1口气:“媚娘,算了,太子也有他担心的地方,不出事什么都好说,一旦出事,他就……”,

便在这时,武媚娘身子突然直挺挺往前倒下!

左少阳吓了一跳,若是以前,以他跟武媚娘的距离,根本来不及扶,此时的左少阳,已经修炼高来高去的飞纵之术二十年,反应奇快,想也不想,闪电一般往前鱼跃而出,就在武媚娘的脸快要砸在青石地面的一瞬间,左少阳的一只手及时护住了她的脸,另一只手,扶住了她的胸!

这不是他有意选择的部位,实在是猝不及防,来不及选择,一个鱼跃,同时两手一伸,便接住了这两个部位。

若非如此,武媚娘一张艳若春花的脸蛋,只怕要摔得鼻骨断裂,鼻口流血,牙齿摔掉!胸前那。罩杯的**,也要摔成a罩杯!

为了接住武媚娘,左少阳的姿势很别扭,所以把腰也闪着了。他忍着痛,赶紧把扶住武媚娘极有弹性的丰胸处的手撤了回来,脸上的却不敢撤,怕她鼻粱撞在青石地板上。

他将武媚娘翻了个身,扶住了,这才发现,武媚娘面若金纸,两眼紧闭,牙关紧咬,已经没了气息似的。

不会要进行人工呼吸吧?到底是义女,总也不好的。左少阳摸了摸她的颈动脉,发现依旧在搏动,这才松松松\\1口气。嗯必是急火攻心,导致闭气了。

左少阳伸手掐住她的人平,叫道:“媚娘!醒醒!媚娘…………”,

终于,武媚娘悠悠醒转,怔怔地望着左少阳。

左少阳叹\\1口气:“孩子,想哭就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一些的。”,

武媚娘缓缓而坚定地摇摇头,目光中闪着一丝冷俊的寒光,望着左少阳:“爹,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用这一次生命重新活过!从今以后,我武媚娘绝不会再掉一滴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