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38章 想活多久

第538章 想活多久

武媚娘生性活泼,又非常属于察言观色,说人家喜欢听的话。所以没几天,左府上下都混熟了,人人都很喜欢她。俨然已经把她当成左家亲生的小姐一般看待。

皇帝李世民跟左少阳学了返虚吐纳术之后,百病不生,而长孙皇后本来就年轻,也不生病,所以左少阳便松闲下来了。也有更多的时间在自己药铺里坐堂问诊。

这天,左少阳正在给病患看病,来了一辆豪华马车请他出诊。却是长孙无忌病了。

皇帝现在一心修炼,朝中大事很多都交给长孙无忌等大臣料理,而且主要是长孙无忌,所以实际上,这位皇后的亲哥哥,皇帝的内兄,朝廷的开国元勋长孙无忌,第538章?想活多久才是真正的皇帝,在朝中也是大权在握。

左少阳没怎么给他打交道,他也不喜欢跟朝廷重臣来往,虽然朝中群臣都很巴结他。他却似乎并不善于利用这一点来加强自己的关系网。所以大臣们跟他都是泛泛之交。纯粹的病人和大夫的关系。

来请左少阳的是长孙无忌的管家,左少阳对华管家道:“知道我的规矩吗?”管家忙躬身答道:“知道,我家老爷已经吩咐备下重礼了。”,说罢,挥挥手,身后两个大汉捧着两个沉甸甸的盒子过来,那管家上前打开盒子,只见里面黄澄澄的放慢了金条。

管家态度非常谦恭,但是嘴角还是隐含着一丝挥之不去的骄傲,那是来自于长孙家族的骄傲,躬身道:“神医,这里总共是一百五十两黄金。我们老爷说了,本来应该按神医的规矩,给一百两黄金的,不过他是朝廷重臣,更应当比其他人多出一些钱才符合身份。今儿个又是第一次请神医前去诊病所以多给了一些。请神医笑纳。”

一百五十两黄金,相当于人民币七百五十万元仅仅出诊费第538章?想活多久都这么多,足见这位朝廷首席重臣位高权重,财大气粗。

不过,他遇到的是左少阳,视钱财如粪土,更何况,华山里还隐藏着富可敌国的宝藏。压根不为所动,甚至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吩咐帐房收了,然后呵嘱了左文山几句吩咐拿自己的出诊箱。

嫡子左文远一听是长孙无忌求医,眼珠一转,接过父亲的出诊箱,道:“爹,我陪你去吧。”

左少阳知道自己这嫡子最工于心计,平素从来不跟自己出诊,今天却主动请缨,必有所图,想必是想去见识见识朝廷第一重臣的威仪,长长世面。当下便点头答应了。

左文远虽然才十九岁因为娶了新城公主,被皇帝册封为正五品上的朝散大夫,也是有官品的人,不过,跟父亲出诊,他自然不敢穿官服依旧一身便装,跟着父亲上了马车。

长孙无忌的府邸在皇宫右侧的权贵里坊,里面住的全都是朝廷二品以上重臣。还有公主、郡主等等,里坊大门都是兵甲值勤的,闲杂人不能进入。

里坊最大最威武的府邸便是长孙无忌的家。

左文远已经看得目瞪口呆了,但左少阳却熟视无睹,甚至没有环顾瞧瞧。只是跟着管家迈步进了府邸。左文远见父亲这神色赶紧把惊讶之情收敛了,跟在后面进了府邸。

在里面又走了很久这才到了长孙无忌的主卧院落。

长别无忌左少阳见过几面,但是没有什么深交,进得门来,便见他躺在病榻上,不停咳喘,躬身施礼道:“见过长孙大人。”

左文远则是放下出诊箱,抢步上前跪倒磕头:“孩儿左文远,拜见娘舅!”,

左文远娶了新城公主为妻,而新城公主虽然不是长孙皇后所生,但是皇后跟嫡娘一样,不管是嫡出还是庶出的孩子,要称为母亲的。长别无忌是左文远的岳母的亲哥哥,所以也就叫做娘舅了。

左少阳娶常乐长公主的时候,皇帝和长削无忌等人都亲自送亲的,但是左文远娶新城公主的时候,左少阳躲到了华山之上,而皇帝又重病在身,所以没有送亲,长孙无忌自然也就没有跟看来。所以这还是长孙无忌第一次见到这个姻亲的外甥。

不过新城公主嫁给神医左少阳的嫡子左文远,这一点长孙无忌是知道的。昏昏沉沉中听到这孩子这么说,便好生瞧了两眼,见他长得斯斯文文的,跟他父亲左少阳一样,个子也差不多。点点头:“起来吧!”

“多谢娘舅!”,

左文远起身,站在父亲身边。

早有侍女端来凳子放在床边给左少阳诊病,左少阳撩衣袍坐下,开门见山问道:“大人哪里不舒服?”长孙无忌不停咳嗽着,喘着气道:,“就是咳……,咳得难受左文远插话道:“止咳平喘,用小青龙汤啊!”左少阳斜了他一眼,道:“小青龙汤?《伤寒论》里是怎么说的?”

“伤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气,干呕,发热而咳,或渴,或利,或噎,或小便不利,少腹满,或喘者,小青龙汤主之。”躺在**的长削无忌赞许地点点头,咳喘着道:“神医,令郎对医典了如指掌,将来成就不可限量啊!”“是背得很熟。”左少阳一点笑模样都没有,瞧着儿子道:“小青龙汤方证辩证要点是什么?”,

“辩证要点?”左文远本来颇有几分得意,但是听父亲这么问了,不禁愣了一下,歪着脑袋想了想,“咳喘,呃……,流涕,恶寒发热。”

“咳喘的痰液是怎样的?”,

“痰液…………?”,左文远额头感到冷飕飕的,他背典籍很熟,但是细到具体的方证的时候,便便有些搞不清了。

左少阳道:“小青龙汤证的痰和鼻涕的性状,是诊断的要点,眸谓小青龙汤,好比清龙戏水一般,所以痰液和鼻涕都是量多清稀的,跟水似的,而且,舌苔也是白滑的,布满粘液。”,

长孙无忌咳喘这笑道:“我的痰液和鼻涕不象水,而是黄粘难咯,舌苔也很干腻。这个好像不太对哟。”,

左文远脸红了,低着头退到了一边。

左少阳在床边坐下,伸手搭脉,面如止水,良久,才撩了撩眼皮,望了长孙无忌一眼,道:“大人是想听实话,还是想听假话?”,

长别无忌勉强一笑,呼哧呼哧哮喘道:“听神医这话,老朽…………这病怕是不行了?呼哧呼哧……”,

左少阳没有笑,也没有说话,只是瞧着他。

长别无忌道:“神医实话实说吧,老朽……承受得了……”“好,大人这病,如果得不到正确治疗,活不过半年!”,

“哦?”长孙无忌眼中闪现希望,哮喘着急声道:“那要是得到了,呼哧呼哧……正确治疗呢?”,

“如果严格按照我的三个要求医治,至少还能活十五年!”,

长孙无忌哈哈大笑,笑声又被哮喘给打断了,喘咳着:“老朽今年五十七了,再活十五年,呼哧呼哧……,那就是七十二岁了,人到七十古来稀!能活到古稀之年,呼哧呼哧……,老朽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说罢,神医要我如何医治,我都听你的…………!说罢,哪三个条件?”,

左少阳扫了儿子左文远一眼。左文远知趣地退出了屋外,还把门给带上了。

左少阳这才低声道:“第一件事,辞官!”长孙无忌愣了一下:“这是为何?呼哧呼哧……”“大人的病很大程度上是积劳成疾,忧国忧民之下,气机失调,肺失宣肃,乃是情志所伤。”

长孙无忌是朝廷首辅大臣,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妹妹是皇后,外甥是太子。可谓权倾朝野,权势正如日中天,这时候让他退休,对他绝对是不可接受的。

如果换成别太医,长别无忌肯定会怀疑是否是受了自己的政敌的诱使,利用这个机会故意这样说的,以便打掉自己。但是左少阳他不会。因为左少阳跟长削无忌现在有姻亲,左少阳的女儿嫁给了长别无忌的亲外甥,所以打掉自己,对左少阳只有坏处没好处。而且,左少阳不是官场中人,又是视钱财如粪土的人,不会为了权钱而帮别的政客对付自己。

所以,长孙无忌勉强笑了笑:“神医,你实话告诉老朽,如果我做不到这一点,能活多久?”

“活不过十年!”左少阳非常肯定说道。

他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他的历史知识使他知道,长别无忌是唐太宗李世民死了十年之后死的,而且是因为他长期摄政,不归还皇权给当了皇帝的亲外甥李治,又强烈反对立武则天为皇后,在武则天当了皇后之后,最终被逼迫上吊而死。所以,如果他现在辞官归隐,不问朝政,那将来就不会因为政治斗争而被逼得上吊而死。

长孙无忌又是一愣,随即大笑:“差五年?哈哈…………,呼哧呼哧……”如果仅仅是差五年,就让老朽退隐山林,呼哧呼哧”那老朽还不如……,还不如舍去这五年……!哈哈”,

左少阳没有笑,他知道一个权倾朝野的人是不可能答应这样的条件的。淡淡道:“如果这一点做不到,那第二个条件大人也就做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