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39章 把握

第639章 把握

长孙无忌道:‘什么条件?”

左少阳道:……深居家,尽量避免外出,与所有花草、烟尘隔绝。快稳定更新,.joo!”

‘什么?”长到无忌头都大了,‘让我隐居?”

大人与令妹长孙皇后一样,得的是‘气疾’,这种病外邪侵袭是很重要的致病原因,季节交替,外感风寒、风热或者暑湿,如果调理不善,很容易加重病情。此外,花粉、烟尘、异味都可能导致肺气宣肃失常,津聚痰生。”

‘这个……”长羽无忌想了想,道“先说第三件事吧。”

……好,第二件……从今以后……不得进食海腰鱼蟹虾……以及酸咸肥甘厚味。也不能喝酒和吃辛辣食物。这些都会弓动宿痰而病。”

长剁无忌嘿嘿笑道:“那你告诉我……我能吃什么?呼哧呼哧……是不是只能吃青菜豆腐?”

‘差不多。”

左少阳平静地说道。

‘这不是让我出家嘛’呼哧呼哧……”长别无忌苦笑”老朽差不多每天都有应酬,每天都要赴宴,隔三差五的就有国宴,款待异邦来朝贵宾,还有皇帝的宴请……重臣的宴请……这些都非老朽不可啊。不让老朽喝酒,不吃山珍海味,只吃青菜豆腐……酒席之上还有何味道?”

‘这么说……三个条什大人都做不到?……

,如果都做不到,老朽能活多久?是不是只有半年?呼哧呼啸……

左少阳摇头:“大人误会了,大人的病……跟皇后的病如出一撤……

‘对啊!所以老朽才重金请你来医治!……

……虽然病一样……但是严重程度和身体条件都不一样。皇后患病时比大人年轻得多,身体抵抗力也很好,而且……皇后受官场朝政的影响相对大人而言要少得多……操心的事也少得多。加之皇后深居宫,绝少外出……感受外邪的可能性就比大人少很多。另外……皇后饮食一直很注意……以素食为主……荤腥几手不沾。所以三个条件皇后可以说都不自觉地做到了。”

长孙无忌苦笑:……这话到也是。”

……最关键的一点,皇后的病来势很急,现及时,我给她医治也很及时……这种病相对比较好治……但是大人的病,却是绵延多年,时好时……医治也不规范系统,药也是吃几天不吃几天的……犯了就吃,好了就不管了,所以一直没有除狠。到现在……已经沉积于五脏腑之间……治疗难度远比皇后要大得多!……

‘那你说……老朽若做不到你的三个条件……能活多久?……

‘少则半年’多则十五二十年,都有可能!……

长孙无忌一呆,随即笑了:“原来神医划才是逗老朽来着。我遵你的三个条件,也能活十五年以上,不遵你的条件,也能活十五年以上……哪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左少阳道:“治疗大人的气疾……我的药是最关键的……其次才是三个条件,但是……三个条件可以很大程度上左右我的药的作用。这么说吧,如果大人能遵照我三个条件……大人活过十五年的把握……有成!“

长孙无忌点点头,道:那如果做不到呢?有几成把握?”

“只有三成!,左少阳竖了三个指头……而且还必须一直由我来给大人医治,并严格按照我的要求服药门要是还是犯病就吃药,感觉好了就不吃,那连一成都没有!……

‘嗯……老朽自然会按照你的要求服药的。三成……”成……”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是’大人可以好生斟酌。”

长孙无忌想了想,道:“要是我尽量少操心,少管朝政,把一些政事让太子料理,然后少吃荤腥……尽力少外出,这样的话,把握会不会增加一此?”

‘当然,如果三个条件……大人能做到一半程度,把握也就相应会增加一半的。”

,那就是成了?”长孙无忌喜道。

……可以这么理解吧。”

‘那就这样好了!呼哧呼哧……”长剁无忌喜道”我做一半……成把握已经很不错了,我相信我的运气!我一向好运气的!交一半的权……吃一半的荤腥,减少一半的外出,换十五年以上的寿命……划得来!哈哈哈……”呼哧呼哧……“

左少阳道:……利害关系我已经说的很清楚,我只负责用药,至于大人是全部做到,还是做一半,还是一半不做……那全在大人。一

‘你放心’老朽说了一半就是一半!呼哧呼哧……”等老朽能下床了……立即进皇宫给皇帝说,我负责的政务的一半,交给太子,唉!辛苦了一辈子,是该歇歇了。”

‘这话对’政务是料理不宗的,事必躬亲,肯室会很难的。这方剂涉及的秘方……所以不能写方你抓药……还是由我给你配药之后送来。”

‘多谢!”长孙无忌道……“对了,听说你收了皇帝的才人武媚娘为义女,可有此事?……

长别无忌是皇亲,又是皇帝李世民的心腹,这种事情自然逃不过他的耳朵,让旁人知道这一点……对左少阳也有好处,将来下手杀了武媚娘,也不会弓人怀疑……所以并不否定,道:‘她在感业寺时重病’我给她医治,她很感数,就拜我为义父了。”

长刹无忌冷笑道:‘此女心思缜密’若非你是皇帝面前大红人……纵然医术如神……她也未必屈尊拜你为父。……左少阳心头一凛,这一点当时他却没有想到,这长孙无忌却一眼就看穿了,现在想来,只怕的确有这个因素在里面,而后来武媚娘也的确是因为跟自己是干父女关系而逃脱一死。如果武媚娘当初真这么想,此女的确比自己原想的还要可怕。

一想到这,他更是心不安,下定决心早点除掉武媚娘才心安。

长孙无忌又道:……皇帝不知怎的……现在痴迷于道术,政务基本不管了……全推给了我和太子。而我又患有气疾,劳累不得……只能再把一些担子压在太子身上了,这也无法。”

“皇帝也说过,这副担子「本字由关于涐们以后提供」……迟早要交给太子的。但是……皇帝治理国家的本事……无人能及啊,皇帝要是推手不干,大人又因病干不了,太子重任一肩挑……这……”就怕太子不能胜任啊。……

“言之有理,老朽也多次劝说过皇常……只是,皇帝似乎心意已决,一心只想着道术,让人无计可施。好在军国大事皇帝倒是从来不转交太子,这还略略让人放心。……左少阳不想过多谈论……划才那话也就是点到为止,提醒长孙无忌让他多给皇帝吹吹风……让皇帝不要罢手。不过,现在武媚娘在自己手里,而太子又不敢跟武媚娘来往……目前倒没有什么危机,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机会,干掉武媚娘!

左少阳告辞离开带着在门外等候的儿子左远回到了药铺,先拣药煎药……两天的剂量,然后亲自给长孙无忌送了去。

送完药从长孙无忌家出来……他骑着毛驴往家走。

过了几条街……便被人拦住了,来人笑容可掬地哈腰道:“神医……我家老爷请你到寒舍一唔。”左少阳定睛一瞧,却是自己女婿太子李治身边的幕僚。太子请自己去……不知为何。点头答应……拨转驴头,跟着幕僚的马来到皇城东宫。

太子李治一见左少阳,立即恭恭敬敬长搏一礼:“上婿见过岳丈大人。”

这之前……太子李治见到左少阳,都是直呼‘神医”……却从来没有如此敬重过……这倒让左少阳有此意外……忙虚空相搀:……贤婿免礼……不知叫老夫前来,所为何故?一左少阳外貌上看着比整日忧心忡忡的太子要年轻一此……知道他们关系的倒也罢了,不知道的旁人,见到年轻这位自称老夫……只怕便会吓一大跳。

左少阳也觉得有些好笑,不过太子都这么说了,他自称老夫也就顺理成章了。

太子讪讪道:‘多日没见岳丈’,上婿夫妻都很想念……所以特邀岳丈小酌一杯叙叙话。。

‘哦?请我喝?好啊。,左少阳咕咚咽了一声口水……“我正好些天没喝酒了呢。”

太子忙领着左少阳来到后花园,这里已经摆下酒宴,左少阳的女儿左芝挺着个大肚子等在这里了。左少阳笑眯眯瞧了一眼女儿「本字由关于涐们以后提供」,捻着黑胡须道:‘看样子’老夫很快就要当外公了!”

左芝有些不好意思,太子李治乐呵呵道:“是啊岳丈,芝总担心这孩子,太医女科定时来看,都说一切正常,可是她老是不放心……今儿个正好您来了,给她瞧瞧吧?也好安心。“左芝笑着对李治道:“拿我背名誉啊?明明是你担心来着……只要一日这孩子折腾少一点……你就着急着传呼太医……个不放心又叫一个……还说我呢!……左少阳哈哈大笑:……太子马上要当爹了,他自然高兴。”

李沼挠了挠头……嘿嘿笑着。左少阳拿过女儿的手腕诊脉,又问了饮食、二便、睡眠等情况……捻着胡须微笑道:“一切正常……挺不错的。”

太子大喜,亲自给左少阳斟了一杯酒。左芝自然是不能饮酒的……以茶当酒在一旁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