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40章 还是归隐的好

第640章 还是归隐的好

太子似乎兴致很高,不停给左少阳敬酒,还滔滔不绝憧憬着将来儿子降生之后的筹算。听得左少阳频频点头。

喝了一会,太子见妻子左文芝有些倦了,便让侍女将妻子左文芝搀扶回去歇息,自己陪岳丈在后花园赏花饮酒说话。

左文芝走了之后,太子对左少阳道:“岳丈大人,小婿在花园荷花池边修了一座凉亭,不知岳丈是否有兴趣前往一游?”

左少阳知道,太子今曰对自己如此谦恭,肯定是有什么事,当下点点头。

两人信步往前,走不多远,到了一座池塘,池塘边果然一座小楼,太子让侍从等在楼下,陪着左少阳上到凉亭三楼。

扶着栏杆,极目远眺,皇城大半景致尽收眼底。

左少阳捻着胡须微笑望着皇宫,仿佛眼前美景当真是美不胜收似的欣赏不尽。

太子忐忑不安在一旁低声道:“岳丈……?”

左少阳这才恍若梦中般醒悟,回头望着他:“呃?”

太子轻咳一声,满脸陪笑道:“岳丈这些时曰来,一直跟父皇修炼道术,不知我进展如何啊?”

“挺好!皇帝天纵聪明,悟姓极高,若不当皇帝,当一个道人,那成就也绝对不低于我们师兄孙思邈的。”

太子激动地搓搓手:“真是太好了,多亏岳丈精心指点,父皇才有此成就啊!嘿嘿”

左少阳斜了他一眼:“太子请老夫到这凉亭上,不只是为了问皇帝修道之事吧?”

“这个……”

“太子有话尽管直说,我平生最不喜欢人拐弯抹角吞吞吐吐吐的。”

太子有些惶恐,一边结结巴巴地,一边又斟字酌句慢慢道:“呃……,那好,是……,小婿有事相求,只是……,不好开口啊……”

“太子有话请讲!”

太子又支吾了好一会,才道:“父皇今曰……,今曰把小婿叫去,说……,说……”

左少阳眉头一皱:“太子今曰怎么回事?吞吞吐吐婆婆妈妈的,可不像太子以往的风格哟!”

太子红着脸拱手道:“呃,是这样的,父皇今曰告诉小婿,他已经决定了,从今曰起,除了对外用兵必须经父皇批准之外,其余的朝政事务,由我和舅舅长孙无忌共同协商处理。TXT小说网 。”

左少阳心头一惊,皇帝交权,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但是皇帝有这心思已久,上次被自己劝阻了,现在却没有再与自己商议,而直接把太子叫去告诉此事,显然是心意已决,自己再想让他收回成命,只怕是不可能的事。

既然已经不可能,便只有见机行事了!

左少阳心念如电,脸色却不变,扭转身过来道:“那不是好事吗?眼下四方太平,只要刀兵不兴,皇帝就不会过问朝政,你不就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皇帝了吗?恭喜恭喜!”

说罢连连拱手。

太子忙还礼,脸上虽有几分得意,但还是抑制不住的担忧,苦着脸道:“父皇是让小婿与舅舅共同执政,但是,岳丈也是知道的,长孙无忌是两朝元老,开国元勋,又是我的亲舅舅,名义上是跟他一起执政,实际上,大事小事都是他做主,很多事情压根都不经过我。上次岳丈跟父皇进华山修炼,父皇命我跟舅舅会同代理朝政,虽然很多事情看着都是决定的,可是,只有我才知道,那些事情,差不多都是舅舅同意之后,或者他出主意之后我照办的。我自己拿主意的事情,他大多指使三省六部推诿不办!所以,这协同执政,当真是半点滋味都没有!”

说到后面,太子声音都有些哽咽了,的确,当傀儡的滋味并不好受。TXT小说网 网 站

左少阳眼珠转了两转,道:“你告诉我这些,是想让我帮你做点什么吗?”

太子赶紧抑制住哽咽,拱手道:“岳丈是父皇的师兄,父皇一直对岳丈非常的倚重,能否请岳丈跟父皇说一下,不要让舅舅辅政了,不知可否……?”

左少阳为难道:“这可不好办,长孙无忌是朝廷老臣,是皇帝最倚重的大臣,以前都是他辅政,突然不让他辅政了,只怕他会有什么想法,君臣猜忌,对江山社稷未必是好事啊。”

太子有些尴尬,点点头:“岳丈说的也是实情,可是……,这个……”

左少阳心头一盘算,捻着胡须道:“行了,我也理解你的心情,这样吧,我去给长孙无忌大人说说,让他把原先负责的一半的权力交给你,也就是你管七八成,他管两三成,你意下如何啊?”

反正长孙无忌已经说了要交出一半的权力,这么说不用去办都能做到。也算是个顺水人情。

太子大喜,他也知道让长孙无忌完全让权是根本不可能的,但能让出一半的权力,自己也就掌握了大部分权力,这代理皇帝也就干得有点意思了。忙躬身一礼:“如果岳丈能让舅舅让出一半的权力,小婿……,小婿感激涕零!”

“行了!”左少阳捻着胡须道,“你只要好生干,干出点名堂,不要辜负我的期望就行了。”

“小婿铭刻岳丈教诲!”太子完全是一副低三下四的模样。

他这样子,反倒让左少阳心生警惕,如果自己能办成这件事,在太子心目中,便会以为自己能左右长孙无忌,那将来会不会想法设法让自己再帮他对付长孙无忌呢?

伴君如伴虎,即使这只老虎是自己的师兄或者女婿,不合意的时候,也是会吃人的,长孙无忌被亲外甥逼得上吊自杀就是最好的例证!别看他现在对自己低三下四的,那是有求于己,等到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便不会这样了,当自己对他的皇权有威胁或者他自认为有威胁的时候,便会对自己下手,所以,还是远离皇权来的稳当。这京城也实在没什么呆下去的意思,还是回老家合州的好。

现在皇帝李世民已经让出除了军权之外的所有权力,朝廷必然出现皇权的重新分配问题,这时候是最危险的,而自己是皇帝的师兄、妹夫和亲家,如果留在京城,就不可避免会卷入其中,就好比游泳一样,只有远离漩涡,才有可能不被漩涡卷进去!

想通此节,左少阳当机立断,拱手道:“太子,我帮你办成这件事,也希望太子能准许老夫退隐合州,颐养天年!”

太子一愣:“这是为何?”

“我实在不习惯京城的天气,住惯了合州了,虽然偏僻,也远没有京城繁华,但到底是土生土长的地方,还是在哪里才过的滋润。”

“可是……,小婿初掌朝政,正要仰仗岳丈辅助呢!”

“言重了,老夫对朝政一窍不通,只懂看病抓药,留在京城,只会给你添乱,呵呵,所以,还是回老家的好。”

“那……,万一父皇、母后他们身体有恙,需要岳丈医治呢?来去一趟十数天,很是麻烦的,还不如就留在京城,大家一起,和睦融融子,岂不好么?”

“杜铭这孩子已经尽得我真传,足以胜任。如果他都不能医治的病,我只怕也无能为力了。所以,有他在,也就相当于我在了。”

太子其实并不是真的想把左少阳留下来,因为左少阳跟父皇关系太密切,这就好比一把双刃剑,帮着自己说话,固然是好事,但是不帮,那麻烦可就大了,而且,皇帝对左少阳非常的看重,当初曾经准备封他为侯的,如果这样,那他这艘皇权大船岂不又多了一只艄公?新上台的皇帝最希望的就是能大权独掌。

因此,太子也没有强留,说道:“既然岳丈这么坚持,只要皇帝不留,小婿便恭送岳丈返乡。”

“那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左少阳离开了太子东宫,又装模作样去了一趟长孙无忌的府邸,然后回来告诉太子,说长孙无忌已经答应,交出一半的权力。太子自然是心花怒放。

果然,第二天长孙无忌便上表皇帝,说自己年迈体衰,无力辅政,请求将他自己的一半权力都交由太子执掌。

皇帝亲自探望了长孙无忌,觉得他说的是实情,便同意了他的建议,将户部、刑部、工部和吏部等部门交给太子执掌,长孙无忌却依旧保留了吏部和兵部两个重要部门的权力。当然,军权依旧由皇帝李世民自己执掌。

饶是如此,已经让太子乐得屁颠屁颠的了,在东宫摆下宴席,宴谢左少阳。

因为要说一些机密事情,太子没有让旁人作陪,便是翁婿两饮酒说话。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太子有些醺醺然,道:“岳丈,小婿跟文芝商量之后,觉得,文宁、文靖、文兮他们都已经大了,也应该成亲了。岳丈就没有想过这件事吗?”

“嘿嘿,怎么没想过,只是一直没什么合适的。”

“满朝文武官员子弟这么多,怎么会没合适的呢?”太子瞪大了眼睛,一拍胸脯,道:“岳丈,这样吧,你说,看中哪家的子弟,小婿帮你提亲。”

左文芝也道:“是啊爹,文山和文雪他们也差不多十三岁了,也该物色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