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42章 各奔东西

第642章 各奔东西

左少阳听父亲说得硬气,但是话语里却含着辛酸,想想也是,若因此分居两处,眼看着父亲已经是七十多岁的古稀之人了,如果就此不管,总也说不过去的。

茴香见左少阳有些心动,忙跟着说道:“是啊,大郎,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在一起多好,这才是天伦之乐嘛。就不要想着回合州了,就在京城。你要是住腻味了,就出去游历一些曰子再回来就是了。——对吧?爹。”

左贵老爹哼了一声:“脚长在他身上,他想去哪里,谁又阻拦得了他的?”

听这话自然是同意了,其实,左贵老爹是不愿意儿子离开自己去合州住,如果不分开住,就算再出门些曰子,他心里也有盼头,也好过分居两地的孤苦。所以说话自然平顺一些了。

茴香忙扯了左少阳一把:“大郎,爹同意了,就这么说了,别回合州了,你觉得闷,就出去游历去。逛些曰子再回来。”

左文雪最喜欢出门了,一蹦三尺高:“好耶!爹,咱们去江南吧,都说江南好,我还没去过呢!”

一听说不回合州,而是改到外地游历,左文宁和左文靖自然立即有了兴趣,一个说去幽州,一个说去南边。

左少阳只想离开皇家这环境,就担心被卷入政治斗争漩涡而影响家人安危,如果自己离开了,家人倒基本上不用担心会卷进去,所以,只要离开,便问题不大了。

所以,左少阳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去合州了,不过,我想出去游历个一年半载的,行吗?”

他这话是望向父亲左贵说的,左贵心里已经乐了,脸上却紧绷着,又哼了一声:“我说了,腿长在你身上,你都是要当爷爷的人了,我也总不能老替你做主吧?你爱上哪你就上哪好了。”

“嗯,不搬家,只是出去游历,也就不用谁跟着了,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乔巧儿等人虽然很是失望,又要跟夫君分别,不过她们也都是人到中年,不像小两口那时候那样难舍难分,而且,刚才侯普的话已经点明了,左少阳是因为什么才想回合州的,估计是跟皇家有关,他要躲出去,肯定也是情非得已。所以都没说什么,一起点头答应。

左文靖等人虽说先前答应了跟着父亲去合州,到底是不情愿的,现在父亲说不去了,乐得咧着嘴很是高兴。

武媚娘弱弱的声音道:“爹,我想跟你去游历,行吗?我进宫这些年,从没去过外地,真想跟着父亲去看看,长长见识。”

梁氏眼见他们父子俩一场冲突已经化为无形,很是高兴,也担心儿子一个人在外游历没个人照料,这些曰子这干孙女武媚娘八面玲珑,很会为人处世,又懂得疼人,带着她正好有个照料,当下便抚掌笑道:“这挺好的。老爷,你说呢?”

左贵老爹紧绷的脸也放松不少了,捋着花白胡须道:“是,媚娘既然没有外出游历过,怪可怜见的。忠儿,你就带着她去走走好了。”

左少阳心中也是暗自高兴,心想这可真应了那句话,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这一次我要还整不死你武媚娘,我当真是废物一个了!

不过,他脸上却是一副为难的样子:“我这一去,一年半载,四处游医,媚娘长居宫中,身子骨娇弱,只怕不耐江湖风雨啊。”

武媚娘听他话中已经有了松动,喜上眉梢,急声道:“爹,我自小也是受惯苦的人,我能吃苦,不会成为父亲的累赘的,放心吧!”

左文雪道:“这个我可以作证,大姐很勤快的,常常到厨房里帮下人们做活呢。劈材烧水洗菜淘米洗衣都做的。”

左少阳微笑道:“这么能干啊?”

梁氏点头道:“这倒是实话,我劝了她好些次,可是她不听。”

武媚娘有些不好意思道:“这也没什么的。小时候在家里,这些事情我都做过。”

乔巧儿等妻妾也看出来,武媚娘对左少阳满是敬重和感激,而左少阳对她也很慈爱,最主要的,是武媚娘是皇帝的才人,左少阳再是色胆包天,只怕也不敢动皇帝的女人的,所以让她跟着去,却也不怕这干女儿变成又一房妾室,当下微笑道:“是啊,既然媚娘没游历去过各地,夫君你就带着她走走吧。路上也好有个照料。”

左文雪嬉皮笑脸道:“爹,我也没游历过,带我一起去,行吗?”

左少阳一瞪眼:“你才多大?有什么可以游历的!再过几年再说吧。”

左文雪吐了吐舌头。

左少阳原本是商量好了之后立即出发的,既然只是外出游历,也就不用偷偷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罗公公又来请左少阳。左少阳便骑着毛驴跟她进了皇宫。

皇帝现在已经基本不在御书房或者勤政殿办公了,而是在御花园里静修道术。所以会见是在御花园里进行的。

左少阳见到皇帝的时候,他正在御花园里打坐。示意让左少阳也坐下,其余人等全部退出御花园之外。

皇帝望着他,半晌,缓缓道:“我已经下旨由太子代朕执掌朝政,除了军权之外的其他政务,已经全部移交给太子和长孙无忌执掌,你觉得如何?”

左少阳淡淡笑道:“这是皇帝的事情,不需要询问我的意见吧?再说了,我除了看病,别的什么都不会。问了也是白搭。”

“怎么不会?你不是还会修道嘛!而且道术很高的。”

左少阳从来不把自己当成道人看待,虽然他修炼了道家最高法术二十多年。当下笑了笑:“圣上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说的就是修道这件事。”皇帝捋了捋胡须,“我已经把政务都交给了太子和长孙无忌,除了军权,但我也不准备对外用兵了,所以其实也没什么事让我艹心的。太子料理政务也很不错,加之有长孙无忌从旁辅佐,料无大碍。所以,我准备隐居华山,专心修道。师兄以为如何?”

左少阳点点头:“师弟都决定了,还来问我做什么?”

皇帝笑道:“自然要问你

。因为我想请师兄陪我一起去华山隐居修道,师兄意下如何?”

左少阳一愣:“让我跟皇帝一起进山修炼?”

“是啊,师兄不愿意吗?”

左少阳苦笑:“我跟师弟不一样,我的志向不是修道,修道只是顺带的,每年有一个月进山修炼就已经足够了,我不想终年进山隐居修炼的。”

“我也没打算常年在山里隐居啊,虽说太子执掌朝政很是妥帖,但是,我还是不怎么放心的,所以,每隔两三个月我就要回来查看一番,如果有不妥当的,便要纠正的。”

左少阳心中稍微放心,道:“皇帝修道不忘国事,这才是君王之本。”

“你呢?是否陪我去华山修炼?”

“很抱歉,我不能陪你去,我刚才说过了,修道不是我的最大兴趣,我的最大兴趣是行医,我正要跟你说一声,准备外出行医呢。”

“这样啊……”皇帝显然有些失望。

“对了,媚娘说她没去各地游历的,也想跟我一起去,我说她久居宫中,身体娇弱,不适合游历,她说她小时候也是吃惯苦的人,非要跟着去,圣上以为如何?”

皇帝笑了笑:“她已经不是朕的才人,朕的武才人已经被朕赐死了,武媚娘现在是你的义女,她想跟你游历天下,朕无权干涉啊。”

“即使如此,那我们明曰就出发了。愿皇帝进山修炼一切顺利!”

皇帝想了想,道:“上次朕给你的护身圣旨,你已经用了,这次朕再给你一道圣旨,还是可以调动地方百官的,你游历天下,也顺便帮朕纠察一下各地吏治,若有贪官污吏,准你先斩后奏!你意下如何?”

“我没空管那些当官的事,我游历只是为了行医。”

“朕没让你刻意纠察百官,反正你要游历天下,见到贪官污吏欺压百姓的,想管的时候,就可以用圣旨,想杀的时候,直接杀了就是。若不想管,朕也不强求。遇到酷吏要压榨欺负你们,还可用来护身,带着总没坏处。”

“既然你一番好意,那我就带着吧。”

皇帝当即提笔写了一道圣旨,加盖玉玺,交给了左少阳。

现在左少阳游历天下,也就多了一个身份,那就是钦差大臣。他不显露圣旨,便是游医,拿出圣旨来,也就是钦差大臣了。

左少阳怀揣圣旨,扬长出宫。

家里给他们两收拾行囊,知道左少阳最讨厌大包小包东西,所以只准备了一些随身换洗衣服,一包金银,另准备了一小袋珠宝,以备不时之需的。

左少阳外出习惯骑驴,武媚娘自然也要跟着骑驴了,正好皇帝御赐了两匹红毛小毛驴,脚力十足,很有耐力,足够云游天下了。

中午时分,太子带着媳妇左文芝来了,带来了礼部拟定的京城五品以上百官未婚子女名册,包括近年科举及第三鼎甲尚未婚配的官员。太子要的东西,自然是加班加点赶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