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43章 三喜临门

第643章 三喜临门

左少阳和左贵老爹等家人围坐一起,看着花名册。

太子想不到左少阳把武媚娘也叫了来,顿时坐如针毡,好在一屋子人只有左少阳知道他跟武媚娘的关系,而且武媚娘压根就没看他,好象根本就不认识似的,这反倒让太子有些不安起来,毕竟跟武媚娘好了一场,偷眼看她,更是妩媚动人,心中又有些意乱情迷的,却不好表达出来。

左少阳拿着名册,眼都看花了,人太多,也不知道哪个好,把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叫来问,三人都是大红脸,哪里有什么主意,只说全凭父亲做主。

左少阳没主意,自然不能乱做主,问众人有什么高见,左贵老爹虽然这两年在朝堂里混得比较熟,却不知道他们子弟情况,所以也不敢乱做主张,生怕害了孩子。

正没主张,武媚娘说道:“我出个主意,大家看行不行?”

太子喜道:“对对,武才人结识不少朝中群臣家眷,对群臣子女最是了解,一定有高见”

武媚娘淡淡道:“太子,媚娘现居娘家,只是爹娘的女儿,不再是什么才人,太子直呼媚娘之名便可。”

太子讪讪道:“对对,请媚娘说说高见吧。”

皇帝宴请大臣及其家人时,每每让嫔妃款待大臣的家眷,而武媚娘性格外向,特别善于察言观色,而且很会讨人喜欢,因此跟很多大臣的家眷都很熟悉,太子对此是知道的。

左少阳和左贵老爹虽然不知道,但是太子都认可武媚娘的主意,自然应该都是高见的,都一起点头,望向武媚娘。

武媚娘道:“鄂公尉迟敬德的六女儿尚未婚配,虽是庶出,但品貌端庄,贤良淑德,加之尉迟家族乃皇上最为宠信大臣之一,可以让文宁娶其为妻,两家联姻,我左家朝堂之上更稳如磐石了。”

左少阳立即听出武媚娘话中的话,她显然已经知道自己为何要提出回合州居住,也知道自己为何要这时候远游天下,便是担心被卷入现在政权更迭时的朝政纠葛。

尉迟敬德也就是尉迟恭,后世的门神,是皇帝李世民帐下的一员赫赫有名的猛将,位列凌烟阁二十四名臣。功高盖世,却是识大体有远光之人,知道自己功劳太高,所以晚年韬光养晦,闭门不出,所以没有引得皇帝猜忌,更加得到皇帝宠信,历史上也是得了善终的少数有功之臣之一。跟这样的人家结亲稳当。

左少阳一听武媚娘这话,也是深合自己心意的,大儿子左文宁性格浮躁,有些纨绔子弟的意思,有尉迟敬德这样的岳丈威慑,应该能克制一些他的毛病。当下缓缓点头。

不过这尉迟敬德跟自己有一点点的过节,当初李渊想重夺皇位,将李世民一帮子女捆在大殿里,自己去处理这件事时,为了能赢得李渊的信任,故意说李渊重夺皇位是应该的,引得急性子的尉迟敬德怒骂威胁,虽然后来事情平息之后,尉迟敬德没有找自己麻烦,到此后两家却从不来往,现在贸然提亲,人家未必愿意。

太子乐呵呵道:“太好了,这个主意很好,尉迟大人那边,我去提亲,谅无不可”

听太子这么一说,左少阳便不再言语,也没说两人之间的这二十多年前的一点矛盾。

见太子和左少阳都点头了,又是皇帝才人提出的人选,左贵老爹等自然不会反对,也都一起点头。

武媚娘又道:“英公李勣的四女儿乃嫡出,品貌不凡,知书达理,也是上上人选,年方十七,只因父母宠爱,一直不肯让其出阁,至今尚未婚配,李公也是朝廷重臣,两家婚配,应是良配也”

英公李勣,也就是徐茂功,也是唐王李世民帐下赫赫有名的一员猛将,多年来一直镇守北疆,多次击败薛延陀势力,后来唐高宗年间,领命灭了高丽。也是战功赫赫,位列凌烟阁二十四名臣。武媚娘让二儿子娶他的女儿为妻,自然是给左家多加了一颗定心丸。

武则天举荐的尉迟敬德和徐茂功,这两位老臣目前都还健在,而且都得颐养天年得了善终的武将,没有涉及什么谋反之类的,武媚娘不可能知道后世的情况,但是她推荐这两人,也足以证明她目光敏锐,看准了这两家人功高却十分稳重,最合左少阳的心意。与这两家联姻,将会进一步巩固左家的地位。

太子抚掌笑道:“好主意这门亲事说得好”

左少阳也微笑点头,其余人等自然是都说好的了。

武媚娘又道:“五妹子文兮嘛,得找一个文武全才的才能配得上。”拿起那一册近年科举及第三鼎甲的名册,翻到一页,指着上面道:“唐休璟,祖上为前朝大将,本人以明经擢第,我曾跟随圣上殿试,皇上赞誉此人文武全才,现虽只是营州都督府户曹参军,一旦重用,必将是栋梁之材文兮嫁他,当为郎才女貌的佳配”

左少阳一听,心中一凛,他对武则天时代的人物多少还是有所了解的,这唐休璟是武则天时代的一名军人宰相,曾领兵多次击败突厥和吐蕃,战功赫赫,深得武则天的信任。而武则天现在就已经敏锐地发现这个人才,可见其政治才能当真是十分了得的,不由让左少阳更是心生警惕。

武媚娘的政治才能左少阳不管,但女儿的安全却不能不管,历史上的悲惨一幕绝对不能重演左少阳下定决心,这次出游一定要找机会整死武则天反正皇帝已经说了,他不再管武则天的事。

左少阳笑吟吟道:“这三个都是绝佳的人选,就不知道人家是否愿意下嫁咱们郎中人家。”

太子道:“这个岳丈尽管放心,全包在我身上,我这就亲自去登门说亲。”

梁氏道:“尉迟家和李家都在京城还好说,那唐休璟在营州,如何说亲啊?”

太子道:“这个无妨,既然媚娘如此推崇此人,我立马给他升官,让到京城来做官,再封文兮一个公主,赐婚就是了。”

因为左家现在是皇亲,所以她也是宗室女,皇帝是可以册封为公主,然后赐婚的。

桑小妹一听大喜,左文兮是她的亲生女儿,女儿当了公主,那自然是荣耀之极的事情,赶紧福礼谢恩。

武媚娘听太子采纳自己的意见,准备重用唐休璟,倒有几分感激,不禁眉眼含笑偷偷瞧了他一眼。这一眼风情百种,妩媚至极,瞧得太子全身酥软,如醉如痴。

他们俩眉目传情只是偷偷的,旁人却没看见,都在议论这婚事,也没注意,左少阳却瞧见了,心中冷笑,看来两人是藕断丝连,只要两人还有勾搭,武媚娘就有可能进入皇权中心而登基为帝女儿就不会有安全的时候。这更坚定了他下手整死武媚娘的决心。

太子也就接了武媚娘一个媚笑的目光,便不敢再看她,生怕失态被左家看见,赶紧起身告辞,要赶去提亲。左贵老爹感激不已,一直送到了大门之外。

傍晚,太子再次登门,喜笑颜开,进来就拱手道喜:“恭喜恭喜,三喜临门”

左贵老爹和左少阳他们闻言,均是又惊又喜:“两家答应婚事了?”

“正是”太子道,“尉迟大人和李大人都是满口答应,我立即自作主张帮着下聘了,择日便可完婚”

左贵老爹又是欢喜又是惶恐,拱手道:“让太子破费怎么好,这聘礼还是要补还太子的。”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是他们的妹夫、姐夫,替他们出钱下聘也没什么的。”

左贵老爹执意要还聘礼,太子也只好应允,毕竟是左家婚事,也不好替人出钱的。

乔巧儿问起那唐家,太子笑道:“这事可巧了,这姓唐的父母均住在京城,日前老父生病,他正好请假回京城探望,现下就在京城。我立即下旨提升他为丰州司马,并招他父母和他晋见,告诉他们拟册封文兮为丰州公主,赐婚于他,把这唐休璟一家人感激得匍匐在地,不停磕头谢恩呢呵呵呵”

太子妃左文芝也笑道:“机缘巧合,三件事一帆风顺,都已经妥当,父亲,你就多留几日,等他们三个完婚之后再去游历也不迟啊。”

左少阳微笑点头。

当下立即安排婚事,三日后便是吉日,当即定下第三日三人成亲。

次日太子以代理皇帝名义下旨,册封左文兮为丰州公主,并赐婚唐休璟。

婚配双方除了唐家,都是显赫人家,这三门婚事自然是风光无限,不必细表。

成亲这天,皇帝、皇后和太子都赏赐了无数贺礼,左少阳也见到了传说中的尉迟恭和徐茂功,虽然年迈,但都是雄风依旧,不过在左少阳面前,两人都表现得十分的谦卑。

当时左少阳有些不解,后来才明白,这两人现在是低调做人,别说他这位皇帝的师兄,又是皇亲国戚,便是一般的朝廷大臣,两人也是谦恭有礼的。特别是那尉迟恭,二十年前的锋芒早已经被磨平了,也就是二十年之后太子提婚,他才有可能同意,要是在二十年前,就算是太子亲自提婚,这门亲事也未必能做得成。

拜了天地拜高堂,左少阳这才见到两个儿媳妇,果然是品貌端庄,秀丽可人,心中很是满意。女婿唐休璟也见到了,果然是相貌堂堂。

现下五个儿女都成亲了,还剩两个小的还没到年纪,也不用着急,左少阳这才安心。

三日后,左少阳带着义女武媚娘,告辞离家,开始云游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