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44章 拜火节

第644章 拜火节

左少阳不想去江南那殷富之地,哪里百姓并不缺医,他要去的,是缺医少药的地方,游历的同时,给那些百姓送医送药。

左少阳和武媚娘分骑两头毛驴,后面带着一辆马车,上面装满了左少阳的新药材。那马栓在左少阳毛驴后面,跟着走就是了。

他的游历线路,是准备先北后南,趁现在还是夏秋暖季,先到北疆游历行医,冬季来临,再到南面。来年春夏,再回京城。

所以他们一路往北,沿途挂牌行医,深秋时节,便到了贺兰山下的灵州府。

这里已经是一派北国风光,由于大唐已经灭掉东突厥,所以这里已经是太平盛世,沿途见到很多骑着骆驼的商旅,穿着皮衣皮毛。

路上为了安全,武媚娘已经换成男装,穿着厚厚的夹袄,掩盖了窈窕身材,而且跟北疆之人一样,面巾蒙面,外人看来,不知女儿之身了。

不过两人骑毛驴到北疆,这还比较少见,所以路人多少有些侧目。

两人骑着毛驴,拉着装药材的马车,在大雪纷飞中,进了灵州城。

进城的时候,人很多,熙熙攘攘的,进得城来,更是满大街的人,热闹非凡。

武媚娘东瞧西望,什么都想看看,左少阳却很奇怪,一路上过了不少城镇,从来没见到这么多人过,这比京城都不算少了。而且大部分似乎都是外来人,莫非有什么活动不成?

他们来到城里一家客栈,店伙计笑吟吟招呼他们,也不问打尖还是住店,便将他们请到了大堂里,似乎他们肯定是住店似的。

掌柜的笑吟吟打量了一下两人,虽然左少阳神医誉满天下,但是见过他本人的人却不多,加之他故意穿得很邋遢,头顶用皮帽子盖住了光头,胡子拉碴的,所以没人认得出他来。道:“两位客官是……?”

左少阳道:“我们住店!”

“这个自然,现在到灵州来的肯定都是住店的。”

“对了,掌柜的,”武媚娘好奇地问道,“这灵州城里怎么这么多人啊?一向都是这么多人吗?”

掌柜的愣了一下,随即笑了,又打量了一下二人道:“两位应该是远道而来的吧?”

“是啊,我们从南方来的。”左少阳笑道。

“这就难怪了,”掌柜的笑道,“马上就要到拜火节了,各地都来朝拜,所以满城都是人。老朽还以为两位也是来拜火的,却原来不是啊。”

左少阳笑道:“我们是游医,四处给人看病的。对了掌柜的,这拜火节是怎么回事啊?”他只听说过火把节,还没听说这拜火节。

掌柜的说:“拜火节嘛,就是法师做法,膜拜火神啊。”

左少阳有些明白了,古人有很多崇拜,其中对火的崇拜是很普遍的,他在西域多年,西域苯教也有对火神的崇拜,想必这边也是这样的。他现在还是法王的身份,但是没有表露,也不想用这个身份参加这什么拜火节,他只来来游历的,这种宗教仪式他也没兴趣去观瞧。便道:“掌柜的,开两间上房!”

掌柜的道:“两位是兄弟吗?”

“不是,是父子,这是我儿子。”左少阳指着武媚娘道。

掌柜的笑道:“原来如此,那就抱歉了,只能给两位一间房!”

“这是为何?难道还怕我们给不起钱吗?”

掌柜的忙陪笑道:“不是这样的,要是平曰,你要多少上房都有,只是现在满城都是朝拜的客人,节度使大人早已经下令,为了能让更多的人住下,参加朝拜,客栈要尽可能容下宾客,兄弟、父子、母女、姐妹等能住一起的,就要尽可能住一起,留下房间给其他人。您到城里哪一家客栈都是这样的。您看,我们这每间房都住了两个以上的人,有的还是一家人挤一间房呢!漫说你们两位是父子,就算是父女,也只能住一间房里。不能住两间房的。”

左少阳傻眼了,回头望了望武媚娘。武媚娘莞尔一笑,无限妩媚,看样子这掌柜的已经从刚才她说话听出来她的女儿身份。所以才有此一说。

左少阳又望了一眼楼上,果然进进出出的全是人,而且店家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把赚钱的机会推掉的,看样子是真的节度使有这方面的要求,店家不得不这样做。只好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开一间上房吧,干净一点的,大一点的。”

掌柜的忙陪笑道:“不满您说,再有两天就到拜火节了,小店通铺早已经住满,这上房也只有两间最靠里的了,窗户很小,倒是挺暖和的,只是有些暗,而且比较小,别的房间要还没有了。”

“哦?那领我们去看看吧。”左少阳道。

掌柜的亲自拿了钥匙,带着两人上了楼。挤过一堆堆的人,走进两侧都是墙的走道。掌柜的指着对面那堵墙说:“这是隔壁人家的墙,都修到这边来了,我跟他们说过,他们不理,找衙门说过,衙门也不管,气得我没法子。”

左少阳伸手摸了摸紧靠着走廊的砖墙,凉凉的,已经结满了冰霜,靠着这堵墙的房间有四间,外面两间已经住满了人,靠里的两间还空着。

他们走到门口,掌柜的掏出钥匙打开了两间门,外侧一间虽然更靠近天井处,相对亮堂一些,但是比较小,而最里面一间比较大,但是很暗。

进屋之后,发现外侧窗户紧闭着,而且黑洞洞的,走过去一看,窗户已经钉死了,左少阳道:“这窗户不能打开吗?”

“要是能打开,就不用关上钉死了。——窗户外面是另一家的后墙,挡住了,窗户撑不开。”

左少阳从窗户缝隙往外一看,果然是青砖高墙,气呼呼道:“这些人怎么回事,怎么都贴着人家窗户修房子?这样人家怎么采光呢?”

掌柜的不好意思笑了笑:“这一家是先修的房子,我们后修的。”

武媚娘扑哧一声笑了:“原来这一次是你们堵人家的窗户啊?”

“也谈不上,他们这边没有窗户的。”

“你们窗户外面就是人家墙,还开窗户做什么?”

“打开窗户后,距离对面墙还有一尺多远,能把窗户开一半的,夏天可以透透风,所以就开了。”

“原来这样。”武媚娘问左少阳道,“爹,我们住哪一间?”

“你说呢?”

“咱们住最里面一间吧,可以开走道这边的窗户,这样别人就不会从窗户外经过了。”

“说得有理,就这间好了。——掌柜的,麻烦你再取一张床来!”

掌柜的答应了,赶紧吩咐伙计又办了一张床过来,放在另一边,中间靠里窗是一张四方桌,就跟现代的标间差不多了。

伙计又搬来铺盖,都是干净的,又烧了一大盆热水端来洗簌。

左少阳想点几个菜肴送到房间,可是听了伙计报的菜名,都是些煮牛羊肉之类的,实在没胃口,看看天色还早,便背着药箱,取了幡子,带着武媚娘,出门下楼到街上闲逛行医,找家馆子吃饭。

街上人流熙熙攘攘,这里的商铺到没有象长安那样限制在东市和西市里,而是随处设置,街道两边都是店铺,所以人在街中走,左顾右盼都是商铺,货物玲琅满目,这种感觉还是挺好的。

他们每到一处,都要扛着幡子行医几天,把这城镇逛完了,然后才到下一个城镇。

那时候,扛着幡子行走江湖的铃医很常见,所以也没人感到奇怪。唯一奇怪的,是左少阳的行医幡子上的字,写的是“专治别人治不了的疑难杂症!”

这个口气很大,只不过,铃医行医,多半是靠一张嘴,骗到钱就溜号,而且比这口气大的多了去了,比如“赛华佗”,“活神仙”等等,但是都是吹嘘自己医术如神的,像左少阳这样敢于直截了当说专治别人治不了的疾病的,倒不多见。所以还是引起了一些路人的侧目,只是铃医吹嘘太厉害了,对这样的幡子,一般人都以为是什么噱头罢了,所以也没什么人找他看病。

左少阳也不着急,他现在根本不需要为钱财发愁,看病只是一种爱好。也不主动找人看病,举着幡子,带着武媚娘沿途慢慢逛着。

武媚娘最是喜欢热闹,特别喜欢逛商铺,差不多挨个逛过去的,啥都要看看,好在她是只看不买,她也知道,两人要周游整个大唐,若是见到喜欢的都买,那可没法带走那么多东西。

左少阳终于看见了一家酒楼,很是气派的,便举着幡子迈步进去。

铃医一般都没什么钱,所以店伙计只看了他一眼,便去招呼别人去了。左少阳也不为怪,径直来到靠窗一处桌椅处坐下。

现在已经是深秋,在漠北已经是冰天雪地,这酒楼里比较大,当中生了一大炉炭火,一些食客都围着火炉坐着大嚼牛羊肉喝酒,靠窗的反倒没人坐,因为尽管关着窗户,寒风还是可以从缝隙吹进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