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45章 酒楼

第645章 酒楼

左少阳不畏寒冷,大冬天的也只穿一件单袍便可以了,所以便坐到了靠窗的位置。而武媚娘自然是耐不住这严寒的,刚才一路上有商铺吸引眼球,东看西看的,分散了注意力,此刻坐在酒楼里左少阳对面,自然是冻得直哆嗦。

左少阳笑了笑:“叫端盆火来吧!”

武媚娘喜滋滋点点头,忙招手把店伙计叫了过来,从口袋里摸出一小块银子,拍在桌上,脆嗓说道:“端一盆炭火过来!整几个精致小菜,再烫一壶酒,要快!多的不用找了!”

这小块银子足有二两多,这漠北也没什么特别贵的酒菜,无非就是牛羊肉,就算整一大桌酒席,也用不完的,乐得那店伙计忙不迭换了一副嘴脸,点头哈腰把银子收了,屁颠屁颠跑去先端了一大炉火盆过来,放在两人桌下,又上了一盘冷盘,用温酒的壶烫了一壶酒过来,哈腰道:“两位客官先喝点酒暖暖身子,菜肴马上就来!”

围坐在火炉旁边的食客被武媚娘那娇滴滴生脆的嗓子把注意力吸引过去了,又看见她摸出一锭银子不用找,出手很是阔绰,偏偏穿得很是一般,看来是财不外露的主,说不定是哪家富家小姐拿了钱财跑出来玩耍。

又看旁边那位,却是一个游方郎中,一个富家小姐怎么跟一个游方郎中混在一起?让人看得怪怪的。

一个虬髯大汉扯着嗓门道:“喂!那位小姐,为何不到咱们这边来啊?人多热闹嘛,咱们这好久好肉,你娇滴滴的女儿家,跟个臭郎中喝酒,有啥意思!”

众人一阵哄笑。

火炉对面的一个胖子也嘿嘿笑道:“他娘的!听你这嗓音当真好听,春楼所有娘们加起来都没你那嗓音糯腻!让老子想起昨夜把春楼那小娘皮剥光了按在身下的感觉!”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那笑声中充满了银荡。

武媚娘眉头微微一皱,低声对左少阳道:“爹,我过去一下,行吗?”

左少阳这一次出门,目的之一便是要找机会整死武媚娘,巴不得她惹是生非,出个什么意外死了,了结自己心愿,自己也好交代,听她主动要去招惹是非,正合心意,当下点点头。

武媚娘款款走了过去,轻巧取下脸上面纱,嫣然一笑,百媚横生。这一众人等都是漠北行商,看惯了粗脚大手的女人,哪里见过如此娇媚的女子,不禁都看得呆了。

武媚娘取下头上的毡帽,一甩头,一头秀发披散开来,更是飘逸清秀,朱唇轻启,娇滴滴道:“诸位大哥,小妹坐哪里好呢?”

那虬髯大汉赶紧伸手,将身边一个汉子猛地一扯,那汉子一个倒栽葱摔倒长凳后面。虬髯大汉袍袖在长凳上拂了拂,结结巴巴道:“姑娘,这边坐,请坐!”

武媚娘扭着腰姿,将身上那件臃肿的夹袍脱了,露出贴身一套中衣,更显得曲线玲珑,直把一帮子汉子看得差点流鼻血

她跨步走过那倒地汉子旁边,坐在了虬髯大汉身边的长凳上。

虬髯大汉赶紧伸手在衣服上抹了抹,抓起一大块牛肉递给武媚娘,满脸是笑:“姑娘,请……,请吃肉!”

坐在对面的一个那胖子端起一碗酒递过来:“姑娘!还是,先喝酒吧!”

武媚娘扫了一眼,吸了吸鼻子,便把柳眉一皱,道:“这等粗食劣酒,如何吃的?”

虬髯大汉有些尴尬,忙道:“对对,我就说嘛,小二,换吃的,赶紧把精致的菜肴摆上来!快快!”

武媚娘又凑过去一吸鼻子:“这酒这么淡,跟水似的,能喝嘛?”

大胖子脸有些红了,忙叫道:“赶紧换酒,把最好的酒端上来!”

店小二跑得慢了点,挨了那虬髯大汉老大一个耳光,打得半边脸都肿了。

酒宴重新上了,大胖子又端酒给武媚娘喝,武媚娘道:“奴家酒量小,不过平生最羡慕的就是那些好酒量的人,最习惯跟他们来往,看你这身材,酒量一定不错吧?”

胖子咧着嘴笑道:“要说酒量,这里面应该没有超出我的了。”

虬髯大汉冷笑道:“吹牛也看看场合!”

武媚娘嫣然一笑,对虬髯大汉道:“这位大哥应该酒量更好些,是吧?”

虬髯大汉傲然道:“我喝酒就没醉倒过。”

另一个小个中年人扑哧一声笑了:“喂!好象上回咱们几个拼酒,我是最后还站着的哟!”

这些个汉子都已经喝了几分醉了,要不也不敢就这么公然调戏人家姑娘,而喝到醺醺然的时候,正是豪言壮语夸海口的时候,谁也不服谁。

一听这话,武媚娘抚掌笑道:“大胡子哥哥,人家可不服你哟!”

“他奶奶的,”虬髯大汉怒道,“有本事咱们再斗一场!”

“行啊!”那小个中年人喝酒甚是爽快,一仰脖,咚咚咚,一大碗烈酒喝了个底朝天,还亮相似的一翻碗,斜眼得意地瞧了武媚娘一眼。

武媚娘抚掌笑道:“好酒量!当真人不可貌相,想不到这位小哥哥虽然个子小,酒量却是如此宏大惊人!嘻嘻,我瞧你们两位肯定比不过他!”

“那也未必!”虬髯大汉一仰脖,也喝干了那碗酒。

大胖子也不示弱,抬手也把一大碗酒喝了。

左少阳坐在窗边,独自饮酒吃菜,远远看着武媚娘挑逗那些大汉拼酒,原以为那些大汉会借着酒劲调戏武媚娘,甚至会对她动手,把她掳了去,却没想到武媚娘非常善于周旋这种场面,东拨一下,西挑一下,把这伙大汉为了表现英雄气概,争相斗起酒了。

片刻间,一伙大汉人人都喝了好几大碗烈酒

。有几个酒量差的,已经歪倒在凳子下了,虬髯大汉和大胖子、小个子三个却瞪圆了眼睛通红地,继续斗酒。

左少阳想火上浇油,只有打起来,才有可能殃及池鱼整到武媚娘,便哼了一声,道:“跟牛饮似的有啥意思,是男人的,拳脚上见真功!”

虬髯大汉虽然壮实,可是酒量却比不过另外两人,正头昏眼花肚子里翻江倒海的,一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咚的一拍桌子,指着左少阳骂着就要冲过去:“你个臭郎中……”

“大哥,他是我爹!”武媚娘忙拦住道。

虬髯大汉顿时一呆,忙换了一副笑脸:“原来是姑娘的父亲啊,失礼失礼!老人家,请恕罪啊!”连连抱拳作揖。

武媚娘眼珠一转,道:“我爹行走江湖,四处行医治病,见过不少江湖中人,最是佩服江湖好汉!刚才进来之前,我爹爹看见你们,还赞了一句:“好个漠北汉子呢!”

武媚娘娇滴滴的话语,娇媚的眼神,把个虬髯大汉乐得全身骨头都酥了,咧嘴嘴哈哈大笑:“我是皮货商,倒腾皮货,不过,我平曰也经常进山打猎的,大狗熊也打过几只……”

“吹牛皮!”胖子冷笑,“你还会进山打猎?打的是青楼娘们的屁股吧?”

虬髯大汉一扬手,将手中酒碗劈头盖脸砸了过去。

胖子想不到他二话不说就动手,他也喝醉了,长得又胖,一时没躲开,正中额头,咔嚓一声碎了,淋了一脑袋酒水,瓷片还把额头和划伤了。

胖子大怒,站起身,抓起装牛羊肉的盘子里的牛耳尖刀,便朝虬髯大汉冲去。

虬髯大汉急忙抓起一根长凳横扫抵挡,不留神一凳子砸在旁边另一个大汉身上,那大汉骂骂咧咧也抓凳子去打虬髯大汉,却被虬髯大汉的伙计挡住了,撕打在一起,顿时间屋里大乱,拳脚相加,碗筷横飞,凳子砸在脑袋上,刀子划破手腕胳膊,乱成了一团。

他们刚打起来,武媚娘便狸猫一般灵敏地钻出圈外,躲在外面,鼓掌叫着,一会夸赞这个厉害,一会说那个了得,更是火上浇油,这些人都喝醉了,又有大美人在一旁,哪里肯服输丢脸,开始时还收得住手,到后来发起狠来,竟然拼命一般。这些人都是些行商,没练过什么拳脚,扭打在一起,扭胳膊搬腿,抱着滚在地上,身上到处都是酒水菜肴,还有血水。

掌柜的捶胸跺脚心疼被砸烂的东西。店小二等人远远站着劝解,有伙计跑出去喊巡街捕快。

武媚娘嘻嘻笑着穿好夹袄,溜回左少阳桌前,左少阳眼见这女子三言两语竟然挑逗这帮子汉子相互撕打在一起,自己却置身事外跟没事人似的,不禁心中凛然。

眼看不可能伤及武媚娘,呆下去也没什么意思,说不定闹出人命来还脱不了干系,听说捕快要来,还是早点离开的好,反正刚才自己也吃的差不多了,便瞪了她一眼,站起身,背上药箱,左手拿着幡子,右手抓起那壶酒,迈步走出了酒楼。

武媚娘可还没吃呢,也顾不上吃了,伸手抓了一块牛肉,又抓了两个馍馍,边吃边跟了出来。

左少阳慢慢往前走,武媚娘跟在身后,见左少阳一句话不说,忙收敛了笑容,低声道:“爹,你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