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49章 无效

第649章 无效

左少阳看她神色勉强,似乎孩子的病没有什么好转,觉得有些奇怪,脑袋里飞速把自己的用方思索一遍,并无明显不对之处,为何没有效果?

眼看着老妇便要走出门了,左少阳追了上去,把那几文铜钱塞在她手心里。道:“老人家,这诊金先不忙,病好才收的。能否让我再去看看孩子?”

“这个……”老妇有些犹豫。

武媚娘忙道:“老夫人,这郎中看病,一次就药到病除的毕竟很少很少,都是要根据情况调整用药的,就算是举国名医,也是要这样的。孩子的病没有好转,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让我们去看看,才能找得出毛病啊。”

老妇想想也对,而且,请铃医毕竟是她的主意,现在孩子的病没有什么好转,她脸上也没啥光彩,听武媚娘这么说了,便道:“行啊,那咱们走吧”

才过了一天,大街上的人更多了,熙熙攘攘的,那老妇见武媚娘长相妩媚动人,说话又甜美,态度又和蔼,对她也就格外亲近,一路上不停跟她说话:“你们要去参加拜火节,可得当心呐,人太多了,很挤的,不留神摔倒,那可就惨了,就前年,因为人太多了,有好几个人被挤倒踩死了唉,很可怜的。”

“好的,谢谢您的关心,我们会注意的。”

左少阳听老妇这话,心中一动,顿时有了个主意,不经意地问道:“老人家,这拜火节很热闹吗?”

“特别热闹,四里八乡的还有邻近州县的都要来呢,人山人海的,祭拜的地方又不大,所以人挤人,连动弹一下都是不能呢”

“这祭台在哪里啊?”

“就在城北城隍庙前的坝子上。你们要去,想在前面的话,那今晚就得去了,要不等到明日,人山人海的,可挤不到前面去,拜不了火神的。”

“这样啊,拜火神是什么时候?”

“明日午时正。”

武媚娘对左少阳道:“爹,咱们也去看看热闹吧?”

就算武媚娘不提,左少阳也会提出去的,一听这话,正中下怀,当下捋捋胡须,故作沉吟道:“这个……,刚才老人家说了,人很多,太危险了……”

“没事的,咱们小心一点就是了。”

“呃,那人多的地方别去。”

武媚娘撅着嘴道:“人多的地方就是最好看的地方,那里不去还有什么意思”

“可是……”

“没事的了,爹每年那么多人看,就算踩踏,哪就轮到我们了?再说了,爹你不是会高来高去的吗?还怕什么”

当初武媚娘溜出感业寺跟太子相会,就是左少阳用飞索带她进出的,她知道左少阳会此术。

左少阳一板脸:“那就更不能去了,人山人海的,就算你天大的本事,一旦乱起来,也没办法逃脱而一旦你有了依赖,便会往最危险的地方去,我到时候救不了你,岂不是害了你”

“不会的,爹,你也太小心了,没有一点风险,那就没有意思了”

左少阳心头又是一凛,此女敢于冒险,也许正是这个,最后成就了她的伟业,所谓性格决定命运

左少阳故作为难道:“既然来了,不去看这盛会也是可惜了了,去看又有危险,当真让人难以决断。”

“没事的,爹,我们小心点就是了,好不好嘛”武媚娘拉着左少阳的手扭着身子撒娇。

那妇人也帮腔道:“这倒是,前年死了人之后,节度使想了很多办法,去年就挺好的,没死人,大家都看得很高兴的。”

“就是嘛,爹,官府一定会维持好秩序的,不会再发生那样的惨剧的。”

不会发生就创造条件让它发生当然,必须只能踩死武媚娘一个人,不能殃及无辜,左少阳心里打定了主意,他装着一脸无奈状样,叹了口气,道:“你非要去,那就去呗。只是不能乱跑,一定要听话”

“知道了谢谢爹”武媚娘喜滋滋道。

那老妇也笑:“这话对,孩子就要听大人的话,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呐”

一路说这话,又来到了老妇家。

左少阳诊查之后,发现孩子果然病情没有好转,再次详细诊查一边,觉得自己的药方并没有什么问题,难道是药有问题吗?

他拿过药罐检查药渣,也没有什么不妥的。这就奇怪了。怎么会没效果呢?

他坐在床前,拿过前医的处方,再次审视了一遍。

突然,他眼睛一亮,前医的处方上药量比正常的要大了差不多一半

他立即又对比了其他几张医方,都存在这个问题。——剂量明显偏大

这几张处方笔迹不同,显然不是一个郎中开的,如果一个郎中用药偏大还好理解,但是好几个郎中开药,剂量都偏大,这就不正常了。

剂量怎么会偏大这么多呢?

左少阳对那老妇和年轻夫妇道:“你们家中还有没有别的处方?以前的也行,不一定是孩子的,你们大人看病的方子也都可以。”

那男人忙道:“有啊,我给您拿。”

很快又翻出了一叠处方给了左少阳,左少阳一张张看过,都是一样的剂量偏大,而且偏大不止一点

左少阳略一沉吟便明白问题出在了哪里,——漠北一带气候严寒,人体对病邪的抵抗力普遍强于南方,所以生病之后必须用更大的剂量才能产生医疗效果,而由于这边的郎中习惯了使用大剂量药物,这边的人也就普遍产生了比较强的耐药性,如果药物剂量不够,就不能起到驱除病邪的作用

自己使用的药方,是按照正常剂量用的,拿到漠北,对这边人用,剂量就明显偏小,也就产生不了疗效,自然就治不好病。

想通此节,左少阳笑了,提笔将厨房的剂量全部重新改过,都加大了剂量,然后对老妇和那对夫妇道:“我是按照京城人的用量给药的,剂量不够,所以效果不好,我已经改了,你们再拿去拣药服用就是,这一次肯定有效果”

那老妇和家人自然是半信半疑,当即答应了。

左少阳带着武媚娘告辞出来,想到此前给人看病的人家的药方用量都偏小,估计效果不好,便又挨家找上门去,问了都是漠北人,便说明了原委,将处方都改过,让他们按照新处方抓药。这些人见他这么负责,又听说了药量偏小的原委,都很理解,也很感激,当即都按更换了的药方剂量重新抓药。

回到客栈,天已经黑了,左少阳又到隔壁那胖女人住处,问了他们,也是漠北人氏,便把药方剂量也改过来,让他们加量给孩子服用。

这女孩吃了左少阳的药,果然很快就治好了遗尿的毛病,随后找了一个好的婆家,一家人很是欢喜,也很感激在灵州客栈遇到的这个神医。这是后话,按下不提。

左少阳忙完了,武媚娘赞道:“爹,你可真是负责,换做别的铃医,拿到钱那里还管治得好治不好,你呢,钱不要,发现问题还挨家挨户找上门去改药方,我算明白了,你为什么会成为神医。”

左少阳笑道:“我可不是什么神医,呵呵,真正配得上神医,那不仅仅是认真负责的态度,而且还必须拥有要深厚的知识,丰富的经验才行。”

他肚子里想,自己这医术,在大唐那绝对是神医了,回到现代,只怕也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医大夫,只因为自己掌握了比唐朝大夫多得多的医学知识,所以才被奉为神医罢了,自己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当真是行医多了才感觉,自己还差得远。这一次实践中发现的不足就很能说明问题,要想配上的神医这称呼,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武媚娘点头道:“反正爹爹的医术是我见过的大夫里最棒的,这不是我吹嘘自家人,我觉得,父亲的医术高出其他所谓神医一大截呢”

“行了,早点睡,咱们今天五更天就去看拜火节盛况”

武媚娘惊喜交加:“五更天就去啊?”

“是啊,觉得太早了吗?”

“不不,再晚就挤不到前面去了,我是担心爹爹没睡够呢。而且爹爹五更天不是要练功的吗?”

“没事,一天不练没关系的。”

武媚娘赶紧让店小二送来热水,这一次左少阳洗漱之后,坐在桌前看书,武媚娘还是躲到屏风后面大木桶里哼着小曲泡澡,一边泡一边跟左少阳说话。

她泡了一个来时辰,这才爬出来,擦干身子,穿着薄衣趴在左少阳大腿上让他帮着梳头,腻味一番之后,这才脱光了衣服睡觉。

五更不到,左少阳和武媚娘便各自起来了,穿好衣服,便要出门,整个客栈已经热闹,很多人家也是这时候起床去参加拜火节。所以客栈里熙熙攘攘喊爹叫娘的很是热闹。

这一次左少阳没有拿幡子出诊箱,今天是整死武媚娘的一个绝好机会,所以他什么行医的东西都没带,只想着瞅机会下手,除掉武则天这个心头大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