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50章 横生意外

第650章 横生意外

客栈甲很多人悄去祭拜火神,大伙一起呼啦啦往外走。街上黑咕隆咚的,但是已经满是人,都朝城隍庙前去了。武媚娘自然而然抓住了左少阳的胳脖,紧靠着他,跟着人流往城隍庙走。

来到城隍庙时,这里已经很多人了。到处都是人头攒动,武媚娘个子不高,踮着脚仰着脖子还是只能看见人家的后脑勺,急得不停往上蹦,嘴里还叫着:“爹,我看不见啊!”

“着什么急,还没弃始呢!要到午时才开始,现在才五更,差老鼻子了。”

“可是,现在都看不到什么,等一会人多了,就更看不到了!”武媚娘着急道,“要不,咱们往前面挤挤吧!”

左少阳巴不得第650章?横生意外她去那人多的地方,便道:“好吧,后面的确什么都看不到,不过一定要小心!”

“好的!”武媚娘喜道。

“你在我后面,抓紧我的衣服,别松手!”左少阳道,等武媚娘抓紧了,便开始发力往里挤。

他力气可比普通人大多了,所以便跟一枚鱼雷似的突突往前冲,人群被挤得两下分开,很快就钻到了中间。

眼看已经重重挤入人群之中,左少阳装着挤不动的样子,呼哧呼哧喘着气,道:“我的娘啊,人太多了,挤不过去了。”

武媚娘也被人群挤得动弹不得,别说往拼了,就算往后也挤不动半分,眼见左少阳一头汗水,帽子也掉了,十分狼狈,显然是拼尽了全力了,而且他们现在的位置也比较靠拼了,已经能看见城隍庙前搭起的高台上的供桌了,便道:“要不就在这吧。”

“也只能这样了。”

越来越多的人涌到了城隍庙前,随着人流增多,广龘场上越来越挤,由于能挤到中前面的人大多是壮实的汉子,武媚娘一个娇滴滴的女子在中间,哪里挤得过这帮子人,又站第650章?横生意外了一两个时辰,更是头昏眼花起来,额头流着汗,有气无力地说道:“命……”我……”我喘不过气来了……”

左少阳看了看,虽然武媚娘被挤得十分狼狈,但是估摸着这样生生把她挤死的可能性很小,不过,把她挤虚脱之后,昏倒在地,就有可能被踩死,但是,自己就在她身边,不能见死不救,而要她昏迷的办法很多,一旦等开始祭拜,肯定更是拥挤,而且人人的注意力都会被祭台那边的活动吸引住,便没人注意到他的动作,那时候将她点昏,便可以达到目的,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那才是最恰当的下手方法。现在却不能让她被挤得太厉害,否则她受不了要求退出去,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所以,左少阳努力将武媚娘身边的人推开,武媚娘自然而然缩进了他的怀里,左少阳两手环抱着她的小蛮腰,两臂外绷,给她撑出了一块小小的空间。

武媚娘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张开双臂环抱住左少阳的脖颈:“太好了,我都快憋死了,一一爹,你这样很累吧?”

“当然累,我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当然累,我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累了你就放下来吧,我歇歇就应该好些的。”武媚娘替左少阳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左少阳苦笑:“不行,我柢不住也得强撑着,我不能让你被挤坏了。”

武媚娘歉意地笑了笑:“都怪我,非要来看。让爹爹受苦了。我帮你一起撑着!”她扭转身,背靠着左少阳,也将两手撑在左少阳手臂上帮着往外撑。

左少阳其实一点都不累,他苦练了二十年的功力,撑几个时辰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他必须装得很累的样子,这样到时候发生推挤时装晕倒就顺理成章了。

武媚娘的粉首便依偎在他腮边,尽管她头上戴着毡帽,脸上裹了面巾,一身男人打扮,但身上的香味还是一个劲往左少阳的鼻孔里钻,软玉温香抱满怀,身体没反应是骗人的。武媚娘也感觉到了左少阳身体散发的成熟男人的气息,让她也有些意乱情迷,身后是自己的义父,这样总是不妥,她想离开一点,可是就这么一小点空隙,哪里却又避得开去,只好左顾右盼没话找话掩饰:“好多人啊,爹,你遇到过这么多人过吗?”

“遇到过!贞观三年,我在合州,遇到冯立他们叛军围城,城里闹饥荒,饿死了很多人,有一家富商开粥厂放粮,引得灾民拥挤,我去旁观,结果因为秩序太乱,官军出骑兵弹压,场面大乱,纷纷拥挤踩踏,差点踩死人,幸亏当时飞阳公主在,帮着救护摔倒的人,这才幸免于难。”

说起萧芸飞,左少阳心头升起一阵柔情,两人虽有夫妻之实,却毕竟不是夫妻,在一起总担心人说闲话,加之萧芸飞只经人到中年,不比当年儿女情长耳冀厮磨,便更加是一心向佛,很少跟左少阳温存了。两人关系也就自然而然疏远了,此刻想起她,心中涟漪阵阵。

武媚娘嘻嘻一笑,用头碰了他一下:“怎么了?想飞阳公主了?”

左家人都把萧芸飞当没过门的媳妇看待,这是公开的秘密,武媚娘在左家住了这些日子,自然也就知道了,听他话语带有一些温柔和惆怅,便调侃了他一句。

左少阳也不掩饰,道:“是啊,当年若不是飞阳公主我一家人只怕已经死了……”

“哦?究竟怎么回事啊?左右没事,说给我听听吧!”武媚娘转身过来,两手撑在左少阳胸口,背柢着左少阳环抱的手,在内圈撑成一个小圆,帮他撑着,面对面瞧着他,一双凤目乌溜溜亮晶晶的分外好看。

左少阳便把当时的事情慢慢说了一遍,说到自家第一次放粮,也引起饥饿的灾民拥挤,差点引起踩踏事件,武媚娘不禁打了个突,扭头看看四周,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虽然四周屋角官府早已经挂上了灯笼,祭台上守护的官兵也手持灯笼,但灯光昏暗,还是看不清,只觉得到处都是人头攒动,叽叽喳喳都是人在大声说话,还有叫喊声,吼叫声,乱骂声等等,不禁也感到有些害怕起来。下意识缩进了左少阳的怀里。

左少阳装着没力气地松了手,四周的人立即挤过来填补了刚才撑出的空间,并将两人紧紧挤在了一起。

这下子,两人成了紧紧拥抱的一对了,只怕热恋的情侣也没有这么紧密地抱在一起过。

唐朝盛世以胖为美,武媚娘前些日子因为伤心忧虑,加之坠胎伤身,已经消瘦得很苗条了,自从到了左家,又跟随左少阳游医到了漠北灵州,身心舒畅,所以很快又胖起来了,但是武媚娘胖不是现代肥女的那种浮肿状的胖,而是该大的大该小的小,身上没有脂肪堆积的赘肉,特别是腰部,依旧纤细圆润,胸脯结实高耸,臀部宽厚翘挺,抱在怀里,很有感觉。

左少阳生怕影响杀心,所以不敢让自己有这种感觉,他一直运功柢御看来自武媚娘的身体的自然诱惑。

武媚娘却没这个本事,她被迫紧紧贴着左少阳,不禁意乱情迷,开始还奋力说些话引开注意力来柢御这种男女之情,可走到后来,她感到全身发软,身子滚烫,在黑夜掩饰下,她更迷失了自己,从原先的被挤到左少阳身上,变成了主动搂着他贴在了他身上。

左少阳听到了她的娇喘,知道她动情了,这时候让她坠入欲海更好,让她迷乱在欲海里,全身脱力,任由她软倒,剩下的事,便交给混乱的人群,等祭拜完了,她也就成了一堆骨骼尽碎的烂肉了!

左少阳想到那惨景,不知怎的心中涌起一丝不忍,而且那种感觉迅速地如毒蛇一般窜到了他心底深处,心中更感觉到一种即将失去心爱之物的惊恐,他不由自主地搂紧了武媚娘。

这个动作立即让武媚娘感知到了,她有些惶恐,不知道左少阳这个动作代表了什么。她下意识想挣脱,可是哪里有空间让她逃开,反倒让左少阳也下意识搂得更紧,她感到全身发软,慌乱地舔了舔红唇,更显娇艳欲滴,饱满温润如刚从水里捞出来的草莓。

左少阳借着黎明淡淡的晨曦,瞧见她的迷乱,这才警觉自己将她搂得太紧,便想松开,可就在这时,身后一阵大乱,尖叫声咔嚓哗啦声响成一片。

两人吓了一跳,往身后望去,却是旁边一栋木楼因为上面爬满了人,无法承受,朝他们这边倾倒!

左少阳大惊,想挣脱武媚娘的拥抱和周围人的拥挤,然后用飞索逃走,可是,武媚娘惊恐之下死死搂住了他,而两人又被惊恐的众人紧紧挤着,一时间根本无法脱身。

那楼咔嚓嚓倒了下来,瞬间便将他们一片人都压在了下面!

左少阳是背对着倒塌的房屋的,他感到后背挨了重重一击,却是一根合抱粗的房梁正好砸在他身上!

他被砸得搂着武媚娘往前扑到,倒地的一瞬间,他发力震开身边挤着的人,将身子横移了尺许,这才躲过横梁的重压,那合抱粗的房梁就砸在了他们身边!

紧接着,哗啦啦,无数瓦片、木头和房顶的人,纷纷落在了他们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