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51章 道德底线

第651章 道德底线

左少阳也不知道后背上堆积了多少瓦片和人,尘土飞扬中。他只觉得呼吸不过来,两肘撑地,猛地一使劲,硬生生将背上的重物拱了起来。

这一使劲,后背胸腹间一阵剧痛,嗓子发甜,哇的一声,一口鲜血涌了出来,淋在了武媚娘的头乌他感到双臂无力,但是不敢松手,虽然松劲之后,可以将身下的武媚娘活活压死,但是他知道,后背的重物实在太重了,他现在屈肘撑着,还能利用双臂起到支撑作用,一旦松劲软倒,重伤之下,再想撑起来,绝无可能,尽管压死了武媚娘,但自己因为压迫胸腹无法吸气扩张胸廓造成体位窒息,也会活活憋死!

他只能苦撑着,先救自己性命要紧。

他身下的武媚娘虽然被吓得魂飞魄散,刚才左少阳那一口血喷在她头侧,吓得她一声尖叫:“爹!你……你怎么了?要紧吗?”“我……我没事。”左少阳深吸了一口气,运功全身,片刻,暗劲潜生。

武媚娘一边咳嗽一边奋力帮着左少阳撑着身后的重物。喘息着叫道:“爹,怎么办……?”

左少阳重伤之下,哪里还能说的出话来。

武媚娘利用左少阳撑起的一小块空间,努力将两腿收回来弯曲撑着,她虽然没力气,但是大腿毕竟是强过手臂的,所谓胳膊拧不过大腿,这一撑,左少阳顿时感到后背一轻,呼哧呼哧喘了几口粗气。

这一轻松下来,他立即感到他们处于一个很尴尬的场景,一倒地时左少阳是扑到在了武媚娘两腿间,而武媚娘为了帮他撑起身后重物,又把双腿曲起来,两人这姿势跟圈圈叉叉似的好在黑咕隆咚的也看不见,倒还好一些。

暂时脱离了危险这让左少阳有了空闲思索如何利用这个机会整死武媚娘。耳边都是被压倒一时未死的人的呻吟声和孱弱的呼救声。

这样苒掩饰下,整死武媚娘就不会让人怀疑了。

便在这时,他又感觉后背重物乱动,随即重量又减轻了不少。

想必是原先坐在房顶的那些人,没摔死的,此刻已经跑开了,重量自然减轻了。

左少阳大喜,他试了试后背的重物自信卧倒之后能靠自己的力量再撑起来,这样就不会死了。

于是左少阳装着撑不住的样子,两臂发颤,嘴里跟老牛似的喘息着:“媚娘,我…………我撑不住了,你赶紧……,赶紧想办法钻出去……!”

“啊?”武媚娘惊呼一声,两臂用力帮着左少阳撑着后面的重物,但是她力气很小,根本起不到多少作用,顿时又是紧张又是着急把银牙一咬,再次用力将两腿向上弯曲,成了蜷缩在胸前状了,两腿和身体叠加,成了一个坚固的支撑物。

武媚娘喘着粗气道:“爹,你……你快钻出去……,女儿撑着……

……,!”

左少阳一愣,武媚娘这样的姿势,撑出的空间自己完全可以退出然后钻出去,但是武媚娘却会因为限制性体位无法呼吸而窒息死亡自己兵不刃血便可达到目的,心中暗喜:这可是你自寻死路!嘴里还要装着很悲痛的样子,喘着粗气道:“那你……”……你怎么办?”

“我……我没事……”

“这不行,我……我不能留下你一个人在这!”左少阳痛苦地说道。

“我临死有爹爹这么……””疼我,爱我……,我……,我已经知足了……!快走!”说着,武媚娘两手帮着双膝拼命撑着。

其实就算武媚娘不撑,此刻左少阳已经恢复了劲力,凭一己之力要钻出去也还是能自己办到的,他装着悲痛万分的样子,道:“那你撑着,爹钻出去,就来救你!”说罢,左少阳爬过武媚娘的身体,拼命分开头顶的碎砖烂瓦和木块,然后钻了出去。

黎明亮得很快的,才这么会工夫,天已经亮了,只见四下里纷乱的人群,在烟尘弥漫惊恐地叫喊奔跑着,耳边都是哭爹叫娘和伤着的惨叫声。废墟上还站着几个人,茫然地挥舞着手,叫喊着自己的亲人。

左少阳快回头看了看自己钻出来的洞,弥漫的尘土中,他明显感觉到那里往下微微一沉!

他知道,武媚娘已经支撑不住重物了,在限制性体位情况下,她最多能支撑两分钟,便会昏迷,五分钟便会死亡。

再等片刻,便可以高枕无忧了!

他想笑,可是笑不出来,耳边回响着刚才武媚娘让自己钻出去时那孱弱的声音,她一个弱女子,把生留给了自己的亲人,把死留给了自己!这样的人很难相信她将来会如何狠辣地对待自己的亲人。

左严阳无力地坐在废墟上呆呆望着那片瓦砾,

武媚娘救了自己(至少在外人看来是这样的),自己却要眼睁睁看着她被活活压死吗?

眼看着就要达到整死她的目的了,左少阳心头却跟压了一块大石头一般沉重,没有半点高兴的感觉。

史书上记载的武媚娘,颇多恶行,当代不少史学家认为,这有可能是因为武媚娘是女子当皇帝的第一人,也是唯一的一人,一个女人要当上皇帝,不使出超强的手段是不可能的,她肯定使用了一些卑劣的手段,这在皇位争夺中是很正常的,只不过,她是否残忍到史〖书〗记载的那种程度,是否做过那种杀儿女陷害他人的事情,却是值得深究的,毕竟,在男尊女卑的时代,那些撰写史记的男人,不免对她有故意贬低毁损的意思在里面。

这一点,在高中学历史时曾经听老师讲过,左少阳后来看得很多小

说传记及影视作品,也涉及到这段历史,所以知道一些,〖真〗实的武则天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不得而知。

从刚才来看,武媚娘并不是为了自己可以放弃任何人的生命的人,虽然人都会变,也许现在她是纯洁善良的,但是难保将来在皇权面前不会变成另一个人,一个六亲不认的恶魔!

武媚娘会不会变成这样的恶魔,左少阳不能确定,但他能确定的是刚才武媚娘甘愿她自己死,换来左少阳活,面对一个舍生相救的女子,不管她将来会怎么样,至少现在,“救命之恩”是不能忘的,见死不救恩将仇报的事情,左少阳做不出来,即使是在以前面对自己的仇人到部尚书刘政会,到最后临上刑场,他还是心软留下了给刘政会家人治疗尸注病的药方,现在面对舍命相救的武媚娘,他〖道〗德的底线到底还是起了作用。

左少阳一跺脚,心里骂道:他奶奶的,算老子欠你的,先救你,回报了你,“救命”之恩,然后再整死你!

左少阳跳进自己爬出来的那个窟窿,两手抓住那根砸在他后背的巨大横粱,一声断喝,猛地将它缓缓抬了起来,四周尘土飞扬,稀里哗啦声乱响,生生将这一片残垣往上抬起了尺许!

左少阳急声叫道:“媚娘!快出来!”

没有动静!武媚娘肯定昏迷了!甚至可能已径把她压死了!

左少阳先是后背用劲往后推挤,将那窟窿挤大一些,然后弯曲大腿,将手中横粱架在大腿上,一手扶住,弯腰一手伸进洞里**,便摸到了武媚娘的头发上。

此刻顾不得许多,他抓住武媚娘的一大把头发,将她扯到自己脚下,然后一把揪住她胸前的衣服,单手将她提起举出洞外。

他正想将横粱放下,便又听见脚下有人孱弱的声音:“救…………

呢……,

……”

却是身边那些被压倒的人,左少阳顺手又将两人拖了出来。这才放下横粱,爬出窟窿,附身查看武媚娘。

只见武媚娘双眼紧闭,气息全无!

左少阳扫了一眼武媚娘的胸廓,没有发现凹陷变形,证明武媚娘应该没有被压碎胸腔,心中稍安,这得益于旁边那根巨大横粱的支撑作用,才没有将武媚娘身体压扁。

他又急忙一摸她的颈部血管,发现已经没有了搏动!

心脏停跳了!

他大吃一惊,只能进行心脏复苏术了。

左少阳一边有节奏地按压她的心前胸,不时换姿势给她人工呼吸。

武媚娘的嘴唇很柔软,但是凉凉的,而且满是灰尘。

自己竟然亲吻了〖中〗国最伟大的女皇帝武则天!左少阳心中有些好笑,不过这时候他可没工夫感觉武则天的唇到底是什么滋味,而且两人嘴唇上都满是灰尘,能察觉的也只是灰尘的味道。

当左少阳再一次捏住她的鼻子,吻住她的唇往里吹气时,他突然发现,武媚娘睁大着一双美目,正直愣愣瞧着他!

左少阳赶紧把嘴离开她的唇,喜道:“媚娘。你醒了?”

武媚娘两手撑着地,慢慢坐了起来,不听喘气,却低着头没吭声。

左少阳知道她误会了,可是又没办法解释,因为唐朝人是不可能理解什么是人工呼吸的,而且现在也没空说这些,忙又问道:“你感觉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武媚娘两手抱着膝盖,抬头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又是娇羞又是慌乱,连刚刚从死神手里逃得性命的惊喜都没有能盖过这份窘迫的娇羞。

她瞥了左少阳一眼之后,旋即又飞快地低下头,道:“我没事,谢谢爹……,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