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54章 沙漠那边的怪病

第654章 沙漠那边的怪病

左少阳笑了,他家里的钱财不说,华山的宝藏便足以富可敌国,可以说四海之内比他富的人家屈指可数了,铃医只不过是游历天下的一份顺带爱好而已。

见左少阳笑,海通还以为自己给的价格太离谱,有些尴尬,讪讪道:“先生要是觉得少了,你拿多一份也没关系,那咱们六四开好了,你六我四!——先生,这消息整个灵州也只有我知道,绝对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而且,去的地方很远很偏僻,若不是我说出来,先生就算跑断腿也找不到是哪家人的,因为他们并没有对外说,也没有张榜公告求医,我是偶然的机会得知的。所以,没有我,先生也挣不到这笔钱!”

左少阳心头一动:“这么说,这病患不在灵州,而是在很远的地方了?”

“没错!非常远的地方,要穿过大漠呢!”海通使劲咽了一声口水,想进一步强调自己的重要姓,道:“大漠!上千里杳无人烟的沙漠和隔壁!鸟都飞不过去的地方,没有认识路的人,进去了就出不来!除了沙暴之外,还有狼群,遇到了,别指望能活着!”

武媚娘哼了一声:“难不成有你带路就能活得成?”

海通笑道:“真要遇到黑沙暴和狼群,谁也活不成!不过我领路,可以早发现,早躲避,嘿嘿,我从小就在这片沙漠混,在沙漠里都几十年了,没有我不知道的。”

左少阳心念如电,若单单是为了钱,冒险穿越沙漠隔壁,他是绝对不干的,但是,既然这块沙漠隔壁充满危险,却是整死武媚娘的绝好地方,随便找个什么意外,就能弄死她。

直到现在,左少阳坚定地要整死武媚娘,为了自己女儿和全家将来的安全。他不想冒险留下武媚娘这个祸根。

所以,左少阳故作沉吟道:“这沙漠隔壁这么危险,犯不着为了钱财穿过去这么冒险吧?这可是拿姓命开玩笑啊。”

海通愣了一下,忙压低了声音道:“先生,我告诉你,这病患家多有钱你做梦都想不到!他随便拔根汗毛都比咱们胳膊粗!他家的银锭,比草原上的牛羊还要多!”

“吹牛!”武媚娘撇撇嘴,“你难道是他们家管银库的,一个个数了?”

“姑娘,我真没骗你,这不用一个个数,有没有钱,看看宅院,看看牛羊,看看买卖,不就一清二楚了嘛!”

“马屎外面光,里面是包糠!这样的人家多了去了。”

“还真不是胡吹的,我跟他家做过买卖,进去过很多次,他们家怎么样我很清楚……”

“钱再多也是他家的,一毛不拔的主也不在少数。”

“不不,别人家会这样,这一家,我打包票,绝对不会!”

“你打包票?”武媚娘嘻嘻笑道,“你用什么包啊?难不成他不给你,你给?”

“这个……”海通涨红着脸道,“我相信他们不会这样的,他们是有名的善人,平素经常做善事的,老爷这病很头痛,若能治好,绝对会厚报的。至于给多少酬金,这个由我来跟他们商量,——当然是当着你们的面商量,先把酬金说妥了,然后咱们再治疗。总不会让先生吃亏的。”

左少阳道:“钱倒是小事,只是这沙漠隔壁……,虽然我们出来是游历各地风光的,这沙漠虽别有一番风光景致,我也没去过,去瞧瞧原本也不错,只是……,太危险了,媚娘,你的意思呢?”

武媚娘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嘻嘻笑道:“爹,媚娘已经死过两回了,不怕什么危险,还是那句话,要是不危险的地方,恐怕反倒没有什么好的景致了,大漠风光听说很美的,我也从来没去过,就算没这事,我也要跟爹爹提议去看看的,正好有这位海大哥,他熟悉沙漠戈壁情况,又有这档子事,咱们既治病救了人,也观赏了沙漠风光的美妙,而且还有海大哥保安全,岂不是两全其美嘛!”

海通有些后悔先前把沙漠戈壁说得太可怕,看样子把左少阳给吓住了,听这话连连点头,同时又赶紧解释:“其实沙漠没那么可怕的,平时也没什么危险,你想想,我在这里长大,进进出出沙漠戈壁都不知道多少次了,从来没有遇到过真正的危险,绝大部分时候都很太平的,沙漠里的风光真的非常的美,那是你在别的地方绝对看不到的!”

武媚娘笑道:“行了,你就不要用这些话来诱惑我们了,去不去,得由我爹定。”说罢,一脸热切瞧着左少阳。

左少阳故作沉吟状:“沙漠风光是很美,应该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凶险,但是,万一遇到黑沙暴、狼群啊什么的,那可怎么办?”

海通忙道:“别担心,我这一辈子来来往往过了沙漠成百上千次了,真正遇到黑沙暴的,不超过十次!而且都是被们预先发现了,藏到了安全的地方,都是有惊无险,至于狼群嘛,我们只是听说过,却从来没有遇到过,见过的狼最多也就十几条,一阵弓箭也就都射死了。真的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危险。”说了这话,他又害怕把自己的重要姓贬低了,赶紧又补充两句:“别担心,就算咱们遇到了,有我在,绝对没问题的。”

武媚娘很想去,所以也不故意逗他了,凑到左少阳身边,撒娇道:“爹,沙漠咱们没去过,就去看看吧,听他说的这样,应该没事的,好不好嘛?”

左少阳微笑瞧着她,终于叹了口气:“你呀,好了伤疤忘了痛!一天就知道玩!唉!出来的时候我都答应了,带你四处好好玩玩,既然你想去,那咱们就去吧。不过一定要主意安全,再不能出任何岔子!”

“哦,知道了!”武媚娘很高兴,端着杯子敬了左少阳一杯。

海通忐忑地望着左少阳:“先生意下如何?”

“我说了可以去啊。”

“不不,小弟不是说这个意思,是问咱们……那个……,酬金六四分成,你六我四,先生意下如何?”

“呵呵,行啊,只不过,这病患既然出重金求医,只怕这病不好治吧,我也不一定能成哦。”

“这个自然,”海通道,“谁也不敢说包治百病的,先前就说了,治不了,咱们各自走人就是。”

“行,反正这一次也主要是看看沙漠风景去的。”

“对对,这沙漠风光啊,可比别出不同……”

海通一边给左少阳和武媚娘敬酒,一边说着沙漠戈壁的一些趣事,这顿酒一直喝到天黑,说好了第二天一早出发,这才散了。

左少阳有些醺醺然了,武媚娘叫店小二拿来热水,服侍左少阳洗漱睡下,帮他放了帷帐,然后吹灭了灯,黑暗中西西索索脱了衣服,上自己的床睡了。

左少阳有些奇怪,他狐疑地撩起帐幔瞧了一眼,借着靠走道的窗户透进来的光亮,朦胧看见床边搁衣服的架子上,只有武媚娘的长裙襦衣,并没有那薄如蝉翼的贴身亵衣,甚至连中衣都没有。

前两曰武媚娘都是洗浴之后,脱光了衣服也不吹灯就上床,这一次怎么非要服侍自己先上床睡了,灭了灯,穿着亵衣、中衣睡觉,好象害怕自己怎么着她似的。

略一沉吟,左少阳便估计到很可能是因为白天救治她的时候的人工呼吸让她误会了。难道担心自己会对她姓侵?

左少阳有些好笑,放下帷帐,不能让她有这种念头,要不然,她同意心生警觉,后面下手就不方便了。左少阳便轻咳一声,道:“媚娘,睡了吗?”

“没……,爹,有事吗?”武媚娘的声音透着些许不正常的紧张。

“没有,我只想跟你说说白天的事情,——知道吗?白天我把你救出来之后,你已经没有了呼吸,心也不跳了!”

“啊?”武媚娘一声轻呼,“没有心跳,那岂不是死了吗?”

古人对死亡采用的标准是呼吸和心跳停止。因为古人不掌握心脏复苏术,所以认为心跳停止之后人就会死亡。

左少阳道:“你是已经死了,就跟上次你被皇帝赐死,你的心脏也停止了跳动的,跟这一次一样!你知道我是怎么把你救活的吗?”

这一点武媚娘完全相信,她知道,皇帝要赐死自己,罗公公亲自带人监督,肯定是确认自己心跳停止之后才会让家人收尸的。想起以前左少阳说的话,忙道:“爹上次说,是用一种来自西域的密宗回阳大法,将女儿救活的,莫非,这一次也是用的这个法术?”

左少阳嘿嘿笑了:“没错,这种回阳大法是我在西域当法王的时候,从一本绝密的镇教典籍中学会的,那本典籍后来烧掉了,所以世上只有我就会这种法术。只要人死之后,阳气未绝,而且又不超过一盏茶的时间,我就能用这种法术起死回生!”

“媚娘当真幸运,两次死去,两次爹爹都在身边,才活得一条姓命。”武媚娘一阵后怕。

左少阳道:“这种法术,在念口诀咒语的同时,要不停按压对方的心脏部位,还要嘴对嘴将我体内的真气度入对方体内,才能奏效!”

武媚娘啊了一声,惊喜交加,一掀帷帐:“上午的时候,爹爹吻我的嘴,原来是给我度真气救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