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55章 沙漠行

第655章 沙漠行

左少阳道:“嗯,本来我当时就应该跟你解释的,但是当时太乱,后来又没空,一直到现在才跟你说,就怕你误会了爹有什么企图。嘿嘿”

武媚娘脸上羞得通红,想了想,撩开帷帐,抱着被子,快步来到左少阳床边,撩开帷帐,将被子放在左少阳的床里。

“你这是做什么?”左少阳愕然。

“我要跟爹一起睡!”武媚娘撒娇道。脱掉身上的中衣,只穿了那件薄如蝉翼的亵衣,从床尾爬上床,然后钻进了被子里。

左少阳知道,武媚娘是想用这种行为来表示她的歉意,便翻过身来瞧着她。帷帐很厚,屋里光线本来就很暗的,现在更暗了,只能朦胧看见个轮廓。左少阳埋怨道:“好端端的,跑过来作甚?这是单人床,两人睡多挤啊!”

“我不,今晚我就要跟爹一起睡嘛!”武媚娘撒娇扭了扭身子,从被子里伸出一条皓臂,替左少阳整了整被角,然后抱着的脖颈,把脸贴在他脸上,柔柔道:“爹,女儿要是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你多多担待啊。”

左少阳伸手在她滑腻的脸蛋上拧了一把:“你呀,就算真的有什么地方让我生气的,瞅你这样,也气不起来了!”

武媚娘吃吃一笑,放开手缩回了被子:“爹爹会这起死回生的大法,女儿就不怕了,赶明儿再遇到倒霉的事情死了,爹爹再施展一次法术,又能活过来,嘻嘻,那岂不是长生不老嘛!”

“瞧你说的,这法术只有极少数情况下能用,也就是人虽然断了气,但是阳气未断的,并且必须在一盏茶的时间内施法才行,如果脑袋掉了,再怎么施法都是没用!”

“哦,”武媚娘吐了吐舌头,“那爹爹如何知道阳气是否已断?”

“这个要当面诊查才行。——好了睡吧,明早还要早起呢!”

“好的,爹。”

武媚娘乖巧地闭上一对漂亮的凤目,她放下了心中的包袱,全身轻松,甜甜地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左少阳见她熟睡了,自己却一点睡意都没有,这一天的事情让他得出了一个结论:武媚娘当真把自己当亲爹一样看待,而不是出于利用自己往上爬,以实现进入权力中心的目的,否则,在她误以为自己吻她是喜欢她想跟她圈圈叉叉的话,她一定借势跟自己好上的,毕竟,情人是亲人中的亲人,比一般亲人更进一层,更能实现她希望的结果。

而现在,武媚娘并没有这样做,只能说明她对自己的感情当真是天真无邪的父女之情,在她怀疑自己心怀不轨的时候,她立即疏远自己,这其实是在她以为纯真的感情被亵渎时的一种自然的反应。

认识到这一点,左少阳心头更加不轻松了,面对一个真心把自己当亲爹的女子,该如何狠心下手杀掉呢?

可是,一想起关于武则天的种种故事,什么杀子嫁祸于皇后,什么砍去手脚做“醉骨”等等,如果现在不狠心下手,将来女儿惨死在她手里,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要在自己身上重演,那才是莫大的讽刺!

左少阳在黑暗中盯着武媚娘娇媚之极的脸蛋,闻到她身体散发的阵阵幽香,心头的狠意有点像风中的烛光,在不停摇曳,也不知何时便会熄灭。

他闭上眼,在心里告诫自己,绝不能有妇人之仁,只有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才能称为真正的英雄!

自己不奢望当英雄,但是,当一只护仔的狗熊也未尝不可,若连自己家人都保护不了平安周全,再大的英雄又有什么用?

————————————————————今年的拜火节,因为发生了意外,死伤上百人,当地节度使已经被朝廷撤职查办。而拜火节也暂时停办了。所以,汇集到灵州的朝拜信众纷纷离开了灵州。

左少阳他们第二天一大早,结算了房钱,离开了客栈。

左少阳他们来的时候赶了两辆马车,一车装药材,一车人坐,两匹小毛驴马车后面牵着走。

海通看着他们的行头不禁笑了:“先生,马车是过不了沙漠戈壁的,不如卖掉,加点钱,买三匹骆驼吧,没有骆驼,别指望能穿过沙漠的。”

左少阳自然知道号称沙漠之舟的骆驼,穿越之前在动物园也见过,但是却从来没有骑过,而武媚娘自然就连见都没见过了。一听说要骑骆驼,高兴得直蹦。

左少阳他们便把马车卖了,加钱买了三匹骆驼,两匹人骑,一匹托运药材。那两匹红毛小毛驴却是不能卖的,不仅因为是皇帝御赐的,更主要的是这两匹毛驴都是精选出来的,万里挑一的精品,跟马里的千里马一样,十分难得。左少阳舍不得卖,将来要骑着回去的。所以把小毛驴牵在骆驼后面,牵着走。

海通是个小掌柜,带着四个伙计,从漠北运皮货到灵州卖,然后从灵州买了若干货物再运到漠北去卖。这之前他已经买好了货物,所以没有耽搁,等左少阳他们换了骆驼之后,便直接骑着骆驼就出发了。

离开灵州一路北上,渐渐的便只有黄沙戈壁了,民居也越来越难见到,地上的植物,也只有一些低矮带刺的灌木。

当第一片真正的沙漠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武媚娘欣喜地在骆驼背上欢呼雀跃着,一会指着这让左少阳看,一会又对着那尖声惊叹。

待到午时停下歇息吃饭,武媚娘脱掉了鞋袜,光着一双白腻小巧的脚丫子,撒着欢在细软的沙丘上奔跑。

中午和暖的阳光晒着很是惬意,她跑累了,就一屁股坐在沙丘上,抱着双膝坐在左少阳身边看远处的风景。

海通道:“怎么样姑娘?我没骗你吧,沙漠的风景很美吧?”

武媚娘是不轻易赞同别人的意见的,存心找岔,撇撇嘴:“开始还不错,看了这半曰,哪都是黄沙漫漫的,也没啥意思了。”

“呵呵,”海通干笑着找不到话回她。

左少阳道:“沙漠的风光,跟咱们中原不同,就是这种苍凉,其实,沙漠的美不是用眼睛看的,而是用心去体会的,只有穿过了沙漠,感受到了这份沙漠给人的历练艰辛,才会感受到它的美,就像登山一样,那种爽的感觉,是必须用付出汗水才能感受到的。”

武媚娘鼓掌笑道:“还是爹爹说的妙!果然是这么回事。咱们一路行去,历尽艰幸,才能苦尽甘来。”

说话间,海通的几个伙计已经准备好了午餐。沙漠里没有人家,也没有可供燃烧的柴火,所以只能带干粮和水,而且也没办法埋锅造饭,他们的午餐,也就是冷的白面馒头和牛羊肉。

午餐摆在地上的一块油布上,大家席地而坐围着,抓着馒头和牛肉费力地吃着。

武媚娘皱眉道:“你们怎么不洗手啊?这样吃,好脏的。”

一个胖伙计嘿嘿道:“姑娘,沙漠里的水可比金子还贵,要保着人和骆驼喝的,可不能这么糟践呐!”

“那你们怎么不多带些水啊?”

“多带了,”一个老年伙计对武媚娘道,“不瞒您说,这一次因为您二位跟着一起过沙漠,我们可比平素多带了一倍的水呢!”

一旁的海通道:“咱们带了那么多水,肯定管够了,倒一些给姑娘洗手吧。”

“是!”胖伙计从一匹骆驼背上取下一皮口袋的水,抱着过来,拔掉塞子,示意让武媚娘把手伸出来洗。

武媚娘讪讪道:“算了吧,听说沙漠里很难找到水源,这位大哥既然说了水很金贵,还是不洗了吧。”

那胖伙计喜道:“姑娘可真明事理!”赶紧又把塞子塞紧了。

海通在沙漠里行走多年,自然明白水的金贵,本来也不愿意武媚娘拿水来洗手的,听她主动不洗了,也很高兴,忙拿了一个白面馒头递了过来:“姑娘,请吃馒头。”

武媚娘摇摇头:“谢谢,我先吃块牛肉好了。”

“好的!”海通又去拿牛肉,武媚娘已经自己从面前取了一小块牛肉拿到嘴边,先闻了闻,柳眉微蹙,犹豫片刻,细细地咬了一小口,在嘴里抿了抿,然后慢慢嚼着。

左少阳笑道:“怎么样?不合口味吗?”

武媚娘勉强一笑,凑到左少阳耳朵边,低声道:“这牛肉只是水煮熟了,没有什么佐料,跟嚼木头碎末似的。”

这话让坐在她身边的一个小个子伙计听见了,嘿嘿笑道:“姑娘你有所不知,这牛肉水煮之后放的时间比较长,拿起来沾点作料就能吃,如果事先加了佐料了一起煮,很快就变味了,没法吃的。——姑娘,这有佐料,你蘸着吃会好很多的。”说罢,将一碗面酱递了过去。

“原来如此。”武媚娘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拿着牛肉蘸了一点面酱送到嘴边咬了一口,果然味道不一样了,这才开心吃了起来。

吃着牛肉,武媚娘又想拿馒头,但离得远够不着,眼看海通又要帮她拿,武媚娘赶紧对左少阳道:“爹,我想吃馒头。”

左少阳笑了笑,知道她不喜欢别人帮她拿吃的,便起身拿了一个白面馒头递给她。武媚娘乐滋滋接过,一口馒头一口牛肉吃了起来。

武媚娘嚼着白面馒头,问海通道:“海大哥,你说沙漠戈壁里有狼,怎么我们走了这两天了,一只狼都没见到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