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56章 夜遇

第656章 夜遇

海通道:不遇到正好啊,遇到狼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有时有你见到一匹狼,觉得没事,诸不知这一匹狼便可能引来一群狼,它会跟着你,在最适当的地方召唤同伴一起攻击,所以,就算遇到一只狼,也绝对是很恐怖的事情。咱们没遇到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胖伙计道:“是啊,姑娘,咱们现在还在沙漠戈壁边上,待进到了戈壁里,便会看见狼了,远远地跟着,那眼睛啊,碧绿碧绿的,特吓人。”

武媚娘道:“一箭射死不就完了吗?”

高个伙计道:“狼狡猾得很,它不会靠近你狗,它甚至知道你的弓箭能射多远,就在你够不着的远处跟着。如果是独行的客商,它会在你不注意的时候,从后面接近你,然后把前爪搭在你的后背上,等你转头瞧的时候,就一口咬断你的喉咙!很恐怖的!”

武媚娘脸色有些苍白,勉强笑了笑。

旁边胖伙计见武媚娘被吓着了,瞪了高个伙计一眼,道:“你吓人家姑娘做什么?别怕姑娘,人怕狼三分,狼怕人七分!除了狼群,单独一只狼一般不会主动咬人的,除非它饿得狠了。”

“那……我怎么知道它是不是饿得狠呢?”武媚娘道。

众人一听都笑了,胖伙计也笑道:“这个简单,遇到狼了,你干万别跑,你一跑,狼铁定会追上来咬你,你就站在那盯着它,狼也会瞧着你,就看谁能坚持得住了,一般说来,盯得片刻……狼都会转身走开的,如果你发现这只狼老盯着你不走,那就是饿得很了的。”

“那该怎么办?”武媚娘紧张地问道。

“抄家伙跟它拼了啊,这狼啊,是铜头麻杆腿,铁尾豆腐腰,打狼别打脑袋,它脑袋硬得很,他的弱点在腰和腿,腰跟豆腐似的,一砸便断……腿一打便折,所以要朝这两处招呼,不过,狼也知道它自己的弱点,轻易不会让你打中的,那就得看你的本事了!”

武媚娘抱住左少阳的胳膊,莞尔一笑道:“我爹本事大,我跟着他,遇到狼也不怕!”

这些人都不知道左少阳到底如何,见他文质彬彬的一个游方郎中,最多会些花拳绣腿江湖把式而已,便都笑了。

海通一拍胸脯道:“姑娘放心,我们是常年在沙漠里走的人,遇到狼多了去了……从来没有出过危险,这一趟不会有事的。”

武媚娘喜道:“正是,几位大哥看着就是有本事的人,我和我爹跟着你们过沙漠,有你们护着,那就什么都不怕了!”

她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眼神中又满是期待和信任,顿时让场中男子个个挺直了腰,感觉自己俨然已经成了护花使者。不管如何,也要护得这娇媚的姑娘周全。

吃完饭,收拾停当,骑上骆驼,继续往沙漠深处进发。

到了下午,太阳就躲进了厚厚的云层中,气温立即降了下来,到傍晚时分,寒风跟毒蛇似的往人身体里钻,不管穿得多厚,都挡不住这刺骨的寒风。

左少阳不怕寒冷,武媚娘可不行,尽管已经囊着厚厚的貂皮衣裤,外面还罩着一件狐皮大鳖。头上戴着厚厚的虎皮毡帽,还有白狐围脖囊着脸,只露出一对漂亮的大眼睛,却还是冻得她簌簌发抖。

左少阳驱动骆驼靠了过去:“很冷吧?要不要再加一件衣袍?”

武媚娘冻得牙齿咬得格格响,摇头道:“不用,太冷了……穿多厚都抵不住……”

左少悄道:“这么怎么办?”

武媚娘抱着双臂,瞧着左少阳,涎着脸道:“要不,爹抱着我吧,这样两个人都能暖和一些。”

左少阳笑了,轻舒猿臂,揽住武媚娘的小蛮腰,轻轻将她抱了过来。解开自己的大氅,将她裹住,然后环腰把她抱紧。

武媚娘依偎在左少阳的怀里,很快便暖和起来了,喜道:“真好,爹可真暖和!”

海通等人见她这么大了,还跟个孩子似的在父亲怀里撒娇,偏生又是这么自然,禁不住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天慢慢黑下来了,海通果然对沙漠很熟悉,根据脚程便知道在哪里歇息,就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他们来到了一处小山坡下露宿。这里有一块小小的山壁,可以挡住寒风。

伙计们很快搭起了几顶帐篷,缩进了帐篷里各自吃干粮当晚饭。

本来给左少阳和武媚娘各自搭了一顶帐篷的,武媚娘说太冷了,非要跟左少阳住一个帐篷,左少阳只好由她。

从袋子里取出的牛肉**的能砸死人,馒头也冻得咬不动,只能掰碎了泡水喝,水袋的水也部分结冰了,放在地王踩砰,然后才能倒出水来。

对于长年累月在沙漠戈壁上行走的行商来说,这些苦算不得什么,但是对武媚娘这皇帝的才人娘娘来说吗,便不是好对付的了,虽然武媚娘小时候也吃过不少苦,但是毕竟过去那么多年了,一直在享福,再回头吃这种苦,便觉得很难以接受了。

瞧着武媚娘端着覆满小冰块的白面馒头泡牛肉丝,缩着脖子愁眉苦脸的样子,左少阳不知怎么,觉得有些心疼,就好象是看见自己女儿在受苦一样。

这种亲情的感觉娄即让他心生警觉,绝不能让这种感觉滋生下去,否则,到时候自己会下不了手杀掉她的。

左少阳便低着头开始吃碗里的冰水泡馒头牛肉,他在西域十五年,这种荒漠严寒气候早已经习以为常,比这更苦更难吃的东西都吃过,相比起来,这已经是美味了。

眼见左少阳眉头不皱地吃光了碗里的泡馒头牛肉,武媚娘觉得自己太娇贵了,除了这玩意,还真没有别的什么能吃的东西,沙漠里也没有可以烧的东西来升火烧热水,便把银牙一咬,闭着眼睛硬着头皮开始吃了起来。

终于,武媚娘将一碗冰水泡馒头牛肉吃了一半,肚子觉得冰冰凉,再也吞不下去,便摇头说不吃了。

这工夫左少阳已经铺好了铺盖,出去方便回来,钻进了被窝里。

武媚娘也想小解了睡觉,她撩开一点帐篷的门帘往外看,只见外面天色昏暗,寒风刺骨,禁不住阿嚏打了个喷嚏,回头看了看左少阳。黑夜里也看不真切,但能估计他已经缩进了被窝里了。

总不能不小解就睡觉吧?半夜里憋不住还得出去,与其半夜出去,还不如现在出去。武媚娘硬着头皮钻出了帐篷,四周看了看,月色透过厚厚的云层,四周的沙丘只能看见一个剪影,只有天空稍稍灰亮一些。

她回头看了看几顶帐篷,黑漆漆的,听不到说话声,想必都已经睡下了。

她摸着石壁,一点点往外走。走出老远了,又回头看了看帐篷,已经看不见了。

她不敢再往前走,生怕黑夜里突然会窜出什么恐怖怪兽来,便缩在一块石壁角落下的灌木后面方便了,提了裤子,一边系着腰带一边紧张地快步往回走。

突然,她猛地站住了,因为她看见了两簇亮光在黑夜里,直勾勾盯着她。那亮光是碧绿色的,放着寒光!

狼!

她吓得全身发抖,下意识想转身跑,可是她没有,狼堵住了回去的路,转身跑的话,这黑夜里能跑到哪里去?绝对不能慌,慌乱只会让自己丧命!

她记得中午吃饭的时候,听伙计说过,遇到狼绝对不能跑,否则死路一条,只能面对面跟它盯着,一般情况下,狼会自己走开的。

武媚娘立即挺直了腰,两手提着裤子,一动不动,死死盯着那两只碧绿的光。

盯得片刻,果然,那光动了,却分散成了两处,飘啊飘的,分散开来,慢慢消失了。

狼的眼睛怎么会分开?武媚娘狐疑地想到,她提着裤子往前冲了几步,却什么都没看见。

莫非是鬼火?

武媚娘心中冒出这个念头,让她毛骨悚然!

鬼火也就是磷火,这块山崖下面以前曾有一些行蒂和其他企图穿过沙漠的人,因为粮尽水绝,渴死饿死在这里,骨头里含有的磷与空气中的水份反应生成的可自燃的气体磷化氢,自燃而成碧绿色,能随风移动。

若只是狼,因为不远处就有左少阳他们,武媚娘还不是特别的害怕,但是发现不是狼,而是鬼火之后,古人不知道鬼火这种自然现象生成的原因,还以为真的是鬼魂,她当真吓得寒毛都竖起来了。脚也不会动了,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鬼魂!还有比这更让女人惊恐的吗?

便在这时,就听到远处传来左少阳焦急的声音:“媚娘!媚娘你在哪里?”

武媚娘仿佛僵尸得到了鲜血,一下便能动了,她拔腿就跑,朝着声音冲去,便看见左少阳站在帐篷前张望。

武媚娘纵身入怀,紧紧抱着左少阳,全身抖得筛糠似的:“鬼!有……”有……”有鬼!”

听到呼喊声,其他几个帐篷的人也都出来了,忙围拢过来:“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

“有鬼!……那边……那边有鬼火!”

这些人不怕狼,却也都是怕鬼的,听了吓得不由自主往后退了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