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59章 跑路

第659章 跑路

左少阳笑道:“这病外人看来是很怪,但是若在明眼人看来,却也不怪。”

武媚娘道:“爹爹就是明眼人嘛,这究竟什么病?”

左少阳没有回答,先走到床榻边,提腕诊脉,又问了夫人的贴身丫鬟这夫人的饮食、二便等情况,这才回到客座坐下。

武媚娘道:“爹爹看出她是什么病了吗?”

“营卫不调所致的嗜睡证!”左少阳捋着胡须笑道。

“营卫不调?什么意思?”

“人的经脉肌表内外有营卫二气,内为营,外为卫。白天卫气行阳,也就是运行体表手足三阳经,这时候人就是清醒的。夜晚卫气行阴,即运行于内在五脏,这时候人就会打瞌睡。卫气在行阳与行阴之间转换时经过的脏腑、皮肤分肉的通道,如果因病艰涩不滑利,就会导致卫气运行常度的改变,从而使人清醒和嗜睡发生错乱。”

武媚娘道:“原来如此,那为什么偏偏出现在傍晚戌时呢?”

“这个很好理解啊,人的阴阳跟日月一样,太阳落山之时,卫气便会从阳转入阴,跟太阳落山一样的,这时候出现问题,人就会昏睡。”

武媚娘又道:“那我们正常人也有营卫啊,我们的卫气也要在戌时左右由阳入阴啊,我们怎么不会昏睡呢?”

“问得好。能问出这个问题,就说明你对卫气的了解已经深入一步了,这是治疗裴夫人的病的关键!——正常人气机充沛,气行道路滑利,卫气的升降出入便可以控制,也可以延伸,所以正常人在戌时并不会出现昏睡状态,而且可以睡晚,也可是早起,但是,裴夫人却不行,因为她的气机通道出了问题,清气当升不升,遇到嗜睡就无法抗拒,而浊气当降不降,卫气行阴之路不畅,所以睡了一会便又会醒过来。治疗也很简单,用升麻帮助升发,用枳壳通其道助降,再配以宽胸散结,调解气机的药就行了。”

听左少阳这么一解释,裴老爷和武媚娘等人虽然不懂医,却也听明白了一些。当下拿来笔墨纸砚,恭请左少阳提笔写方。

左少阳以通幽汤为基础,随证加减,写了方子,正要交给裴老爷,旁边的海通忙接了过去,攥在手里,满脸含笑,对裴老爷道:“方子写好了,裴老爷,左先生乃京城名医,能专程到咱们漠北来给尊夫人治病,当真是劳苦功高啊!特别是这寒冬腊月的,又马上要过年了,先生却不顾旁的,一心想着尊夫人的病,当真是宅心仁厚啊。”

“是是,”裴老爷伸手要去接药方,海通却装着没看见,攥着药方继续道,“来之前,我已经给左先生说过,裴老爷为人豪爽,平素便乐善好施,扶危济困,这一次延请左先生给夫人医治怪病,一准会重谢先生的,裴老爷,小的没说错话吧?”

裴老爷一愕,立即会意:“对对!应当重谢,那是肯定要重谢的!来人,取一百两纹银来!”

片刻,管家用托盘端了一百两银子出来,裴老爷道:“先酬谢这些许银两,若是药有效了,酬谢纹银一千两!决不食言!”

一千二百两纹银,相当于人民币六百万元!一个郎中一天的收入不吃不喝总共不会超过二十文钱,一辈子赚的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五百两银子,算下来,这酬金的确是一个铃医一辈子不吃不喝都不可能赚到的。

海通眉开眼笑,赶紧把方子塞给裴老爷,双手接过那包银子,乐呵呵对左少阳道:“兄弟,这银子我先帮你拿着,你专心给裴夫人治病。”

虽然一百两银子可是五十万元人民币,但左少阳自然不会在意,只是笑了笑,对裴老爷道:“这药连服三剂,便可痊愈。告辞了。”

说罢,三人离开裴府,回到了客栈。

海通对左少阳是赞不绝口,吩咐客栈整上一座上好酒菜,要陪左少阳好好喝一盅。

酒宴上,海通还在夸赞左少阳的医术。左少阳道:“行了,我说了,这病虽然外人看着真的怪,但是懂行的人,还是比较容易治的。并不需要很高明的医术就能做到。”

海通忙道:“那是先生医术高明了,才这么认为,裴老爷为了他夫人这病,不知道请了多少名医,药也不知道吃了多少,可是没有半点效果,先生出手,立马立竿见影,这就是能耐啊!”

“才开了药方,你怎么就知道我的药能立竿见影了?”左少阳斜着眼瞧着他。

“那还用说嘛!”海通笑得更欢了,“今天你在裴府上滔滔不绝说的一大通医理,听着就是对症的,一准能药到病除!来来,小弟敬大哥一杯!”

原先海通是尊称左少阳为先生,现在套近乎,改成了大哥了,左少阳喝酒是从来不知道推辞的,这次海通要的又是漠北特产佳酿,入口辛辣,上头很快,左少阳很喜欢喝这种烈酒,所以几乎是酒到杯干。

海通花言巧语不停夸赞,一会夸左少阳医术,一会夸武媚娘的美貌,然后不停地劝酒敬酒,喝到二更,左少阳便醉得连站都站不起来了。武媚娘更是早早地喝醉了回屋睡了。

海通也是一副酩酊大醉的模样,却坚持跟店伙计搀扶左少阳回了屋子,把门拉上了。

房门关上之后,海通摇摇晃晃的身子立即便站直了,得意地嘿嘿一笑,快步回房。

他的几个伙计已经睡下,海通将他们叫了起来,低声道:“快起来,走了!”

几个伙计睡眼朦胧:“掌柜的,咱们哪去啊?”

“废话,回家啊!”

“回家?这黑灯瞎火的,明早走不成吗?”

“滚你娘的,明早就走不成了!快起来!”

几个伙计忙答应了,爬起身,胖伙计要点灯,海通拦住了:“不用点,摸黑收拾,马上走!”

胖伙计道:“那……,不跟左先生他们说一声吗?”

“说个屁!”海通道,“他不过是个耍嘴皮子的江湖郎中!有什么好说的,他嘴皮子厉害,正好留着他在这顶缸!”

那小个子伙计立即明白了,低声笑道:“原来掌柜的已经看出来他是吹牛皮的,那裴家夫人的病铁定治不好,此刻赶紧走,免得裴家找咱们麻烦,对吧?”

“算你聪明!”海通得意洋洋低声笑道,心想,你小子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不知道老子兜里已经拿了裴家白花花的一百两纹银,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却原来,这海通在灵州的时候,见左少阳给隔壁那尿炕的女孩治病,说了不少医理,时间短,那女孩的病好没好他不知道,但是对左少阳的说医理的“口才”影响很深,后来拜火节上出了事故,左少阳张口便说能给人剖腹疗伤,虽然把病患吓跑了,但是在他看来,左少阳这游方铃医脸皮够厚,特别敢吹,顿时想起丰州的裴老爷夫人这怪病来,裴老爷家财万贯,为人大方,又给夫人治病心切,应该是比较好骗的。于是心生一计,想叫左少阳去骗裴老爷,于是花言巧语说动了左少阳他们,来到了丰州。左少阳果然巧舌如簧,说得那裴老爷乐得团团转,当即预付了纹银一百两。

海通以为左少阳只是个靠嘴皮子吃饭的游方郎中,所以早已经打定主意,骗到预付款之后就悄悄开溜,留下左少阳顶缸,所以刚才定了酒宴,又要了好酒,连吹带拍把左少阳和武媚娘灌醉,然后好趁机溜走。

收拾停当,一行人悄悄下楼,来到后院,牵出了骆驼,装好行囊物品,趁这工夫,提笔草草写了一封信,让店伙计转给左少阳,信中说自己接到家中急报,有紧急的事情要赶回去处理,因左少阳酒醉,故不及面辞,先走一步,治好病的酬金全部给左少阳,他只要这一百两预付金便可。他日有缘再会云云。

等海通他们的骆驼队摇着脖铃出客栈而去,黑暗中,从客栈屋顶飘下一人,正是左少阳。

却见他哪里还有半点醉意,瞧着远去的驼队淡淡一笑,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看着如此忠厚老实热情好客的行商,却是想利用自己骗钱的骗子。若不是自己医术高明,实际上能治裴夫人这病,换做其他人,已经栽他手里了。

左少阳也懒得揭穿他,反正他有信心治好裴夫人的病,裴家再给一千两银子,自己倒占了大头了。分他一百两也没啥。

于是,左少阳回到了屋里,继续大睡。

次日,店伙计将海通的信给了左少阳。左少阳都懒得撕开看,直接扔到了茅厕里。

当日,左少阳依旧按照老规矩,扛着那面“专治别人治不了的疑难杂症”的牌子,带着武媚娘把丰州逛了个遍,丰州城不大,很快就逛完了,路上到有几个找他瞧病的,不过都是些跑肚拉稀的小病,没有遇到什么疑难杂症。虽不是疑难杂症,人家找到他求医,他也不推辞,而且还是说了,病好了给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