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60章 乘风归去

第660章 乘风归去

他在这住的时间不长,几天便走了,好些病人的病几天之后好了,感激之下找去客栈给诊金,已经人去楼空,更是感激,更有人以为是遇到了神仙,家中竖牌位供奉着也有不少。

直逛到傍晚,吃了一肚子特产,乐得武媚娘手舞足蹈的,两人这才回到客栈。

第二天左少阳主要是行医,所以转往贫民区里走,找他看病的也就多了起来。一直忙活到傍晚,这才抽空找了家馆子吃饭,然后回到了客栈。

入夜时分,二人正要洗漱安睡,客栈掌柜的陪着裴老爷来到屋里。两人都是一脸喜色。

掌柜的连连拱手:“适才听裴老爷说,这才知道左先生原来是京城名医啊,老朽眼拙,招待不周,还请原谅则个!先生光临小店,蓬萃生辉啊。”

左少阳一见二人这神情,立即便猜到是自己医治裴夫人有了效果,忙拱手谦逊了几句。

裴老爷更是乐得合不拢嘴:“左光生果然高明,不愧为京城名医啊!拙荆服了先生的药,仅仅一剂,便有了效果,昨日戌时,只是微觉困顿,并未昏睡,洗一把脸,便即若常人一般了,今日又服一剂,到了戌时,竟然再没有困意!料想再服几剂,便可断根了!哈哈哈,拙荆这病,这几年来当真把老夫愁坏了,今儿个得遇先生,药到病除,当真快事!哈哈哈……”

左少阳笑着将二人让进了屋里,裴老爷的管家带着几个挑夫,挑了两个朱漆大捧盒,跟了进来。

客栈掌柜的忙让店小二送上香茶,坐下说话。

裴老爷又赞不绝口地说了一通之后,吩咐管家打开了大捧盒。一个大捧盒里装的竟然是黄灿灿的金锭!总共一百两黄金!另一大捧盒,装得却是绫罗绸缎,香粉胭脂。

裴老爷乐呵呵道:“左先生,这一百两黄金,是酬谢先生的,本来说是一干两白银,但是想着先生还要长途跋涉回京城,带着银两太重了不方便,所以就换成了黄金了。那一盒绸缎香粉,是给令妹的,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笑纳。“

武媚娘皇宫里什么样的绸缎没穿过,什么样的香粉没用过,自然是看不上漠北的这些的了,不过人家一番好意,却也不好拒绝,当下微笑点头,福礼谢过了。

裴老爷又张望了一下门外:“对了,海掌柜呢?我还要谢谢他引荐了这么好的一位名医来呢。他不在吗?n

左少阳道:“他有事先走了。”

“哦,那也无妨,反正他经常来丰州做生意的,下次见面,补谢不迟。一左先生来丰州,除了给拙荆看病之外,还有何打算啊?”

左少阳道:“邻近年边了,也该回京城跟家人团聚过年了。这两日已经游安了丰州城的风光,明日便启程回去。“

裴老爷有些失望,道:“我们漠北,鲜有京城名医来临诊。先生能来,是我们的福气,若是能多留些时日,想必很多百姓知道了,会慕名前来求医的。“

左少阳并非到各处送医来的,他各地行医,只不过是游历的顺带而已,主要的目的便是找机会整死武媚娘,可是这一次跟着海通他们到丰州,一路之上太平无事,连个狼影子都没见到,更不要说什么惊险事情,而且旁人在侧,所以没有机会整死她,先前说要回京城,也不过是随便说说,如果漠北这等地方都没机会整死武媚娘,等去了江南或者南方人烟稠密之地,只怕就更没机会了。

现在裴老爷提到了这个话题,正好顺口说下去,便道:“我看漠北一带百姓的确穷苦,缺医少药的情况很严重,倒是有心尽尽绵薄之力。”

裴老爷大喜,拱手道:“先生高义,令人叹服。老夫这就着人四下里告知相亲,让来找先生求医问药,个中药费用度,由老夫负责……六

“呵呵,不着急,裴老爷请听我说。漠北民众居住分散,一时难以都通知到,就算老爷都通知到了,百姓迢迢前来求医,甚为辛苦。而我虽有心给百姓治病,却不想久留一处,此番前来漠北,小女同行,便是想游历各处长长见识,这漠北风光不错,离新春佳节尚有一些时日,所以,鄙人想带小女到各处走走。也顺便给百姓送医到户。

裴老爷只需要告诉我们,哪里比较偏僻,我们便去那里,行医数日,便可以回程了。“

裴老爷竖然起敬,起身一礼:“先生当真宅心仁厚,老夫佩服之至。要说漠北偏僻之地甚多,有的太远,来回一月不止,有的又太危险,实在不适合去……”

武媚娘忙道:“我们不怕兔险,你说哪里沙漠景致最好,百姓又最需要名医郎中的,咱们就去那里!”

她刚才听左少阳说要回京城,她还没有玩够,哪里就想回去,正想找机会跟左少阳说说,再玩些时日,却听的左少阳说要给漠北百姓看病,再停留些日子,顿时喜上眉梢,听得裴老爷说漠北缺医的各地,又说有些太险,武媚娘信奉的,就是无限风光在险峰,越是艰险的地方,风景就越好,且此女又是极其富于冒险者,性格决定命运,也才由此造就了一代女皇。

听了武媚娘这话,裴老爷赞道:“姑娘不畏艰辛,急民之所急,老夫实在佩服!”拿眼瞧向左少阳,见他点头赞同,便道:“要说沙漠景致好,而又缺医少药的,呃,莫过于绿叶城了。”

“绿叶城?这名字好好听,在哪里啊?”武媚娘问道。

“在南戈沙漠腹地!从这儿出发,大概有六七天的路,就到了。路程虽然不算长,但是一路之上都是沙漠戈壁,你们从灵州过来时的沙漠戈壁上还好找水,这南戈沙漠,却是根本找不到水源的。只有带水进去,不过到了绿叶城,就能找到水了,那是一片绿洲。”

“我明白了,所以才叫绿牛城,是吧?”

“是啊,姑娘真聪明,绿叶城不大,只有不到一千人,因为四面都是杳无人烟的沙漠戈壁,距离最近的村落,骑骆驼都要走四五天。路上时常舌黑沙暴,还有流沙。非常危险的。”

“那有狼群吗?”

“沙漠里没有,戈壁滩上有。经常有不怕死的行商被狼群吃掉呢。哪里太危险了先生你们还是不要去的好n……

“正好!爹!咱们就去哪里吧!好不好!”武媚娘摇着左少阳的手,撒娇道。

武媚娘非常富于探险,她又是已经死过两次的人,更主要的是,跟太子李治的不伦之恋,太子最终抛弃了她,情场上的失意,让她痛苦异常,对性命也不怎么看重了,这冒险探险除了好奇之外,还有故意用这种方式折磨自己,以减轻精神上的痛苦的意思在其中。

左少阳正想在一偏僻之地整死武媚娘闻言心中大喜,脸上却有些犹豫:“裴老爷说哪里太危险了啊。”

“危险的地方才好玩嘛啊不一一……”武媚娘觉得鼻己只想着玩也不合适,赶紧改口,一本正经道:“爹,哪里四周都是荒漠,极少有郎中愿意去的,如果爹爹你去给他们送医送药,那可比别处意义更大啊。好钢要用在刀刃,好医也要用在最需要的地方嘛。”

左少阳笑了:“瞧你说的,那好吧,那就去哪里吧。”

裴老爷搓着手,想着他们要去那凶险之地,万一遇到什么事情出了什么问题,岂不是自己害了人家?可是左少阳他们已经决定了要去,他也不好阻止,忙道:“既然先生已经决定要去绿叶城,那老夫也不好说什么,老夫手下有商队,可以领先生你们去绿叶城,大伙一起去,相互有个照应。”

左少阳可不愿意别人跟着,那样不方便下手,但是事情总是有正反两方面的好处的,虽然不方便下手,但是如果有旁人在旁,武媚娘意外死了,也有个人证,而且又是这漠北巨富裴老爷的人,自己治好了他夫人的怪病,他肯定会向着自己说话的。那样便神不知鬼不觉了,强过自己独自把武媚娘整死。

只片刻间,他便已经下定决心,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一次一定要整死武媚娘,否则绝不回家!

权衡利弊,有人跟在一旁比没人更适合,他当即抱拳道:“如此甚好,那可多谢裴老爷了。”

武媚娘自然不会说什么,有人一起去,她就更放心了。

裴老爷见左少阳答应了,也很高兴,商量好第二天早上便出发,裴老爷便告辞回去布置。

次日一早,裴老爷的商队便来了,他的商队可比海通的大得多,一个商队就有二十多人,而且这还只是裴老爷庞大的商队中的一支。

路上的东西已经预备妥当,左少阳他们只需要牵上自己的骆驼和毛驴,便可以跟着出发了。

丰州就在沙漠边缘,出了城便是戈壁。

这戈壁比先前他们经过的沙漠还要荒凉,地上除了大大小小的石头之外,几乎难以找到低矮的灌木,而且杳无人烟,他们走了整整一天,也没有遇到一个人。

由于已经到了冬季,戈壁上本来就没什么动物,仅有的要么南飞,要么冬眠了,除了无处不在的田鼠之外,几乎看不见什么动物。

第二天,连田鼠都看不见了,戈壁也渐渐变成了干冷的沙漠了。

整个气候比先前经过的沙漠更严寒,冻得武媚娘几乎不敢离开左少阳的怀抱。

由于去绿叶城非常危险艰辛,那里的人口又很少,也没有什么出产,百姓非常贫困,没有能力买货物,所以商队很少去哪里。包括裴老爷派出的这支商队。一两年也难得去一趟绿叶城跑买卖。所以他们其实对前往绿叶城的道路也不怎么熟悉。

行进的第三天,麻烦终于找上了他们!

这天中午,他们在一座沙丘下停下来吃东西。

这一天风都很大,漫天沙尘,吹得人走路都困难。

武媚娘想方便,自从上次遇到鬼火武媚娘方便都是要叫左少阳陪同的。

商队领队的告诉他们不要走远了左少阳答应了,带着武媚娘在大风中摇摇晃晃走过了沙丘。来到沙丘背后。左少阳转过身去,武媚娘很快方便完了。她系好裤子,突然看见不远处沙丘在打转。

她很奇怪,小心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她感到脚下一松,犹如半空失足跌落,整个身子猛地往下陷落!

流沙!

武媚娘已经听说过沙漠流沙的可怕,比江河里的漩涡还要恐怖得多漩涡还能游出来流沙一旦陷入,便只有死路一条!

她长声尖叫:“爹!”

左少阳猛转身,便看见武媚娘半个身子已经陷入流沙里!

他下意识想飞出飞索,可是立即又停住了,这不是个最好的灭掉对方的机会吗?干载难逢!

左少阳装着惊恐万状的样子,转身喊道:“来人啊!快来人救命啊!快来人啊!”

他一边喊看,一边手忙脚乱往走,试图要去拉她。

武媚娘尖声叫道:“不要过来!爹!危险!千万不要过来!”

就这么会工夫,武媚娘半个身子都已经陷进流沙里了!身子不停往沙里陷落,她一边惊恐地挥舞着手一边仰着头使劲喊着让左少阳不要靠近。

她死到临头,想的却还是亲人的安危,这让左少阳心中有些感动但是他立即让自己硬下心来,整个人趴在地上,慢慢往前爬。

商队的人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呼叫,一伙人冲了过来,看见这情景,顿时都吓坏了。

领队的高声叫道:“趴下!快趴下!趴在沙地上!千万别乱动!”

武媚娘也是被吓傻了,一听这话,顿时明白了,赶紧往前扑到,趴在了沙地上。这个姿势立即延缓了武媚娘往下陷落的速度,但整个人还是慢慢在往下陷!

“找绳子!”领队的叫道,“快!快去把骆驼背上捆货物的绳子解了拿来,把她拉出来!”

几个伙计又忙着要跑回去解绳子,领队又觉得不行,又赶紧道:“别去了,腰带!把腰带都解平来!扔给左先生,把她拉出来!”

几个伙计忙解下腰带,拴在一起,揉成一团,扔给前面趴在沙地上的左少阳。

左少阳一边嘶声叫着武媚娘,一边慌乱地理着那绳子,却好象越忙越乱,一时半会却找不到绳子头。

武媚娘大半个身子已经陷入了流沙!

左少阳还在一边整理那团腰带,一边慢慢往武媚娘那边爬,武媚娘绝望地望着他,嘶声喊着摆着手叫他不要过来。

常言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正在这时,一个伙计惊恐万状叫道:“黑沙暴!黑沙暴!”

所有的人都感到犹如一盆冰水从头浇了下来!

这里的黑沙暴里常常裹着龙卷风,黄沙漫天中,龙卷风会将地上的东西送到数百丈甚至上千丈的高空,若是人被卷上去,落下来,便成了肉饼。若说流沙还只能陷落个别人,可是这黑沙暴,如果不及时避开,那便要全军覆没!

领队的自然知道厉害,急声叫道:“先生快!快把她拉集来,咱们得赶紧躲黑沙暴!”

左少阳哪里愿意放弃这个干载难逢的机会,就算黑沙暴来了,他也要先弄死武媚娘!

左少阳装着没听见,还在往前爬,同时两手乱抖着手里的绳索,嘴里依旧呼喊着武媚娘。

商队的伙计们已经吓得脸都没颜色了,先顾自己性命要紧,哪里还顾得旁人,有胆小的转身就跑,只要有一个跑了,其余的哪里还会停留,立即跟着往骆驼队跑去,此刻只有赶紧骑上骆驼,然后朝安全的地带飞奔,才有希望从这恐怖的黑沙暴里活下来!

领队的吓得魂飞魄散了,一叠声叫左少阳快,可是左少阳似乎越忙越乱,怎么都打不开那揉成一团的腰带,而且关心女儿心切,只顾喊着女儿,似乎听不见他们的声音,眼看着伙计们都跑了,领队的一跺脚,也转身朝骆驼队跑去。

这里边只剩下左少阳和武媚娘了。

左少阳盯着武媚娘只希望她尽快陷到沙里去,然后他就能赶去骆驼队了他相信自己能赶上商队。前提是武媚娘马上得陷入沙地!

可是武媚娘是趴在沙地上的,陷落速度很慢,照这样子,要完全陷入,只怕还得一盏茶的时间。还武媚娘又知道厉害,根本不敢乱动,只要一动,不仅爬不起来,陷落速度反而会立即加快。

她不动就只能慢慢等吗?奶奶的,这时候不能装纯了她不动我动!飞过去一脚把她踩进沙里就完了反正死人是不会说话的,这时周围没人,不会有人知道是自巳弄死了她!

左少阳跪爬起来,便要飞身过去踩武媚娘。可黑沙暴的边缘已经非常靠近,狂风大作!吹得左少阳摇摇晃晃的。

他稳住身形,正要纵身而起,便在这时,他听到了武媚娘尖锐的尖叫,同时,瞧见了她恐怖的眼神正直勾勾盯着自己的身后,仿佛看见了什么超级恐怖的事!

左少阳下意识猛回头,便看见一个飞旋的巨龙从身后的沙丘顶上冒了出来!

龙卷风!

这龙卷风像一个巨大的漏斗,把地上的沙子吸入半空,一直卷入云层!

旋风里,裹挟着无数的黄沙,成了一条巨大的沙龙漏斗,摇摇晃晃地在空中飞舞盘旋着。迅速朝他们靠近!

这龙卷风躲在黑沙暴里,漫天沙尘,又是从左少阳身后的沙丘接近了他们,所以,到了近前都没有发现。

武媚娘的尖叫和惊恐的目光让他警觉了,可是,发现龙卷风时,已经太迟了,他根本来不及逃走,这龙卷风太大了,他纵身起来想要逃走时,依然不及!他立即被卷到了空中!

耳边听到武媚娘长声嘶喊:“爹一~~!”

翻转上升中,他看见了沙地里陷得差不多只剩一个脑袋的武媚娘,两手高举,在空中无助地挥舞着。

她怎么没有被卷上来?

左少阳脑中电闪,立即明白了,一~武媚娘整个身子差不多已经全埋在沙地里,便如沙地里的树根似的,所以没被卷上来。

卷住她,便如同卷住一根地上的树根,便能不被卷走!

他不及多想,一抖手,将手中那卷腰带飞出,卷住武媚娘伸向空中的手臂!

立即,他的身子定在了半空!腰带被扯得笔直!

但是,龙卷风的力量太大了,刚才只不过还没有进入风力中心而已。随着龙卷风的移动,罩住了两人,向上的吸力大增!

武媚娘的身子被扯得慢慢从沙地出来了,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最后,扑的一下,像一根白萝卜似的,从地里被拔了出来,飞上了半空!

两人被裹卷着迅速往高空中飞去!

左少阳心中一阵冰凉,这下死定了!绝对会摔成肉泥!

武媚娘娇美的身体在龙卷风中翻滚,将那根绳索缠得更紧了。

此刻,左少阳终于明白了,~~这女人是皇帝,她当皇帝是历史的选择,人要想挡住历史,无异于螳龖臂当车!所以,自己想尽办法也杀不了她!

既然是这样,她也绝对能平安度过这场黑沙暴龙卷风!可是,自己却要摔死了!

如果自己死了,那父母妻儿子女们怎么办?恐怕难免成为将来武则天屠刀下的冤魂!

转瞬间,他们已经离地上千丈,身下的山峦都成了小黑点!而且还在继续往上升。一一这么高的地方落下去,就算是牙齿也会摔碎!

他心中一阵悲凉,狂叫着,我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爹!我们要死了吗?n

耳边传来武媚娘绝望之际的声音。

左少阳惨然一笑,大叫道:“你是怎么都不会死的,可是命”只怕活不了了……”

刚说到这,左少阳心念一动,对啊,既然武则天是杀不死的,那自己只要紧紧抱着她,或许就能躲过死神的魔爪!

空中,他奋力收拢手中的腰带,三两下便将武媚娘拉到了身边,一把将她拦腰抱住。

武媚娘也紧紧抱住他,那条散开的腰带,在龙卷风中,如同一条长蛇,裹缠在了两人月上,将两人紧紧缠在了一起。

向上的风力更加强劲,两人像一发炮弹,一直朝着无垠的黑暗中飞去!

突然,周身金光万道,群星璀璨,耀眼生辉!

接着,便是轰的一声巨响,两人在串串金光中,同时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