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章 问剑塔

第四章 问剑塔

烈阳高照,地面上散发出阵阵热气,不断上涌。

但是,此刻李文云的心中却是一片寒冷,如坠冰窖,口中不停的低低念叨着:我的丹田被废了,我成了一个废物啦······

对于一个武者来说,丹田被废简直就是生不如死的一件事。

弈倾天淡淡地瞟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五人,眼中古井无波。昔日这李文云没少欺负他,弈倾天的废物名头也是他第一个叫出来的,今日李文云丹田被废也算是恶有恶报,丝毫就是惊不起弈倾天的同情心。

辱人者,人恒辱之!

既然做了,就要有承担的心理准备。

“弈倾天,你这个废物居然敢废了我的丹田!”

“我一定会让我大哥杀了你的,我一定!”

李文云怨毒地看着弈倾天,嘴里歇斯底里地叫嚣道。

“真是不知死活!我死不死,我不知道,但是你这辈子算是完蛋了。”

弈倾天有些讥讽的看着李文云,身影一动,腿影甩动,霎时就是将五人一脚一个踢飞出去。

这家伙难道不知道如今占上风的是他弈倾天,而不是他李文云吗?

形势比人弱,居然还敢如此嚣张放狠话,这不是找死吗?

要不是宗门禁止私下里自相残杀,弈倾天早就是灭了这丫的了。

不过虽然不能杀他,废了对方的丹田断绝对方的武道之路,却更是能够让对方生不如死,这种惩罚却是更加大快人心!

没有再管这些烦人的苍蝇,弈倾天脚步一移便是向着屋内走去。

如今他的修为已经达到后天五重天,实力的话,应该在后天八重天左右。

虽然相对于外门的大部分弟子而言,这种成绩已经算是出类拔萃,个中翘楚了,但是弈倾天觉得还是有些不够。

今日他废了李文云的丹田,以着李文云的嚣张性格,不可能不会找他大哥李文雨来帮忙的,日后弈倾天少不得要和李文雨交手。

而李文雨的实力现在至少已经达到先天二重天了,弈倾天这点实力可是有些不够看啊!

嘴角泛起一丝冰冷的笑意,弈倾天微微低头,低语道:“看来从现在开始,要拼命了!”

······

时间飞快的流过,修炼的时日总是不知不觉的溜走。

翌日。

弈倾天从修炼中苏醒过来,微微感受了一番体内更加雄浑的元气,嘴角不由挑起一缕笑意。

一晚上的修炼虽然没有让弈倾天的修为再度提升,但是弈倾天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丹田内的真气更加凝练雄厚了,而且隐隐间已经触碰到后天六重天的瓶颈。

“看来不久后就能突破后天六重天了。”

单手在怀里一抹,霎时一张白玉卡片出现在弈倾天手中。

这卡片乃是问剑宗弟子的身份象征,除了记名弟子外,其他弟子人手一张。

卡片分为白玉、黄玉、红玉、青玉以及紫玉五个等级,分别和外门、内门、真传、核心以及种子弟子相对应,弈倾天手中的这种白玉卡片就是外门弟子的身份卡片。

这些卡片除了证明问剑宗弟子的身份外,还是存储问剑宗弟子个人信息以及积分的道具。

积分可以说是问剑宗每个弟子最为重要的东西,因为在问剑宗,没有积分那就是寸步难行。

修炼的各个方面都是直接和积分相互挂钩,这次,弈倾天就是准备去问剑宗修炼圣地问剑塔修炼。

“这积分可是有些不够用啊!”

瞥了瞥卡片上少得可怜的积分,弈倾天不由苦笑一声:“不过应该能够支持修炼几天了。”

这些积分还是叶无名划给他的,也算是给弈倾天一个念想,以前的弈倾天一直没有用上,没想到今日倒是派上用场了。

一路晃悠着赶到问剑塔。

一座七层宝塔轰然映入弈倾天的眼帘,看着眼前辉煌大气的七层宝塔,弈倾天不由感到一股令人窒息的压迫感袭来。

“这就是问剑塔吗?”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问剑塔了,但是此刻目睹这庄严肃穆的宝塔,弈倾天面上还是不由流露出骇然之色。

问剑塔乃是供问剑宗弟子长老以及掌教修炼的地方,一共分为七层。

第一层乃是为外门弟子的修炼场所,第二层乃是内门弟子修炼场所,第三层乃是真传弟子也就是真罡修为弟子的修炼场所,第四层乃是核心弟子也就是真罡巅峰修为弟子的修炼场所。

至于第五层,那是为核心弟子第一人,也就是种子弟子准备的修炼场所,一人独霸一层!

第六层就是四大峰座以及掌教的清修之地,至于第七层,据弈倾天所知,好像还没有人能够踏上第七层。

这问剑塔层数越高,天地元气的浓度越是浓郁,同时给人的威压也是越高。

一想到就连掌教都是未能踏上的第七层,弈倾天眼中一缕兴奋的光泽悄悄闪过:“难度越大不是越有挑战性吗?这其中伴随着的机遇不是越是诱人吗?”

微微有些渴求的舔了舔嘴唇,弈倾天嘴角微微一咧,便是迈着从容的步伐,向着问剑塔的第一层走去。

迈过一级阶梯,恢弘厚重的塔门便是出现在弈倾天的视线中,塔门旁一位老者优哉游哉地躺在躺椅上,面前一张桌子方正地摆着,上面放着一个精致的小茶壶,水汽升腾。

弈倾天看了看这家伙这般悠闲的坐着,享受着,面上不由狠狠的抽搐了几下:“这丫的也太会享受了吧!”

好似能够听到弈倾天的心声一般,原本悠闲的躺在躺椅里的老者,懒洋洋的睁开一双略显浑浊的眸子,有些似笑非笑看着弈倾天:“小家伙,这般盯着我老人家看可是不好滴!老人家我可是会害羞滴!”

弈倾天嘴角狠狠一抽,面上清晰的浮现无数条黑线,“你妹啊!这老不修也太自恋,也忒不要脸了吧!”

弈倾天抬头看着半空,尽力使眼角的视线不接触老者的可耻嘴脸,免得污了自己的眼睛,哼哧着道:“那个······前辈,小子要在第一层修炼一天,有什么要求吗?”

弈倾天的表现被老者看在眼里,老者一双浑浊的眸子里不由闪过奇异的光泽,懒散地道:“把你的卡片拿出来吧!”

往日里那些宗门弟子来问剑塔修炼,大家都是忍着老者的性子,对他恭敬有加。

如今乍然见到弈倾天这幅模样,老者自然就是对弈倾天感到有些好奇。

听闻老者的话,弈倾天依言摸出白玉卡片交给老者,静静站在一旁。

老者接过卡片,在一个仪器上一划,霎时弈倾天卡片上的积分就是减少了一百,目光微微在弈倾天的身份信息上凝视了几眼,老者嘴角微微一动,随即就是交还给弈倾天。

“你是第一次来这里修炼吧!记住刚才从你的卡片上划了够你修炼一天的积分,时间一到,你就会被弹出修炼室,想再修炼,那就得再到我这里来刷积分,知道吗?”

拿回卡片,弈倾天点点头,表示理解,随即脚步不再停留向着塔内走去,现在的时间对他而言可是很急迫的,一分一秒都是不能浪费的。

塔门旁,老者眼中精光乍然闪过,目光微微凝视着弈倾天的背影,轻声嘀咕道:“这就是无名带回来的那个天生绝脉的孤儿吗?这小子可不像是没有修为的样子,若是老头子没看错的话,这小子的修为怕是有着后天五重天了,天生绝脉居然能够修炼······真是有趣啊!”

老者的自言自语,弈倾天没有听到。他也是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这个老者盯上了。

此刻,弈倾天正身处塔内的第一层中,宽广的空间中遍布着许多个大小相同、外形一样的修炼室,塔内的天地元气明显就是比外界的天地元气浓度要高上许多。

塔内元气都是这般高了,那这些修炼室内元气又该多么的浓郁啊!

弈倾天眼中流露出一抹期待之色,目光四下微微扫视了一番,整个第一层的布局瞬时就是映入他的脑海中。

塔内的这些修炼室,虽然外表上看起来一模一样,但是周遭的气流强度明显不同,想来在这第一层中,修炼室也是分等级、有好坏的差别的。

其中标着一号的修炼室,应该就是修炼效果最佳的修炼室,依次往下排,数字越高,修炼的效果应该越低。

视线在编号前四的修炼室上微微停顿了几眼,上面额外添上去了几个金光闪耀的名字。与其他的修炼室迥然不同,显得很是另类。

注视到那四个名字,弈倾天剑眉不由一挑:“哦!这是外门四秀的专属修炼室吗?”

那四个名字分别是冷孤寒、月清影、照天翼以及江不凡,这四人正是问剑宗外门四秀,冷月照江。

这四个名头可是如雷贯耳、响彻整个问剑宗,就连以前是个武道废物的弈倾天,都是对这四人了解颇深。

这四人占据修炼室最好的四个,看起来可能很是霸道,但是却又是合理至极的。

问剑宗本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上升到整个天痕大陆,莫不如是。

强者能够得到更多的资源修炼,而弱者只能吃着残羹冷饭,强者越强,弱者越弱!

眼中精光闪过,弈倾天心中低语道:总有一天,我会将我的名字刻在一号修炼室上!而且是七层宝塔的所有一号修炼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