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章 无故挑衅

第五章 无故挑衅

视线毫不留恋地离开那四个修炼室,弈倾天眼中流露出坚定的神色,脚步一动,便是向着剩下来的五号修炼室走去。

如今的弈倾天,实力还不能抗衡外门的这四个天才,若是不自量力的争夺这些修炼室,只会是自取其辱,所以弈倾天毫不犹豫的就是放弃了这四个修炼室,退而求其次,来到了五号修炼室的大门前。

拿出白玉卡片,弈倾天刚要刷一下卡片,一阵轰鸣声猛然响起,弈倾天目光微微一转,随即便是见到旁边的四号修炼室大门轰然打开。

一个一副娃娃脸的少年迈步而出,十五六岁大小,嘴角挂着一缕顽皮的笑意,身上一袭海蓝色的长衫随风飘荡,像是海浪起伏一般。

目光接触到少年的面容,弈倾天的瞳孔乍然一缩,脑海中往昔的一些记忆画面陡然浮现出来。

江不凡!

从四号修炼室出来的少年正是外门四秀之一,排名第四的江不凡。

“没想到这么快就是接触到了这些传奇人物,真是令人兴奋啊!”

嘴角划过一缕邪魅的弧度,弈倾天干净白皙的脸庞上陡然绽放出无尽的战意。

好似注意到弈倾天的目光一般,江不凡微微一撇头,霎时目光便是与弈倾天对了个正着。

轻轻一笑算是打了个招呼,江不凡目光一撇,在弈倾天准备进入的五号修炼室上停留了一下,眼中流露出一丝古怪之色。

恰在此时。

第一层中又是来了几人,江不凡微微注视了新进来的几人,眉头向着弈倾天挑了挑:“喂!小子!你是新来的吧!我劝你还是不要进这个五号修炼室为好。”

闻言,弈倾天眉头一皱,轻笑道:“为什么?难不成这五号修炼室也被你给占了!”

“的确是被人给占了,不过不是我,喏!那人已经来了!”

江不凡嘴唇向着新进来的几人努了努,对着弈倾天笑着说道。

弈倾天微微转过头来,霎时间,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便是映入眼帘。

记忆流淌,霎时弈倾天就是弄明白了这人的身份:外门老油条,焦飞虎。

据说,这小子从十五岁进入外门开始,到现在已经足足十五年了,但是仍旧是停留在外门,用了十五年的时间一身修为还是停留在后天之境。

仗着自己外门老牌弟子的身份,再加上他老爹乃是外门的一位长老,焦飞虎狐假虎威狗仗人势,平时可没少作威作福欺负新人。被外门弟子称为外门一霸,是个难缠的角色。

以前,弈倾天这家伙好像也是被他欺负过。

毕竟,这家伙也算是个废物,见到比自己更废物弈倾天,欺负欺负他也是能够减弱一下自己的自卑感嘛!

再说弈倾天的师父叶无名乃是四峰座之一,比起焦飞虎的老爹的外门长老身份要高上许多,欺负弈倾天能够得到的快感自然就是格外的强烈了。

想到这里,弈倾天嘴角的笑意逐渐变得有些寒冷起来,心中呢喃道:“看来也是时候找这家伙聊聊天了!”

就在弈倾天打量着焦飞虎的时候,江不凡稚嫩的声音又是响起,这会儿却是对着焦飞虎说的。

“喂!焦飞虎,借你的卡用一用,哥哥我的积分刚刚用完了,用一下你的刷一刷!”这小子岁数明显就是比焦飞虎要小上许多,可是在焦飞虎面前却是自称哥哥,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刻意讽刺焦飞虎都是大叔级别的人了,居然还在外门混。

听到江不凡的声音,弈倾天明显发现四周的外门弟子都是发出幸灾乐祸的笑声,而焦飞虎的面孔也是猛然黑了下来,这种奇怪的变化不由让弈倾天微微有些疑惑起来,这种事难不成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果不其然,接下来焦飞虎的话就是解开了弈倾天的疑惑。

焦飞虎黑着脸道:“江不凡,你不要得寸进尺!每次见到我,你都说你的积分没了,世上有这么凑巧的事吗?”

江不凡嘻嘻哈哈的笑道:“这不正是说明我们两个人有缘分吗?瞧你那小气样,有借有还,又不是说不还你,我江不凡的信誉难道你还信不过吗?”

江不凡的这话一说出口,四周登时响起阵阵唏嘘声,显然这个江不凡的信用度很是低下,听到四周外门弟子的唏嘘声,江不凡也不懊恼,只是嘻嘻哈哈地看着焦飞虎,看来对方要是不借给他积分,今天是难以脱身了。

弈倾天眼中浮现出一缕笑意,暗道:看来这个江不凡没少向焦飞虎借积分,而且应该都是没还,老早就是听闻外门四秀,个个性格都是奇异之辈,今天算是见识到了。这江不凡应该就是看不惯焦飞虎平时的作风,才故意刁难对方的。

不过这家伙倒是挺好相处的啊!

听到江不凡无耻的言论,焦飞虎面色一阵发紫,良久才吐出一口闷气,有些憋屈地道:“好!江不凡,这次我借给你,以前你找我借的我也不要你还了。但是这是最后一次借给你了,你若是再这般横行霸道,哼哼!······要知道我父亲可是外门长老,你可还没有晋升内门弟子啊!”

最后一句话,焦飞虎说的咬牙切齿,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外门长老对付一个外门弟子还是能够轻而易举地做到的,虽然对于江不凡这种天才弟子,对付他们可能麻烦一些,但是终究还是能够捏死的!

只是付出的代价要惨重一些而已!

“你在威胁我!”

面上嘻嘻哈哈的笑意霎时收起,江不凡面色猛然变得冰冷无比,眼中凶光泛滥,静静地凝视着焦飞虎,四周氛围瞬时一凝。众人也是不敢笑了。

被江不凡静静地盯视着,焦飞虎眼角不由自主的狠狠跳动起来,一股难以抑制的恐惧感袭来,虽然他的修为和江不凡一样,都是处在后天九重天,但是人家江不凡可是处在九重天巅峰,虽是可以突破先天之境,而且对方还是个天才人物,

要真的打起来,他这个老牌的外门弟子还真是打不过这些新秀的。

焦飞虎面皮狠狠**了一阵,有些屈辱地含糊道:“不是威胁,只是劝告而已!”

江不凡不屑的瞥了对方一眼,伸出手,冷冷道:“卡片拿来!”

焦飞虎不甘的掏出卡片递给江不凡,心疼的看着江不凡哗啦一下就是刷了一下,心中苦笑道:这次交的积分算是给这小屁孩做嫁衣了。

江不凡肆意欺辱焦飞虎的场景被弈倾天看在眼里,让弈倾天更是深刻明白了这个世界的残酷,看到焦飞虎面上的不甘之色,弈倾天不由冷冷一笑: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恶人自有恶人磨!

若不是焦飞虎平日里肆意欺压外门弟子,想来江不凡也是不会找上对方的,只能说是恶人有恶报!

看完这场闹剧,弈倾天目光若有深意地在焦飞虎身上停留了一下,随即转身掏出卡片在五号修炼室上一刷。

脚步一移,弈倾天便是准备进入。

陡然间,一阵劲风袭来,直直向着弈倾天的后脑勺射来。

弈倾天眉头猛然一挑,头微微一撇,霎时劲风便是擦着耳边鬓发飞过。

“咦?”

一声有些惊讶的轻咦声响起,显然对方对于弈倾天能够躲过他的攻击感到很是惊讶。

轻而易举地躲开对方的攻击,弈倾天缓缓转身,目光在对方脸上微微一顿,冷冷道:“焦飞虎,你是何意?”

“咦?你认识我?那就好办了!”焦飞虎高傲的一笑,下巴抬起,点点了已经被弈倾天打开的五号修炼室,狡猾地笑道:“小子,这个五号修炼室可是大爷我的专属修炼室,你居然胆敢私下里开启,你该当何罪!”

弈倾天心中冷笑一声,知道这逗逼刚刚被江不凡欺负了,这会儿抓住他当出气筒了。

周围还未离开的众人看到这幅场景,不由都是停下身子,叽叽咕咕的议论起来,看起热闹来了,江不凡也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对峙的两人。

焦飞虎看到弈倾天不言不语,以为弈倾天怕了,不由得意一笑:“小子,老子也不要你向爷爷磕头认罪了,这样吧!以后祖宗我的积分花费都算在你的头上就行了,算是你孝敬祖宗的!”

听到焦飞虎一声不停一声地自称“大爷”“老子”“爷爷”“祖宗”,弈倾天眼中寒光爆射。

嘴角划过一个残忍的弧度,弈倾天冷冷道:“你是逗逼吗?”

你是逗逼吗?

冷冷的话语在宽广的第一层悠悠传开,霎时整个第一层都是猛然一静,落针可闻!

片刻后,漫天的喧哗声便是铺天盖地地响起来。

“我去!这小子是谁啊!这么嚣张!”

“该不会是新来的吧!”

“可是没听说宗门新招弟子了啊!”

“那······这小子是个疯子?”

“依我看啊!这小子肯定是刚刚从记名子弟升上来的,看到江不凡欺负焦飞虎,就以为焦飞虎好欺负,他也不照照镜子,他以为他是照天翼还是冷孤寒啊!”

漫天的喧哗声沸沸扬扬传开,焦飞虎的面色黑得像锅底一般。

这小子真是找死!老子正愁没人给我出气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