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7章 打脸

第七章 打脸

焦飞虎的话也是引起众人的共鸣,实力差距太大,什么剑法能够弥补这么大的差距?

看到焦飞虎面上的不屑之色,弈倾天嘴角不由挂起诡异的弧度,心中暗道:今天就让你尝尝小爷的破山剑!

焦飞虎瞥到弈倾天嘴角的古怪笑意,面色不由一变,心中情不自禁地就是警惕起来,这小子难不成还有什么后手不成?

在焦飞虎有些不安的眼神中,弈倾天手中的长剑却是越舞越慢,一股无形的气势缓缓释放出来,焦飞虎心中的不安也是越来越浓。

不远处的江不凡看到这一幕,眼神也是不由一变,眉头紧紧皱着。

在众人戏谑的神色中,弈倾天的剑招猛然变得无比厚重起来,瞬息间众人皆是感受到一股沉闷窒息感传来,好似有着一座巨山压顶而来一般。

疾驰的焦飞虎身形也是不由猛然一滞,瞧见这幕的弈倾天眼中精光爆射而出。

“就是此刻!”

速度猛然再度提升,弈倾天飞身而起,手中长剑划过一个闪耀的光圈向着焦飞虎轰然砸落。

“混蛋!这到底是什么剑招?!”

焦飞虎怒吼一声,声音里充满了惊慌和羞愤,弈倾天的剑招好似将空气都是凝结了一般。

他的身体此刻好似处在粘稠的沼泽之中一般,阻力极大。

运转起全身修为,焦飞虎艰难地破开弈倾天剑招的厚重束缚,勉强抬掌向着弈倾天的攻势挡去。

只是,高手过招,一分一秒的迟疑停滞都是可能成为致命的破绽!

“刺啦!”

一声割破肉皮、切进骨肉的摩擦声响起,随即半空中便是猛然爆出几缕血花,在空中绽放!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错身而过的两人,一时间居然有些反应不过来,目光瞥了瞥焦飞虎脸庞上那道深可见骨的狰狞伤口,众人一时间犹如在做梦一般。

焦飞虎居然受伤了?!

而且是被公认的废物打伤的?!

伸手抹了抹脸上的伤口,看到手中那抹刺眼的血色后,焦飞虎彻底爆发了:“你居然伤了我?你居然能伤我?我、发誓、要好好的玩死你!!!”

剑微扬,弈倾天冷声道:“我也正想和你好好玩玩······”

就在众人以为这两人还要打上一场的时候。

“······不过,小爷暂时没有时间,所以我们再见啦!”

一声轻笑,弈倾天头微微一撇,左手俏皮地摆了摆,随即身体猛然一转,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中,几个闪烁间就是进了五号修炼室。

“轰隆!”

一声轰鸣,修炼室的大门轰然落下,弈倾天有些讥讽的笑脸在门后若隐若现。

“我去!这小子忒坏了!”

“是滴是滴!很有老子当年的风范!”

“······”

任谁听到弈倾天先前的一句话,都是认为弈倾天会堂堂正正,马上和焦飞虎来上一场生死决斗。

哪里会想到,一个眨眼的时间,弈倾天居然就是玩了这么一手。

这他娘的可是实实在在的的打脸了,而且还是接连不断打了几个响亮的耳光。

今天,焦飞虎的一张老脸算是丢尽了!

众人有些戏谑地看了面色黑紫黑紫的焦飞虎,随即,有些弟子便是匆匆忙忙地向着各自的修炼室而去。

如今焦飞虎正在气头上,就像是一座随时都是会喷发的火山一般,自己这些人还是不要出现在这条疯狗面前,免得被他逮到乱咬。

“江少,你知不知道方才弈倾天用的是什么剑招啊!感觉好恐怖啊!”

就在此时,一个弟子有些疑惑的向着江不凡问道。

“对哦!他那一招使出来后,我都是感觉全身骨头都要被压碎一般,就像是······”

“就像是一座大山压在身上一般。”

一个弟子接过话头,有些惊惧地道。

方才弈倾天那招若是对着他们使用,怕是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是没有丝毫抵抗之力的。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江不凡微微有些迟疑,有些不肯定地说道:“若是我没有看错的话,弈倾天的那式剑招,应该是咱们问剑宗的破山剑,只是······有些不一样!”

“什么?破山剑!?”

“怎么可能?破山剑有这么牛逼,我怎么不知道!”

江不凡有些鄙夷地瞪了对方一眼:“你不知道,那是因为你废。”

面色有些严肃,江不凡收起脸上的玩笑之色,道:“破山剑作为外门弟子必修的剑招,自然有着它的不凡之处,我们之所以不能发挥出那样的威力,只能说我们还没有领悟它的精髓,若是我们能够真正学会它,想来破山剑在我们的手里,也是能够发挥出弈倾天使出的那般威力。”

听到江不凡的话,众人都是不由点点头,其中一位弟子有些迟疑道:“那江少有没有领悟破山剑的精髓呐?”

话语一出口,他旁边的一个弟子就是狠狠的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有些不屑地道:“你逗逼吗?就连弈倾天那个废物渣渣都是领悟了,江少这般的天才人物怎么可能没有领悟,难道你以为江少比弈倾天还要渣渣!”

说完话,那位弟子有些讨好的看了江不凡一眼,有些雀跃地道:“是吧?江少!”

他却是没有发现,江不凡的脸已经开始变得和焦飞虎一眼黑紫了。

讨好的结果就是狠狠地被江不凡拍了一下脑袋,丢下一句话,江不凡就是愤愤而去。

“江少这个称呼可是不敢当,小子可是比起弈倾天那个废物还要废物的渣渣,怎么能够得到你的这般礼遇呐!”

耳边回荡着江不凡的话,那位弟子有些艰难得开口道:“难道江少也是没有领悟破山剑的精髓?”

旁边的众人都是一副看逗逼的样子看着他,嘴上都是噙着幸灾乐祸的笑意,这个逗逼算是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

心中想着江不凡的那番话,众人面面相觑间,都是有些惊讶,眼中难以掩饰的惊骇之色流淌而出。

“这个弈倾天的天资难道比起江少还要妖孽?”

“这下子外门有些热闹了!”

江不凡说话时,并没有放低声音,所以,整个第一层的弟子都是听到了江不凡的话,大家对江不凡的眼力还是很信服的。

这让大家都是意识到,往日有着外门第一废物之称的弈倾天,这个废物的帽子怕是摘定了,说不得日后的外门四秀也得变化变化了。

焦飞虎虽然看不惯江不凡,但是对江不凡说的话还是很信服的,了解到弈倾天的天赋居然如此卓绝,他的心中不由升腾起阵阵恐慌。

他往日可是没少欺负弈倾天,再加上今日两人的结仇。

新仇旧恨!

弈倾天肯定是会找他的麻烦的。

而以着弈倾天的天赋,说不得要不了半年的时间,对方就能超越他了,那时自己岂不是惨了。

想到这里,细密的冷汗不停的从焦飞虎的额头上流下,一种暴虐的杀意猛然充斥了焦飞虎的整个胸膛。

先下手为强!

在弈倾天没有成长起来之前,先废了他!

狠毒的念头一旦升起,就是如同附骨之疽一般,难以磨灭。

所有的念头在一瞬间就是完成,焦飞虎脚步一动,来到五号修炼室的门前,在众目睽睽之下,居然盘腿坐下,赖在弈倾天的修炼室门前不走了。

还未完全散开的人群,看到焦飞虎像是一条看门狗一般守在修炼室门前,嘴角不由都是扯出古怪的笑意。

念头一转,大家都是猜测到了焦飞虎的打算,不由都是幸灾乐祸起来:看来焦飞虎也是心急了,惹来一个这么牛逼哄哄的对手,想要先下手为强废了对方吗?

有着好戏看,算是为枯燥的修炼生活提供一些乐趣,众人自然就是不走了,齐齐聚在五号修炼室的周围,看起热闹起来了。

“你说这弈倾天能够在修炼室里待多长时间!”

“修炼室中威压伴随着元气浓度的提升而增大,以弈倾天表现出来的实力,大概能待上一个时辰吧!”

“那可不一定,弈倾天这小子的修为,肯定是借助灵丹妙药提升的,根基虚浮,最多只能待上半个时辰!”

“这也有道理!”

······

就在焦飞虎守株待兔,众多弟子八卦的时候。

身处修炼室中的弈倾天却是在进行着艰苦的训练。

甫一进入修炼室,伴随着一股庞大的压力袭来,弈倾天猛然就是感觉到丹田中的元气一阵波动,一股蠢蠢欲动的感觉猛然袭来。

先前,弈倾天的修为就是达到后天五重天巅峰,接触到后天六重天的瓶颈了。

如今换了一个环境,猛然接触到修炼室中浓郁的元气,在修炼室内的威压下,那种突破的感觉也是越来越浓了。

“还是缺了点压力啊!”

感受到丹田中的波动逐渐平息下来,弈倾天微微低语道。

“那就先把元气全部耗尽再说。”

右手一抹,长剑瞬时落在掌心,弈倾天身影一动。

顿时,整个修炼室内剑光纵横捭阖,剑气四射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