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8章 破纪录

第八章 破纪录

破山剑再度展开!

先前和焦飞虎的交战,也是让弈倾天见识到了破山剑真正的威力。

只是弈倾天感觉自己还未真正完全领悟破山剑,先前接触到的也只是一些皮毛而已。

此刻在修炼室巨大的威压下,施展起来破山剑,一种若有若无的明悟便是猛然划过弈倾天的心头。

弈倾天面色一喜,矫捷的剑式霎时一变,变得大开大合。

一种厚重如山的气势猛然荡漾开来,遍布整个修炼室,空间一阵凝滞!

剑光闪耀,好似化作道道剑山一般,轰然砸落!

漫天的元气一阵动荡,随着弈倾天手中长剑的舞动,一股无穷的吸力猛然爆发开来。

天地元气化作道道庞大的龙卷风,在修炼室内呼啸而过,纵横捭阖,睥睨四方!

弈倾天身处狂风之间,却是不由心生一股豪迈之情,猛然发出一声长啸。

“哈哈!给我停!!!”

喝声传出,室内呼啸的龙卷风猛然就是一定,整个空间霎时便是定格不动起来,好似被凝结了一般。

挥舞的长剑猛然收起。

“呼呼!”

静止的画面猛然破碎开来,阵阵的龙卷风呼啦一声破裂开来,消散开来,重新化作天地元气散落修炼室内。

弈倾天看着自己的成果,面上不由露出一丝欢喜之色来,心中暗道:这破山剑作为外门弟子必修的剑术,果然不同凡响!今日我从中领悟的东西,倒是和前世那所谓的举轻若重有些类似,不过好像要比举轻若重还要厉害一些。

弈倾天的领悟乃是将自身周围气场凝固,在敌人身上施加特强的重力场,让对方速度实力受限。

这种限制对方速度的招式,在敌对两方交战时,起到的作用可是无比巨大的,

试想若是你和敌人打得不分上下,对方突然来上这么一招,你岂不是瞎了!

高手过招,胜负就在一线之间!

弈倾天知道自己这次发了,但是他却是不知道,他的收获可不是简简单单就可以评价的。

这次的领悟产生的利益可是极为深远的······

体内元气消耗一空,一阵极度饥渴的感觉从丹田中上升而来,就好像是丹田也是饿了一般。

弈倾天微微一愣,随即面色大喜,这种感觉错不了!

正是修为要突破的感觉了!

单手轻拂地面,随即弈倾天盘腿坐下,十指舞动,体内太极玄心诀瞬息运转开来。

霎时,修炼室内的天地元气呼啸而过,化作一个庞大的漩涡,直直盘旋在弈倾天头顶上方。

漩涡底端连接着弈倾天的身体,一股庞大的吸力从弈倾天体内传出,无尽的天地元气被弈倾天吸收,然后快速炼化,化作幽黑色元气存储在丹田中。

犹如鲸吞一般的吸收持续了足足一个时辰方才停下。

“轰隆!”

身体中猛然传出一声巨响,弈倾天身体微微一震,霎时一股霸道无比的气势散发而出,震荡开四周的元气,弈倾天的周围瞬息就是形成一片真空地带。

气势一收,四周气流猛然又是回流过来。

弈倾天捏了捏拳头,毫无花哨的一拳猛然向前轰出。

“砰!”

空气中霎时传来一声爆响,像是实物被打爆一般。

见到自己一拳打爆空气,弈倾天眼中喜色也是难以掩饰的流淌而出,低声轻语道:“这一拳的实力,怕是有着我先前对付焦飞虎的那一剑的威力了,若是现在我再对上焦飞虎,即便是不施展破山剑,也是可以在他手中全身而退了,若是用上厚重之力的话,我有信心能够杀了焦飞虎!”

微微抬了抬头,弈倾天眼中一片冰寒:“焦飞虎难逃一死,即便杀不了他也要废了他!现在是修炼那门武学的时候了。”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弈倾天眼中一片火热。

当初,弈倾天得到太极玄心诀的总纲和第一重心法时,第一重心法中附带了一门武学,只是弈倾天看了几遍,由于修为不够不能修炼。

于是弈倾天便是将它暂时放下了,先修炼起问剑宗的武学,如今破山剑的修炼已经算是大成。

弈倾天在修炼过程中也是对那门武学有了些领悟,修为也更进了一重天,此刻却是正是修炼那门武学的机会。

“一气化三清,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

低声呢喃中,漫天停歇的元气再度激荡起来,弈倾天的身姿在其中若隐若现。

······

就在弈倾天忘我的修炼中,时间一分一秒的流淌而过。

而在五号修炼室外,聚集在修炼室周围的弟子却是越来越多,个个都是面色惊奇的看着紧闭的修炼室大门。

弈倾天进入修炼室已经有两个时辰了!

这些修炼室虽然能够提供超越外界的修炼条件,但是伴随着浓郁的天地元气,其内的威压也是越强。

所以,外门弟子在里面修炼时,待上一段时间就不得不出来恢复一些,免得长时间的修炼对身体造成伤害。

一般,第一次进入修炼室修炼的弟子,最多只能在里面待上一刻钟,就不得不出来恢复一下。

虽说第一次进入修炼室的弟子,他们修为一般都是在后天五重天之下,在修炼室内待上的时间不足片刻钟也是情有可原的。

但是,弈倾天可是也是第一次进入修炼室修炼的,人家却是已经在里面待了两个时辰了。

虽说弈倾天先前表现出来的实力,足足有着后天八重天之高,但是能够在第一次修炼的时候,在修炼室里面待上两个时辰,那也是有些恐怖啊!

眼睛死死盯着修炼室大门,此刻,焦飞虎心中的不安也是隐隐间沸腾起来。

当初,他的修为处在后天八重天的时候,他最多也只是在里面呆了一个时辰而已。

即便是如今他的修为已经达到后天九重天了,他的极限也只是两个时辰而已,和现在的弈倾天打平了。

可是,虽然焦飞虎不知道弈倾天的修为到底处在何种层次。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弈倾天的修为绝对比他低,不然先前弈倾天也不会不战而逃。

如今弈倾天居然能够在修炼室里面待上两个时辰,这小子的天赋可是着实可怕!

若是让这小子再进一步成长,焦飞虎已经可以预料到自己的死期了。

“绝对不能让这小子活着出修炼室,老子拼死也要将他杀了,有父亲大人的打点,相信这个废物死了也就死了!”

这一刻,焦飞虎居然想要冒险绝杀弈倾天了。

可见弈倾天表现出来的天赋,已经让焦飞虎感到极度的威胁了。

焦飞虎的焦躁模样被众多外门弟子看在眼里,众人不由都是心中暗暗冷笑,暗道: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这焦飞虎平时欺负人惯了,以前只有江不凡有事没事地整他。

今日看来,以后又要多上一个弈倾天了。

焦飞虎焦急着,众人心中幸灾乐祸。

时间就是在众人无聊的等待中逐渐流逝,而众人也是由一开始的惊奇,逐渐的变成惊讶,再变成惊愕,最后已经完全变成惊惧了。

因为,弈倾天已经足足在里面呆了八个时辰了,仍旧没有出来,这个时间点已经是和外门四秀的老四江不凡持平了。

“怎么?那小子还没有出来吗?我记得好像已经有八个时辰了吧!奶奶滴,居然已经和老子当初的成绩持平了!这小子的修为还比老子低呐!”

一个有些戏谑的声音微微响起,在落针可闻的第一层内荡漾开来。

说话的人正是江不凡。

众多的外门弟子面色古怪的看着江不凡。

类似方才的话,江不凡已经说了不下六次了,每次过了一个时辰,这小子就是像鬼一般突然出现,来上一句,搞的好像大家不知道弈倾天在里面待了多长时间一般。

目光转向因为江不凡的话面色更加惨白的焦飞虎,大家心中不由都是暗自鄙夷江不凡:这丫的明显就是嫌焦飞虎不够心慌,故意恶心对方,这小子也忒邪恶了,亏我们还一直以为这家伙就是一个纯洁的小弟弟呐!

在江不凡出现恶心了一下焦飞虎后,时间在众人的凝视下,仍旧是缓缓流淌而过,一分一秒的溜走。

······

修炼室内,弈倾天完全就是忘记了时间,全身心地投入到修炼之中。

“一气化三清!分身!”

一声低语声传出,空气中一阵波动猛然传出。

“嘭!”

伴随着低沉的气爆声,只见修炼室内诡异的出现两个弈倾天,两人长得一模一样,只是若是仔细观察,还是能够发现其中一个弈倾天的身体有些虚幻、不真实。

“啵!”

犹如气球被尖锐的长针扎破一般,啵的一声,只见那个比较虚幻的弈倾天身体维持了几息的时间,便是猛然炸裂开,化作天地元气四散开来。

弈倾天的面色一片惨白,好像是大病初愈一般,但是眼中却是熠熠生辉,璀璨若星辰。

看着消散开来的那个身体,弈倾天眼中笑意盎然:“这一气化三清真是够难修炼的啊!不过如今总算是有些成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