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9章 一掌败敌

第九章 一掌败敌

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弈倾天心中暗道:“现在我还不能发挥出一气化三清的真正实力,但是若是使用恰当,还是能够在实战中发挥出出乎意料的效果。”

“只是,这一气化三清也太变态了,我到现在就是连皮毛都是没有接触到,根据太极玄心诀记载,一气化三清若是修炼到高深的境地,都是能够化出实体来,我现在的境界差的太远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达到这般厉害的程度!”

难以言喻的酸痛感猛然从身体各处传来,让得弈倾天眉头不由一皱,暗道:看来我的身体也是到了极限了,恢复一下就出去吧!

先前一直沉浸在对一气化三清的修炼领悟中,居然不知不觉地身体就是达到极限了。

微微盘腿坐在地面上,太极玄心诀运转,顿时天地元气化作道道暖流汇集到弈倾天的丹田中。

而弈倾天惨白的面容也是逐渐红润起来。

······

静,无比的静。

这就是此刻问剑塔第一层的景象。

娃娃脸的江不凡,抹了抹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有些啧啧叹道:“啧啧!真是牛逼啊!话说老子一直就是想要狠狠地打一打照天翼那张臭脸,一直没有机会,没想到今天倒是有人办到了!这小子真是牛逼啊!”

江不凡说出这话的时候,弈倾天在修炼室内待得时间,已经达到整整十个时辰了,与外门第二的月清影的记录已经持平。

最高纪录乃是冷孤寒的十一个时辰,接下来就是月清影的十个时辰,照天翼的九个时辰,最后江不凡的八个时辰。

而且这些成绩纪录都是他们四人历来的最好成绩纪录,可不是像弈倾天一般,乃是第一次的成果。

伴随着江不凡的话语传开。

“咕隆!”

整齐的吞咽唾沫的声音响起,一位弟子干涩着嗓子:“江少,这小子有这么牛逼吗?不会是已经在修炼室内昏过去了吧!”

这话一出口,众人眼中都是一亮。

焦飞虎面上突然就是焕发出夺目的光芒,哈哈大笑。一位外门弟子恭维道:“是了!这小子肯定是知道自己得罪了虎少,所以赖在修炼室内不敢出来了,现在肯定已经憋死在里面了。”

“说不定已经压成肉渣了!”

“虎少威武啊!兵不血刃就是憋死对方,虎少真是天才啊!”

焦飞虎心中一片惊喜,有些装模作样地谦虚道:“哪里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我可是没有打算杀他,若是他真是出了什么事,你们可要替我作证,那是他自己憋死自己的!”

说话间,焦飞虎眼中的得意如江水泛滥一般,再也掩饰不住,心中暗道:亏我担心了那么久,居然没想到这小子可能已经死在里面了,真是失误啊!

不过就算是你死了,老子也要拿你的尸体发泄一番,谁叫你让老子担惊受怕了这么久呐!

心中狠毒的念头泛滥着,焦飞虎眼中残虐的神色一闪而过。

“虎少放心,这小子自己找死,怎么能怪道虎少的身上呐!大家说是不是!”

“对对!我们一定会替虎少作证的!”

“修炼室的们打开后,老子非要狠狠的踹死弈倾天这逗逼的皮囊,tmd居然让老子白白兴奋了这么久!”

叽叽呱呱地讥讽嘲笑声不断传来,都是支持焦飞虎,或者商量着待会怎么虐弈倾天的尸体的话题。

江不凡面露冷笑之色,暗道:实力达到后天八重天,师父更是四峰座之一,弈倾天有必要怕你怕到活活把自己憋死在修炼室里吗?

愚蠢也要有个限度,好不好?

好似验证江不凡的话一般,

“轰隆!”

一声巨响传来,众人不约而同地皆是将视线聚焦到五号修炼室的大门,

在众人的注视下,只见尘封已久的大门轰然开启。

“tmd!一天的时间到了吗?弈倾天那个废物的尸体要弹出来了吧!”

“那个······现在好像才过去十个半时辰,还没有过一天呐!”

“没过去一天?什么?没过去一天?!那门怎么开了?难道······”

一个疯狂的念头难以抑制地在众人脑海中浮现出来,如同附骨之疽一般挥之不去!

“哒哒!”

轻柔的脚步声在寂静的空间内响起,一道白色飘逸的身影若隐若现。

“嘶嘶!”

见到这一幕,众人心中再无怀疑,弈倾天这个家伙真的没死,而且还在修炼室被待了十个半时辰!

一想到这里,众人心中如同瀑布飞流而下一般,哗啦啦一片激荡!

“话说······刚才谁诅咒我来着,我一出来就是听到这么残忍的话,我可是太伤心了。”

风轻云淡的口气,熟悉的声音微微荡漾开来,众人听着这轻柔温和的语句,心中却是一片冰冷,惊惧。

方才还在叫嚣着尸体的家伙此刻面色毫无血色,一片惨白,心中一片冰冷:我怎么这么倒霉,瞎起哄随便说的一句话,居然就是被他听到了。

想起先前那个被废除丹田的外门弟子,脑海中浮现出弈倾天指尖吹落血珠的淡然姿态,这位弟子浑身都是不由发颤起来。

眼珠微微抬起,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轰然映入眼中。

“噗通!”

一声肉体狠狠砸落地面的声音响起,却是这位弟子被弈倾天看了一眼,吓晕过去了!

江不凡嘴角有些抽搐地看着这幅画面,低声骂道:“娘的,老子怎么就没有这么雄厚的王霸之气呐!都怪老子长得太帅了,不像弈倾天那小子长得那么凶狠!”

江不凡有些自恋的话传出来,霎时就是让紧张的气氛稍稍缓和了一下。

众人心中暗骂道:就你丫的还好意思说别人长得凶狠?真说起来,你这娃娃脸比人家弈倾天可是凶狠多了,人家弈倾天长得就像是一个文弱书生一般,哪里有半点的凶狠模样,虽然性格的确有点狠辣!

脚步踏出修炼室,弈倾天目光微微一转,四下里扫视了一番,视线在江不凡身上停留了一下,随即转开,最后定格在焦飞虎有些忌惮的脸庞上。

两人视线交汇,霎时空中好似有着电光闪过一般。

浓郁的杀意缓缓从两人身上升腾而起,此刻不仅焦飞虎对弈倾天有着杀意,弈倾天对焦飞虎也是杀意蔓延。

不论是以前焦飞虎肆意欺辱弈倾天,还是先前焦飞虎无理取闹找弈倾天的麻烦,都是让弈倾天有着足够的理由杀对方。

“小子!怎么不在里面躲了?”

焦飞虎猖狂一笑,狰狞的面孔寒光闪烁。

弈倾天淡淡一笑:“躲避只是因为暂时没有把握对付你,如今我出来了,只能说明······你已经不被我放在眼里了!”

不被我放在眼里了!

这句话一说出口,众人眼皮不由一跳,心中暗道:这弈倾天话也说的太张狂了,外门中能不把焦飞虎放在眼里的眼前就有一个,再加上那三位,也只有这四位才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你弈倾天刚刚还在焦飞虎手下逃窜,现在居然就是说出这般狂妄的话,未免也是太不自量力了吧!

焦飞虎怒极反笑:“哈哈!不把我放在眼里?就你弈倾天,一个依靠好师父的野种······呃!”

野种!

弈倾天目光微微一定,眼中尖锐的冰寒之气蔓延开来,“呵呵!我弈倾天虽然是个弃儿,但是这幅身体却是那二人给的,虽然他们抛弃了我,但是我不允许任何人侮辱他们!任、何、人!”

“我就是侮辱了他们,你又能怎样!”

“我能杀了你!”

话音未落,一道白影急速闪过,空气中霎时就是一凝。

幽黑色的元气在弈倾天掌心凝聚,幻化成一座迷你的小山模样,狠狠的向着焦飞虎砸落而去。

这招却是弈倾天将破山剑的剑招,以着掌力使出,威力虽然比不上剑招,但是也是着实不弱。

庞大的压力压迫而来。

焦飞虎面上却是没有丝毫的惊慌之色,冷笑一声:“同样的招式对我根本就是没用,上一次让你伤了我,这次我要狠狠的讨回来!”

“金灵指!”

冷喝一声,焦飞虎双手猛然化作金黄之色,犹如黄金铸就的一般,十根手指顿时化作尖锐的长枪一般,携带着破风声,狠狠向着弈倾天的手掌刺来!

“轰!”

双招交接,一声爆响,随即气浪排空,逼得围观的众人纷纷退开,留下一个以两人为中心的大圆圈。

“嗤嗤!”

劲风逼迫而来,弈倾天脚步在地面一踏,擦着地面退开几十米远才停下步伐,面色有些惊异的看着对面。

对面焦飞虎却是颇为狼狈的倒退开来,最后直直撞到塔壁,方才止住身形,面上一片潮红,焦飞虎张嘴便是吐出一口血而来。

眼中有些惊惧地瞪着弈倾天,焦飞虎不可置信地嘶吼道:“怎么可能?先前你的实力明明没有这么厉害的,难道······你在这短短的十个时辰里修为又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