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1章 狠狠地打脸

第十一章 狠狠地打脸

最让众人惊骇的是,站在焦飞虎面前的照天翼,身上居然也是狼狈不堪,面色一片涨红,显然方才弈倾天的突然一掌也是让照天翼有些不好受。

能够将外门第三弄成这幅狼狈模样,在众人看来,弈倾天的确是可以死而无憾了!

“一招!”

“我要一招解决掉你这个渣渣!”

眼色冷漠,照天翼浑身气势再度变化,右手一握,登时一把闪烁着冰冷光泽的匕首滑落手心。

匕首握在手中,照天翼的气势猛然一收,变得深不可测!

清风微微吹荡。

“不好!照天翼要出绝招了!”

江不凡神色一凝,出声道。

弈倾天深深吸了口气,右手轻探握住冰冷的剑柄,一股厚重如山的气势猛然从弈倾天身体中释放出来,弈倾天整个人的气势再度提升。

一股丝毫不弱于照天翼的气势缓缓升腾而起,与照天翼对抗起来。

庞大骇人的气压肆虐开来,让得众人皆是后退、再后退,直到无路可退的时候才拼命运功抵挡起来,苦苦支撑!

清风荡漾,厚重如山。

到底是风吹裂了山石,还是山石破碎了清风呐?

两人冷冷对峙,气氛紧张的如同拉满的弓弦,一触即发!

就在此时,一道懒洋洋的声音毫无征兆的在虚空中响起。

“你们两个小娃娃瞎搞什么,难不成想要将问剑塔拆了不成。”

软绵绵的话语荡开,霎时弈倾天两人对峙的无形气势轰然一散,消弭无踪!

整个第一层霎时一静,这一手的风轻云淡潇洒至极,让众人明白怕是宗门高层出手了。

毕竟,现在的弈倾天以及照天翼都是宗门难得的人才,宗门自然就是不愿意见到这两人损失任何一个。

弈倾天握剑的右手微微握紧,目光一凝,这人的实力深不可测!

这是他心中现在的唯一想法!

整个第一层在神秘人懒洋洋的声音中,猛然就是静了下来。

就连张狂至极的照天翼,也是不甘的收起全身的气势,只能拿着眼睛瞪着弈倾天,却是不敢再动手了。

这一幕被弈倾天看在眼里,心中不由一凛,暗道:这位宗门前辈看来实力不简单啊!

“不打了?既然不打了,都给老头子散了,聚在一起看热闹很好玩吗?不用修炼啦!”

神秘的声音再度响起,大大咧咧地骂道。

围观的众人面色一变,四窜开来,该干嘛就干嘛去了。

场中霎时只留下弈倾天、照天翼、焦飞虎以及江不凡寥寥四人。

弈倾天面色有些惊奇的看了江不凡一眼,对方面上荡漾着嬉皮笑脸的神色,赖着没走,也不知道要干嘛!

“弈倾天,你拿了我的虚空戒!?快还给我!”

就在此时,焦飞虎有些虚弱的声音再度响起,打破了一时的安静。

“还你?”弈倾天嘴角一挑,不屑道:“你当我和你一样是个逗逼吗?这可是小爷的战利品,战利品,可懂?到了小爷的手里,你居然还想要回去,孩子,你还没有睡醒吧!”

“你!弈倾天!!!噗!”

气急攻心,焦飞虎猛然就是喷出一口血来,双眼一翻,居然被气昏过去了。

“师弟,拿了别人的东西还是还回去的好,不然以后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那可就不好了!”

照天翼冷冷注视着弈倾天,嘴中威胁道。

“不愉快的事?照天翼,你傻吗?你认为我和你们之间,还会发生什么愉快的事吗?既然已经成为敌人了,那就不要再搞这些虚伪的一套,免得让我瞧不起你!”弈倾天冷声一笑,毫不留情的讥讽道。

弈倾天的话音荡开,照天翼的面色猛然发黑起来,手掌紧紧的握拳,他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无视小瞧过。

“呵呵!我好久没有尝过这种被人轻视的滋味了,弈倾天你值得我记住你的名字了!”眼中寒光闪耀,照天翼目光紧盯着弈倾天,寒声道:“弈倾天,我、照天翼、在此正式向你下挑战书,生死挑战,你可敢接受!”

杀气四射的宣言飘响,在弈倾天耳边轰然炸响,可是弈倾天整个人却是一派的冷淡,讥讽道:“生死挑战?亏你照天翼能够说出这样的话,你他妈怎么不去挑战冷孤寒啊!你还要脸不?”

“你不敢吗?”照天翼冷声激将,挑衅道:“你我二人的修为都是处在后天九重天,相差不大,这么一点微不足道的差距,难道都是让你畏惧成这样?弈倾天,你还配当一个武者吗?”

照天翼的冷冷爆喝声猛然在第一层轰然炸响,远处的外门弟子都是听得清清楚楚,不由面色都是鄙夷的看着弈倾天,不过讽刺的话却是不敢说出口的。

你我二人的修为都是处在后天九重天?

当弈倾天听到这句话时,面上不由流露出古怪的神色来。

一处隐秘的所在,一个蓝袍罩身的老者,面上也是流露出精彩的神色来。

有些可怜地看着照天翼,蓝袍老者用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低低呢喃道:“可怜的孩子,他还不知道真相呐!这个弈倾天的实力确实达到后天九重天了,可是他的修为······嘿嘿!”

弈倾天眨巴眨巴了眼睛,有些古怪的笑道:“我的修为达到后天九重天了?你确定?”

照天翼嘴角一挑,冷笑道:“难道不是?弈倾天你该不会为了逃避我的挑战,故意贬低自己吧!”

弈倾天抬头看了看不存在天空,有些唏嘘地感叹道:“我可是不像某些人那样的无耻,一个后天九重天巅峰的师兄居然会欺负一个后天六重天的师弟,这种人,也忒他妈无耻了!”

说话间,弈倾天一身后天六重天的修为气息毫无保留的爆发出来。

感受着弈倾天身上那股实实在在的,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后天六重天的气息,照天翼眼珠子猛然瞪出眶外,喉咙中嗬嗬有声,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后天六重天的修为吗?”

江不凡微微吐出一口气,又是深吸了一口气,最后破口大骂道:“真他娘的变态妖孽啊!太欺负人啊!”

江不凡这话说的是弈倾天,但是听在照天翼的耳中,却是不由就是认为江不凡指桑骂槐,说的是自己,当下面色不由就是一阵发青,青白交替。

后天九重天的他,居然被一个后天六重天的小子弄得这般狼狈?!

而且自己居然还向对方下了生死挑战?!

此刻,照天翼恨不得就是找个地洞钻了进去。

同时心中对弈倾天更是怨恨起来,眼神怨毒地盯着弈倾天,心中暗道:这小子肯定是故意这样做的,就是为了让我难堪,他居然不早说他的修为就是后天六重天!该死的小子啊!

“弈倾天,我发誓,我早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留下一句怨毒至极的话,照天翼将昏迷过去的焦飞虎往肋下一夹,几个纵越间便是离开问剑塔了。

众人看了看狼狈而逃的照天翼,一时间都是有些反应不过来,视线再转移到那个淡然飘逸的身姿上,众人心中猛然就是生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后天六重天的修为,居然能够在后天九重天的照天翼手下支撑这么多招,甚至是有所反击,断了焦飞虎一臂。

这般恐怖实力!

这般越三级挑战!

金光闪闪的妖孽二字猛然就是在众人脑海中浮现出来,这是一个绝对的妖孽存在!

就算是外门第一的冷孤寒,在弈倾天现在的修为时候,也是达不到这般的恐怖战绩!

“啧啧!真是牛逼啊!小子,我怎么一开始没发现你这么牛逼呢?”

江不凡晃荡着步子,向着弈倾天走来,调侃道:“不过日后你怕是有源源不断的麻烦了。”

对于这个娃娃脸的江不凡,弈倾天心中也是很有好感。

毕竟在自己准备进入五号修炼室的时候,江不凡就是有提醒自己。

此刻再次听到江不凡的声音,弈倾天轻笑一声:“江师兄,不知道你所谓的麻烦到底是什么?”

江不凡摇摇头,问道:“你可知道焦飞虎的父亲是谁?”

弈倾天眉头一皱:“外门长老,焦天龙!”

“嘿嘿!说对了!焦天龙可是咱们外门的首席大长老,一身修为只差一步,就是可以晋升到真罡之境,你废了焦飞虎一臂,你说他会不会找你麻烦。”

江不凡嘿嘿一笑,继续说道:“虽说,宗门规则决定了他不会亲自出手对付你这样的小辈,但是外门首席长老的身份,还是可以让他调动许多力量来对付你的,你说你惹得麻烦大不大?”

“就算是我一直欺负焦飞虎,但是也没有想过废了对方的,你小子倒是有种!明知道他父亲是焦天龙,居然还敢公然废了对方!”

听完江不凡的话,弈倾天面色微微沉重,随即却是淡然一笑:“焦飞虎无故辱我欺我,我若是因为对方的父亲的缘故,忌惮对方,任他欺辱,那我又何必修武道呐!还不如做个普通人了此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