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2章 外门扬名

第十二章 外门扬名

剑眉微扬,嘴角一抹邪魅的弧度挑起,弈倾天眼神睥睨地斜视着虚空,桀骜一笑:“就连这片璀璨夺目的星空,我都不惧!难道地上的一粒尘埃会让我害怕!”

星空都是不惧!何况尘埃!

弈倾天睥睨四方的话语在空荡的第一层清晰的传出,霎时整个第一层都是被一股无形的气势所笼罩,一股独属于弈倾天的气势!

这一刻,听到弈倾天如此狂傲的话,却是诡异的没有一人认为弈倾天狂傲。

好似天地日月星辰就应该被这个白衣黑发的少年踏在脚下一般,理所当然!

“说得好!星空又有何惧!我辈修武之人就该有着这番胸襟,这番气魄!无所惧方能惧天下!你小子很符合我老人家的胃口!”

虚空中的声音再度响起,显然那位神秘人还没有走。

弈倾天抬手向着虚空拜了一拜,感激道:“方才之事,多谢前辈了!”

“嘿嘿!老头子倒是感觉自己多管闲事了,怕是老头子不出声,你也能和照天翼那小子抗衡吧!”

不远处的江不凡,听到神秘人对弈倾天的评价如此之高,眉头不由一挑,眼神若有所思的停留在弈倾天身上,心中暗道:难不成弈倾天的实力真的这般高了!居然能够和照天翼抗衡!

接下来,弈倾天的话回答了他的疑问。

听到老者的话,弈倾天剑眉微微一动,沉默半响才道:“若是前辈不出声的话,我能取得的最好结果就是,照天翼重伤,而我、必死无疑!虽然不确定照天翼有没有决心拼着重伤的可能杀我,晚辈还是要感谢前辈一番的。”

他能逼得照天翼重伤?

江不凡猛然一抬头,眼神直直的盯着弈倾天,眼中满是骇然之色,心中震惊道:难道他还有什么底牌没有使出来了?

虚空中老者的声音也是沉默半响,随即懒洋洋的声音再度响起,转移开话题道:“外门中,你是唯一一个真正会破山剑的人,或者说你是唯一一个将破山剑精髓完全掌握的人,这一点就算是冷小子也是没有做到,这点你做的很好!”

虚空中,声音微微一顿,随即破风声猛然响起,一道白芒袭向弈倾天。

弈倾天伸手一捞便是将白芒握在手心,温润的感觉瞬时从手心中传来。

老者的话语再度响起:“破山剑你已经没有再修炼的必要了,我给你的乃是一门和破山剑有着异曲同工之效的武学,好好修炼的话,有助于你得到更多那方面的领悟。你可不要辜负老夫的期望啊!”

弈倾天抬手看了看手心中的一块玉简,内心微微有些兴奋,感激道:“多谢前辈的恩赐,晚辈一定不会辜负前辈的厚爱的。”

空中,弈倾天铿锵有力的声音微微荡漾,却是没有得到回应,显然那位神秘人也是离开了。

江不凡有些羡慕地看了看弈倾天手心的玉简,低低暗骂一声:“偏心的老不死!好东西不给自己的弟子,居然给外人!回去非要狠狠的拔一拔他的鸡毛!”

弈倾天收起手心的玉简,向着江不凡微微拱手道:“江师兄,师弟有事就先行一步了,多谢你的提醒!”

江不凡有些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声,垂头丧气的修炼去了。

弈倾天倒是没怎么在意,脚步一转,便是离开修炼室向着问剑塔的塔门走去。

来到塔门的时候,看守塔门的老者仍旧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显得很是享受至极!

“嘿!小家伙,怎么弄得这么狼狈啊!不会是被人教训了吧!”

微微有些调侃的话语传出,弈倾天的脚步随之一顿,无语的看了看一副欠揍的老者。

抬头看着天空,弈倾天微微有些唏嘘道:“我一直以为老顽童就是老人中最奇葩的存在了,没想到世上还有比老顽童还要奇葩的存在,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微微感叹了几句,弈倾天脚步一晃便是离开了。

“三代,以后有什么事,你能不能自己办啊!老头子我也是有事做的好吧!”埋怨的声音响起,一道蓝芒浮现,随即一个蓝袍罩身的老者毫无征兆的出现,抓起桌上的茶壶哗啦啦的大喝一通,一点形象都不顾。

三代,也就是看守塔门的老者,冷哼一声:“怎么?老夫让你做点事都是哼哧哼哧的!翅膀长硬了?就连师伯的话都可以不听了?”

眼睛斜斜瞪着蓝袍老者,三代毫不留情地就是骂道。

被三代这般呵斥,蓝袍老者急忙告罪:“算我错了还不行吗?老是拿辈分压我,有意思吗?”

“废话少说,万里流沙术,你已经传给他了?”三代冷冷道,一扫方才的那副懒洋洋的模样。

“传了!你不是都听进了吗?还问这么多废话!”

蓝袍老者鄙夷地看了对方一眼,随即有些感叹道:“弈倾天这小子天赋、心性都是绝佳之辈,甚至可以说是妖孽,比起我家的那个小崽子,可是优秀多了。”

“唉!怎么叶无名就那么好运呐!出门一趟,捡了一个弃儿,原本还以为是个废物,没想到*居然是条真龙!叶无名回来后肯定是要乐坏了!”

三代冷哼一声,深深道:“物极必反,天生绝脉就是废物的极端,能够转化成妖孽,也是很有可能的!弈倾天这小子若是能够成长起来,他日的成就不可限量!绝对会成为我们问剑宗的中流砥柱的!”

“嘿嘿!这小子性格虽然很对老夫的胃口,但是却是不适合在宗门这样的环境生存,你看看他几天的时间得罪了多少人。”

蓝袍老者接过话题,有些幸灾乐祸的笑道。

“焦飞虎、照天翼,还有李文云那个小崽子也是被他废了丹田,李文云不可怕,但是他哥哥李文雨那可也是天资卓绝之辈,而且他的修为,又是比弈倾天高上一个大境界!啧啧!这拉仇恨的能力也忒厉害了吧!”

“不遭人妒是庸才!雄鹰都是在历经无数的磨难才能搏击长空!想要在问剑宗脱颖而出,甚至是在天痕大陆上展露风姿,这点磨难算的了什么!”

三代不屑地看了蓝袍老者一眼,讥讽道。

蓝袍老者摸了摸鼻子,有些无奈的道:“你当谁都是像你这般疯吗?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最近有点领悟,有事没事都别找我啦!找我也不搭理你!”

瞥了三代一眼,蓝袍老者身影一闪,霎时便是消失在原地,不见了身影。

原地的三代却是微微蹙着眉头,嘀咕道:“那小子骂人不吐脏字,居然敢说老夫奇葩!真是可恨!只是,那小子嘴里的老顽童到底是何方人物,听那小子的语气,好像是个很厉害的角色啊!”

三代自然不知道弈倾天口中的老顽童是谁,中神通王重阳的师弟老顽童,又岂是他们可以知道的!

······

最近。

一股风暴猛然在问剑宗外门暴起,掀起了滔天的风浪。

到处都是议论纷纷、八卦声不断,话题的主人正是在问剑塔大展神威的弈倾天!

一指废五重天弟子!

戏耍焦飞虎!

自创破山掌,再度力压焦飞虎!

废焦飞虎一臂!

强势对抗外门第三照天翼!

以着后天六重天的修为,逼退照天翼,越三级挑战!

所有的一切,每一件事都是足以在问剑宗引起风暴的存在,弈倾天却是在一天内就是全部干完了。

霎时间,弈倾天这个名字便是响彻整个外门,成为整个外门最为瞩目的存在。

风头之盛,一时无两!

甚至是外门第一的冷孤寒都是被弈倾天压下去了!

就在这时,一个更加轰动问剑宗的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在问剑宗的这片天地轰然炸响!振奋人心!

“三天之后,生死台上,与君一战,一决生死!弈倾天拜上!”

狂霸的姿态,强势的挑战宣言!决生死的决心!

这封挑战书甫一出现,便是在问剑宗掀起惊天风波。

外门四秀,冷月照江,这四个天才人物,还从来没有哪一位胆敢如此小瞧他们。

如今,异军突起的弈倾天居然胆敢公然挑战对方,而且直接跳过排名第四的江不凡,直接挑战排名第三的照天翼!

这该说是自信呐!还是无知猖狂呐!

至于弈倾天为何挑战照天翼,经过那些知道弈倾天与照天翼之间恩怨的外门弟子的转述,大家也是都是有所了解。

虽然,照天翼蛮横霸道的行为让众多的外门弟子看不惯,但是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的法则主导着,照天翼的行为在他们看来,再正常不过了,换做他们实力胜过他人,他们也是会随意欺辱他人的。

“这个弈倾天还是太稚嫩了!”

“的确,刚刚取得了一些成绩,就不自量力的挑战照师兄,简直就是找死!”

“冲动果然是魔鬼啊,戒之慎之!”

“本来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现在看来只是一闪而逝的流星了!”

这是支持照天翼的外门弟子的观点。

但是也有许多支持弈倾天的弟子出来辩驳。

“问剑塔内,照天翼无缘无故地对弈倾天下死手,任谁都是忍受不了的!”

“听说照天翼是焦天龙长老的人,焦飞虎又是焦天龙长老的儿子,这下子这仇算是解不开了!”

一时间,整个外门都是一片争论声。

虽然也是有很多人支持弈倾天,但是主流的声音还是不太看好弈倾天。

毕竟弈倾天和照天翼的修为相差太大,当日问剑塔内,照天翼也是没有使出自己的绝招,而看弈倾天的样子,他好像已经全力以赴了。

若是两人再次交战,弈倾天怕是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