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6章 暗影术

第十六章 暗影术

弈倾天出剑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就算是在场的外门弟子中,也只有几个修为已经达到后天九重天的弟子,才能勉强看到,却是仍旧是跟不上弈倾天的速度!

若是这些弟子在台上,怕是直接就是会被弈倾天给秒杀!

剑光闪耀,天地间剑气纵横!

看着对面轻而易举的就是防御住了自己所有的攻击的弈倾天,照天翼面色一寒,眼中流露出嫉妒之色。

当日在问剑塔,弈倾天还是只能躲避自己的攻击,而且还是险之又险的才避开自己的攻击。

没想到几日不见,弈倾天的提升居然这般大,居然都是能够将自己的金灵指完全防御下来了,这份天资······

“呵呵!和我交战的时候,你居然还敢分神!照天翼,我不得不说你的自信心太爆棚了!”

说话间,弈倾天嘴角勾起诡异的弧度,负在背后的左手缓缓探出,随即在照天翼震惊的目光中。

“金灵指!”

一声轻喝。

弈倾天单手舞动,霎时一大波暗金色的光波浮现,比之照天翼的攻击却是更加密集、尖锐。

“咻咻!”

道道暗金色的光波毫无征兆的出现,光芒一闪,便是破空袭杀向照天翼。

照天翼面色一呆,强烈的指风将他惊醒过来,嘶声大吼道:“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金灵指,这本武学,你才得到了三天的时间而已,你怎么可能学得会!?”

语气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照天翼面色有些泛白的看着逼杀过来的弈倾天,眼中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惧之色久久弥漫,挥之不去!

想当初,他学习这门金灵指的时候,都是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初步入门,半年的时间才是掌握熟练,一年的时间才到达现在这种程度。

可是眼前所见却是陡然间就是将他的骄傲自负完全地击溃,三天时间就是完全掌握这门金灵指,而且看威力似乎丝毫不弱于自己的领悟。

这份天赋,着实让人心悸!

此刻,弈倾天给予照天翼的威胁比之冷孤寒给他的威胁都是要强上几分。

照天翼的嘶吼声无力的传出,让得生死台上下之人都是面色一呆,随即都是流露出大骇之色。

金灵指这门武学,他们也都是知道的,毕竟这也算是照天翼的招牌武学了。

若是照天翼说的话是真的,那么这个弈倾天的天赋,那将是外门当之无愧的第一。就算是在内门中都是翘楚般的存在。

“不可能?你认为不可能的事情还多着呐!”

冷笑一声,弈倾天右手一动,霎时长剑归鞘负在背后。

“破山掌!”

一声冷喝,弈倾天右手猛然向前一收、一推。

霎时激射而出的暗金色光波速度再度提升,在照天翼惊骇的眼神中,轰然炸响。

“轰隆隆!”

剧烈的轰鸣声乍然响起。

伴随着爆炸声响起,整个生死台上霎时便是被强烈的光芒遮掩。

一片耀眼至极的光芒闪烁,让得来不及闭上眼睛的众人眼中一片火辣辣的疼!

失明?

两字无端的在众人心中浮现,弈倾天居然利用金灵指的爆炸让对方暂时的失明?!

这还怎么打?

“弈倾天,你找死!?”

看不见的地方,照天翼羞愤的声音猛然传出。

乍然闻言,弈倾天目光精光闪过,暗骂一声:白痴,难不成担心老子找不到他吗?

“那里吗?”

脚步在地面上狠狠一踏,弈倾天身体急速冲出,向着声音的方位袭杀过去。

“砰砰!”

毫不犹豫,弈倾天连续不断的接连轰出几掌破山掌。

“哼!”

照天翼的闷哼声突然响起,随即一股尖锐的破风声接着传来。

“刺啦!”

劲风扑面,弈倾天脚步猛然斜斜一踏,身体便是斜着倒射回去。

而方才弈倾天站着的位置处,一柄幽暗的匕首赫然狠狠的插在了地面上。

“能把我逼到这个地步,让我如此狼狈的,外门之中向来只有冷孤寒一人。弈倾天!你能做到这个地步,真是你的荣幸!”

随着照天翼有些冷漠的声音传出,台上刺眼的光芒也是渐渐消散开来,而台上台下的众人也是从短暂的失明状态中恢复过来。

“嘶嘶!”

当生死台上的景象映入众人眼帘中时,瞬息一股惊骇欲绝的感觉在众人心中升腾而起。

只见,宽广的生死台上,弈倾天、照天翼遥遥相对,占据着两个相对的边角。

弈倾天身上仍旧是来时的一袭白衣,一尘不染,好似飘飘欲仙的谪仙人一般,欲乘风归去!

而另一方的照天翼,却是一副迥然不同的形态。

此刻,照天翼一身外门弟子的长袍已经破败不堪,身上沾染上点点血痕,嘴角一缕血丝残留着,显得很是刺眼。

“照天翼,大庭广众之下,赤。**身子可是不好的!”

淡笑的瞥着对方破败的长袍,弈倾天微微讥讽道。

照天翼这幅春光外的形象,让得众人都是不由挤眉弄眼起来,照天翼的狼狈模样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是可以看到的,此时不看更待何时!

一方面大家都是为照天翼狼狈的模样感到好笑,另一方面却是为眼前的场面而感到震撼。

能够将照天翼逼到这种境地,弈倾天的确是可以和外门第一的冷孤寒相提并论了,至少现在看来是这样的。

想当初外门大比的时候,就算是那个仙女一般的月清影,都是堪堪打败照天翼,若是将照天翼逼到这种境地,那怕是还是做不到的。

“接下来,照天翼师兄怕是要使出他的绝招了!不知道弈倾天会不会被秒杀!”

“谁知道呐!”

好似迎合众人的期望一般。

“弈倾天,刚才只是热身活动,现在我会让你见识到我的真正实力!真正会让你感到恐怖的实力!”

话音轻轻的飘荡开来,照天翼手中印诀猛然掐起。

随即在弈倾天有些变化的目光,照天翼的身影慢慢弱化,最后凭空轰然消失。

青天白日之下,一个人居然消失了!

身体猛然微微一弓,弈倾天摆出一副戒备的姿势,右手紧紧握住背后的剑柄,而左手也是摆出破山掌的姿势。

照天翼的这种诡秘绝学,弈倾天闻所未闻过,这种超越常理的事不得不让弈倾天小心戒备。

目光微微闪烁,弈倾天微微感受着四方的动静,脑海中却是不断的思索着对方掩藏身法的破绽。

当日在问剑塔,照天翼也是用了同样的掩藏之术,只是当时怕是照天翼也是没有将弈倾天放在眼里,所以被弈倾天轻而易举的就是发现了踪迹。

如今照天翼早就是有着防备,全力施展绝学,弈倾天灵敏的察觉力居然丝毫都是感受不到对方的一丝踪迹!

好似对方就是凭空消失了一般,诡异至极!

“咻咻!”

空气割裂的声音猛然响起。

警兆猛然升起,弈倾天身体微微一侧,便是躲开虚空中的一道攻击。

“刺啦!”、

衣袍被割破的刺耳声猛然响起,让得围观的众人心中一阵扑腾。

“击中?还是没有击中?”

“咦!”一声轻咦声响起,显得主人很是惊讶:“你居然闪过了,不错!这样我玩起来才会更加的有趣味嘛!”

皱眉看了看被撕裂的衣袖,弈倾天眼中泛起一缕凝重之色,心中暗道:方才我明明就是躲过了对方的攻击,为什么还是被割开了衣袍呐!

“咻咻!”

破空声再度响起,这次弈倾天却是没有躲闪,幽黑如墨的眸子微微凝视。

反手一剑挡在背后,霎时一股巨力便是轰然袭来,让得弈倾天脚步一阵踉跄。

未待弈倾天反应过来,一道锋芒的锐气便是再度破空袭来。

“刺啦!”

半空中猛然飙出一缕灿烂的血花。

伸手抹了抹肩膀上的一缕血痕,弈倾天面色微微变化。

这种找不着敌人,只能挨打的憋屈感觉,可是真他。妈的不爽啊!

“哈哈!弈倾天,你不会这么痛快的死去的,我要让你受尽千刀万剐,血流而尽!”

猖狂狠毒的笑声从四面八方不断的向着弈倾天轰炸而来。

弈倾天剑眉微微一皱,眼中古井无波,心中暗道:“照天翼的攻击完全就是建立在他神鬼莫测的掩藏之术上,若是能够破坏对方的掩藏,逼出对方的身影,照天翼也就不足畏惧了!”

“看来只能看它了······”

心中这般想着,弈倾天身子微微一低,左掌猛然向着地面一按,一股晦涩的波动隐隐间传开。

“嘿嘿!弈倾天,你是想要认输吗?不过这样可是不够,你得跪下来才行,兴许老子还能饶你一条狗命呐!”

兴奋的叫嚣声传出,弈倾天嘴角不由挑起一抹讽刺的弧度,冷声吐出:“白痴!”

伴随着弈倾天冷冷的话语传开。

生死台上,一阵轻柔的风静静吹过,携带着不可察觉的飞沙。

被弈倾天突然而来的讽刺激怒,照天翼恼羞成怒:“既然你不肯下跪,今天老子就帮帮你,先断了你一条腿!”

就在照天翼的声音传出的时候,弈倾天面色一动,嘴角挑起讥讽的笑意,微微低语:“万里流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