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7章 流沙暗影

第十七章 流沙暗影

伴随着弈倾天的低语,整个生死台上猛然亮起无数的黄色光芒。

黄色光芒成丝线状态,网罗住整个生死台上下左右四方天地。

像是一个巨大的渔网铺天盖地的笼罩下来一般!

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些黄色光线乃是由着细碎的沙粒组成,再由弈倾天的元气勾连起来。

弈倾天目光冷静的扫视着整个生死台。

当瞥到黄色巨网的一处节点时,弈倾天面色不由一喜,这一点的光芒明显就是比起其他地方要明亮的多。

脚步猛然在地面一踏,弈倾天猛然高高跃起,右手一拔长剑,左手成掌。

“破山掌!”

“破山剑!”

一股厚重如山的气势,一股劈山断岳的霸气,猛然荡漾开来,悍然袭杀前方一处空间。

“你怎么可能看破我的暗影术?!”

无声的空间中猛然响起不可置信的惊愕声。

照天翼看着悍然袭杀而来的弈倾天,面色猛然就是变化起来,右手一动,霎时一把幽暗的匕首滑落手心。

“暗影杀!”

咬牙向前踏出一步,照天翼手中匕首一阵急速舞动,道道幽暗的光影便是诡异的浮现,如同水波荡漾一般,轰然挡向弈倾天的一剑一掌!

“轰隆!”

一阵剧烈的轰鸣荡漾而出,爆炸声猛然响起。

烟尘缭绕中,一道身影有些狼狈的倒射而出,脚步擦着地面不断倒退开来。

正是照天翼。

“照师兄后面的那人是谁?!”

一道惊呼声响起。

随即众人便是面色巨变,只见照天翼倒退开来的身影背后,一道白影渐渐浮现。

危机乍然闪现,照天翼条件反射的便是身体猛然一侧。

“刺啦!”

手中长剑丝毫没有留情,弈倾天对着照天翼的身体几处要害狠狠的扎了下去。

剑气舞动。

霎时,照天翼的肩膀腰腹之间绽放出朵朵鲜艳的血花,璀璨至极!

身体斜斜退开,照天翼面色有些惊惧的看着弈倾天,眼神透出浓浓的忌惮之色。

一招得手,弈倾天丝毫就是不给照天翼喘息的机会。

左手剑指迸发而出,化作尖锐的长枪,狠狠刺向照天翼。

同时,右手剑招频频,破山剑悍然袭出,一股强悍的束缚之力再度出现!

照天翼后退的身影猛然就是一滞,犹如急速飞驰的列车突然陷入粘稠的沼泽一般。

眼中骇然之色闪过,照天翼一声大喝:“弈倾天!我和你无冤无仇,你用得着这般苦苦相逼吗?今日,我放过你,你我恩仇了了,如何?”

乍然闻言,弈倾天的面色不由就是露出极其古怪的笑意,无语道:“无冤无仇?放过我?”

冷声一笑,弈倾天讥讽道:“我对你而言,的确是无冤无仇,不过你对我而言,却是有些深仇大恨!而且,今日的选择权不在你,而在我!放过我?笑话!”

说话间,弈倾天的攻击非但没有放缓,反而速度再度提升,一阵急攻。

照天翼狼狈的模样,以及无耻的嘴脸,让弈倾天恨不得立马抹除对方,省得恶心人。

台上台下的众人也是有些鄙夷地看着身上不停的飙出血花的照天翼,方才照天翼无耻的言论轰然间就是打破了往日大家对他的印象。

外门第三的存在居然就是这幅嘴脸,实在是让大家感到有些恶心。

似乎也是感受到了众人目光的变化,照天翼面上青筋猛然暴起,一片狰狞之色,眼中流露出疯狂之色。

照天翼有些歇斯底里的低声吼道:“弈倾天!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是你现在就罢手的话,我还可以饶了你,若是你再步步紧逼的话,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起的!”

看着有些发狂的照天翼,弈倾天的面色也是有些凝重起来,心中暗道:莫非照天翼还有着什么后招不成?

念头一闪而过,随即弈倾天冷笑一声:“到现在还死鸭子嘴硬!”

不管对方有着什么后招,今日,说什么弈倾天也是不会轻易罢手的!

惹到他,不付出一些代价,那可能吗?

听到弈倾天毫不犹豫的拒绝,照天翼面上闪过疯狂之色,低沉一笑:“嘿嘿!弈倾天,我本来不想这样做的,一切都是你逼我的!今天,我要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说话间,照天翼伸手便是掏出一个白玉小瓶,瓶子中一粒鲜红如血的丹药赫然浮现。

丹药甫一出现,人群中猛然响起一道惊呼声。

“爆气丹,居然是爆气丹!?”

“什么?就是那能够让后天巅峰武者短暂获取先天之力的丹药?!”

“你妈!这还怎么打呀?先天之境的武者一招就是可以捏死后天巅峰的武者,更何况弈倾天只是一个后天六重天的武者,这也忒欺负人了吧!”

“妈的!老子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照天翼这么无耻呐!”

“一个后天九重天巅峰的武者对付一个后天六重天的武者,居然还服用丹药,照天翼算得上是古往今来的天下第一不要脸的人了!”

“我们外门以后又多了一个外门第一不要脸了!”

“简直就是丢了我们问剑宗的脸,以后出去不要说是我们问剑宗的弟子!”

一片的喧哗声猛然响起,让得整个生死台都是沸腾不已。

照天翼的面色也是涨红的发紫,看向弈倾天的目光中杀意更加浓了几分。

一切都是因为弈倾天,若不是因为弈倾天,自己怎么会如此的狼狈,如此造人唾弃!

这种从云端跌落凡尘的巨大落差,让得照天翼心中杀机沸腾不休!

一定要宰了弈倾天!

狠辣一笑,照天翼怨恨的看着弈倾天:“今日一切都是拜你所赐,我要用你的血来洗刷我的耻辱!”

目光有些古怪的看着照天翼,弈倾天有些狡黠的笑道:“是吗?现在的你还能动吗?”

弈倾天有些调皮的语气,让得所有人面色都是一愣,随即众人便是突然见到照天翼的面色大变起来。

只见,生死台上,照天翼的脚底下,一层细密的沙粒像是一条灰色的长蛇一般,顺着照天翼的身体蜿蜒而上,瞬息间照天翼的整个身体便是被黄沙布满。

黄沙形成的巨蛇狠狠勒住照天翼的身体,让得照天翼丝毫就是动弹不得。

“这是什么招数?我们问剑宗有这样的武学吗?”

“怎么感觉好像是妖法一般?这弈倾天不会是妖人吧!”

“这招······和先前弈倾天破开照天翼的暗影术的那招,好像是同一招来着。”

众多的弟子面上有些惊骇的看着这一幕,眼神中毫不掩饰的恐惧之色弥漫而出。

未知的东西总是恐怖的!

但是若是能够仔细琢磨,自然就是会发现其实也不过如此!

照天翼身体被弈倾天猛然束缚住,黄沙越勒越紧。

窒息的憋闷感不断袭向大脑,让得照天翼的面色一阵发紫。

视线看向近在咫尺的爆气丹,照天翼将嘴巴努力的凑过去,却是怎么着也是够不着。

心中一阵恐慌,死亡的压迫感袭来,照天翼想要开口求饶,却是怎么也是吐不出一个字。

就在此时,一股尖锐的破风声响起。

庞大的压力破空袭来,狠狠压向弈倾天,弈倾天面色猛然一变,脚步毫不犹豫的急退开来。

而万里流沙术也是同时告破。

照天翼身上的束缚顿时崩裂开来,化作细沙随风飘散开来。

身体得到解放的第一时间,照天翼便是猛然倒退开来,远远离开弈倾天,眼神中的惊惧让得他丝毫就是不敢再接近弈倾天了。

万里流沙术被打断,弈倾天面色一片潮红,气血一阵翻腾。

“咦?居然没有受到反噬,你够可以的!难怪这么嚣张!”

眸子中寒光闪烁,弈倾天盯着眼前之人,不发一言。

对方正是方才主持生死协议书签订的那位外门长老。

“看来我还是高看了焦天龙那个老不死的,居然真的派人出手对付老子!”

心中念头闪过,弈倾天冷冷的道:“这位长老,不知道你老人家为什么出手打断我二人的决斗,难道你不知道生死决斗是不容许外力介入的吗?”

“放肆!老夫做事还用得着你来教,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一声冷喝,气势骇人的音波之力悍然袭向弈倾天。

弈倾天面色一变,双手猛然就是接连拍出几掌。

身体一阵倒退,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张嘴便是吐出一口血来。

面色潮红,弈倾天眼神冰冷的看了对方几眼。

随即目光一转,看向高台上不发一言的焦天龙,弈倾天冷声道:“焦天龙,若是你想要小爷的性命,大可亲自来取,用得着玩这些把戏,派这些阿猫阿狗来吗?”

“小子!你敢骂我,你找死!”

“你敢动我试试!”

强悍的掌风堪堪在弈倾天面前几寸的位置停住。

看着弈倾天眼中的一片冷静,那位外门长老面色一变,想到弈倾天的身份,登时惊出一身冷汗。

刷的一下就是收回掌力,倒退开来。

高台之上,焦天龙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

本以为这位手下一怒之下就会杀了弈倾天,却是没想到关键时刻,弈倾天的一句话就是将对方惊醒过来了。

叶无名,四峰座的名头可不是好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