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8章 绝杀

第十八章 绝杀

“杨长老,还不退下去!生死决斗岂是你能够插手的!”

有些无辜的看着弈倾天,焦天龙猛然向着那位杨长老冷声喝到,显得很是大义凛然。

那位杨长老面色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辩驳道:“首席长老,我是看这小子的武学妖气十足,不是什么正派武学,所以才出手阻止对方的!若是让其他三大门派知道咱们问剑宗出了什么妖人,那影响可是不好的!”

“哦!原来杨长老是为宗门着想,那的确是情有可原!”

微微点点头,焦天龙目光一转,看向弈倾天,像是长辈一般教育道:“弈倾天,我念在你年纪还小,一时间误入歧途,今天就不责罚你了。但是决斗过程中,你不得再施展那门武学,你可知道!如此妖气森森的武学,一看就不是正派之人的功夫!”

“首席长老真是一幅慈悲心肠!弈倾天你还不感谢首席长老的不杀之恩!”

那位杨长老称赞道,随即对着弈倾天怒斥道。

两人的唱双簧被弈倾天看在眼里,不由一阵恶心。

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是让得台下的众位弟子面色有些变化起来。

此刻,大家都是看出来了,焦天龙就是专门针对弈倾天的。

从派人出手打断弈倾天的攻击,再震伤弈倾天,到现在再大义凛然的禁止弈倾天使用那门奇异武学。

这一切都是明摆着针对弈倾天的,焦天龙在不断地打消弈倾天的优势!

说白了,焦天龙就是想要借助照天翼的手杀了弈倾天。

这样不但能够替他儿子焦飞虎报仇雪恨,而且能够避开叶无名的怒火。

毕竟生死决斗,生死自负!

只是,众人虽然心中都是知道,但是却是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话的。

毕竟,焦天龙可是外门首席长老,那可不是他们这些瘦不拉几的外门弟子可以惹得起的!

“看来,焦天龙长老是要为他儿子报那一臂之仇啦!”

“可怜弈倾天只能这样被打压了,不能用那门武学,弈倾天还能抗衡照天翼吗?”

众人目光转向台上的弈倾天,却是陡然发现弈倾天的面色仍旧是一派的平淡,眼中毫无惧色。

嘴角挑起讥讽的笑意,弈倾天毫不留情地讽刺对方:“妖术?你知道你所谓的妖术是谁传给我的吗?”

微微荡漾开来的讽刺让得焦天龙的面色不由一变。

他可是知道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妖术,只不过是自己为了限制弈倾天的实力,编出来的一个借口而已。

此刻,目光瞥见弈倾天嘴角的讥讽之意,焦天龙面色不由一变。

随即弈倾天淡淡的笑声便是轰然炸响开来。

“这可是我师父传给我,给我护身用的。妖术?邪术?嘿嘿!焦天龙,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污蔑我师父,问剑宗的四峰座,说他老人家是妖人!你该当何罪!”

这门武学到底是谁的,弈倾天其实也是不知道的。

不过将这赖在叶无名的身上,总是不会错的,此时用来震慑一番焦天龙倒是恰当的选择。

听到弈倾天的话,焦天龙心中暗道一声果然。

这小子居然倒打一耙!可恨!

有些忌惮的看着弈倾天,焦天龙目光一闪,随即坦然认错道:“原来这是峰座大人的武学,那老夫认错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峰座大人那等高贵之人,可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可以接触到的!”

见到焦天龙居然公然就是认错,弈倾天面上也是闪过一丝奇异之色,暗道:这焦天龙倒是个人物,能屈能伸。不过向问剑宗的四大峰座之一认错,倒是丝毫都是不损他的形象。

“既然现在误会解开了,决斗就继续进行下去吧!”

焦天龙这幅明显就是偏袒的姿态,瞬时就是让得整个生死台都是寂静下来。

众人目光微微透出同情之色,怜悯地看向高台上那个白衣黑发的少年。

毫不脸红的下了这个决定,目光一转,焦天龙向着站在生死台一角、面色惊惧的照天翼打了个眼色。示意对方抓紧时间服下丹药。

照天翼接收到焦天龙的示意后,看向手中还未服下去的爆气丹,面色有些犹豫。

这爆气丹虽然可以短暂得将他的修为提升到先天之境,但是有利必然有弊,若是服下这丹药后,怕是此战过后,他少不得就得在**躺上半个月了。

目光微微接触面色淡然的弈倾天,想到自己屡次在弈倾天手中受挫,照天翼狠狠一咬牙,就是准备服下丹药。

看到照天翼已然了解自己的示意,焦天龙目中微微闪过戏谑之色,视线看向弈倾天,想要从这个少年身上看到一丝惊慌之色。

但是,他却是失望了。

弈倾天从头到尾都是一派的冷静之色,甚至可以说是冷漠。

弈倾天的冷漠神色被焦天龙看在眼里,无端的就是让焦天龙心中生出一股不安。

在焦天龙有些忐忑的神情中,弈倾天嘴角勾起古怪的笑意,轻声低语道:“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吗?”

闻言,焦天龙神色一愣,随即嘴角猛然扯出一个狠辣的弧度。

照天翼持着丹药的手微微一顿,面上也是闪过一丝喜色。

台下的众人也是面色有些变化,有些感叹的暗道:难不成弈倾天要认输了?

想到若是照天翼服下丹药,实力上升到先天之境,这种恐怖的实力,的确不是弈倾天可以抗衡的。

大家面上都是流露出一缕惋惜之色,这个以着黑马之姿横空出世的少年,难不成就要陨落了吗?

就像是天空中一闪而逝的流星,虽然璀璨却是短暂至极!

“弈倾天,既然你已经认输,我也不杀你,只要你自废修为,再当着众人的面向我磕几个响头,叫我几声爷爷,我就饶了你!”

面色得意的看着弈倾天,照天翼眼中毫不掩饰的放出嗜血的光芒。

长剑微扬,弈倾天脚步微微向着照天翼走去,嘴中轻缓的吐出:“我什么时候认输了?照天翼,我可是很为你的智商捉急啊!”

淡淡的讥讽声传出,霎时就是将众人从惋惜的情绪中拉出,立马又是陷入震撼的情绪中。

弈倾天居然没有认输?!

难不成他还想负隅顽抗!?

弈倾天的嘲笑也是让得照天翼面色一变。

狠辣一笑,照天翼面色一冷:“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闯!弈倾天,看来你是求死心切啊!”

两指轻轻捏住爆气丹,照天翼眼中狠辣的目光微微瞥着弈倾天,丹药猛然就是往口中送去。

就在此时。

“金灵指!破山掌!爆!”

三声爆喝声猛然传出,好似故意为了让大家都是听到一般。

听到弈倾天的爆喝声,众人猛然就是想起弈倾天先前的那招眩晕组合的招式。

条件反射之下,众人不由自主双手一抬,猛然就是捂住眼睛。

就连高台上的焦天龙也是如此。

同时众人心中都是暗道:莫非弈倾天已经黔驴技穷,想要故技重施,使照天翼失明,再夺取他手中的爆气丹?

这可能吗?

照天翼忌惮弈倾天万分,所以两人之间的距离可是拉开的相当长,弈倾天速度再快也是拦截不住照天翼的。

看来弈倾天也是病急乱投医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众人心中皆是这般想到。

就在此刻。

一声惊怒恐惧交加的声音猛然惊慌的响起。

“弈倾天!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呃!”

话音未落。

“嘭!”

一声爆裂声响起后,紧接着弈倾天的喝声猛然响起。

“破山掌!”

“砰!”

肉体狠狠跌落在地面上的沉闷声静静传来。

照天翼突然的惊呼让得众人心中猛然一突。

元气在眼前布下道道防御,随即,众人情不自禁的都是睁开眼来。

预料中的爆炸没有,强烈刺目的光芒也是没有出现。

而生死台上。

单手杵着长剑,弈倾天面色死人般的惨白,脸上冷汗涔涔流下,身体虽是摇摇欲坠,却是仍旧屹立不倒。

而与弈倾天遥遥对立的照天翼,此刻却是毫无声息地瘫倒在地面上,胸腹间一个巨大的塌陷,眼中更是弥漫着恐惧悔恨之意。

站着的人,活着,躺下的人,死去。

这本就是生死台上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只是此刻在众人心中,现在的这种情况却是极其不正常。

因为,该死的人没死,不该死的人却是死了!

有着爆气丹的照天翼,居然死了?

而本来已经陷入绝境的弈倾天,居然活着?

弈倾天到底是如何杀死照天翼的?

众人闭上眼睛的时间也只是短短的几息而已,这么短的时间里,弈倾天能够阻止住照天翼服用爆气丹,再杀了对方吗?

一连串的疑问,猛然就是在众人心中浮现,久久不散!

光影一闪,霎时高台上的焦天龙便是突然现身,出现在照天翼的尸体旁。

伸手稍稍检查了一番照天翼的尸体,焦天龙面上浮现出一股奇异之色,心中暗道:这伤痕明显就不是掌力导致的,反倒是有些像是大范围的爆炸引起的,难不成叶无名赐给了弈倾天什么护身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