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9章 无下限的无耻

第十九章 无下限的无耻

心中念头闪过,焦天龙身子一转,目光转向弈倾天,猛然爆喝道:“弈倾天,你居然胆敢残杀同门!今日,老夫说不得就是得为宗门除去你这个祸害!”

“老匹夫,你敢动手!”

面色极度惨白,弈倾天一双幽黑如墨的眸子紧盯着焦天龙,眼中杀机爆射。

这老匹夫居然胆敢如此不分青红皂白!

焦天龙三番四次的无理取闹,早就是让弈倾天心中的憋屈感深深蔓延开来。

此刻,见到焦天龙居然将生死决斗上照天翼的死亡栽赃成残杀同门,弈倾天心中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了。

气氛霎时一阵紧张。

高台上,弈倾天瘦弱的身影静静地站着,却是犹如一座巨山一般,巍峨屹立。

直面对抗首席长老。

外门之中,谁敢?

风沙微微扬起,生死台上一片肃杀。

庞大的压迫感悍然压迫而来,弈倾天的身体微微颤抖着,眼中却是一派桀骜不驯的蔑视着焦天龙。

“好1好!好得很!你以为有叶峰座给你做靠山,你就可以肆无忌惮了吗?”

焦天龙面色一沉,寒光闪烁着看向弈倾天,心中暗道:这小畜生的天赋卓绝,手段又是神鬼莫测。

若是让他成长下去,日后说不得就是会爬到我的头顶上,飞虎的仇岂不是报不了了。

今日说什么也要废了他,反正天生绝脉再被我废了,也没什么可惜的。

到时候我推得一干二净,只说弈倾天根本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废物,我根本就是没感应到他的修为气息,谁敢辩驳?

宗门即便是怀疑我,想来也是不会为了一个废物杀我吧!

再说叶无名那个人一向就是顾全大局,为了问剑宗,牺牲个人利益毫不皱眉头,一个废物弃儿应该不会被他太放在眼里吧!

心中这般想着,焦天龙眼中喜色蔓延,如同江水泛滥一般溢了出来。

“生死台上,本来生死是不论的,但是,照天翼可是宗门的天才人物,那是咱们问剑宗未来的栋梁,岂是你这个天生绝脉的废物可以比的!今日,不给你一些教训,你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废物?”听到焦天龙如此无耻的言论,弈倾天懒得再和他纠缠,冷声不屑道:“那不知焦天龙焦长老,您、老、人、家要给我这个小、娃、娃什么教训呐!”

一字一顿,冷冷的讥讽传开,让得焦天龙面色的喜色一滞,随即恨声道:“只要今天你能接我一掌,你的罪过就一笔勾销了!”

堂而皇之,无耻至极的话,就是这般自然的从焦天龙嘴中流淌而出,让得众人掉了一地的眼珠子。

这也忒无耻了!

后天六重天的弈倾天能接你一掌?

你干脆直接就让人抹脖子算了!

好似感受到众人眼中的鄙夷,焦天龙面色难得的一红,急忙改口道:“放心,我会将我的修为压制到后天九重天的。”

这话说出口,众人仍旧是一副鄙夷的样子看着焦天龙。

压制到后天九重天和不压制修为,对现在的弈倾天有区别吗?

现在的弈倾天,众人一看就知道丹田枯竭,怕是能够支撑着不倒就是一个奇迹了。

你居然说的好像自己做了多大的让步一般,压制到后天九重天有个毛线用!

现在怕是来上一个后天一重天的外门弟子,就是可以压死弈倾天!

后天九重天?

简直就是笑话!

面色一寒,焦天龙冷冷道:“大家难不成不满意?要知道弈倾天的实力,大家可是有目共睹的,照天翼都是无声无息的死在他的手里,后天九重天的一掌对他而言不就是过家家一般,轻而易举嘛!”

被焦天龙冰冷的目光一扫,微微起伏的议论声瞬息就是消逝,再无声音!

只是众人心中却是暗道:照天翼的确是无声无息的死在了弈倾天的手里,不过那是人家全盛时期才具有的实力,现在这幅重伤的样子,哪里还能发挥出那样的实力?

“出招吧!焦天龙,就让我看一看你的一掌到底如何!”

虚弱的声音微微荡漾开来,语气里却是透露出不可置疑的坚强。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得众人一惊,随即看向高台上那个白衣身影。

衣袂飘飘,黑色长发在风中肆意飞扬,此刻的弈倾天透出一股诡异的冷静,冷的可怕!

他真的接受了对方的一招之约!

这可是真会死的!

“好好!看来你信心十足啊!那老夫这掌的力道可是要足一些啊!”

阴冷一笑,焦天龙功力运转,一掌缓慢却是极其沉重的按向弈倾天。

势大力沉!

憋闷感猛然传来,弈倾天身子微微一晃,嘴角猛然又是泣出一缕血色,刺目至极!

冷漠地看了焦天龙一眼,弈倾天单手轻挥,一粒血色丹药便是出现在掌心。

看都不看一眼,弈倾天毫不犹豫的就是张嘴吞服了进去。

看着弈倾天决绝的吞服下爆气丹,焦天龙罕见的没有阻止。

面色却是流露出一丝诡异之色,焦天龙有些诡异的笑道:“啊呀!弈倾天,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还可以服用爆气丹呐!这不是找死吗?我刚刚只是和你开玩笑的,我一个长辈哪里会对你一个小辈出手!这下子怎么办?你要是死了,我可怎么和叶峰座交代啊!”

心中却是暗道:后天六重天的修为,居然胆敢吞服爆气丹,简直就是找死。既然你自己找死,又不用我出手对付你,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焦天龙的话让得众人皆是目瞪口呆起来,心里承受能力差的弟子差点都是吐出血来,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先是把别人逼如绝境,等到对方服下爆气丹,再不知廉耻的说出这样的话!

这是要憋屈死弈倾天吗?

目光有些可怜的转向弈倾天,只是众人意料中弈倾天暴怒的神色却是没有出现。

白衣黑发,迎风而立,少年面上仍旧是一派的冷漠。面色由于服用爆气丹的原因,一改先前的惨白之色,显得很是红润至极。

衣袍鼓荡间,弈倾天身上衰弱的气息也是渐渐的波动起来,强悍的气势猛然就是升腾而起!

后天七重天!

后天八重天!

后天九重天!

一路势如破竹的上升到后天九重天后,弈倾天的气势仍旧是在不断上升,

脸上青筋爆出,显得狰狞至极,此刻,弈倾天的身体猛然一阵膨胀,好似随时都是要被丹药化开的药力撑爆一般。

身上疼痛感不断传来,弈倾天嘴角却是微微透露出讥讽之色,好似在嘲笑焦天龙无耻可笑的行为一般。

这个少年到现在居然还是这般冷静,甚至是冷漠!

真是可怕!

“哒哒!”

不待身上的气势再度提升,弈倾天踏着轻缓的脚步走向焦天龙,淡淡的瞥着对方。

“表演不错!不过有些逗逼!”

表演?

逗逼?

耳中荡漾着弈倾天的话,众人嘴角不由狠狠的抽搐着。

弈倾天居然敢将焦天龙形容成小丑,骂对方是逗逼!

这世界太疯狂了!

“既然表演已经结束,你又不肯出招,那就由我来吧!”

冷冷吐出几句话,弈倾天脚步猛然在地面上一踏,像是炮弹一般射出。

居然是主动攻击焦天龙了!

看着急速冲过来的弈倾天,焦天龙面上流露出不屑之色,单掌轻轻挥出,像是扫开一只蝼蚁般。

在他看来,弈倾天完全就是在燃烧生命,临死也要拉上他做垫背。

只是······这可能吗?

目光瞥见焦天龙嘴角的那抹不屑之意,弈倾天眼中诡异之色微微闪过,身体前方一道虚幻的影子微微浮现。

犹如飞蛾扑火一般,悍不畏死的冲向焦天龙。

单掌随意一挥,焦天龙看都不看弈倾天。

“嘭!”

一声像是气球爆裂的声音猛然响起。

感受到掌力击中的地方,没有想象中的那种熟悉肉体感觉,反而有种虚幻的感觉。

焦天龙心中猛然就是升腾起一种不安,身子猛然微微一侧。

随即。

“刺啦!”

剑器割破皮肤,切进骨肉的刺耳摩擦声猛然响起。

血色霎时弥漫,绽放出璀璨的血花!

“你!”

一声惊怒交加的短促喝声响起,随即滔天的波动猛然传出,焦天龙一掌悍然击出。

只是弈倾天早有防备,在伤敌后,脚步不停,瞬时就是倒退开来。

“砰!”

一声剧烈的轰鸣声响起,烟尘中一道身影急速倒退开来,身姿优雅至极。

借助焦天龙的掌力余波,弈倾天身影霎时就是远离开来。

“弈倾天,你真是找死啊!”

烟尘消散,焦天龙阴冷的话静静传出,任谁都是能够听出焦天龙话中的杀意。

只是,弈倾天到底是干了什么事,居然让焦天龙这般愤怒!

方才两人电光火石之间的交手,大家都是没有瞧见。

众人面面相觑间,皆是有些好奇的看向生死台上。

当眼前的景象映入众人眼中时,一缕难以掩饰的震撼渐渐的爬上了众人的脸颊。

此刻,众人知道了焦天龙为什么如此暴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