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8章 待宰的羔羊

第五十八章 待宰的羔羊

“嘿嘿!老夫最近被一个小子坑了,受了重伤,如今,老夫需要大量的补品······”

说到被一个小子坑了的时候,不仅是燕屠夫,其他之人皆是感觉到,这个腐尸身上猛然散发出一股浓郁的杀机,显然那个不知名的小子坑的这个家伙很惨。

心中暗暗咒骂着那个坑人的小子几千遍几万遍,燕屠夫面色讨好的看着腐尸,有些小心的问道:“不知道前辈需要的补品是什么,养气丸,还是先天丹,亦或者千年雪参,还是其他什么,只要晚辈能够得到的,晚辈一定为前辈准备齐全了。”

说这话时,燕屠夫心中泛起一阵不安,对方不怀好意盯着他的眼神,让他一时间有些毛骨悚然起来。

“嘿嘿!”腐尸张开嘴巴,恶臭的粘液顺着嘴角流了下来,舌头一卷,有些贪婪的道:“哪里要这么麻烦,眼前不是有这么多的补品吗?”

腐尸的话一说出口,众人心中猛然一愣。

就在众人愣神的一刹那,腐尸身体猛然一动,直接抓住一个距离他最近的天岱山弟子的脖子,随即在众人有些惊骇的目光中,猛然咬住对方的喉咙,狠狠一扯。

“嗤啦!”

皮肉被撕扯开来的声音猛然传来,那位天岱山的弟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是被腐尸给咬破喉咙。

血流如注,喷洒而出,那个弟子伸手使劲的捂住喉咙,嘴中嗬嗬有声,却是就连惨叫声也是发不出。

“嘶嘶!”

看着眼前的一幕,众人背后猛然升起一阵难以抑制的寒意,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补品?!

活生生的吃人,居然就是对方恢复伤势的手段?!

一想到这种手段,众人心中猛然就是翻江倒海起来,天下间居然还有这种邪功?

在先前的追杀过程中,众人之中就是有着好多弟子,被这个恶心的腐尸用着这种手段杀死,先前众人还以为,这只是对方为了给他们制造心理压力才故作的。

如今看来,对方哪里是故作的,分明就是对方饥渴难耐了,急需吃人疗伤。

“咔咔!”啃食着尸体的声音继续传出。

就在众人心中惊骇,继续愣神的时候,空间中猛然闪过一道如梦似幻的红光。

随即一道清冷的声音猛然响起。

“动手!”

话音还未落地,红光已然破空袭来,直接轰落在腐尸身上,最后化作一道三丈红绫,狠狠束缚住对方的身体。

月清影的娇声一喝,让得早就是有所准备的问剑宗弟子心神一动,霎时长剑齐齐出动,剑光闪烁间,各种武学像是百花齐放一般,不要命的轰落在被月清影暂时束缚住的腐尸身上。

“燕师兄,我们要不要出手?”天岱山的位置,一个弟子对着燕屠夫问道。

燕屠夫看着前方遗世独立的曼妙身影,眼中诡异之色一闪而过,随即义正言辞得道:“凭借着月师妹的能力,再加上问剑宗的各位师弟们的帮助,这个妖人难逃一死,我们还是不要插手了,只要为月师妹压好阵就行了!”

“燕师兄真是高见!深谋远虑啊!”旁边一位弟子拍马屁道。

耳中听着众人的奉承,双眼泛着火热之色地看着月清影的背影,燕屠夫嘴角流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就算是问剑宗的众人能够杀了这个腐尸,怕是到时候,他们众人的元气也得消耗一空,再无一战之力了,到时候,自己岂不是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心中升起一阵暴虐之意,燕屠夫心中恶毒的想到。

没有注意到天岱山方面的情况,问剑宗众人,此刻,心神完全就是注视在,被月清影束缚住的腐尸身上,道道最强的绝学悍然向着同一个目标轰落。

“轰轰!”

轰隆隆的轰鸣声,持续的响了一刻钟的时间,直到众人将自己体内的元气皆是消耗一口后,方才停止了轰击。

“呼呼!”

浓重的喘息声传出,问剑宗众人皆是有些脱力的倒在地面上,目光却是齐齐注视着前方某处,眼中微微流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神色来,就连面色冰冷的月清影,眼中也是有些放松开来。

方才那样密集的攻击,就算是先天三重天的武者,措手不及之下,怕是也是会被他们轰成渣渣吧!

燕屠夫面上露出阴冷的笑意,“月师妹果真是厉害,这个魔头总算是被月师妹给杀了。”

就在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再度响起,让得众人瞬息就是神色大变起来。

“呵呵!老夫还真是差点被你们给宰了,若不是老子先前就是吃过你们问剑宗弟子的亏,导致老夫一直就是防着你这个丫头,怕是老夫还真是要阴沟里翻船了!”

烟尘消散开来,腐尸的身体再度显现在众人眼前,对方毫发无伤的状态,让得问剑宗的众人面色猛然就是难看起来。

想到对方方才的话,众人心中不由都是有些郁闷起来,心中暗道:原来这个家伙一直就是防备着我们,只是不知道,那个让他吃了亏的问剑宗弟子是谁?

这算是坑人······坑到自家头上了吗?

面色微微有些发白,月清影清冷的目光看了看腐尸,随即转移到自己的红绫杀上,心中不由暗叹一声:一着错满盘皆输,自己等人完全就是对着空气攻击到现在,如今元气消耗一空,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能任人宰割了。

“前辈,我们可不是问剑宗的弟子,我们乃是天岱山的弟子,不知道前辈能否放过我们?”

······

树林中,弈倾天剑眉微挑,目光有些怪异得看着地面上残留的一丝痕迹,那是一些腐烂发着恶臭的粘液。

微微摇头,弈倾天嘴角挑起戏谑的笑意,目光向着前方微微蔓延开来,轻笑道:“不会这么巧吧!那个恶心人的家伙居然没死,烈飞云······这么挫?这可真是怪事年年有啊!嘿嘿!不过,没死也好,仇还是亲手报的好!”

地面上残留的腐烂**,让弈倾天立马就是想起了那个被花弄影派来截杀自己的腐尸,对方身上可不就是这种令人作呕的腐烂粘液嘛。

双手背后,弈倾天也不着急,悠闲的顺着地面上的痕迹向前迈步而去。

随着弈倾天脚步深入下去,地面上残留下来的痕迹也是越来越明显,地面上随处可见一些动物以及人体的残骸,所有的残骸,整个尸体都是被腐蚀的干干净净,只留下白森森的骸骨。

弈倾天目光微微扫过地面某处,随即目光微微往回一转。

“咦!这骸骨······这人是问剑弟子?难道说那个家伙在追杀问剑宗的弟子?”

视线中陡然出现的一块黄玉卡片,让得弈倾天面色微微有些变化起来。

这种样式的卡片,弈倾天也有,不过,弈倾天的是白玉卡片,代表的是外门弟子,而地面上的这种黄玉卡片,却是内门弟子的象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