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9章 毒计

第五十九章 毒计

“这次执行任务的内门弟子之中,有叶非叶镇场子,怕是那个恶心的家伙,也是不敢招惹叶非叶的,那么说······这个内门弟子,应该是早前出来执行任务的宗门弟子。”

心中念头闪过,弈倾天脚步一闪,速度猛然就是提升开来,不再像之前那般晃悠悠的了。

既然碰到了同门,而且对方又是正在被别人追杀,更加巧合的是,追杀之人还是自己的老相识了。

那无论如何,弈倾天也是不能无动于衷了。

身影急速闪现,弈倾天目光在经过的途中微微扫视着,视线中所见让得弈倾天心中忧喜交加。

忧的是地面上的残骸越来越多,代表着问剑宗的伤亡越来越大,喜的是地上的痕迹还未消失,证明问剑宗的弟子还没有被团灭。

“看地上的这些尸体痕迹,问剑的同门们应该是和其他宗门的弟子待在一起,希望能够赶得及吧!”风声呼啸而过,弈倾天心中微微低语道。

眼中精光闪过,弈倾天心念一动,霎时磅礴的精神力便是猛然从弈倾天体内荡漾而出。

双眼化作诡异的白色,弈倾天的心神霎时间就是进入到一种古井不波的心境,方圆几里的场景像是图画一般映入弈倾天的脑海。

“嗯?在哪里吗?幸好······还没多少危险。”

浮现在脑海中的一幕场景,让得弈倾天心中微微松了口气,脚步猛然在地面上一踏,霎时,弈倾天的整个身体便是化作一道白影闪过。

音爆声猛然响起,弈倾天的身影霎时间就是消失不见。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弈倾天脚步微动,便是悄无声息掠到一颗树干上,身子斜靠在树干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一幕。

······

“前辈,我们可不是问剑宗的弟子,我们乃是天岱山的弟子,不知道前辈能否放过我们?”

听闻这个恶心人的家伙,只是和问剑宗的弟子有仇,燕屠夫面色一喜,随即便是跳了出来,摆摆手赶忙将自己撇清开来。

燕屠夫的话一说出口后,问剑宗的弟子都是面露不可置信之色,目瞪口呆地看着燕屠夫,好像不认识对方一般。

“这就是天岱山的弟子吗?老子真是羞于与你们为伍,亏我们问剑宗还和你们天岱山同气连枝,大难临头各自飞,就这个同气连枝法?丢人!”问剑宗弟子皆是有些面色不忿的看着燕屠夫。

先前,要不是月清影看到对方队伍被那个怪物追杀,动了恻隐之心,出手相助对方,他们问剑宗的弟子也不会被卷入这次风波。

而他们天岱山的弟子,怕是也是早就是死的干干净净了,哪里还轮得到他们现在说着风凉话。

被众人有些鄙视的目光看着,燕屠夫面色猛然有些涨红起来,发怒道:“哼!要不是你们问剑宗的哪个混蛋,不知廉耻的伤了这位前辈,这位高风亮节的前辈,哪里会追杀我们!这一切都是你们问剑宗的错!你们应该自刎谢罪,给这位前辈赔礼道歉。”

如此无耻的话,却是自然而然的从燕屠夫嘴中流淌而出,这会儿,不仅是问剑宗的弟子鄙夷的看着他了,就算是天岱山的同门们也是脸上猛然涨红起来,和这样的师兄站在一起,简直就是羞人啊!

腐尸骇人的面上,流露出一丝难以掩饰的笑意,“小子,你说得好,老夫开始有些喜欢你了,老夫决定放过你了,不过······”

听到腐尸的话,燕屠夫面色猛然一喜,只是接下来,腐尸的话却是让得燕屠夫面色一白。

“······让我放过你,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你给我宰了这些问剑宗的弟子,我就放过你,怎么样?这个交易你做还是不做?”

面上泛起残忍的笑意,腐尸有些火热的舔了舔嘴唇,这种逼得众人自相残杀的事,让他心中泛起极大的快感,而且······这些人还是正道人士。

面色一白,燕屠夫目光转向问剑宗的弟子,目光在面色苍白的问剑宗众人身上扫了一眼,随即火热的目光停留在月清影身上。

眼中挣扎的神色一闪而逝,燕屠夫有些残虐地笑道:“前辈,晚辈答应你了,只是能不能够把这个女的交给晚辈处理,晚辈可是对她垂涎了好久啦!”

“嘿嘿!老夫成全你了!”腐尸嘿嘿冷笑一声,目中泛起残虐的笑意。

“能够逼得问剑宗和天岱山的弟子自相残杀,日后老夫将这件事抖露出来,也算是能够在这两大宗门心中埋下一个疙瘩,虽然这次没能宰了那个小子,但是老夫要是完成了这件事,也算是将功补过了,少主应该不会责怪我的了。”

心中念头一闪而逝,腐尸目光戏谑地看着向着问剑宗队伍走去的燕屠夫。

“月师妹,你不要怪师兄我,识时务者为俊杰,师兄这样的俊杰还没有建立一番功业,怎么能够在这里就死了呐!师妹······你若是能够杀了你身后的人,师兄可以饶了你一命,让你舒舒服服的当我的女人,怎么样?”

目光贪婪的盯着月清影窈窕的身姿,燕屠夫干涩着嗓子说道。

这个女人可是一直就是他的梦,若是能够借助这个机会,将对方收为禁脔,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啊!

美眸一抬,月清影清冷的目光微微一闪,好似在思索一般。

树干上,弈倾天饶有趣味的看着眼前的这幕,目光微微停顿在月清影身上,随即转到燕屠夫身上,心中冷笑道:当日江师兄把我们问剑宗和天岱山的关系说的好似多好一般,现在看来······也不怎么样嘛。

在死亡面前,一切的同盟关系就是一个笑话一般。

弈倾天脑海中响起江不凡介绍四大宗门时的一些话,不由有些嗤笑起来,背叛仅仅是因为得到的利益不够而已。

天岱山和问剑宗关系良好,也只是因为现有利益一致而已,若是他日问剑宗和天岱山的利益发生冲突了,弈倾天脑子不用转就是知道,天岱山会毫不手软的背地里向问剑宗捅刀子。

就在弈倾天心中念头闪过的一瞬间,地面上,月清影有些清冷的音调微微荡漾开来。

“燕屠夫,你认为我会为了苟且偷生,不仅杀自己的同门,还出卖自己吗?”精致白皙的面容上泛起淡淡的讥讽之色,月清影眼色淡淡的瞥了燕屠夫一眼,随即就是不再说话,显然就是直接无视对方了。

被自己一直想要得到的女神,这般无声讥讽,燕屠夫心中一股残虐的杀意猛然爆发出来,此刻的他恨不得将月清影狠狠折磨而死,让对方后悔如此无视他。

“好!好得很!月清影,既然你想死,哥哥就成全你,不过,哥哥不会让你这么容易的死去的,我会让你欲生欲死的。”

残虐的笑声荡漾开来,让得问剑宗的众人心中都是不由一寒,这个家伙已经疯狂了,若是月师妹落到他手中,不知道要受到什么样非人的虐待。

眼中凶狠的光泽闪过,燕屠夫脚步向前一踏,向着月清影的方向缓缓走去,月清影清冷的目光中泛起一丝决绝之色。

就在此时,一道戏谑的笑意却是毫无征兆的响起,轰然炸响在众人耳边。

更是在腐尸的心中掀起滔天巨浪,随即就是杀意如潮。

“欲生欲死吗?真是个残忍的说法啊!我可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