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0章 几番心情

第六十章 几番心情

“欲生欲死吗?真是个残忍的说法,要不要我先让你尝尝滋味如何?”

肆无忌惮的戏谑笑声传出,霎时间就是打破了剑拔弩张的气氛。

腐尸眼中寒光猛然闪过,咬牙切齿地紧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这个声音、这个戏谑的声音······绝对是那个小子!

燕屠夫心中一冷,身体猛然就是一转,背后却是惊出一身的冷汗,心中暗道:来人到底是谁?居然能够无声无息的就是潜伏到自己等人身旁,是敌是友?

和燕屠夫不同,问剑宗的众人,面色却是微微一喜,方才那人话里针对燕屠夫的意味不言而喻。

看来,这位前辈是看不惯这燕屠夫的作为,打抱不平了,这样一来,自己等人岂不是有救了。

在三方人马神色不一的目光注视下,黑暗的深林中,一道白影悠闲的踱步而出,好似眼前所有人都是不值得他看上一眼一般,显得风轻云淡至极。

等到弈倾天整个人映入两大宗门的弟子眼中时,众人眼中神色不由微微一愣。

燕屠夫神色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弈倾天一眼,对方年轻俊美的面容,让得燕屠夫心中微微泛起奇怪的感觉来,这样的一个少年,实力能有多高?

就在燕屠夫心中泛着疑惑的念头时,问剑宗的众人心中却是升起了截然不同的念头,心中震惊之意差点就是让众人惊呼出声来。

这人······这人,居然是弈倾天?!

外门第一废物,弈倾天,问剑宗外门弟子,谁人不识此君!

就算是在内门中,那也是鼎鼎有名的人物啊!

弈倾天看了看问剑众人面色的惊疑之色,不由无奈的揉了揉光洁的额头,有些无奈的笑道:“怎么?师兄师姐们不欢迎我?”

看着眼前众人的神色,弈倾天哪里还不知道众人心中所想,心中只能微微感叹一声,自己的名气可真是够大的啊!

月清影冰寒的玉容上泛起一丝波澜,有些迟疑地道:“弈师弟,你怎么······怎么来这里了?”

虽然,月清影在宗门中一向就是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但是,奈何弈倾天废物名头太大,月清影自然也是认识弈倾天的,只是以前没有怎么接触而已。

弈倾天下巴微微一抬,点了点天岱山和腐尸的方向,无奈地笑道:“看到师姐被这些家伙无耻得纠缠着,师弟能不出来吗?”

腐尸的出现完全就是因为弈倾天的缘故,对方身受重伤也是被弈倾天坑的,问剑众人被追杀若是追根溯源起来,也是可以将责任算到弈倾天头上。

所以弈倾天出手了断了这段因果,在弈倾天看来,那是再正常不过了,不过他这话听在众人耳中,却是别有一番滋味了。

“弈师弟的实力只有寥寥的后天一重天,可是······可是他看到月师妹陷入危险,居然能够不顾自身的安危就是挺身而出,这般的深情,这般的浓厚爱意······弈师弟真是个痴情种子啊!以前我就是听说过弈师弟暗恋月师妹,原先我还暗暗嘲讽弈师弟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现在看来,却是我错了,唉!”

弈倾天认为理所当然的话说出口后,众人心中却是不约而同地泛起一些古怪的念头来。

月清影清冷的目光微微凝视着弈倾天,一双冰玉般的眸子中微微泛起异样的神色来,也不知道此刻她心中所想。

众人心中的误会,弈倾天当然是不知道,虽然察觉到众人看他的目光有些异样。

但是弈倾天却是不感觉到奇怪,一个废物做出这般举动,能不让人感到惊异吗?

燕屠夫看到弈倾天一出来,就是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而且还打断了自己的好事,眼中寒光闪过。

燕屠夫阴冷的目光凝视着弈倾天,冷声道:“小子,我劝你还是不要趟这趟浑水,不然······”

“不然怎样?难不成你还想欲生欲死给我看?”一挥手就是打断燕屠夫接下来的话,弈倾天眉头一挑,讥讽的笑道。

被弈倾天如此蔑视,燕屠夫心中冷意盎然,心中暗道:这小子不知道用了什么邪门的手段,混入我们周围附近······而且他的修为气息我也是辨别不出来,不过,他这个年纪,又不是问剑宗鼎鼎有名的那些人,想来修为也不是很高的,那我就没有什么忌惮了,今天就将他们全部斩杀!

就在燕屠夫想要出手斩杀弈倾天的时候,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猛然响起,带着刻苦铭心的恨意。

“弈倾天!果真是你!你还敢在老夫面前出现!?”

腐尸的身影越过燕屠夫,面对面的站到了弈倾天的面前。

弈倾天好似才看到对方一般,装模作样地惊呼道:“哎呀!怪物,你居然还没死啊!我可是一直期盼着你死来着,你居然不死,真是······真是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啊!”

说话间,弈倾天微微摇着头,好似对方没有按照他的要求去死,是件多么罪恶深重的事情一般。

两人之间的这一幕,让得众人神色都是变化起来,再结合着腐尸先前说的话,一个惊骇的念头猛然在众人脑海中泛起:难不成,那个坑了这个腐尸的问剑弟子,就是眼前的弈倾天?

相对于天岱山众人的惊骇,问剑宗的众人心中此刻更是泛起滔天巨浪,而腐尸接下来的话也是证明了众人心中的猜测。

“哼!你小子还没死,老夫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老夫怎么可能会死呐!”恶狠狠的瞪着弈倾天,腐尸有些怨恨地道:“上一次要不是你小子耍阴谋诡计,害的老夫被烈阳门的那群小崽子打成重伤,老夫现在岂会如此狼狈,今日你居然送上门来了,嘿嘿!你死定了!”

弈倾天似笑非笑地看着腐尸,轻笑道:“死定了?你确定?”

说话间,弈倾天身上的气息微微荡漾开来,先前弈倾天动用精神力掩盖住自己的修为,这些人中没有精通精神力的存在,自然就是察觉不到弈倾天的真实修为。

此刻弈倾天放开精神力的掩饰,霎时间一股属于先天之境的气息猛然释放出来。

“弈师弟的修为,不是只有后天一重天吗?!”

“切,只是先天一重天而已?”

“你······你,居然突破先天之境啦?!”

惊呼声猛然响起,其中蕴含的情感却是截然不同,一者惊讶,一者不屑,一者······却是惊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