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6章 斩草除根

第六十六章 斩草除根

“弈倾天,我父亲可是真罡之境的强者,你胆敢伤我,他是绝对不会饶你的!”心中惊惧之色闪过,腐尸开口威胁到。

冷眼看着手心中不断缩小的绿点,弈倾天冷笑一声,“你父亲?难不成又是花弄影的一条狗!”

察觉到弈倾天手心中掌力的减弱,腐尸心中一喜,以为自己的威胁让弈倾天感到忌惮了,沉沉道:“我父亲就算是少主手下的一条狗,那也不是你能够惹得起的,而且我家少主背后的势力,不是你能够想象的,就算是你们问剑宗,再加上其他三大宗门,在我家少主面前,也不过只是一只蝼蚁般的存在,摧毁你们问剑宗不比捏死一只蚂蚁难。”

乍然闻言,弈倾天心中不由一惊,虽然,他早就是料到花弄影,这个来历神秘的女人势力不一般,但是此刻得到腐尸的确定,了解到真罡之境的强者在对方手下,居然只是一条狗般的存在,弈倾天心中不免还是有些震惊的。

至于腐尸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弈倾天倒是没有多少怀疑,毕竟,就算是腐尸编造借口,想要从他手中逃出,应该也不至于拿自己的父亲开玩笑。

就在弈倾天心中思索的时候,腐尸阴沉着嗓子道:“弈倾天,你放我离开,这次你伤我的罪责,我就既往不追了,不然······你知道后果的!”

有些讨厌的声音在耳边荡起,让得弈倾天从思索中回过神来,冷眼看着掌心微微波动的光点,弈倾天冷笑道:“后果?我倒还真是想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说话间,弈倾天左手微微捏起,柔之力催动,霎时间,掌心中的绿点一阵闪烁,随即破灭开来,化作一缕绿烟消散在半空。

“弈倾天,你会为你自己今日的作为付出代价的!”

绿烟消散,空气中一声怨恨的咒骂声飘荡开来,带起阴风阵阵,煞是惊人!

“后悔吗?”弈倾天看了看自己空无一物的掌心,轻笑一声,不置可否。

到的此时,问剑宗的众人方才回过神来,一个先天四重天的强者,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就是这般轻易地被斩杀了,这给他们带来得震撼还是不小的。

人群中,月清影莲步轻移,向着弈倾天走来,轻声道:“此番多谢弈师弟相助了,事情已经解决了,弈师弟接下来有何打算?”

弈倾天眼神在地面某处微微顿了顿,随即轻笑道:“月师姐可是说错了,事情还没有解决呐,这里可是还有一条漏网之鱼哦!”

“漏网之鱼?”月清影神色微微一愣,精致的脸庞上闪现出一丝错愕之色。

弈倾天没有注意月清影脸上的表情,眼神仍旧盯着某处,冷冷道:“燕屠夫,是你自己爬起来,还是要我直接埋葬了你啊!”

冷冷的话音在空气中微微荡漾开来,月清影目光一转,眉头微微蹙起,看向地面上不远处的一具全身焦黑的尸体,或者应该说是······身体,因为,就在此刻,众人认为已经死去的尸体却是缓缓的站起身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死?”,面上一片焦黑的燕屠夫,有些不甘的看着弈倾天。

戏虐一笑,弈倾天耸耸肩,随即有些调皮地笑道:“我怎么知道?我可以说我只是猜的吗?”

“唉!有些人就是经不住诈,我逗你玩的呐!没想到你居然就相信啦!还乖乖的爬起来了,这叫我怎么说呐!”

听着弈倾天若无其事的笑着解释道,燕屠夫胸口一闷,本就是身受重伤,此刻再被弈倾天一刺激,喉咙一热,张口便是喷出一口血来。

右手手指指着弈倾天,不停颤抖着,燕屠夫有些恨声道:“弈倾天,你居然胆敢如此戏耍我!?真是可恨啊!”

弈倾天笑了笑,微微踱步向着燕屠夫走去,先前他的那番说辞,只是单纯地想要气一气这个家伙而已。

在燕屠夫被他自己的攻击反射回去的时候,弈倾天就是知道对方虽然狼狈不堪,但是也只是受了重伤而已,却还不是致命的。

不要忘了,弈倾天的精神力修为,可是帮助他杀过先天二三重天的武者,燕屠夫想要在他面前装死,那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迈步向着燕屠夫走去,弈倾天轻声笑道:“燕屠夫,既然你这般想装死,我就成全你的愿望,让你真正的去死!”

话音刚落,杀气猛然就是沸腾开来,弈倾天眼中寒光一闪,左手探出,一道剑指轰然向着燕屠夫点去。

天岱山的弟子,可以说完全就是栽在弈倾天手里,这个仇算是结定了,既然如此······还不如斩草除根,连着燕屠夫也宰了,日后,就算是天岱山能够发现真相,怕是也要经过一段时间了。

现在天荒山脉中,天岱山的领导者羽青阳,还生死未知,那可是可以抗衡叶非叶的存在,弈倾天虽然不惧敌人,但是能够少一个强大的敌人,总是好的。

毕竟,先前,他可算是已经完全将烈阳门的烈飞云得罪了。

心中念头闪过,弈倾天手中杀招不停,脆弱的手指,此刻在燕屠夫眼中,却是犹如死神的催命符一般,磅礴的气势压迫而来,让得本就是身受重伤的燕屠夫,一动也是动不了。

幽黑的光泽在瞳孔中渐渐放大,燕屠夫面色闪现出一缕绝望之色。

就在此时,弈倾天神色微微一变,剑指尖端幽黑光泽再度浓郁了几分,缓缓点向燕屠夫面前的虚空。

幽黑的元气点落,瞬息间,燕屠夫面前好似无端浮现一面光滑的镜子一般。

弈倾天的剑指轰击在上面,霎时就像是碎石砸落在平静的湖面上一般,荡起阵阵波纹,只是,这些波纹却是像是黑色丝线一般,飘飘摇摇消散开来。

眉头微皱,弈倾天一招未能得手,已然知道来人实力高过自己太多,身体猛然往后一飘,荡开而去。

现场突然发生的变故,不仅让弈倾天微微有些皱眉,月清影等人,包括燕屠夫,面色都是不由一变。

只不过,相比于月清影等人脸上的凝重之色,燕屠夫面上却是现出喜悦之色,“来人难道是来救我的?”

就在燕屠夫心中思索的时候,弈倾天眼中光泽微微波动,散发着若有所思之色。

“在下问剑弈倾天,不知是哪位师兄来访,还请现身一见!”

淡淡的话音传开。

半响,一道血色身影缓缓踱步而出,出现在众人眼前。

当来人面容映入众人眼帘之中,除了弈倾天,其他之人,皆是面色一愣,心中惊愕道:居然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