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7章 悟红尘

第六十七章 悟红尘

来人的出现,让得现场瞬时一静,弈倾天明显的察觉到,月清影等人脸上毫不掩饰地现出一缕浓浓的忌惮之色。

剑眉一挑,弈倾天眼神微微打量着对方。

对方身披大红的僧袍,像是沾染了无尽鲜血一般,血色鲜艳无比,左手持着檀香木鱼,右手捏着一只小巧精致的木槌,整个人一副僧人的打扮。

天庭饱满,两耳垂珠,面容显得俊秀异常。

只是让人感到有些奇怪的是,对方却不是和尚的光头装扮,一头披肩的黑发随意的披散着。

血色僧袍、木鱼、木槌、俊秀的面容以及那飘扬的黑发,这一切让来人显得很是另类。

就在弈倾天打量着对方的时候,来人目光也是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微微停顿在弈倾天身上。

半响,才收回目光。

“小僧悟红尘,各位施主有礼啦!”

和尚嘴角挂着淡笑,向着弈倾天等人施礼道。

和尚的话一说出口后,现场猛然响起一阵倒吸气的声音,低低的窃窃私语声响起,如雨后春笋一般,绵绵不绝。

“果然是他!”

“三大宗门之人不是都发了聚集信号,请求帮助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谁知道呐!”

“不过,有他帮忙,这次,我们的安全倒是不用担心啦!”

“但愿吧!”

听着众人的窃窃私语,弈倾天心中念头纷飞,脑海中浮现出,江不凡给他介绍四大宗门时的一些信息。

目光一凝,弈倾天心中不由轻笑一声:叶非叶、烈飞云、羽青阳······悟红尘,这位就是烂柯寺的天才吗?真是越来越有趣啦!

心中念头转着,弈倾天看向悟红尘,轻笑道:“原来是烂柯寺的师兄,只是······不知道,悟师兄,为何无故对我出手,难道师弟哪里得罪悟师兄啦!”

方才,弈倾天出手准备击杀燕屠夫的时候,最后关头,一股无形的力量隔空袭来阻挡住他的杀招,将他逼退,想来应该就是悟红尘出的手。

让弈倾天心中有些惊讶的是,对方居然能够无声无息的切入他身遭,而不被他发现。

而且,对方阻拦他杀招时,所用的力量分明就是······精神力。

也就是说,悟红尘就是个精神力的修者,或者说对方修炼有精神力。

这一发现,让弈倾天立马就是有些兴奋起来了。

好不容易逮到一个修炼精神力的家伙,弈倾天可是不准备轻易就是放对方离开,怎么的也得敲一下有价值的东西下来。

悟红尘可是不知道,弈倾天已经将主意打到他头上了。

此刻,听到弈倾天有些责怪的问话,悟红尘俊雅的面容上泛起羞红之色,支支吾吾地有些说不出话来。

半响,悟红尘才有些尴尬地道:“我佛慈悲,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位施主已经受了重伤了,想来,他也是受到该有的教训了,弈师弟不凡放了对方吧!”

说完话,悟红尘有些心虚的看着弈倾天。

想来,他也是对于自己出手多管闲事,打断人家杀人,感到有些不地道,心中有些发虚。

眼神有些古怪的看了悟红尘一眼,弈倾天抿嘴干咳几声,有些装模作样地道:“咳咳!那个,悟师兄,你可知道这小子都做了些什么吗?”

“啊?他······他做了什么坏事?”看着弈倾天得这幅神态,悟红尘心中突兀地泛起不妙的感觉,有些迟疑得道。

他也是刚刚才来,见到弈倾天出手杀人,方才顺手出手相助的,前面发生的事,他却是一概不知的。

弈倾天施施然地笑道:“方才,这小子可是勾结妖人,不仅残杀了我们问剑宗的弟子,而且,就连他自己的同门,他也是没有放过,悟师兄,你说这样的人该不该杀!”

“弈倾天,你放屁!”站在一旁的燕屠夫,听到弈倾天的话,不由大骂出声。

悟红尘的突然出现,让他好不容易就是看到一丝丝的求生光明。

四大宗门,谁不知道,烂柯寺的悟红尘最是慈悲心肠的。

此刻,不紧紧抱住悟红尘的大腿,那不是逗比吗?

若是再被弈倾天几句话之间就是搅和了,不用弈倾天宰他,他都要自刎了断了。

“放屁?”弈倾天不屑地瞪了燕屠夫一眼。

脚尖一点地面上残留的黑色飞虫,弈倾天嗤笑道:“你敢说,刚才你没有和这家伙勾结,企图谋害我们问剑宗弟子?!你敢说,你的一位师弟不是因为你的原因而死的?!你,燕屠夫,你敢说吗?!”

被弈倾天接连逼问着,燕屠夫焦黑的面容上隐隐间泣出红色,有些鸭子嘴硬地狠声道:“弈倾天,这一切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见死不救,我怎么会做出这些事来,这一切,都是你这个罪魁祸首导致的。”

在悟红尘面前,燕屠夫也是不敢说假话的,此刻,倒是老老实实地交代了。

“见死不救?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有救你的义务吗?笑话!”冷笑一声,弈倾天一腿甩出,狠狠踹向燕屠夫。

虽然,弈倾天一直在和悟红尘扯淡,但是,他心中可是时刻惦记着要宰了燕屠夫的。

毕竟,这小子知道的太多了,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一般的存在,搞不好就会为他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轰!”

腿鞭甩出,带起刺拉拉的破风声,燕屠夫整个人化作肉球一般,被弈倾天轰飞,搽着地面飞出几十米开外。

这次,倒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站在不远处的悟红尘,还没有反应过来,燕屠夫已然被弈倾天一脚踹死。

这一变故让得悟红尘面色不由一呆,他也是没想到,弈倾天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出手,一时间整个人都是愣住了。

问剑宗的众人,面皮也是不由狠狠抽搐起来,心中很是为弈倾天的胆大包天感到震惊,胆敢在悟红尘眼皮子底下出手杀人。

这一点,就算是四大宗门中和悟红尘齐名的叶非叶、羽青阳以及烈飞云这三人,那也是不敢做的。

不仅是因为悟红尘出身烂柯寺,更加是因为悟红尘本人的实力在他们四人中就是公认的第一。

而且,悟红尘年纪在四人之中也是最小的,更是被烂柯寺主持,誉为烂柯寺有史以来最有佛性的修者,已经被定为下一代主持,地位超然。

这样的一个存在,就算是几大宗门的内门长老见到了,也得给悟红尘一个面子。

可是没想到,弈倾天居然丝毫面子都是不给悟红尘,将对方想要保护的人,直接就是宰了,这胆子也忒肥了吧!

挥挥衣袖,弈倾天若无其事地笑道:“悟师兄,现在烦人的苍蝇已经解决了,我们谈正事吧!”

“谈正事?”悟红尘有些牙疼的瞄了弈倾天一眼,好脾气的他,倒是没有因为弈倾天杀人而动杀机。

目光一转,悟红尘看向弈倾天,随即有些苦口婆心地告诫道:“弈师弟,你的杀戮之气太重了,殊不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害人一命可是会折寿的,小僧觉得,弈师弟不妨和小僧回烂柯寺静修一段时日,净化污浊的心灵。”

弈倾天有些好笑的看着悟红尘,眼睛眨了眨,有些一本正经地笑道:“悟师兄既然如此慈悲为怀,不如传授师弟几门你们宗门的绝学吧!我可是听说,佛门绝学最能克制妖邪清心静神,想来,师弟若是学得了你们佛门的绝学,杀气应该不会像现在这般重了!那时,师兄就是功德无量了。”

“这个······宗门绝学岂能随意外传,弈师弟还是随我回烂柯寺吧!我让师父好好度化弈师弟一番!”悟红尘有些为难地解释道,随即有些执拗地看着弈倾天。

对方有些顽固的眼神停留在自己的脸上,让得弈倾天嘴角一抽。

“悟师兄,方才,你还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来着,怎么现在就不愿意帮助师弟呐!师弟哪日要是入了魔道,那可完全就是师兄的罪过啦!”

“这个······真不行!没得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