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8章 困,计

第六十八章 困,计

峡谷上方烈风呼啸,骇人磅礴的气息在峡谷上方交织错过,压抑的气息微微荡漾开来,让得四周空气一阵凝滞。

断崖峭壁之上,花弄影俏生生地立在风中,烈风吹过,一袭黑色衣袍紧紧贴着娇躯,勾勒出玲珑曲线,显得曼妙至极。

此刻,她的身旁一左一右站着两人。

一人全身都是笼罩在黑布之中,和被弈倾天所杀的腐尸打扮极其相似,只是,对方背部脊椎位置隐隐间向外凸出,像是一条横断的山脉一般。

而另外一人,双耳比之正常人要显得尖锐很多,像是长剑一般直指天穹,身上披着宽大的黑色披风,眸子中泛着点点猩红。

两人微微落后花弄影一步,一左一右拥着花弄影,气息都是强悍至极,身遭隐隐间罡气散开,蠢蠢欲动,显然,花弄影是他们保护的对象。

玉手轻轻捋了捋耳际的鬓发,花弄影目光盯着下方,冷声道:“蝠王,现在四大宗门的汇合以及伤亡情况如何?”

不同于以往娇媚动人的音调传出,花弄影身旁,那位长着一双尖耳的男子微微俯身,恭敬地解答道:“回禀少主,如今,四大宗门内门弟子已经聚集的差不多了,四个领队之人,除了烂柯寺的悟红尘,其他三位都是已经被围困在山谷中,只是烈阳门的情况有些不对劲······”

“不对劲?”花弄影柳眉微蹙,心中念头闪过,淡淡道:“怎么个不对劲法?”

被花弄影称为蝠王的男子,解释道:“通过我手下的魔蝠观察,在山谷中,烈阳门此次外出的弟子中,除了还剩下烈飞云那小崽子,和一些外门后天修为的渣渣,其他内门弟子一个都是没有出现。”

说完话,蝠王抬头看了看一脸平静的花弄影,有些小心地说道:“少主,您看,这其中是不是有诈啊!”

偌大的一个队伍,外门弟子几乎全部都在,反而修为更胜一筹的几十个内门弟子,全部消失。

正常推理的话,的确是有些不正常,蝠王这话倒是也是合情合理。

“有诈?”听到蝠王的话,花弄影眸子中笑意溢出。

嘴角轻挑,花弄影轻笑道:“这会儿,那些烈阳门没来的内门弟子,怕是早就是被人给炸了,这倒是差不多。”

说着话,花弄影眼中的笑意更胜,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蝠王面色微微有些错愕的看着花弄影,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在他印象中,这位来历神秘的少主,可是一直就是不苟言笑,阴气森森的,怎么这会儿,居然破天荒的露出这般灿烂明媚的笑容?

心中念头一闪而逝,蝠王小心翼翼地道:“少主的意思是······”

“不该问的就别问!”面上笑容瞬息消逝,花弄影冷冷得瞥了蝠王一眼,吓得对方身子猛然又是一矮。

“继续说下去吧!”

“是,少主!”不敢再多问,蝠王接着说道:“少主意在吸引四大宗门之人赶来此地,所以,属下只是一直用魔蝠骚扰对方,还未曾真正进攻,四大宗门到现在为止,伤亡还不是很大。”

花弄影眸子微微眯起,轻声嘀咕道:“四大宗门现在已经聚集的差不多了,她还没有来······他也还没有来······我要不要,先解决掉四大宗门一部分的实力呐?”

低低的呢喃声轻轻荡漾开来,花弄影身后两人耳朵皆是微微一动,眼中泛起一丝思索之色来,却是没有说话。

“嗡嗡!”

就在此时,花弄影身上传出一阵轻微的波动。

面色微变,花弄影心念一动,瞬息,一面黑色古朴的光镜便是浮现在她掌心。

光镜微微一震,光洁的镜面上,映照出一连串的奇异符文,闪烁片刻,随即就是消散开来,如同袅袅轻烟一般。

眼波流转,花弄影有些奇异地盯着镜面,惊讶、懊恼、喜悦······各种复杂的情绪交织缠绕在她美眸之中。

显然,光镜传给她的消息让她心中有些······意料之中,又有些出乎意料。

“妖尸居然都是死在你的手里,看来,这段时间你的进步不小啊!也对······就连先天八重天的烈飞云,都是奈何不了你,区区一个先天三重天的腐尸岂能伤你汗毛!”

“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心中念头泛着,花弄影瞥了瞥身旁那个全身笼罩在黑布之下的手下,心中嘀咕道:“这个消息暂时还是别告诉尸王,免得闹出一些差错。”

气氛微微凝滞,半响,蝠王咬着牙问道:“少主,四大宗门都是聚集齐了,我们是不是该······”

说话间,蝠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显然,真罡修为的他,对于长时间的和一群先天娃娃们耗着,这点也是让他有些不耐烦了。

花弄影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轻笑道:“不急,不急,一个屡次出乎我的意料,已经成功勾起我的兴趣的家伙,可是还没有出现呐!这场盛宴若是少了他,味道可是就得减少许多了。”

“蝠王,继续和山下这些人耗下去,任何一人踏出山谷一步,我就唯你是问!”

“是,少主!若是我连这些先天渣渣们都是奈何不了,那也枉自被人称为蝠王了。”蝠王有些恭敬的应道,泛红的眼神瞥着山下四大宗门之人,一缕狰狞之色闪过。

三人脚下的山谷呈现出古船的模样,两端尖细,直直延伸下去,一端是个开朗的出口,一端不知通往何方。

山谷的中间腹地完全凹下去,两边峭壁矗立,包罗住整个山谷,如同包饺子一般。

只要守住出口,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此刻,山谷之下,四大宗门之人聚集在一起,旗帜分明占据着四个方位。

天岱山的队伍占据一方,最前方的一位手执巨剑青年,想来应该就是天岱山此次的领导人,四大天才之一的羽青阳。

和天岱山的队伍遥遥相望的一方,一群光头和尚盘腿而坐,轻声诵经,梵音袅袅,这般打扮的他们,显然就是最为神秘的烂柯寺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