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76章 变故

第七十六章 变故

错乱的脚步声响起,随即便是人影憧憧,一张张熟悉的面容,逐渐映入弈倾天的眼帘,让得弈倾天眼中不由流露出一丝笑意。

真的是好多熟人啊!

叶非叶、江不凡等认识弈倾天的问剑弟子,看到山崖之上,峭立风中的那道飘逸的白色身影时,虽然心中早就是有所准备,但是脸上还是不由现出一丝惊愕之色来。

原来真的是弈师弟!

目光转移到被弈倾天擒拿住的那人身上,众人更是不由嘴角暗抽:自己等人被敌人围困的时候,这小子,居然无声无息之间完成了斩头行动,直接就是抓了对方的老大,真是牛逼啊!

“小子,居然是你!你居然是问剑宗的弟子!真是可恨啊!”

人群中,烈飞云猛然怒吼道,当那道熟悉的身影,再次站在他面前时,他心中憋闷的情绪好似找到一个宣泄口一般,猛然释放出来。

弈倾天冷眼看了烈飞云一眼,冷笑道:“怎么?你还想找死!”

烈飞云排开人群,站了出来:“就你也想杀我吗?之前,要不是你小子耍一些不入流下三滥的手段,我会败······栽在你手里?今天,我就要为我烈阳门众多死去的内门师弟们,报仇雪恨!”

怨恨至极的话音荡漾开来,让得众人面色都是大变起来。

四大宗门之人,先前还在为烈阳门内门弟子中,只剩下烈飞云一人,而感到奇怪。

如今,听到烈飞云这话,话中意思,难道,烈阳门内门弟子全部都是死在,这个叫做弈倾天的问剑宗弟子手里,那也未免太······荒诞不经了吧!

就连比较熟悉弈倾天手段的悟红尘月清影等人,还有那些见证弈倾天崛起的江不凡等人,听到这里,也是错愕不已。

烈阳门此次的内门弟子中,除了领队的烈飞云,最弱的,可是都有先天一重天之境,最强的更是达到先天七重天之境。

可是这些人,居然都是折在弈倾天手里了,就连先天八重天的烈飞云,都是败在弈倾天手里,当日烈飞云灰头土脑的狼狈模样,众人可是历历在目啊!

虽然不知道弈倾天用了什么诡异手段,但是能够做到这番战绩,总是让人惊骇的!

“报仇雪恨?”,弈倾天嗤笑一声,不屑道:“今日,你的生死都是掌握在我手里,你还想找我报仇雪恨,你丫的脑子没病吧!”

“死鸭子嘴硬!”冷哼一声,烈飞云一掌拍出,无尽的火云汇聚到掌心,化作一个凝实的火红掌印,狠狠拍向弈倾天。

昔日的耻辱,今日,就要拿弈倾天的生命来祭奠!

炽热的光芒闪耀,弈倾天无动于衷,手掌微微一动,便是将身前的花弄影挡在自己面前。

本来,心情暗爽的看着弈倾天和四大宗门之人内讧,花弄影还在琢磨着,该怎么利用这个机会逃离弈倾天手下。

但是,没想到,弈倾天反手就是将自己当做了挡箭牌,这手玩的······简直就是绝啊!

“小子,你是找死吗?敢对我家少主动手?!”一掌猛然拍出,轻易拍碎烈飞云的掌气,尸王身子一动,来到烈飞云身前,随手一掌甩出,将毫无防备的烈飞云瞬间拍飞。

“噗噗!”尸王最后一掌,虽然没有用上多少的功力,但是,本就是受了重伤的烈飞云,还是被一掌拍得鲜血直喷。

“你!”怒目瞪着尸王,烈飞云却是说不出话来,真罡强者,他还是惹不起的。

目光瞪着弈倾天,烈飞云羞愤道:“弈倾天,你只会借助这些歪门邪道吗?难道你一点武者的尊严都是没有吗?你敢不敢放了人家的少主,和我公平决斗!”

花弄影起哄到:“我不妨碍你们俩处理私事,弈倾天,你快放了我吧!”

没有搭理花弄影,弈倾天冷笑地看着烈飞云,笑道:“公平决斗?你丫的一个先天八重天的武者,想要杀我一个才入先天之境武者,居然还好意思说公平决斗,我真的很想问你,烈飞云,你是没脸没皮呐!还是凉皮厚的都能挡住刀剑啦!”

在场众人,这时才发现弈倾天的修为,居然只有先天一重天,心中不由为对方敢深入敌方大本营,擒拿主帅的行为感到震撼,同时也是对烈飞云的行为暗暗鄙视着。

烈飞云面色微红:“别得意!弈倾天,你早晚会死在我手里的!”

弈倾天面色一冷,寒声道:“你再聒噪一句,信不信,我马上就让你人头落地!”

寒气四射的话音荡开,激的烈飞云汗毛乍起,却是不敢再说话了,先前,尸王那一掌的教训,可是不轻啊!

如今,弈倾天拿捏住关键的花弄影,烈飞云知道自己想要宰了弈倾天,那根本就是不可能了。

再说场中,叶非叶等人都在,他能不能得手还是未知数,当下只能冷哼一声。

目光微微闪动,弈倾天身子一转,不再理会烈飞云,下巴点了点悬崖边的方向,冷声道:“你们两个到那边去!和我们分开!”

蝠王尸王互相对视了一眼,两人脚步一转,便是退到断崖边。

四大宗门之人和他们二人遥遥相对,界限分明!

蝠王看着弈倾天,沉沉道:“小子,你什么时候放了我家少主!我们可是不会一直陪你玩下去的!”

脚步好似无意识地在地面岩石上划了划,弈倾天轻笑道:“等我们这些人,进入四大宗门统辖区域后,自然就是会放了你家少主。”

蝠王连忙摇头:“不行!到了你们四大宗门的区域,我们还能主宰自己的生命吗?这点,我们绝对不同意!”

这般无理的条件,对方显然就是不会同意的,弈倾天早就是预料到了,此刻,倒是没有多大意外。

他本来就是一直存着拖延时间的打算,来完成他的布置,到的现在,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

面上流露出一丝的迟疑之色,弈倾天好似艰难地下决定道:“那要不,先让我们这些师兄弟师姐妹们先离开,我留下来当人质,等他们安全了,我再放了你家少主!”

“弈师弟,不可啊!”悟红尘、叶非叶等人向前走出一步,站到了弈倾天身后。

显然,让弈倾天一人留下来,为他们断后,他们心中过不去这道坎。

就在悟红尘叶非叶两人,上前一步的时候,人群中一直默默无语的月清影,脚步一踏,不分先后地走到弈倾天身后。

无人能够看到,月清影眸子中冷若冰霜的蓝芒闪耀!

“动手!”

一声清脆的喝声响起。

“众人快退!”

一声急促冷喝声响起。

就在月清影脚步踏出的那一刹那,花弄影和弈倾天的喝声同时响起。

瞬息,变故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