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77章 手段

第七十七章 手段

“破茧成蝶!”

冷漠喝声响起,弈倾天身后的月清影袖手一扬,红绫杀毫无征兆地激射而出,化作万千飞舞的红蝶,轰然撞击在弈倾天后背。

“噗!”没想到月清影居然会出手偷袭自己,弈倾天一时不察,瞬间就是被重创,身子踉跄地向前跌跌撞撞而去。

怀里的花弄影瞬间脱离开弈倾天的束缚,反手一掌便是拍向弈倾天。

“哈哈哈!太阴魔掌!”

玉手轻扬,悍然落在弈倾天胸口,滔天的魔气透体而入,弈倾天霎时便是感觉到一阵剧痛从五脏六腑传出,体内元气瞬间暴动。

“弈倾天,被自己同门背叛的感觉如何啊!是不是很憋屈?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走!”

眼前变故发生的太过突然,不仅弈倾天没有察觉到一丝的不对,其他之人,包括魔族的两位真罡修者,都是未能反应过来。

“清心咒!”悟红尘心中一惊,看看了状态好似有些不对的月清影,精神力猛然迸发而出,卍字印记化出,轰然降落在月清影身上。

伸手扶住昏迷的月清影,悟红尘脚步一转,便是准备拉住弈倾天。

“咳咳!别管我!快退后!”微微泣出几串血珠,弈倾天心中没有迟疑,一声大喝,阻止住要上前的悟红尘众人。

冷眼看着花弄影,弈倾天狠辣一笑:“你以为只有你布下了后手吗?今天,我就埋葬了你们三人!”

虽然早就是知道,花弄影肯定有着什么暗藏的手段,但是,当这个手段暴露出来的时候,弈倾天还是有些措手不及。

他们的目标一直就是月清影吗?弈倾天心中念头微微泛起。

脚尖一点地面,在花弄影等人感觉到有些不妙的时候,以弈倾天的脚尖为界限,直直向着断崖方向延伸而去,所有的山壁岩石,瞬息间就是风化开来,化作柔软的风沙,飞扬开来。

“万里流沙术!沙陷!”

一声冷笑传出,花弄影三人猛然感觉到脚下一软,随即便是犹如坠入云端一般,飘飘渺渺的向着下方坠落下去。

“原来,他先前也是在拖延时间!那些无意识的动作,也是为了完成这个布置!可恨啊!”

眼前的巨大沙化陷阱,显然不是一时一刻能够完成的,弈倾天定然是用了什么手段,慢慢风化这些岩石,再利用大地之势,维持表面形状,让众人察觉不出异样。

而先前,他让蝠王两人倒退到断崖边上,也是早就是算到了这一步,打算一举重创自己等人。

见识非凡的花弄影,心中只来得及闪过这个念头,弈倾天冷漠的声音再度响起,显得肃杀至极。

“地破天惊!”

剑微扬,弈倾天反手擎出长剑,一阵慑人的气息荡漾而出。

万千风化开来的沙石,瞬息间就是化作无数沙之剑,密密麻麻得向着下发三人攒射而出。

花弄影三人头皮猛然一阵发麻,四周浓密的细沙,无孔不入得压迫着三人,就连有着飞行能力的蝠王,一时间也是难以展开翼膜脱困。

此刻,弈倾天当头一招绝学激射而出,真可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遭打头风!

“弈倾天,你真是好算计啊!不过,你难道不怕把自己搭进来吗?”

心中懊恼,花弄影拼力一动,体内黑色古朴光镜再度一闪,蓝芒前所未有的的闪耀起来,隐隐间透体而出,一抹光泽投射到断崖上方月清影身上。

霎时,本来被清心咒封住的月清影,眸子中蓝芒再度一闪,身子猛然直起,红绫杀爆射而出,三丈红绫犹如利箭一般,轰然撞击到弈倾天后背。

剧痛传来,弈倾天身子一软,眼前一黑,向着断崖下方坠落而去。

而月清影暴起一招后,娇躯一软,再度昏迷倒在悟红尘怀里,好似方才出手之人,不是她一般。

“你!”

悟红尘看着怀中的佳人,却是满腔的怒气无处发泄。

“可恨啊!!”

脚步一转,悟红尘来到断崖前,探头向着下方看去。

无尽的风沙飘飘扬扬,触目所见,除了漫天黄沙,再无一物,显然,弈倾天四人都是已经掉落下去,不知死活了。

四大宗门之人也都是来到崖前。

“这小子,前前后后毫无防备的受了三次攻击,不死也废了,再加上掉落到山崖之下,即便侥幸不死,怕是也得摔的稀巴烂吧!”

烈飞云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深不见底的崖底,先前,他们从峡谷上方爬上来的时候,可是用了足足有半个时辰,可见这断崖有多高。

弈倾天先前那般状态掉落下去,怕是十死无生了!

人群中,不少弟子目光都是闪了闪,嘴角流露出幸灾乐祸的笑意。

先前,弈倾天的手段,可是让他们都是狠狠震惊了一番,无声无息就是布下这般大局,这番心思可是着实了得,而且,弈倾天最后的那两招武学,那般威力,可不是一个先天一重天的弟子,能够拥有的。

这样一个心性、武道天赋都是绝伦的人物,能够半途夭折,不少人心中还是很乐意的!

悟红尘眼中寒光一闪,冷眼看着烈飞云:“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再敢废一句话,小僧今天就废了你!”

“你!”

被悟红尘如此冷然对待,烈飞云面色猛然涨红起来,伸手指着悟红尘,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虽然,外界都是认为他、羽青阳以及叶非叶和悟红尘齐名,但是当事人的他,知道根本就不是那回事。

三大宗门只是没有能够媲美悟红尘的天才,所以才拿他们三人来凑数,抗衡悟红尘而已。

实际上,他们四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天之骄子,若是悟红尘是皓月的话,他们最多只是萤火,根本就是不可同日而语!

而且烂柯寺地位特殊,就算他是烈焰的儿子,也是不敢得罪悟红尘的。

叶非叶目光微微一闪,悟红尘的反常,也是让他有些奇怪起来。

毕竟,烂柯寺一向都是站在中立的位置,很少和其他三大宗门的弟子发生冲突,更不要说和烈飞云这种地位超然的弟子发生矛盾!

这点可是太反常了!

看来,悟红尘和弈师弟关系不差啊!这点倒是得向宗门前辈提一提······

“叶师兄,如今,我们已经脱困,是不是应该立马回转宗门,毕竟,这次的剿杀魔族的行有些诡异,我们实在是不宜再在这里耽搁了!”

人群中,李文雨目光微微一闪,向着叶非叶说道。

叶非叶脸色微微沉凝,深深道:“弈师弟生死未卜,我觉得,我们应该下山崖查探一番他的生死,不然,叶峰座的怒火,可不是你我能够承受的!”

李文雨不屑一笑:“还有什么可以查探的,这小子怕是早就是摔得粉身碎骨了,而且,方才月师妹的行为太过反常,我们还是以月师妹为重吧!至于弈倾天那小子,以前就是个废物,死了也就死了!”

闻言,叶非叶点点头,觉得李文雨说得也对,刚要开口答应。

“砰!”

风沙突然扬起,断崖之上,一道黑色身影伴随着黄沙,猛然从崖底方向抛了上来,轰然砸落在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