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79章 留人不留人!

第七十九章 留人不留人!

就在弈倾天等人刚刚离开断崖不久后,断崖之上,道道鬼魅的身影,便是凭空浮现出来,犹如日光下的暗行者一般,即便是在烈日下,也是朦朦胧胧的,看不清身影。

一个冷漠的女声响起:“方才你为什么阻止我暗杀他们?少主可是还在他们手中。”

另一个女声回应道:“救少主这件事不能急,你要知道悟红尘不是别人,他的衍道修为也不是外在看起来的那么简单,方才,若是你冲动之下直接出手,怕是非但不能救出少主,反而会将我们的行踪给暴露出去,让对方有所防备。”

先前那人冷哼一声,有些不屑道:“凭着我们神出鬼没的手段以及暗杀之术,悟红尘那个菜鸟级别的衍道师,能够发现我们的踪迹,你在说笑话吗?”

“凡事总是要小心一些为好,缓一缓,等他们放下戒备之心的时候,我们再发动雷霆一击,这样救出少主的把握,也是更大一些,而且我们也可以等等蝠王尸王两位脱困!”

“哼!这次就听你吧,那个弈倾天胆敢如此对待少主,我定要将他千刀万剐,粉身碎骨!”

“只要你有本事抓住他,而且······少主不反对,那就一切随你。”

说话间,暗影微微浮动,渐渐暗淡下去,片刻间就是化作透明之色,和空间融为一体一般,好似从未出现。

而此刻,断崖之下,密集厚重的细沙,堆积成一座庞大的小山包,上方更是零落散乱着屋子般大小的庞大巨石。

弈倾天老早就是知道,他的这些手段伤不了对方,

所以布置陷阱时,弈倾天只是部分的风化了山石,却是造成了山壁更大范围的崩塌。

这些手段,想要杀死真罡强者,未免显得有些薄弱了,但是,短时间内埋葬对方,困住对方还是能够做到的。

“扑扑!”

一片狼藉之中,废墟之上突然升腾起一片庞大的黑云,随即,便是见到铺天盖地的黑色蝙蝠,像是一朵朵乌云一般,聚集而来。

闪烁着红芒的利爪刺进岩石中,庞大的魔蝠群,此刻却是当起了搬运工的职责,犹如精卫填海一般,坚持不懈地搬运着碎石。

有着这些魔蝠的帮助,蝠王和尸王脱困的时间,注定要比弈倾天预料的时间,要短上许多,不过,这里发生得事情,弈倾天却是不知道了。

“停!”

四大宗门队伍前方,烈飞云脚步猛然一停,大手一挥,就是阻拦住众人的脚步。

叶非叶眉头一皱,有些不快地道:“烈飞云,你无故喊停,到底要干嘛!”

烈飞云伸手指了指自己身后的外门弟子,语气说不出的酸味:“我们烈阳门,可不像你们问剑宗这么牛逼,个个都是先天高手,元气充沛!赶了这么长时间的路,众人也是累了,难道不应该休息休息吗?”

叶非叶道:“现在是非常时期,众位师兄弟再咬咬牙,坚持一段时间,等到达了宗门统辖的区域,那时安全了,再休息不迟啊!”

没见到我们在逃命吗?还休息,也不怕命都没了吗?叶非叶心中暗骂。

烈飞云背靠着一棵树,盘腿坐了下来,“要赶路,你们自己接着赶路吧!反正我是不走了!”

叶非叶道:“既然如此,那烈飞云,你自己保重!”

说着,叶非叶脚步一闪便是准备离开。

“慢着!”烈飞云手一伸,长剑探出,拦截住叶非叶,“要想离开也行,将那人留下!你们就可以走了!”

烈飞云左手一指花弄影,戏虐道。

叶非叶目光一寒:“烈飞云,你不是再开玩笑吧!”

花弄影可是一张保命王牌,只要不是傻子,谁都是不会舍弃这种护身符的。

他烈飞云居然想抢人,叶非叶心中一股怒火燃烧起来。

“开玩笑?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烈飞云冷冷一笑,寒声道:“你们问剑宗的人当逃兵,丢下我们独自离开,难道留下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给我都不行吗?再说······”

烈飞云目光一转,看向天岱山以及烂柯寺的方向,“······我看天岱山和烂柯寺的师兄弟们,也是有些坚持不住了,想必他们应该也会同意我的做法吧!羽青阳、悟红尘你们说是不是啊!”

羽青阳目光微微一闪,巨剑在身前杵着,轻笑道:“我觉得烈飞云的说法倒是不错,毕竟,我身后可也是有着许多后天修为的师弟们,可是比不上问剑宗的大排场啊!”

羽青阳话音刚落,现场氛围瞬时一变,烂柯寺的一群弟子眼神交汇间,都是微微一闪。

隐隐间三大宗门形成一个包围圈,将问剑宗弟子团团围住,密不透风。

四大宗门瞬息间就是分化开来,问剑宗瞬间就是被其他三大宗门孤立!

见到这一幕,烈飞云狰狞一笑,“叶非叶,你交还是不交!”

长剑半露锋芒,烈飞云凶狠的目光,紧盯着叶非叶。

只要,叶非叶敢说一个不字,他就有着出手的理由,而在天岱山再加上烂柯寺的协助下,叶非叶这支队伍必死无疑!

到那时不仅能够宰了叶非叶这个平生大敌,更是能够重创问剑宗。

伴随着烈飞云一句最后通牒,肃杀的气息猛然荡漾开来,杀机一触即发!

“啊呀呀!这么剑拔弩张的干嘛呐,秀肌肉吗?还不嫌丢人吗?”

懒懒的话音静静传出,犹如阳光透过乌云,照射在阴沉的大地一般,霎时,肃杀的气息为之一滞,随即消散开来。

队伍后方,和悟红尘并肩而立的弈倾天,微微睁开眸子,嘴角流露出笑意,眼中却是一片冰寒,“这群逗比渣渣,现在这种情况,还有心思内讧,老子都想拿鞋底板拍人了!不过这倒是可以利用利用······”

“嗯?你又是谁,有资格和我们说话吗?”羽青阳目光微微一闪,淡然笑道。

弈倾天是谁,他以前还真是不知道。

但是,经过先前一战,他想不牢牢记住弈倾天,都是有些不可能了,毕竟,弈倾天一己之力干出的那些大事,实在是太轰动人心了。

“不过,你若是以为,凭着这么一点本事,就想插手我们之间的事,未免有些太不自量力了吧!”羽青阳心中冷笑道。

弈倾天目光一扫羽青阳,眼中莫名神色闪过,冷笑道:“你又是谁,丢人现眼丢到我面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