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80章 内讧

第八十章 内讧

冷冷的话音荡漾开来,场中之人面色皆是一变,这小子也太不给羽青阳面子了吧!

居然胆敢如此顶撞羽青阳,他找死吗?

“呵呵!自从出道以来,我还从来没有如此被人小瞧过,弈倾天,你是第一个,也将会是最后一个!”

说话间,羽青阳手持巨剑,猛然在地面上一划,霎时,一道剑气犹如波涛一般,擦着地面破空袭向弈倾天。

迫人的压力袭来,弈倾天冷然一笑,身姿不动,背后长剑瞬时出鞘,激射飞升到半空中,剑芒闪烁,长剑化作一道剑山轰然砸落,挡在弈倾天身前。

“轰!”

剑气激射到剑山之上,一阵波动传开,却是丝毫破不开弈倾天的防御,瞬息间,就是化作元气消散开来。

弈倾天剑指微动,长剑瞬息划过长空,落在弈倾天掌心。

剑尖斜斜指向地面,弈倾天冷眼看着羽青阳,冷笑道:“你就这点本事?不知名的家伙!”

不知名的家伙!

这个称呼,居然被人用在了,四大宗门四大天才之一的羽青阳身上,而且,说话的人还是四大宗门的一位默默无名的弟子。

一时间,喧哗声轰然爆沸起来。

这小子到底是谁?怎的这般狂妄?

羽青阳眼中杀机再也抑制不住。

先前,他的那一招看似简单,但是,足以灭杀先天二重天的存在了。

可是,弈倾天身姿不动,只是一剑就是破解了他的招式,那般轻描淡写的姿态,对方的实力,绝对不是表面上先天一重天那么简单。

难道他隐藏了修为?

不过,无论如何,今日,我一定要宰了他!

巨剑拖着地面,羽青阳手一扬,便是再度准备出手。

“羽青阳,你当着我的面,对问剑宗的弟子第二次出手,未免有些不将我放在眼里了吧!”

声音传出,叶非叶手掌探出,掌心元气萦绕,一股厚重的气息微微释放出来。

烈飞云大笑一声,“叶非叶,四大天才的荣耀是不容亵渎的,这小子胆敢忤逆羽青阳,是他自己找死,你还是不要插手了,不如和我玩玩,我倒是要看看你的武学进步如何,能不能够抗衡我的烈日剑!”

脚步一踏,烈飞云身体猛然挡在叶非叶身前,一股炽热的气息抗衡着叶非叶的气势。

弈倾天单手持剑,目光微微闪动,心中暗道:这些人,还真是耐得住性子,这么好的时机,居然还是没有出手,看来,这些老鼠中也是有着心思谨慎至极的人物啊。

弈倾天旁边,一直旁观的悟红尘眉头微动,传音道:“怎么办?真要开杀吗?”

弈倾天冷然对着羽青阳,回应道:“现在还不是时机,要是真开杀了,那就是自残的行为,非但钓不出大鱼,反而给别人免费表演了一场猴戏,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还是别干吧!”

悟红尘微微点头:“那好吧!现在该小僧出马了!”

两人的传音没有一人听见,瞬息间就是完成。

“我佛慈悲!众位师弟们还是以和为贵,不要妄动干戈啊!”

“咚咚!”叮咚地敲了两下木鱼,悟红尘站了出来,清宁的木鱼声荡漾起阵阵波纹,让得四周肃杀的气氛瞬间化解开来。

手持巨剑,羽青阳目光一闪,“你这是什么意思?悟红尘!”

叶非叶烈飞云等人,也是目光闪烁着看向悟红尘。

悟红尘,现在可算是一个决定性的人物。

若是,他站在羽青阳等人的一方,那么这一战,就没有继续进行下去的必要了,问剑宗的弟子还是干脆的投降得了。

而若是悟红尘站到了问剑宗一方,那么双方实力又是持平了,甚至问剑宗一方实力,还要胜过羽青阳他们一方。

这点,众人自然都是想到了。

悟红尘微微施礼,笑道:“小僧没有什么意思,只是看到大家自相残杀,心中有些不忍而已,我看,烈飞云提的要求也是不错的,不如,叶非叶你就把那位魔女留下,你带着你们问剑宗的弟子离开吧!”

悟红尘的话一说出口,众人心中不由都是一阵波澜起伏。

叶非叶面色猛然发黑,而烈飞云羽青阳的面色,却是瞬间就是由阴转晴,笑容满面起来。

就在叶非叶要说话的时候,弈倾天目光微微一闪,面上好似很是气愤一般。

“悟红尘,你怎么能够说出这般话,亏我还当你是朋友,你就是这样对我的!这个丧权辱国丢失人权的条件,说什么,我也是不会答应的!”

丧权辱国?丢失人格?有这么严重吗?

悟红尘嘴角猛然一抽,心里想要发笑,但是面上仍旧是一派正经的道:“弈师弟,你这般不顾全大局,你这般自私,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失望?失望又如何?”弈倾天面上现出暴躁之色,有些羞愤道:“人是我抓回来的,那她就是我的人了,你们凭什么想抢就抢,啊!”

远处,一直看着好戏的花弄影,听到弈倾天的话,面上晕红之色升起,樱唇一吐,轻声骂道:“不知羞的家伙,谁是你的人啦!真是好不要脸!”

嘴中轻声骂着,花弄影心中却是泛起复杂的感觉,有些欢喜,又是有些杀机沸腾······

远远看着弈倾天,花弄影按捺下心中的波澜,暗暗奇怪起来,她也算是对弈倾天比较了解的了。

弈倾天可不像是这般沉不住气的人,先前,弈倾天一言不合就是拔剑,之后更是语气恶劣的挑衅羽青阳。

好似,弈倾天巴不得羽青阳能够出手一般,难道他很想四大宗门发生内讧吗?

弈倾天,你到底又在算计什么呐?

不远处,悟红尘听到弈倾天脱口而出的几句话,嘴角微微一抽,不过还是配合道:“那弈师弟,你说应该怎么办呐!”

弈倾天面色好似迟疑了一下,好似很艰难地下了决定一般,“要不,我们问剑宗的弟子也留下来?反正我修为也是太弱了,现在刚好要休息一下!”

众人心中不由都是暗自骂娘:这小子,方才还风轻云淡地接了羽青阳一招,现在居然说什么修为弱,骗谁呐!

羽青阳等人,自然也是知道弈倾天只是在说瞎话。

但是,弈倾天能够提出这个建议,也算是顺了他们的心意,再加上有悟红尘的同意,被孤立的问剑宗,单凭一个叶非叶也是反对不了的。

这下子,叶非叶脸色该难看了吧!

目光一转,羽青阳烈飞云戏虐的看向叶非叶,果不其然,叶非叶面色黑得已经像是锅底一般。

两人对视一眼,心中暗笑。

只是,他们却是没有发现,叶非叶眼中深处一闪而逝的嘲弄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