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85章 问罪

第八十五章 问罪

盘腿坐着,弈倾天内视着自己的识海空间,心中思量沉浮。

今日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些变故,就算是他自己,也是没有预料到。

长时间的使用精神力,居然不知不觉地就是影响了他的心神。

现在只是影响心神,让自己变得更加冷静,那以后呐?

会不会直接就是影响到自己的心性,让自己变得冷漠,成为一个杀戮的机器!

弈倾天自己心中也是没有底的。

“唉!看来,我还真是像悟红尘说的那样,和我佛有缘啊!”

弈倾天看着识海中沉浮的金色卍字印记,心中不由无奈的暗叹道。

现在,只有清心咒,能够稍稍克制自己的这种变化。

但是,弈倾天能够察觉到,现在只是因为他的衍道修为太弱小了,所以清心咒才能克制住。

日后,等他衍道修为提升到一个境界时,这清心咒不一定能够压制住自己的变化。

而伴随着自己的修炼,怕是需要不断的寻找更高等级的佛门衍术,来压制自己的精神力副作用。

一想到这里,弈倾天就是有些头疼,心中暗骂道:他娘滴!该不会真要我去做和尚吧?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放下心中的丝丝担忧,弈倾天嘴角一挑,戏虐得看着不远处众人所在的位置。

此刻,众人皆是乱成一团,显然在争论着什么,不过他也是不放在心上。

弈倾天脚步一转,便是向着人群走去,视线微微左移开来,两道身影映入眼帘。

脚步一顿,弈倾天微微迟疑了一下,便是向着对方走去。

“哒哒!”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问剑宗负责看守花弄影的那位师姐,看到弈倾天走来后,眼色微微变化,一丝惊惧之色闪过,慌乱地施了个礼便是告退开来,留下弈倾天一人在那里。

花弄影头也不抬,冷冷道:“你来这里干嘛?炫耀胜利者的无上姿态吗?”

弈倾天看了看地面上已然僵硬的尸体,淡淡道:“你很恨我杀了她。”

花弄影螓首一抬:“难道不该恨你吗?”

弈倾天冷淡地注视着花弄影,半响才轻声道:“你的确是有恨我的理由,不过,你若是真的珍惜她们的性命,就不该策划这次的行动,所以,她们与其说是死在我手里,还不如说她们的死,罪魁祸首就是你!”

花弄影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美眸中奇异的光芒一闪,花弄影语气酸酸地道:“没想到,我们的弈倾天大天才,不仅是个武道妖孽,居然还是个衍道天才,这可真是让我有些吃惊了!”

先前,弈倾天暗藏的一招清心咒,可是完全就是落在众人眼中。

花弄影自然也是有看到,见识稍稍有些薄弱的一些弟子,可能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但是,花弄影却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能够让先天修为的武者短暂失神,弈倾天的衍道修为绝对不低,甚至是已经超过他的武道修为。

弈倾天目光一闪,轻笑道:“你快葬了你的手下吧!我们时间已经耽搁不少了,该出发了!”

说完话,弈倾天留下一道背影,便是离开。

花弄影静静地看着弈倾天,半响,目光才是转移到地面尸体上,美眸中幽暗的光泽闪耀,也不知道再想着什么。

在另一边,烈飞云眼色一狠:“弈倾天,你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发现敌人的踪迹,却是不告诉我们。”

事后,他们也是反应过来了。

当时弈倾天的一系列举动,分明就是说明,弈倾天早就是发现敌人的踪迹,一直就是等着关门打狗瓮中捉鳖。

而问剑宗和烂柯寺的弟子,好似都是有所准备一般,全部都是有所防备。

只有他们烈阳门和天岱山的弟子后知后觉,被影子部队杀了一个措手不及,伤亡惨重。

这般差别待遇,实在是让烈飞云有些受不了了。

这也让他越来越痛恨弈倾天了,这小子一出现,就是接连导致烈阳门弟子几乎全军覆没。

这般大仇,不报誓不为人!

烈飞云却是不想,若不是弈倾天等人救他们,他们这些人,可是一直还是被花弄影包着饺子。

想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哪里还有站在这里说话的资格!

只能说,有些人的确是忘恩容易,仇恨难忘啊!

羽青阳目光一闪,双手杵着巨剑,冷眼看着弈倾天,冷冷道:“弈倾天,我天岱山也需要你的一个解释,不然,你残害我们四大宗门弟子的罪责,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残害四大宗门弟子?

弈倾天呵呵一笑:“你想要解释?”

目光微微闪过皆是气愤地看着他的两大宗门弟子,弈倾天眼中闪过寒光,心中暗道:真是一群不知好歹的家伙!

嘴角划过戏虐的弧度,弈倾天冷笑道:“你难道不知道,骗人的最高境界,就是自欺欺人吗?想要欺骗别人,首先至少要将自家人给骗过去吧!我若是事先就是告诉你们真相,就你们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人家会傻子般的相信,我们已经失去防备了吗?你们不知情,才能装得最为逼真嘛!”

羽青阳语气一滞,随即冷冷道:“那你们问剑宗的弟子,怎么就事先知情了呐!”

羽青阳故意略去烂柯寺,就是为了孤立问剑宗,孤立弈倾天,烂柯寺他们惹不起,问剑宗还是能够的。

闻言,弈倾天像是看傻子一般看着羽青阳,嗤笑道:“你这么傻不拉几的,到底是怎么修炼到先天之境的啊!你们天岱山是我们问剑宗的小弟?还是,你们天岱山是我们问剑宗的奴仆?我有告诉你们的义务吗?”

“你!”

被弈倾天一番话刺激着,羽青阳伸手怒指着弈倾天,脸庞涨的通红,“好好!真是好啊!弈倾天,你知道我们天岱山和你们问剑宗的关系吗?天岱山问剑宗两大宗门同气连枝,你这样做,是在破坏两大宗门的联盟关系吗?”

“破坏两大宗门的联盟?”弈倾天冷眼瞪视着对方,讥讽道:“你说这话,不感觉脸红心跳加速心慌对不起你父母吗?”

这个家伙先前还联合烈阳门,打压他们问剑宗,而且对方看向他的目光中时不时一闪而逝的杀意,早就是,让弈倾天对他们有些不耐烦了。

再加上,先前天岱山燕屠夫的那种作为,弈倾天对问剑宗的这个所谓盟友,天岱山的印象。

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差!

两个字,很差!

三个字,非常差!

这回儿,被对方拿联盟关系出来说事,弈倾天自然就是毫不留情地就是反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