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86章 玫瑰香

第八十六章 玫瑰香

被弈倾天如此讥讽,羽青阳面色铁青,冷冷道:“弈倾天,无论你如何狡辩,今天,这仇是结定了,你好自为之!”

冷哼一声,羽青阳一摆手,便是怒气冲冲地离开。

弈倾天凝视着对方的背影,眼中一缕寒光闪过。

看向仍旧是昏迷的月清影,弈倾天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昏迷中的月清影好似在做噩梦一般,柳眉微微蹙起,点点香汗顺着玉容滑下,带着诡异的点点蓝芒。

“月师妹的情况有些不妙啊!”

叶非叶走上前来,有些担忧地看着沉睡着的月清影,“要不,让悟红尘帮忙看一看?”

弈倾天正盯着月清影看着,此刻,听到叶非叶征询自己的意见,面色不由一愣,呆呆道:“你在问我?”

干嘛问我?弈倾天心中古怪地想道。

叶非叶眼睛眨了眨,咳嗽几声,尴尬道:“那个,外门不是一直传闻,你,弈倾天,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心中暗恋着月清影吗?”

闻言,弈倾天眉头一挑,眼中流露出古怪之色,过往的一些记忆在脑海中闪现出来。

以前,他好像还真是有过一段时间暗恋着月清影,只是奈何他那时天生绝脉,无法修炼,比不上月清影。

有自知之明的他断了心思,自然就是没了后续。

回过神来,弈倾天淡淡道:“叶师兄在内门也关注外门的这些八卦?真是想不到啊!让悟师兄过来看看吧!”

叶非叶尴尬一笑,唤过悟红尘。

悟红尘看着昏迷的月清影,看了几眼,轻声道:“我也看不出来她有什么不对劲,她的身体识海都是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只是全身的元气流动好似加快了许多,长时间这样下去,怕是对她的经脉会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害,搞不好······心脉也会受损。”

听到悟红尘的话,弈倾天叶非叶面色都是微微一变。

作为一个武者,他们岂能不知道经脉的重要性,若是经脉受到不可修复的损伤,怕是对武者未来会产生极大的不利。

而且心脉受损,那更是麻烦事情。

经脉心魂,这三物乃是修者最为重要的存在。

其中,又是以着心魂二物最为重要。

心脉就像是机器最重要的部件一样,心脉受损,修者身体机能就会相应的受到抑制。

而魂魄就相当于机器的控制中枢。

这也是弈倾天两人,听到悟红尘说月清影可能心脉受损,面色变化的原因。

弈倾天微微沉凝,轻声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月师姐如今的状况已经耽搁不得,想要知道月师姐的身体情况,还是需要找罪魁祸首!”

说话间,弈倾天看向花弄影。

对方此刻已经葬了影子首领,静静地待在一旁,好似认命了一般,不言不语。

此刻,听到弈倾天的话,花弄影冷眼看了过来,嗤笑道:“怎么?想要救你的小情人吗?你求我啊!只要你求我,我就救她,怎么样?我的弈、倾、天、大、天、才!”

先前,弈倾天和叶非叶的对话,也是被她听在耳中。

听闻弈倾天以前居然一直就是暗恋着月清影,花弄影心中猛然就是泛起一股古怪的感觉,一股酸酸的感觉在心中蔓延开来。

隐隐间,一种叫做嫉妒的情绪,在她心中荡漾开来。

“原来,这就是人类的嫉妒吗?真是······真是,好不爽的感觉!”

无视花弄影的挑衅,弈倾天冷笑道:“你认为,你作为我们的俘虏,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吗?救,则生!不救,则死!是生是死,你自己选择吧!”

花弄影脸色冷了下来:“你敢杀我!”

她长这么大,这是第二个人敢当着她的面,说出这般话。

而且两人都是为了另外一个女子,要杀她!

脑海中封存的记忆浮现,此刻,弈倾天的身影,好似和记忆中的那个威严的身影,重合到一起一般,冷冷的目光紧盯着她,杀意十足!

心中泛起委屈的酸涩,弈倾天的举动激起她心中的傲气,花弄影冷冷瞪视着弈倾天。

花弄影倔强的姿态映入弈倾天眼中,让得弈倾天眼神微微波动。

场中微微有些沉默的气息蔓延开来,叶非叶咳嗽几声,站出身来,“那个,这位魔族的少主,如今,你落在我们手中,我们那是一直没有探查你的身份,也是没有虐待你,我们自认为,做得还是仁至义尽的,你也要回报一下吧!”

“不然,我们对待阁下的态度,也要改变改变了!”说道这里的时候,叶非叶一改温和的气息,语气中毫不掩饰的透露出一股寒意。

微微泛着寒光的目光凝视着,花弄影心中一阵凛然。

她本来就是一直有着接近月清影的打算,只是奈何弈倾天等人对她紧紧防备着,她一直就是找不着机会。

此刻,机会送到门前,自然就是心中万分欢喜。

方才,也只是一时间被嫉妒的情绪感染到,耍了一些小脾气而已。

此刻,听到叶非叶的话,花弄影心神猛然一惊,暗道:差点就是误了大事,这该死的弈倾天,早晚我要······

“看看!求人就要有你这位师兄的态度,那么凶巴巴的,我难不成还欠你的不成?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解开我的封印。”

迈步向着月清影走去,花弄影微微讥讽着弈倾天。

弈倾天目光一闪,却是没有说话。

对方既然答应救人,他自然就是没必要再和他争执什么。

手掌展开,指尖柔字诀化出,元气萦绕,弈倾天接连弹出八道劲风,瞬间就是没入花弄影身体内。

封印解开,花弄影气息一阵波动,一股滔天的魔气荡漾开来。

脚步轻移,花弄影来到月清影身前。

冷冷看着眼前的女子,花弄影眼中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眨眼消失。

斗篷的遮掩下,众人却是没有发现花弄影的异样。

一双如葱玉手轻轻探出斗篷,五指轻点,在众人紧张的眼神中,按在了月清影的额头中央。

就在此时,弈倾天的眉头却是猛然一皱,就在对方手掌探出斗篷的时候,一股淡淡的玫瑰花香飘荡而出,萦绕在他鼻端。

“这股熟悉的香味······”

没有注意到弈倾天脸色的变化,花弄影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点在月清影的额头上,霎时一股浓密的魔气荡漾而出,瞬息间就是遮蔽住月清影的容颜。

魔气遮盖下,弈倾天等人看不到的地方。

花弄影丹田中,黑色古朴光镜游走,好似感应到亲人一般,顺着花弄影体内经脉,一路急切游走,然后顺着手臂流转到掌心,化作一道黑芒瞬间没入月清影的额头,消失不见了。

而紧闭着眼眸的月清影猛然睁开双眼,一抹璀璨的蓝芒霎时闪现,摄人心魂!

就在此时。

一直就是静静观看的弈倾天,身姿猛然一动。

清心咒瞬间化出,两道耀眼的金芒瞬间化出,两道金色卍字印记,一道狠狠印在苏醒的月清影身上。

一道,猛然印在没有反应过来的花弄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