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87章 私事

第八十七章 私事

弈倾天一招清心咒使出后,手中不停,八极封天之术再度施展,瞬间就是将短暂失神的花弄影,重新封印住。

一旁,叶非叶有些不解地看着弈倾天,悟红尘却是目光微微闪动,眼中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来。

月清影眸子中的蓝芒遭到金芒压制,眼中神色流露出挣扎之意。

金芒蓝芒僵持了一瞬,便是消失不见。

月清影呢喃一声,清醒过来,恢复本色的眸子中流露出一丝迷茫之色。

弈倾天眼神锐利,问道:“月师姐,你感觉如何?”

月清影回过神来,看了看四周,最后定在弈倾天身上,有些迷惑地道:“我感觉很好啊!怎么?发生什么事了吗?”

弈倾天松了一口气。

看着一旁迷惑的叶非叶,弈倾天解释道:“根据魔族先前的举动,我便是猜测,魔族的目标就是月师姐,这次,让她来救治月师姐,也是无可奈何的下下之策,我料想,她肯定是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在救治月师姐的同时,必定是会动一些手脚。”

“所以,你在发现月师妹出现变化的第一时间,就是动手。”

叶非叶恍然大悟的接口道。

说完话,叶非叶有些赞叹地看着眼前这个稚嫩的少年,心中却是不由深深敬佩起对方来。

对方这一路上来表现出来的手段,着实让他这个做师兄的,都是有些自惭形秽!

这真是一个妖孽的少年啊!

被弈倾天再度封住修为,花弄影银牙暗咬,心中懊恼不已。

冷眼看着弈倾天,花弄影冷声道:“弈倾天,你果然好算计!不过,咱们彼此彼此,你暂时救了月清影,我也达到了我的目的,算起来,还是你吃亏了。”

弈倾天目光一转,看向对方,语气稍稍有些复杂。

“我早就是知道,你定然会对月师姐动什么手脚,但是,月师姐的情况,已经不容我耽搁下去,只要现在能够保住一命,回到宗门,其他的事情,自然就是会有着宗门前辈处理。”

花弄影没有察觉到弈倾天话中的复杂语气,只是冷笑道:“我也不怕你知道,我就是在月清影身上动了手脚,你能奈我何!”

“而且,我不仅做了这一个手脚,我还传递了一个消息出去,想来,蝠王尸王他们马上就会出现了,弈倾天,是不是觉得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憋屈感啊!”

闻言,弈倾天面色猛然一变。

本来,他还以为,要在偌大的天荒山脉中,寻找到他们的踪迹,蝠王他们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

可是,如今看来,却是失算了。

有着花弄影的传递消息,有着固定的方向,怕是蝠王他们,会很快就会追寻着踪迹而来,到那时······

就在弈倾天心中念头转过的一瞬间,一股遮天蔽地的黑色风暴猛然席卷而来。

顷刻间,弈倾天等人,就是感觉到好似身处无尽风暴的中央一般。

密密麻麻的魔蝠盘旋在众人上空,血红的眼珠盯着众人,犹如黑夜中一盏血色的灯盏一般,让众人头皮一阵发麻。

烈飞云和羽青阳也是向着弈倾天这边赶来。

一见面,烈飞云便是怒声道:“弈倾天,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怎么将这些东西又是招惹出来了?”

弈倾天冷眼瞥了他一眼,有些烦躁道:“废什么话?我做什么事,还需要向你报告吗?你当你是我儿子,还是我孙子?”

自从知道自己抓住的魔族少主,很可能就是花弄影时,弈倾天心中猛然就是有些烦躁起来。

此刻,魔蝠来袭,烈飞云又是在一边叽叽喳喳,弈倾天语气自然就是不会有多好。

冷眼看着遮天的魔蝠,弈倾天逼人的目光又是看了看花弄影,心中暗自下了一个决定。

“悟师兄,你替我开条道!”弈倾天一伸手拿住花弄影的身子,不顾对方挣扎,猛然扔到自己的肩上。

悟红尘神色一愣,念头一转,心中已然知道弈倾天有什么打算了:“弈师弟,你······”

弈倾天伸手打断悟红尘接下来的话,寒声道:“我有私事要和她解决,而且也是因为我考虑不周,招来这些魔蝠,后果自然由我来承担,兵分两路,由我引开敌人,是现在最好的打算了!”

“不要在耽搁下去了!”弈倾天冷喝一声。

悟红尘眼中流露出纠结之色,狠狠一咬牙,“弈师弟,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小僧和我佛······可是都在等着你入我烂柯寺呐!”

说完话,悟红尘猛然一声大吼,明王狮吼再现。

井口粗细的金色光柱,横扫而出,无尽的音波之力荡漾开来,瞬间就是扫开一切挡着的魔蝠,开出一条光溜溜的大道出来。

心中暗骂一声悟红尘死性不改,弈倾天扛着花弄影,脚步一闪,瞬间便是从破开的缝隙中穿插过去,几个纵跃间就是消失在众人视线中,不见了身影。

看着弈倾天消失的地方,悟红尘叶非叶等人,心中流露出一丝担忧之色。

而烈飞云羽青阳等人对视一眼,却是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心照不宣道笑了笑。

风声呼啸而过,扛着花弄影的弈倾天心中一阵翻腾,如同不停起伏的林海一般,波澜不歇。

而被弈倾天扛着的花弄影,此刻,心中却是另一番的心思。

弈倾天的肩膀顶在她胸腹之间,一阵酥麻涨疼不断刺激着她的大脑,更加让她感到羞恼的是,弈倾天这小子······一只手居然扶着她纤纤细腰处。

温热的感觉透过两人的接触,不断传递着,透过全身,让她心中一阵慌乱。

这种与人亲密接触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在她身上。

脸色羞红,花弄影娇躯不安分地动了动,怒声骂道:“弈倾天,你快放我下来,再不放我下来,我就直接剁了你小子的狗爪子!”

前冲的脚步猛然一停,弈倾天身姿静立,寒冷的音调带起几缕杀机,荡漾开来。

“花弄影与你是何关系,还是······你根本就是花弄影!”

突如其来的问话,霎时间打破花弄影心中泛起的一丝旖旎之色,杀机伴随着寒意交织升起。

“嗯?花弄影······呵呵,那又是个什么存在?”

语气微变,淡漠的音调吐出,负在弈倾天肩上的花弄影,全身魔气猛然升腾起来,庞大无匹的巨力猛然向下一压。

“砰砰!”

弈倾天身子猛然一沉,脚步深深陷入地面。

大地瞬间龟裂开来,犹如蜘蛛网一般,密密麻麻的的延伸开来。

“你的功力······居然没有被封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