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88章 身份暴露

第八十八章 身份暴露

弈倾天心中一惊,身体猛然一震,肩膀一顶,便是将花弄影的身体震飞出去。

“咻咻!”

花弄影娇躯高高跃起,纤腰轻轻一扭,脚尖犹如尖锐的长枪一般,带着破风声,狠狠刺向弈倾天的咽喉。

收起心中的震惊,弈倾天冷哼一声,单掌浮动,格挡住花弄影的攻击,掌心柔字诀微吐,猛然再度震飞花弄影。

“你是一开始就没有被我封印住功力,还是,就在刚才才解开封印的?”

一招逼退花弄影,弈倾天脚步不停,雄浑的元气透体而出,一圈圈地萦绕在掌心,化作道道光掌,层层密布地轰向花弄影。

轻松写意的接下弈倾天的攻势,花弄影皓腕微动,头上的斗篷便是突然消失,露出遮掩住的倾城玉容。

冷然看着弈倾天,花弄影冷笑道:“你的那招封印之术的确是高明至极,第一次,我也真是被你封印住功力了,只是······你的修为太弱,再加上你的领悟不够,根本就是发挥不出那招真正的威力,就你领悟的那种半吊子封印之术,早就是被我揣摩了七七八八,你认为第二次施展在我身上,还能成功吗?”

“同样的手段,第二次用在敌人身上,可就是没用了······弈弟弟,姐姐给你上的这一课,你可要好好记住哦!”

脸上冷色瞬间收起,花弄影巧笑倩兮,娇媚地笑道。

说话间,玉手轻扬,脚步轻移,攻击却是丝毫不减,道道逼命的招式,狠狠向着弈倾天的死穴招呼。

“砰砰!”

错手交击,弈倾天听着花弄影的解释,心中一阵凛然。

八极封天可能真是绝强的极招之术,但是,他也只是刚刚接触而已,领悟的也只是一丝的皮毛,他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怕是只有千万分之一,甚至更少。

若是他自己不能摆正心态的话,日后怕是少不得要吃大亏。

“弈弟弟,你又是怎么发现姐姐的身份的呐!难不成······你和姐姐心有灵犀,茫茫人海中,只是看上我一眼,就认出我来了?咯咯!”

戏虐的笑意,伴随着滔天的魔气,华丽丽的轰击在弈倾天身上。

弈倾天双臂交错,格挡住对方一招,顺势飞起一脚,踢向花弄影。

“你不是说了吗?同样的手段,第二次可就是没用了。”,单臂之上凝聚黄沙化作铠甲,弈倾天一手攻击,一手防御。

“当日,你派腐尸追杀我的时候,腐尸的手段和气息,我可是一清二楚再熟悉不过的,在救援四大宗门弟子的时候,最后,你的手下,也就是那位尸王出现的时候,我便是察觉到一股相似的气息。”

“而腐尸在被我杀掉之前,他可是说过,他的父亲和少主,不会放过我的,这般一联想起来,我就在想,这个尸王······会不会就是腐尸口中的父亲,而你花弄影······是不是就是他的少主!”

听着弈倾天的推测,花弄影目光微微闪动。

当日,得知腐尸的死亡消息时,她心中也是有些奇怪,她明明就是让腐尸,给弈倾天制造一些困难,两人没有正面冲突,腐尸怎么会死呐?

现在,才得知,原来那个家伙竟敢私自违抗自己的命令,竟然现身出手对付弈倾天了。

这点,她倒是没想到,不知道弈倾天知不知道真相······

花弄影心中念头闪过:“弈弟弟,你单凭这一点就断定了姐姐的身份,未免有些太武断了吧!”

弈倾天赞同的点点头,轻笑道:“单凭这一点,的确是有些武断。”

“但是,你花弄影,实力高深莫测,驱使真罡强者,就像是遛狗一般,足可见你的背后势力雄厚无比,你的地位不低。”

“而魔族的少主,恰恰就是和你一样,符合这些条件,这就是我怀疑你的身份的第二点理由。”

花弄影呵呵一笑:“有第二点,是不是还有第三点啊!”

弈倾天冷漠地瞥了花弄影一眼,冷声道:“第三点,就是你身上带着的香气,之前,你一直被斗篷遮住身子,我也有所顾虑,不想揭露你的身份,所以没察觉到你身上的香气。”

“只是,就在你救治月师姐的时候,斗篷露出的那一刹那,你身上的香气却是流露出来了,那股熟悉的玫瑰花香,让我怎能忘却。”

听到这里,花弄影面色微微一变,随即咯咯一笑:“没想到,弈弟弟对姐姐身上的体香,这般记忆深刻啊!奴家心中真是好欢喜啊!”

不理会花弄影的调笑,弈倾天冷眼逼视着花弄影,“最重要的是最后一点,就是,见到你之后,我脑海中浮现出的那股同样的感觉,那股不可抑制的抗拒!”

弈倾天深深吸了口气,有些恍然大悟道:“到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当初我们两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是一直排斥你的原因,原来,只是······只是因为你是魔族。”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隐藏住自己的魔气的,但是,我心中的那股直觉,却是让我不自主的排斥你。”

花弄影眼中奇异之色一闪而逝,语气怪异地轻笑道:“你能凭本能察觉到魔气的存在?难怪······你会那么讨厌我!”

“你这样的存在,真是······真是魔族的克星啊!你说,我该留你吗?弈弟弟!”

话音一变,花弄影脸上神色一改,玉容之上,杀伐之气凌厉,犹如魔中皇者一般,冷艳无双!

“太阴魔掌!”

一声冷哼,花弄影手掌高抬。

滔天魔气汇聚而来,化作一个磨盘大小的黑色手掌,隐隐间好似花弄影被放大了十几倍的玉手一般。

手掌轻按,黑色光掌轰然向着弈倾天拍了下来,犹如泰山压顶一般。

弈倾天神色一凛,背后长剑瞬息出鞘,手握剑柄,道道破山剑气咻咻激射而出,昏黄的光泽带起剑气风暴,顷刻间就是激射到光掌之上,割裂开来。

“哐当!”

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随即,便是见到黑色光掌之上,瞬间就是布满细密的裂缝,最后,轰然碎裂开来,化作漫天的碎片,逸散成丝丝魔气,消散开来。

“不错不错!比我第一次见到你时,这招只是后天武学级别的破山剑,经过你的领悟创新,威力怕是已经达到先天顶尖武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