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90章 揭伤疤

第九十章 揭伤疤

“焦天龙,看你的气色这么好,看来,你的诛邪洞三日游,玩的不错啊!”

弈倾天冷眼看着焦天龙,对方身上抑制不住的气息散发出来,让得弈倾天心中微微有些惊讶起来。

花弄影站在弈倾天背后,在弈倾天说到诛邪洞时,眸子中猛然闪过一缕奇异之色,弈倾天却是没有看见。

对面人群中。

焦天龙凶狠地瞪着弈倾天,恶狠狠道:“老夫气色当然不错了,拜你这个小畜生所赐,老夫的修为才能突破到真罡之境,弈倾天,你说,我该怎么感谢你,啊!”

弈倾天呵呵一笑:“我这人最是乐于助人,丢给狗一块骨头,向来就是不企图能够吃到狗肉的,只要对方能够不来咬我,就大吉大利谢天谢地了,所以,焦天龙,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焦天龙面色一愣,随即猛然一寒,寒声道:“弈倾天,你小子敢骂我?!”

弈倾天仰头看了看天,疑惑道:“我有骂人吗?我不是一直在说狗吗?这年头,为什么有些人就是不喜欢做人,呐?真是奇了怪了!”

焦天龙气得大叫一声:“啊啊啊!小子,你的嘴巴还是这么毒,老夫我今天就要狠狠教训你一顿!”

脚步向前一踏,焦天龙便是准备动手。

一直冷眼旁观的那位为首者,扑的一声展开折扇,拦住焦天龙的身前。

“天龙,你这暴躁的性格,还是没有改变多少啊!这样下去,你早晚会是吃大亏的。”

焦天龙面色一变,微微低头应道:“霍师兄教训的是,天龙一定铭记在心,不敢忘怀!”

那人拦住焦天龙后,目光一转,便是落到了弈倾天身上,轻声笑道:“想必,这位就是传闻中的弈师弟吧!近来,弈师弟在外门搅风搅雨,闹得宗门动荡不安!师兄我可是一直有所耳闻,今日一见,弈师弟果然是嚣张无比啊!”

花弄影微微凑到弈倾天耳边,冷声提醒道:“这家伙好像对你有敌意啊!这种笑面虎,你可要小心啊!”

如兰吐气,吹得弈倾天耳边一阵发痒,弈倾天微微撇过头,看了看花弄影,有些古怪道:“我什么时候和你这么熟了,用得着你关心我。”

弈倾天精神力修为已然达到先天之境,花弄影能够察觉到对方掩藏的敌意,弈倾天自然也是能够,从对方语气中品出那种掩藏的敌意。

花弄影白了弈倾天一眼,“我乐意关心谁,就关心谁,用得着你管吗?”

眼见弈倾天和花弄影,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着,将他说的话晾在一旁,那位霍师兄面色一寒,随即,脸上又是恢复了温文尔雅的笑容。

“弈师弟,你果真是像传闻中那般桀骜不驯,目无师长啊!弈师弟,你这般无视我师尊,可是让我有些难做啊!”

那位霍师兄手摇折扇,轻轻拍打着掌心,盯视着弈倾天。

弈倾天眉头一皱,心中暗道:怎么这么一会儿功夫,我就多了这么多罪名?

手指点了点额头,弈倾天古怪道:“无视你的师尊?不知道你是······哪位?”

对方还没有说话,焦天龙已经站了出来,有些高傲道:“这位师兄,名叫霍青,乃是封天都峰座手下的真传弟子,年纪轻轻,修为已经达到真罡之境了,不是某些人可以比得上的!弈倾天,你见到霍师兄,还不快上来见礼!”

霍青洒然一笑,摆摆手,颇有些不足道哉的意味在里面,只是面上的高傲之色,却是怎么也是隐藏不住的。

“弈师弟也不要客气,磕上几个响头就行了,师兄要求不高,真的不高!”

焦天龙适时的拍马屁,大赞霍青心胸宽广,如何如何礼遇待人等,听得弈倾天心中寒气四散,杀意沸腾。

“原来是封天都师伯的弟子,幸会幸会!”眼中寒光闪烁,弈倾天轻笑着说道:“只是,不知道霍师兄,是封天都师伯座下的······记名弟子,还是······亲传弟子,说出来,也好让小弟崇拜一番啊!”

这个霍青年纪不小,修为却是只有真罡之境。

天赋虽然不弱,但是也不是绝顶的存在。

想来也只是挂名在封天都手下,也就是所谓的峰座手下记名弟子。

而像弈倾天这种弟子,就是峰座手下亲传弟子,能够得到师父真传的。

记名弟子、亲传弟子虽然都是有着同一个师父,但是待遇却是天差地别,犹如云泥之别,不可同日而语!

听到弈倾天微微有些挑衅的话,霍青面色一变,眼中隐隐间羞恼之色一闪而逝。

他确实只是封天都座下的记名弟子,而且这个记名弟子的名号,还是他的家族费尽心机,花费了无数的代价,才争取到的。

所以,这件事一直就是他心中不能揭开的遮羞布。

今天,弈倾天却是毫无顾忌的揭开了,而且还狠狠的在上面踹了一脚,这让得霍青心中杀机更胜了一丝。

“这个小废物,居然胆敢如此羞辱我,你以为,占着有叶无名给你撑腰,你就能无法无天吗?你得罪了谁,怕是你还不知道吧!”

心中想起某人的命令,想到那个诱人的承诺,霍地面色一寒,眼中却是流露出难以掩饰的喜色。

轻笑一声,霍青感叹道:“我哪里比得上弈师弟好命,被爹妈当做畜、生一般丢在雪地里,居然还能好运的碰到叶无名峰座,像是一、条、狗一般被捡了回来。”

“原本,以为天生绝脉,只能像是个废、物一般的活下去,不知道又走了什么****运,天生绝脉居然被修复了,弈师弟,你的好运,做师兄的可真是佩服啊!”

“看来,上天对于某些没、爹、没、妈的孩子,还是很照顾的,天、生、弃、儿、的、弈、师、弟,你说是不是啊!”

霍青眼中泛着残忍的笑意,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弈倾天。

冷冷地看着霍青,对方戏虐的笑意,闪现在弈倾天眼中,让得弈倾天心中杀意,隐隐间好似要蓬勃而出一般,眼中白芒微微闪现,杀机暴涨!

弈倾天身后,花弄影静静地听着霍地说着关于弈倾天的过往,面色不由一愣,。

看了看有些压抑的弈倾天,花弄影柳眉不由微蹙,她也是没想到,弈倾天的身世居然是这般的。

感受着弈倾天身上努力压制的杀意,花弄影心中微微一疼,走上前来,捏住弈倾天一只手掌。

冷眼看着霍地,花弄影冷声道:“你是不是很羡慕弈倾天的好运啊!你这个,有爹娘生,没爹娘养的,倒、霉、蛋、可、怜、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