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91章 残忍的游戏

第九十一章 残忍的游戏

“嗯!”

霍青目光一冷,凝视着花弄影冷艳的身姿。

半响,霍青戏虐一笑:“身材够辣,性格够辣,只是不知道待会,你被我们擒住后,你还能不能继续这般辣下去,我可是很期待啊。”

花弄影眸子中寒光乍然闪过,凛冽的杀机像是冬雪纷飞一般,轰然降落,倾洒在众人身上,一片寒冷。

“你真是找死!”

花弄影一手抢过弈倾天手中长剑,脚下踩着瞬之步,瞬息间就是移动到霍青身前。

“花雨杀!”

滔天魔气荡漾而出,花弄影长剑轻舞,细密妖艳的黑色花瓣倾洒而出,犹如天女散花一般,轰然向着霍青席卷而来。

霍青面色一变,花弄影方才表现出来的速度,着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根本就不是一个先天修为的武者该有的速度,比之他这个真罡武者,都是要快上一筹。

不过,他也没有多大在意,速度再快,实力不够,一力降十会之下,速度那就是个鸡肋!

眼中戏虐笑意闪过,霍青单掌轻拍,磅礴的元气萦绕而出,化作一个透明的光镜紧贴着他的手掌,势如破竹的穿过无数的黑色花瓣,轰落在花弄影手中长剑上。

巨力袭来,花弄影内息一滞,嘴角鲜血泣出,先前被弈倾天打伤的伤势再度爆发开来,静止的身姿猛然倒退开来。

“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陪本少爷好好玩玩嘛!”

霍青残忍地瞥了瞥花弄影嘴角的血色,身影一闪,手掌瞬息变掌为爪,便是向着花弄影当头抓下。

劲风袭来,花弄影俏脸瞬息变色,眼中疯狂之色闪过。

花弄影身上魔气一阵激荡,隐隐间,一缕磅礴浩然的紫色光华闪过,一股炙热的气息,微微荡漾开来。

“我怎么能够败在你这个渣渣手中!”咬咬切齿地看着霍青,花弄影心中杀机翻腾不休。

就在花弄影下了某种决心的时候。

身后熟悉带着陌生的气息猛然传来,来不及反应,花弄影便是感觉到,瞬间跌入一个冰冷的怀抱,冷的刺骨!

“砰!”

掌风交接,弈倾天踩着地面,身影猛然倒退开来。

一手抱着受了重伤的花弄影,一手轻拂,扫开劲风余波。

身姿站立,白瞳中闪着不似人类拥有的惨白光泽,弈倾天冷然看着霍青等人,面色冷漠。

“她现在的命是属于我的,只有我能杀她!”

“这个怪物又出现了!”,微微有些沉寂的气氛中,几声带着一丝惊惧的惊呼声,乍然响起。

烈飞云、羽青阳、李文雨等人,看着一缕白发飘扬的弈倾天,心中一阵骇异之色闪过。

相比于先前的一次变化,此刻的弈倾天,黑发中掺杂的白色已然更多,阴森森的白色气流萦绕在发丝之间,带起寒风阵阵,显得诡异非常。

花弄影有些担心的看着弈倾天,此刻的弈倾天,给她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心中不安的感觉升起,花弄影不由紧紧抱住弈倾天的身体,那个熟悉的弈倾天,好似在不断的远去一般······

好似察觉到花弄影的担心一般,弈倾天微微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女子,惨白的脸上稍稍缓和,却是仍旧是冷漠一片,“我没事。”

“你也会没事的。”

淡淡的话音,却是给人无比坚定的信心,花弄影轻声嗯了一声,身子缩了缩。

说话间的片刻时间,对面人群中,霍青已然从李文雨等人口中得知了弈倾天的一些情况。

此刻,霍青看向诡异的弈倾天,眼中不由流露出一丝浓重的杀意。

“呵呵!这小子何德何能,居然能够衍武双修,而且还修炼了佛门衍术,往日的一个废物,居然也能咸鱼翻身,而我这样的天之骄子,却是不受上天眷顾,真是不公平啊!”

看着弈倾天怀中的女子,霍青心中更是升起了满满的嫉恨之意,冷哼一声:“人魔不分,弈师弟不以除魔卫道为己任,反而勾结魔族,残害同门,真是罪大恶极!弈师弟······你可认罪!”

闻言,弈倾天缓缓抬起头来,好似痴呆地想了一会,随即冷漠道:“是谁让你来针对我的!”

白瞳的存在,让弈倾天近乎断绝七情六欲,只残留下无尽的冷漠和绝对的理智。

此刻,弈倾天脑海中念头微微一转,便是已然知道,这个霍青定然是替别人出头,或者就是受命于他人,来针对自己的。

不然,弈倾天和他根本就是不认识,对方不会一出现的时候,就是流露出对他的敌意。

听到弈倾天冷漠的话音,霍青心中一惊,他也没想到,弈倾天居然能够猜到事情的真相。

针对弈倾天的这件事,绝对是不能牵扯到那人身上的。

想到这里,霍青冷笑一声:“弈师弟不会是昏头了吧!师兄可是没有针对你,只是就事论事,针对魔族而已,莫非······弈师弟勾搭上魔族的魔女,就把自己也当成魔族了,和魔族已经沆瀣一气了!”

弈倾天冷漠地看着对方,淡淡道:“第一,我没有勾搭魔女,第二,我从未把自己当成魔族,所以,你说的话,完全就是屁话。”

霍青面色铁青,寒声道:“好好好!真是好得很啊!”

心中杀气暴涨,霍青差点就是忍不住动手了。

但是,想到弈倾天的身份,若是没有一个由头,就是杀了弈倾天,难保叶无名会不会有什么手段,能够查出来。

所以还是得找个由头,或者······借刀杀人!

眼中残忍之色闪过,霍青冷冷一笑:“弈师弟,既然你否认自己是魔族,作为同门,师兄也不能不相信你,这样吧!看在叶无名峰座的面子上,我给弈师弟一个面子,我们玩个游戏,来证明弈师弟对宗门的忠诚,如何?”

说话间,霍青目光在弈倾天和花弄影身上扫了扫,眼中流露出诡异之色。

有些诡异的的目光,落在花弄影身上,让花弄影心中猛然一阵发寒,犹如弈倾天身上的冰冷的温度一般。

一种不安痛心的感觉,抑制不住的滋生出来,像是瘟疫扩散一般,瞬间,就是爬满花弄影的整个心灵。

弈倾天淡漠地瞥了脸色苍白的花弄影一眼,眼神微微波动。

目光一转看向霍青,弈倾天淡淡道:“废话少说,怎么玩,说吧!”

弈倾天淡淡的姿态,简直好像就是无视他一般,霍青心中怒火上窜。

深吸一口气,压制住心中的怒火,霍青温文尔雅,轻笑一声:“弈师弟既然这般等不及,急着想玩这个游戏,那么师兄就成人之美,让弈师弟尽兴了。”

戏虐一笑,霍青残忍笑道:“游戏规则很简单,弈师弟,你只要亲手宰了这个魔女,我就相信你还是忠心正道,没有勾结魔族,你自然就是能够活下去。”

“反之,这位美丽的魔女,你若是能够割下我亲爱的弈师弟头颅,我就放你一条生路,如何?这个游戏很好玩吧!”

两人,只能活一人!

弈倾天,你会怎样选择呐?

花弄影微微仰着头,看着眼神冷漠的弈倾天,心中凄苦之意流淌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