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92章 抉择

第九十二章 抉择

“你要杀我吗?弈倾天。”

花弄影静静凝视着弈倾天,眸子中凄苦之意流淌,音调微微发颤着。

弈倾天冷然看着怀中的花弄影,白瞳中闪过一缕奇异之色。

答非所问,弈倾天轻声呢喃道:“你认为呐?”

话音刚落,弈倾天猛然甩开花弄影的身体,抛到半空中,随即,一掌毫不留情地印在了花弄影的背上。

瞬息间,花弄影的身体,便是如同炮弹一般激射而出。

隐隐间,一道透明近乎不可察觉的光球气罩,包裹着花弄影的身体,一闪而逝。

半空中,花弄影身体周围,血色倾洒而出,好似那无情的一掌,挥出的杀机一般,令人心寒。

“不要怪我,一路走好······就算是做鬼了,花弄影,你也不要再回来了,不然我还会再杀你一次的!”

弈倾天看着花弄影远去的背影,猛然冷喝道,绝情的话音四处荡漾开来,远远传开······

“啪啪!”看着弈倾天眼中一缕痛色,霍青不由拍掌大笑起来。

“弈师弟真是做大事的人,师兄可是过来人,看得出,弈师弟心中喜欢着那位魔女。”

“只是,也不是做师兄的残忍,人魔殊途,师兄逼着弈师弟这么做,那可是为弈师弟好啊!”

“人魔结合在一起,那注定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所幸弈师弟拿得起放得下,心性果决!这可真是让师兄佩服啊!”

弈倾天眼中痛色收起,好似刚才的事情没发生一般。

冷眼看着霍青,弈倾天淡漠道:“游戏已经结束,我能离开了吧!”

霍青眼中诡异之色一闪而逝,笑道:“弈师弟为了活命,就连心爱之人,都是能够亲手宰杀,师兄怎么能够不成全师弟的小小心愿呐!师弟,请。”

说着话,霍青做了个送客的姿势,脸上的笑容越发显得温文尔雅,卓尔不群。

弈倾天冷眼淡漠一扫众人,发丝间白色气流微不可查的滞了一滞,随即弈倾天脚步一迈,便是准备离开。

“哎!弈倾天,你难道这样就想走吗?我记得我说过,我要你给我一个交代吧!”

弈倾天微微凝视着突然挡路的几人,白瞳中古井不波,轻声道:“霍青,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打算出尔反尔吗?”

霍青折扇轻摇,轻笑道:“弈师弟这话可是太冤枉师兄了,这位烈阳门的少主,还有那位天岱山的天骄,他们可和我没关系,想来,还是弈师弟你太嚣张了,得罪了几位公子,这可只是你们的私仇,可不关我的事!”

烈飞云哈哈一笑:“霍师兄说得对,这只是我们和你的私仇,不关几大宗门的事,弈倾天,你可是真够狠的啊,那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虽然是魔族,但是你居然说杀就杀,老子真是佩服你啊!”

羽青阳轻笑一声,巨剑微微横移,“今天,我倒是要做回好人,替人家姑娘家出出头,送你这个负心汉下黄泉,向对方赔礼道歉!”

说话间,烈阳门和天岱山的弟子脚步微移,隐隐间将弈倾天包围在众人中间。

杀机盎然,一触即发!

弈倾天冷漠地看着包围而来的众人,白瞳中光泽一闪,额前的白发隐隐间有着扩散开来的趋势。

突地,弈倾天冷声道:“霍师兄,同门遇难,你不准备出手相救吗?”

羽青阳等人脚步一缓,面色微微迟疑得看着霍青,显然也是在等待霍青的答案。

霍青轻笑一声:“呵呵!弈师弟,我不是说过了吗?这只是你们的私仇,我不会······呃!”

就在霍青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羽青阳等人心中猛然松了口气。

而就在他们松懈的这一刻,弈倾天身影猛然爆射而出,一道破山掌力,轰然拍在一个先天一重天修为的弟子身上。

“砰!”

那个弟子身子微微一颤,随即砰地一声,瞬间就是四分五裂,爆射开来,带起漫天的血雨。

弈倾天一招灭杀掉对方一人,脚步不停,手中无剑,道道破山掌气,却是丝毫不减威力,一掌挥落,便是灭杀对方一人。

就在羽青阳等人,稍稍有些愣神的一瞬间。

弈倾天手脚不停,已然接连斩杀了对方三名弟子,破开一方封锁。

眼看就要突破重围了。

“咻咻!”

就在此时,道道强悍的劲风席卷而来,像是雨点一般,密集地向着弈倾天攒射而来。

弈倾天前冲的身影猛然一顿,脚步往后猛然一滑,瞬间倒退开来。

“砰砰!”

而弈倾天前方的地面上,一道道深不见底的孔洞密集的留在了地面上。

“金灵指!”

这般一耽搁,弈倾天重新被两大宗门的弟子包围住。

人群中间,弈倾天惨白的脸上愈加惨白。

隐隐间,道道白色气流,微不可查地从地面上死去的三具尸体上飘荡而出。

丝丝缕缕,像是细线一般扎入弈倾天额头位置,缓缓渗进弈倾天识海中。

焦天龙装模作样地大叫一声,有些懊恼道:“啊呀!我可真是老年痴呆了,这手脚居然都是有些不受控制,刚才一见到血腥,这手脚就是控制不住的一抖。”

“弈倾天,我可真不是故意针对你的,我真是不小心啊······我想,只要你不出这个圈圈,我的手脚应该就不会抖了。”

“人老了,你也该体谅体谅老人家!”

焦天龙的话音一落下,众人都是轰然大笑起来,齐齐赞同道。

李文雨面色一乐:“弈倾天,我看,你还是乖乖的让烈少主宰了算了,不就是一刀了断的事吗?男人就该痛痛快快的,多利索,省得待会儿,焦长老不小心手一抖,一道指风落到你身上,那你就得不偿失了!”

戏虐的笑意肆无忌惮地响起,一双双幸灾乐祸的眼珠盯视在弈倾天身上,笑意非常。

“一刀了断?的确是痛快利索的手段······”

弈倾天面色依旧冷漠,嘴中轻声呢喃着,“那我就让你尝尝,一刀断魂的滋味吧······”

话音刚落,一股无形的气势,猛然从弈倾天身上荡漾而出,瞬间就是席卷开来,遍布整个人群。

两道黄沙壁垒猛然浮现出来,横空出现在场中,将众人分割开来。

壁垒中间,弈倾天,李文雨相对而立,只有······他两人。

壁垒内,杀机盎然!

壁垒外,一片惊愕!

一墙之隔,就是如同两个世界一般,界限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