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93章 喜欢不喜欢

第九十三章 喜欢不喜欢

沙壁构建的狭小通道中,弈倾天冷冷注视着目露惊慌之色的李文雨,脸上寒霜不化。

“不要怕,只是一刀······就能了断的事,你会,一点痛苦都是没有的。”

寒冷的话音中,弈倾天冷漠的面孔瞬间就是映入李文雨的眼帘。

心中惊惧之色闪过,李文雨手中长剑爆射而出。

“秋雨剑!”

一招秋雨剑激射而出,犹如春雨绵绵一般,无尽的剑气细密的激射而出,威力惊人!

“轰隆隆!”

这一招,却不是对着弈倾天使出的,而是对着李文雨自己身旁的壁垒使出的。

李文雨心知肚明,他自己根本就不是弈倾天的对手,和弈倾天缠斗下去,怕是几招之内就会给弈倾天给秒杀了。

所以,他干脆就是对着壁垒轰击。

“只要能够破开这该死的东西,有霍师兄和焦长老保护,弈倾天,你小子也蹦跶不了多久!”

心中念头闪过,李文雨全身功力运转,剑气再度密集几分,轰隆隆的轰落在壁垒之上,瞬间就是破开一个大洞。

身影一纵,李文雨迫不及待地脱出壁垒,霍青、焦天龙等人的面容,已然出现在他眼前。

逃出生天的喜悦闪过,李文雨大笑一声:“弈倾天,你也不过尔尔!想要杀我,下辈子吧!”

就在此时。

李文雨发现对面霍青等人的面色微微一变,还不待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剧烈的疼痛,猛然就是从胸口传来。

“沙沙!”

李文雨一低头,便是看到一个土黄色的尖锐长矛,刺穿心脏,透过透过,在身前露出一点寒芒。

而此刻,这长矛微微一晃,瞬间风化开来,化作一地黄沙飞扬开来。

“怎么可能?!我明明就是已经逃开了,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是会死!我恨啊······”

恨意飘荡,李文雨的身体砰然倒地,溅起一地的血花,再无一丝气息。

就在众人为李文雨的死,而稍稍惊骇的时候。

弈倾天的身影一跃,脚尖猛然在壁垒之上一点,整个人便是如同大鹏展翅一般,高高跃起,瞬息间就是没入深林中,不见了身影。

只有袅袅的余音回荡开来。

“想要再次杀你,的确是只能等你的下辈子啦,李文雨,再见了······”

风声凄厉,眼见一个先天四重天的高手,在众人眼皮子底下,被弈倾天斩杀,众人面色都是有些不好看。

烈飞云面色一狠,寒声道:“霍师兄,你们宗门的弟子都是这么嚣张吗?难道你不打算教训教训他,毕竟,你的人可就是死在他手里的。”

烈飞云见识过弈倾天的手段,心中着实有些忌惮弈倾天。

此刻,他说这番话,自然也只是为了激霍青出手,和他们一起对付弈倾天。

毕竟,霍青这方队伍,可是足足有着两个真罡修为的强者。

而且,有霍青他们出手相助,即便是,他们真的宰了弈倾天,到时候,完全就是可以将责任往霍青等人身上一推,自己摘得干干净净的。

到那时,即便是弈倾天的师父叶无名怪罪下来,想必也只会找霍青的麻烦吧!

烈飞云能够想到这一点,羽青阳自然也是想到这里了,不由呵呵一笑,“霍师兄,我觉得烈飞云说得不错,弈倾天这小子太过妖孽。”

“今日,逼他杀了自己心爱的女人,霍师兄,你可是已经得罪死他了,若是不除掉他,怕是霍师兄也是会寝食难安吧!”

听到烈飞云两人的话,霍青神秘一笑:“弈倾天这小子,从他企图染指不属于他的东西那一刻开始,他的头颅已经不在他身上了······”

“······我的确是想要杀他,不过,师兄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办,所以,对于两位师弟的建议,师兄只能说抱歉了。”

霍青微微拱手,眼见烈飞云两人面色有着发黑的迹象,霍青话音一转,笑道:“不过,两位师弟也不用失望,我虽然没时间帮助两位师弟,还是能够让其他人帮助两位的。”

伸手一指身旁的焦天龙,霍青介绍道:“这位,乃是我们问剑宗,外门首席长老焦天龙,如今修为刚刚突破真罡之境,由他协助两位师弟,想来,那弈倾天已经是众位师弟的囊中之物了。”

见此,烈飞云、羽青阳面色稍稍一喜。

虽然没能争取到霍青本人,但是能够得到一个真罡修为的焦天龙帮助,那也是不错的了。

此次,四大宗门之中,问剑宗最先得到消息,察觉不对,第一个赶来了天荒山脉,而天岱山其他三大宗门暂时还未赶来,所以烈飞云等人才这般极力争取霍青等人的帮助。

羽青阳一拱手,笑道:“那就麻烦焦长老了!”

焦天龙面上喜色、残忍之色交织,一摆手,狠辣道:“弈倾天这小子废我儿一臂,老夫早就是巴不得出手对付他了,今日,总算是得偿所愿了!”

旁边,霍青脸上温文尔雅的笑意闪现,“众位师弟还是快些出发吧!那弈倾天能够连自己心爱之人,都是说杀就杀,其人必定是一个残忍狠毒狡猾至极之人,众人若是再不快些追捕,怕是就难追捕到他了!”

闻言,羽青阳等人匆忙告了声辞,身法展开,向着弈倾天逃离的方向追去。

“众位师弟,一路走好!”

霍青看着众人远去的背影,嘴中轻声呢喃道:“呵呵!想利用我?你们未免也太嫩了吧!”

“焦天龙,想必,你为你儿子报仇后,心愿已了,生死也就无所谓了,那就让你用你的死,来成全师兄吧!哈哈哈!”

低沉的笑意沉沉传出,令人毛骨悚然!

林中,弈倾天脚步不停,匆匆而行。

白发微微飘扬,拂过青翠的树叶,一抹光华闪过,树叶瞬间枯萎。

这一幕诡异的景象,疾行的弈倾天,却是没有察觉到异常。

脑海中突地浮现出一抹曼妙的身影,弈倾天冷漠的眼色微微波动起来,轻声呢喃道:“我会喜欢你?简直就是笑话······呵!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呐!”

白瞳中复杂的神色波动荡漾开来,弈倾天手掌紧握,丝丝血色顺着一道伤口流淌而出,那是一道指甲在掌心划过的痕迹。

“哎呀!弈弟弟,你喜欢上谁啦,要不要姐姐帮你说道说道,包你能够抱得美人归!”

熟悉至极的娇媚笑意落下,犹如枯叶飘零在水面上一般,丝丝波纹荡漾开来。

弈倾天的心湖一阵激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