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97章 秘闻

第九十七章 秘闻

迷魂谷外,焦天龙三人目光齐齐凝视着眼前的黑色石碑,额头上冷汗唰唰的暴流而下,像是条条河流一般,汇聚在下巴处流淌而下。

良久。

“呼呼!”

三人有些艰难的大声呼气声,才急促的响起。

烈飞云有些发憷地道:“娘的,这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真他娘的邪门!”

羽青阳面色也是有些发白,抹了抹脸上的冷汗,“这上面的字,怨气好大啊!我记得,宗门里好像有这处所在的一些描述记载,不过,我倒是没怎么关注,焦长老,你应该了解一些情况吧!”

烈飞云目光一转,也是看向焦天龙。

他们年纪较轻,宗门典籍虽多,但是,他们知道了解的自然就是没有焦天龙多。

此刻,弈倾天的气息就是在这里断了,显然,对方就是已经进入这迷魂谷了。

他们要想继续追杀下去,多了解一些关于这迷魂谷的情况,自然就是有利的。

焦天龙面色也是有些不好看,冷哼一声:“这迷魂谷,宗门典籍的记载中,老夫倒真是看过一些信息,不过,在老夫看来,那也只是一些无稽之谈,吓唬吓唬人而已。”

听到焦天龙真的对迷魂谷有所了解,烈飞云和羽青阳面色一喜,问道:“焦长老,不知道典籍之中,是如何记载的。”

焦天龙脸上闪现回忆之色,半响,才有些悠悠地说道:“这还要从一个传说说起,问剑宗的典籍之中记载的也不是很完全,只是一些只言片语,我也了解不多。”

“我只知道这迷魂谷之中,有着一种罕见的药材,名唤迷神草,这迷神草可以说是衍道师的宝贝存在,一株迷神草在衍道师的眼中,就有着倾城的价值。”

听到这里,烈飞云和羽青阳面上现出震惊之色,舌头有些打结道:“一株、一株,就能、就能,抵得上一座、一座城池,焦长老,你不会开玩笑吧!”

要知道,在天痕大陆,一座城池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存在,一座城池就是可以媲美问剑宗的一方势力存在。

最弱小的城池,它的领导者,修为至少也要达到真灵之境。

也就是说,一株迷魂草的价值,就相当于一位真灵强者统联的一方势力。

那要是能够获得几十株迷魂草,岂不是······岂不是就能称霸四大宗门,一举统合四大宗门。

想到这里,烈飞云和羽青阳两人,眼中都是流露出难以掩饰的贪婪之色,目光有些炙热地看着迷魂谷中。

这一幕被焦天龙看在眼里,焦天龙不由嗤笑一声,“就你两渣渣一样的东西,还想取迷神草吗?四大宗门真灵强者,都是不能够取得一株,你们两个先天渣渣要是能够取到,老夫岂不是羞愧的要挖个坑埋了自己了。”

焦天龙的一盆冷水,瞬间就是将烈飞云两人惊醒过来。

两人心中一惊,暗道:对啊!若是这迷神草这般好取,宗门前辈岂不是早就是将迷神草摘得一干二净了,哪里还会轮得到他们采摘!这其中莫非还有一些其他的关键?

想到这里,两人目光热切地看着焦天龙。

焦天龙笑了一声,道:“这迷魂谷内情况如何,从来就是没人知道,因为进去的人,再也没有出来过,生死未卜。”

烈飞云两人眼角一抽,干涩着嗓子道:“就连真灵强者也出不来吗?”

焦天龙呵呵一笑,解释道:“当年,烂柯寺联合其他三大宗门,一共出动了八位真灵强者,三十位真罡巅峰强者,进入迷魂谷中探索,可是,这些人却是一去不复返,最后,只有我问剑宗的叶无名峰座逃出生天,出来之后却也是性情大变······”

“嗯?叶无名逃出来了!?”,烈飞云面色一变,有些不可置信地道。

羽青阳焦急地问道:“叶无名出来后,难道没有说里面发生的事情吗?”

焦天龙目露深沉之色,摇摇头道:“当时,叶无名出来后,只是疯言疯语了几句不知所谓的话而已······”

好似在回忆一般,焦天龙模仿着叶无名的话音,低低呢喃道:“负心没心······无心无情······有心画影······”

“嗯?这是什么意思?”羽青阳急急问道。

焦天龙长叹一声指着石碑说道:“当年,烂柯寺主持,燃犀圣僧看到痴呆的叶无名后,指了指这石碑,只是叹声说道,又是一个沉沦苦海的痴儿,难渡!难渡!”

羽青阳面色一愣,道:“燃犀圣僧所说的难渡,是指叶无名,还是另有所指。”

焦天龙瞥了对方一眼,道:“当然是另有所指啦!你没见到石碑上的字吗?这十六个怨气十足的血色小字,显然是一个为人所负的痴情女子刻上去的,诅咒天下负心人皆是无心。”

羽青阳面色一愣,随即惊骇道:“难道······”

焦天龙一笑,“你还不赖,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

羽青阳吞了吞唾沫,有些艰难地开口道:“叶无名话中的负心没心,难道就是指,负心之人进入迷魂谷,都会没心而死?”

焦天龙点点头:“不错!当时,众位前辈都是这般说的。”

“至于后头的一句无心无情,前辈们结合叶无名的情况,推测出,应该就是自我放弃爱人之心,心早就是死去的人,在经历过迷魂谷中后,就会注定一生都成为无情之人,情魂被吞噬,虽然能够脱出迷魂谷,却是再也不能得到爱情了。”

“至于最后一句有心画影,却是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听到这里,羽青阳有些惊惧道:“这地方这么恐怖,那我们还是不要进去了,我可不想无缘无故地死去。”

焦天龙有些狠辣道:“已经走到这里了,老夫浪费这么多口舌,你们居然不想进去,可能吗?反正,老夫的心早就是已经死了,你们不愿意进去,老夫也要逼迫你们进去。”

“再说,这些事情都只是宗门典籍之上记载的,又没有亲眼见过,谁知道是真是假?”

“弈倾天那小崽子可是叶无名的唯一弟子,若是典籍记载为真,叶无名亲身体验过的事情,一定会讲给弈倾天听得,如今,弈倾天居然胆敢进入这里,说明这里不一定是一处绝地。”

焦天龙狠辣的话音传开,羽青阳两人脸色瞬间大变。

“焦天龙,你!你不要忘记我们的身份,你敢如此对待我们?!”

焦天龙残忍一笑:“在这里,你们的身份就是个屁,少罗嗦,要么进去,要么就死!自己看着办吧!”